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松竹书院 查看内容

陈传席|齐白石是怎么成功的——兼谈徐悲鸿、潘天寿、张大千和中国文化

2019-3-11 10:59| 发布者: 书法在线| 查看: 224| 评论: 0|原作者: 书法在线

摘要: 齐白石是怎么成功的 ——兼谈徐悲鸿、潘天寿、张大千和中国文化 文|陈传席 谢谢大家来听我这个讲演。今天,我有两个情况,第一个是我在国外生了病,还没好,第二个是突然人家送来好茶,我喝了一夜没睡着觉 ...
齐白石是怎么成功的
——兼谈徐悲鸿、潘天寿、张大千和中国文化

文|陈传席

[attach]325902[/attach]


谢谢大家来听我这个讲演。今天,我有两个情况,第一个是我在国外生了病,还没好,第二个是突然人家送来好茶,我喝了一夜没睡着觉,我一喝茶睡不着觉,现在脑子糊里糊涂的,我讲演又不习惯念稿子,也不习惯准备,想到哪进到哪。现在给大家讲呢,脑子不如以前清醒了,加上一夜没睡着觉,脑子里糊里涂的。我要睡不着觉很难思考问题,以前上学考试的时候,一到考试之前人家加班加夜地学习,我一到考试之前我睡觉,睡好觉肯定考好。也感谢刘正成叫我准备了这个讲座,刘正成是我好朋友。

刘正成:是我应该感谢你。

陈传席:我们随便讲一进,给大家讲一些信息,废话连篇也没意思。

一、齐白石是怎么成功的?

我们先讲齐白石,齐白石是怎么成功的?我觉得这个大家关心一下。

1、胡沁园的“斗”

好几年前,纪念齐白石多少周年的时候,湖南省其实是湘潭市成立一个纪念齐白石会议,找我,我没去,后来他们省委宣传部和省美协都来请我,又派几个人来,我不好意思,我去了。我去了做了讲演以后,当然他们很高兴。后来齐白石的老师叫胡沁园,胡沁园的重孙找到我。他抱一个大斗,很大的一个木斗,拿给我看。

我说:“你是谁?”
他说我叫胡什么。
我问:“你干什么的?”
他说:“我曾祖父是胡沁园,是齐白石的老师。”
我说:“好好好。”
他说:“陈老师,你看这个字好不好?”
哟,我说:“真好!”
我一看胡沁园写的,齐白石刻的,这个这么珍贵。

胡沁园的字真是好,那比齐白石的好多了,我觉得当时的书法家没有人能超过,现在看到胡沁园的字的人很少,什么原因呢?解放的时候被烧掉了。他跟我讲这个斗原来是他家的东西,“土改”的时候给他分掉了。

胡沁园之所以是湖南的名师,他是世家子弟,他的祖上是胡安国,胡安国是南宋著名文人,诗、词、文都写得好,是相当了不起的,也当过相当于宰相这样的官员。我们看到他的诗、词和文章,其实胡安国当时最大的精力用在《续资治通鉴》,这个稿子据讲说有一间房,用毛笔写的嘛,一间屋,一直没有时间出版,一代代传,一代代传,传到他这一代了,正好遇到“土改”了,全部烧掉,不仅他的东西,胡沁园的东西也给烧掉了,真是可惜。

后来他父亲跟他讲,他是我们家里还有几样东西在哪哪哪,其中一个斗,当时给他家产分了,土地分掉了,房产分掉了,连家里的东西都给分掉了,把那个纸最珍贵的都给烧掉了,这还有斗也分了,他在某某人家后来看到这个斗,他想我不能跟他高价买,高价买他不卖给我。他后来就到他家串门去,几次串,说你这个斗这个字是我曾祖父写的,他说我也不知道啊,他看到斗里面盛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说我给你买两个好的换下来吧。说:“你要这个干什么?”他是:“我放在家里做个纪念吧。”那个人就很高兴地给他了,他拿来以后就有人给他出到80万,那个时候就出到80万,那么珍贵,胡沁园的书法齐白石亲自刻的,他的斗刻了很多,小字密密麻麻刻了很大一篇长文章,我当时拍照片了,手机也丢掉了,坏了。

