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正 发表于 2003-4-7 12:08:02

《西狭颂》临习之我见

《西狭颂》临习之我见
汪国金
  《汉武都太守李翕西狭颂》简称《西狭颂》,又名《惠安西表》,为摩崖刻石,镌于汉建宁四年(公元171年)。此碑主280厘米,宽200厘米,共20行,每行20字。正文为隶书,由东汉著名书法家仇清所书。其书法,结体端庄方正,雄浑厚重。气势开张。清·梁启超《碑帖跋》评:“雄迈而静穆,汉隶正则也。”可谓汉隶之珍品。


   在近期的临习中,笔者有以下几点浅识,不妥处诚请同仁辅正,以期抛砖引玉。 《西狭颂》虽为摩崖刻石,但却注重整体风格之统一。其字形方整,即便是笔画很少易写扁形的字,都被巧妙地舒展开来,表现出作者意在笔先的匠心和驾驭全局的能力。难怪康有为《广艺舟双楫》云:“疏宕则有《西狭颂》。”如“山”、“四”等字。同时它还有很多字直接融合篆书,有的偏旁部首采用篆法,且处理得十分得当,恰到好处,使得该碑结字更具高古之气息,如“而”、“都”等字。此外该碑中有许多字的写法,与同时期其它名碑相比较有不可思议之处,熟后带生,大愚大抽,妙趣横生。这些非但没有破坏该碑的整体艺术性,反更增添了几分古拙和稚朴之气。它虽无《石门颂》大开大合之险势,《张迁碑》,内敛之拙趣,可有些字结体参以

斜正、险侧、大小错落的变化,以增整体的空灵和峻峭。《西狭颂》用笔貌似平淡,但骨力内含。或提笔裹锋暗转至末画自然回锋上提:或逆锋铺毫直下,采用空收。如“宿”、“郎”、“厚”字。临习时要写出苍浑、雄强、活脱的特点,也就能造成该碑字体意法的态势。正如欧阳询所云:“四面停均,八边具备。”多处应如“虫蚀木”、“屋漏痕”,但要疾涩有度,顿挫分明。来去无迹,笔有尽而意无穷。要在凝重圆润中,渗透出一种刚劲硬朗之气。偶有向笔画同一方向行走之笔,看似迅疾,丝毫没有直露和平拖浅薄之感,却也风采翩翩。(但应掌握笔和纸的角度,不可太斜最好在75度至80度左右),此外《西狭颂》笔画的形态起止也是多变的,或藏或露,俯仰、轻重、曲直、粗细、呼应等,虽无意安排,却信手拈来,一派天姿。纵意所如,笔势有流。这些都需要在临习时体会和揣摩。
  《西狭颂》正如杨守敬在《评碑记》中所言:“方整雄伟,首尾无一缺失,尤可宝重。”精彩之处甚多,整体的严整与局部的巧妙多变等等。只有在不断研摹,不断实践中才能逐步有新的启示,值得一提的是在注意笔墨结字同时,还应从整体上去领悟和把握它的神采气韵。
——摘自《书法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西狭颂》临习之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