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009|回复: 2

松竹草堂的那些事儿(五):午夜闲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30 11:4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松竹草堂的那些事儿(五)
午夜闲话


到过松竹草堂的人都知道,原来的松竹草堂是指柴棒胡同二十七号院。一直以来,正成刘公的生活区与巜中国书法全集》编辑部混合在一起。如此工作、生活都不方便,而且是非带的不便。有什么办法呢?几度梦想着,能否把编辑部和生活区分开?可北京的房价一天一个涨,直涨得老百姓望房兴叹!编辑部要想有个独立的场所,那简直就是做梦,刘公曾不止一次的叹息:哎,我生不逢时!

殊不知,当年纪晓岚编巜四库全书》时,乾隆皇帝为了支持和重视此项工程,他给纪晓岚加官晋爵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相当于文化部长副国级待遇),并允许纪大主编在全国范围内尽可能地挑选精兵强将来参与其中。乾隆真够给力,巜四库全书》最终以耗资白银四百万两白银,投入四千七百多人,历时十年功夫而顺利完成。有人也尊称《中国书法全集》是中国书法的“四库全书”。它至少是前无古人!别说那工作场地,就连资金也捉襟见肘,全靠卖字维持。有人说刘正成“抠门”,而不抠门行吗?六年前当我接管北京载天文房文化有限公司时,公司的年销售只有十多万,编辑的工资少得可怜不说,外欠印刷费、稿费一大堆,而夫人又要不停的住院治病。记得有的分卷主编为欠稿费还诉上法庭。

可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巜中国书法全集》主编刘正成没有倒下,他带领编辑部一班人,在二十七号院坚持了二十多年,编辑完成了巜中国书法全集》六十多卷。后来夫人病逝,手中经济状况稍好时,他没有去购别墅,买豪车,而是倾其所有把隔壁二十三号院买下。这样,现在的松竹草堂包括二十三号和二十七号两院。从此,终于梦想成真的把生活区与编辑部正式分开了。相对而言,现在的条件好多了,二十七号院二楼除了先生的书房和工作室外,就是他和女儿他们的卧室。一楼从外到里则是传达室、餐厅、厨房、贮藏室、内勤工作人员的住室、洗衣房、办公室等安置的满满当当。当然,一楼的会客厅是草堂的标识,几十年来不曾改变,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也长得茂盛起来。如此,生活同工作楚汉分明,互不干挠。

二十三号院虽然与二十七号院中间有门相通。如若细心观察,院子那边总有人出来进去的走动。但一般情况下二十三号的院门是关着的。对于陌生人来说,隔壁院是干什么的?如果不去究问,可能永远是个谜。在这里,我现在一并告诉大家:二十三号院,一进门是大开间的编辑部,一字排开的办公桌上人手一台电脑,再就是书架上和桌子上摆放和堆满编辑用的资料和书籍。出了编辑部的后门,就是财务部、发行部和职工食堂,二楼是职工宿舍和创作室。从院角转出去就是二十三号的正门,我们上班下班就从这里出入。

早先到过松竹草堂的人,见到现在这样,都说“编辑部是鸟枪换大炮了”,而我说:仅仅棍子换长茅了。虽然条件稍有所改变,但仍然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更大的工作场所。巜中国书法全集》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的重点文化工程,本该由国家层面来做,但是这个麻辣火锅吃多了的“四川老炮”自己扛起来了。他在台上的那些年,虽然编辑条件差点,但收集资料容易,而且各卷主编们也很积极给力。那时的巜中国书法全集》编辑工作,可谓是风生水起,形势一片大好。等正成刘公离开书协后,领导沦为草民,贵为娇子的《中国书法全集》一下子变成流浪儿。饱尝了世态炎凉的正成刘公,不仅没有任何怨言,勇敢的面对现实。此时老的主编们年岁已高,各自有自己的事,年轻的又敬而远之,或者就承担不了。尤其是资料收集,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即就是按规定掏钱购资料,但人家还不大愿意,或者是手续极为复杂。面对如此境地,要多难有多难,这个苦衷只有编辑们冷暧自知。而主编大人又要求极为严格,必须要用第一手资料,一点都不能马虎。然而,随着祖国上下搞活经济的浪潮,资料越来越不好收集,纸张也越来越昂贵,人工费不断的上涨。当初每卷从编辑到出版成本,也就万把块钱,后来涨到二三十万,现在每卷成本高达五十来万。这是一套书法理论的工具书,不是那种炽手可热的畅销书,到目前为止,数千万砸进去了,回报一直是负增长。有人劝刘公,把《中国书法全集》放弃或者转让他人去做。而刘公瞅着对方,气得一言未发!就是在过去那种最低谷的时候,也没有过放弃的想法,现在怎么可能呢?当然了,正成刘公身边少不了书坛一大批有识之士的鼎力支持。

如今虽然工作条件相对好了,但是我们仍然梦想着工作条件更好。如有大的场地,我们可以多聘一些编辑,如有充足的资金,完全可以加快编辑步伐。何况正成刘公已经七十有二!有次我俩闲聊时说到编辑进度,我说《中国书法全集》已经编辑近三十年了,才完成七十三卷,照此进度还得多少年啊?你猜他说什么?“不管再编多少年?你必须三十年以后再提退休。等我们编完一百卷,就开始改版彩印,还要拍摄“中国书法全集百集电视剧”。听到此话,我说:你想的不错,可是我们能活多少岁呢?没想到这个阎王爷说:你起码活一百岁吧,我起码活到一百一十岁,我们有什么不可做的?这话,听起来一点都不靠谱,但从另一方面却反应出他的自信和毅力。

记得,著名评论家陈传熙在刘正成巜我与书法二十年》的《序》中这样写道:有的人在台上干得很起劲,但下台就歇了,这是为了政绩。据我观察,很少有,在台上干一件事,下台还接着干同一件事的人。但刘正成他在书协领导位置上开始编巜中国书法全集》,退下来仍在继续编《中国书法全集》,而且一干就是几十年。据我所知,一个人为同一件事持续数十年如一日的,唯一一个人,他就是《中国书法全集》主编刘正成。

说到这里借用,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严隽琪为刘公的题词:中国书法全集任重道远!

(8月28日夜)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发表于 2018-7-31 09: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书法全集任重道远::gif34::gif
刘公任重道远::gif88::gi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时事点击|中国书法全集|小黑屋|松竹书院|养晦书塾|刘正兴画苑|艺术展厅|学术研究|收藏鉴赏|自治社区|休闲社区|Archiver|书法在线 ( 京ICP备17008781号

GMT+8, 2024-2-22 21:28 , Processed in 0.14573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