2、天赋和个性是成功的关键

很了不起,他跟我讲起齐白石的事情,这个人也不小了,比我还大,现在还活着没活着?应该活着,他年龄也不小了。他说齐白石拜胡沁园为师的时候,很多人不了解情况,因为他的父亲都跟他讲过,齐白石成功,齐白石成功一个是天赋,就是天才,这是第一个条件,任何人成功没有天赋那是不可以成功的,刻苦,人人都能刻苦,能拜到好老师的多得很,你没有天赋,你不要想成功。第二,是鲜明的个性,你如果没有鲜明的个性,你的作品就没有鲜明的特征。齐白石个性很强,他27岁的时候通过一个关系见到胡沁园了,他说要是一般老百姓穷孩子见到胡沁园这样的大名师都吓得发抖,齐白石大大咧咧。胡沁园一开始看不起他,你一个小木匠,又没上过学,上过半年学,年龄又大了,但是一个是别人介绍来的,他不好意思推辞;第二个,按照儒家的学说,孔子说有教无类,什么样的人都要指导,你不能说人家是木匠你不指导了,这样不好,他出于这一点,胡沁园就跟他讲了,很不客气,看不起他,你一个小木匠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说:“你拜我为老师,你是想当画家呢?还是想当画匠呢?”

齐白石当时就很硬,他说:“我要当画匠,我何苦拜你为师呢?我拜你为老师,就是想当画家的。”

胡沁园就非常恼火,这个小子敢和我顶嘴。他说:“你要当画家,先学习。”
他说:“我怎么学呢?”

胡沁园拿了一本《唐诗三百首》,拿去给我看,花三年时间给我看好,这三百首都给我看几遍,最好有几首你认为好的诗歌背出来。齐白石转脸就走了,当然很礼貌地就走了。齐白石没有多长时间,两三个月回来,说:

“你来干什么了?”
说:“这个诗我已经看好了。”
“我叫你看三年,你看三个多月,你看好什么看好了?你都看了吗?”
“我都看了,我都能会背。”
“你都能会背?拿来,背一首。”

呼呼背出来了,全部都能背出来,胡沁园吓死了,说这个人记忆力不得了。因为记忆力是聪明的核心,没有记忆力的话人不可能成功的。

我前几年写《论天才》,就谈到了记忆力是一个人成功的第一条件。我当然举了很多例子,罗斯福,那时候日本有一个年轻人,通过关系拜访他,他说:

“对不起,我今天要接待一个重要人物。”
那个人说:“不要紧嘛,等他来了我就走嘛。”
他说:“那好吧。”

他们后来谈了一些问题,他觉得这个年轻人谈得不错,等到那个重要人物来了以后他就走了。二十年之后,这个小伙子成为企业家了,罗斯福成为第几任总统了,他又来拜访他,他想罗斯福肯定是忘了他吧,罗斯福一见到他,说:

“上次我们谈的那个问题谈到一半,还没谈完,我们接着谈。”

二十年了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个记忆力相当关键。

后来胡沁园翻翻看看这个小木匠是怎么学习的?他不认识字,也不会拼音,他用同音字注在上面,比如实验的“实”,他写个战士的“士”,还有几个字相近的音在一起,胡沁园非常感动,这个小木匠花了多少代价,字都不认识,结果《唐诗三百首》从头背到尾,而且能讲出来意思,胡沁园从此对他刮目相待,说:

“你是个了不起,你是个天才,你的天赋是了不起,你肯定成功。”

从那个时候胡沁园才认真对待齐白石,一心想帮他,没有胡沁园,没有后来的齐白石。

齐白石和哪几个人成立诗社龙山七子,他年龄大,他当社长,很多人说齐白石60岁之前的画不能看,他60岁之前主要学一些诗,你看他后来的诗写得多好,专业诗人也没有写得那么好。一个是天赋,第二个是他的个性,个性鲜明,当然还有机遇,这个机遇也很关键,他不认识胡沁园,他也不能成功。

我们现在抓紧讲一下,闲话少说。后来齐白石诗写得好,当然胡沁园认真教他,发自内心地说:

“这个木匠将来肯定能成功。”

但是胡沁园也没有给他钱,那时候胡沁园钱是有一点,但不是太多的钱。他后来自己跑到北京来了,但是胡沁园给他帮了很多忙,齐白石到北京来,那时候是住在一个寺庙里,他没有钱吃饭,他给人家刻印,那时候他连饭也吃不上,他就讲刻印俗语不刻,俗的语言他不刻,木头的不刻,虽然那时候连饭也吃不上,他认为他的东西肯定是流传人世的,俗语他不刻,但是吃饭非常成问题。后来陈师曾到了湖南拜见胡沁园,胡沁园说:

“你要到北京去,我们这里有一个木匠,叫齐璜,他在北京住在哪个地方,你给他帮帮忙,这个人你要给他帮忙他就能成功。”

陈师曾就记住这个人了,陈师曾是世家子弟,他讲话和一般人不一样。他后来就找到齐白石,陈师曾当然是天才人物,但是那时候他的画还赶不上齐白石,齐白石已经不错了。他就指点齐白石,说你这样画不行。齐白石为什么要画工笔?就是为了卖钱,他画写意的东西人家不买,画点工笔的东西能卖几个小钱。刻印章,另外刻印章也和他的个性有关,其实他一开始并不想刻印章,湖南那时候去一个人,一个名家刻印章,人家找他刻印。

齐白石说:“来画画也要有好印,买石头”
大名家说:“好,买什么石头?买什么什么石头,买了”。
他说:“买来了,磨平,回家磨得很平,拿给我看。”
买石头,买什么石头?回家磨得很平,拿给他看,不行,再磨,不行,再磨。

齐白石说:“磨得很好了,你叫我再磨,我还怎么磨?算了,我不让你刻了,我自己刻”。

他拿着刀刻成篆刻大家了,他就是一怒之下,因为个性鲜明,个性鲜明的人才能成功。

3、贵人相助

后来陈师曾就找到齐白石,他就给他帮忙,说你画工笔这个东西不行,虽然工笔能卖几个钱,你得创造你自己的特色,同时工笔费劲,不能使你长寿,讲了一套大道理。当然齐白石因为地位很低,他也唯唯诺诺的。但是由于胡沁园的委托,陈师曾一直记得他,给他帮忙。后来陈师曾的地位不一样,中日书法绘画展览,人家日本人请他去主持,他就把齐白石的画带去了,其他人要主持,他绝对不会带齐白石的画,齐白石的画给他他也不要,齐白石当时没有一点知名度嘛,因为他也帮他忙,他就带了几张画去了,带到日本去,所有画他都不介绍,唯有介绍齐白石的画,真是认真帮他忙的。后来他说齐白石的画怎么怎么好,日本人就准备买他的画,画价很高。有人就说:“齐白石的画我见过。”这个人很有见解,尤其是柳村,当然一介绍柳村要介绍太多了。齐白石那个画上写周作人的夫人,他说这个人不知何许人也,其实那个人就是周作人的号。周作人的老婆就是柳村的女儿,柳村是大汉学家,他对齐白石早就看上了,他说这个画在中国很便宜,非常便宜,不要买,到中国买。

当时听陈师曾讲这个画好嘛,都跑到中国来买,陈师曾就赶紧打电报通知北京各个画店,“把齐白石的画提高20倍,一定提。”因为他的话有权威,我们要讲,画价不一定会提高。后来日本人一看这个画价怎么那么高?赶紧跑回去,日本反正便宜,齐白石的画全部买来了。

齐白石当时非常高兴,齐白石当时写一首诗,叫“曾生胭脂点桃花”,后来收录他的文集里边,改成“曾点胭脂作杏花”,“尺纸千金众争夸”,一尺长的纸卖一千金。后来写进文集里是“百金尺纸众争夸”,“平生羞煞传名姓,海国都知老画家”,海外都知道我老画家的名,他非常得意。

我是十来岁的时候看这首诗,在解放前印的一个杂志,我记得非常清楚,是蓝色的,不是黑的,蓝色的印出来的。我认为还是“曾生胭脂点桃花”好,后来改成“重点胭脂作杏花”,“百金尺纸众争夸”,原来叫尺纸千金,一尺长纸卖一千金,大家还看着好,“平生羞煞传名姓,海外都知老画家。”我头脑昏昏的,这个不会背错吧?要是背错大家再给我提出来,我以前记忆力还可以,现在医生说我严重的老年呆痴,但我还能记住一点。后来他非常高兴,从此他的画价就起来了。

后来很多人讲捧齐白石的不是徐悲鸿,而是林风眠,当然林风眠在徐悲鸿之前就请齐白石去教书。但是有一条大家要注意,齐白石对林风眠虽然很尊重,很少提到他,但是对徐悲鸿相当的尊重,感情也相当深。“我法何辞万口骂”,一万人在骂都不要紧,“江南倾胆独徐君”,江南对我的画认可的就是徐悲鸿,他给他写诗,给他画画。

他对林风眠也不能说没有感情。我们总结一下,他对徐悲鸿要有九分感情的话,对林风眠就有三分感情,他这个人是知恩报恩的,他有个老师死了他不知道,他后来知道以后,他哭了一场,他画了12张画,最精品的画,找了高手装裱,装裱以后到他的墓上烧掉,就说明这个人还是很有良心的,烧掉也不知道了,送了他12张画。他对林风眠也是很有感情的,我说对林风眠感情三分,对徐悲鸿感情是九分,什么原因?我们另外探讨。总之,林风眠虽然帮他忙了,他不如徐悲鸿帮他忙厉害。后来徐悲鸿请他去当教授,帮了很大忙,也许林风眠帮得不彻底,徐悲鸿帮得很彻底,这是我们的猜测。总之,他对徐悲鸿的感情很深。这是一个原因。徐悲鸿给他鼓吹,也使他的名声大振。

最后一次就是毛泽东,毛泽东解放前和解放初期,他很认老乡,外媒记者采访他,他说:“我的战友粟裕能打仗,打仗打得好,粟裕是我的老乡湖南人。”那时候他认老乡,他提起粟裕说是我的战友,后来不是战友,是他的学生了。后来刘少奇、彭德怀,和他方圆二十里路嘛,他也不提老乡,把他打倒了。那时候他认老乡,把齐白石请去,朱德去作陪,章士钊作陪了,他对齐白石夸奖一番,齐白石也经常给他画,毛泽东一鼓吹那了不起了。恰巧又碰到另外一件事情,是江丰打击中国画,书法、绘画他都打击,认为这是封建阶级地主的闲情逸致,他说:“中国画还要画?不要画了,画了有什么用处?能画毛主席像吗?只能画油画。”江丰是坚决反对中国画的,他不是要改造,取缔中国画,画中国画的李国山(音)卖电影票嘛,这个时候所有的书画家的画都不再出版了,古的、今的都不再出版了,唯有齐白石的必须出版,因为是毛泽东赞成的,江丰敢和毛泽东作对?哪个敢和毛泽东作对的,其他的画家都不出了,到处在印齐白石的东西。我们小时候记得茶瓶上、瓷盆上、罐上,到处都是齐白石的画。这一点帮了齐白石忙了,如果印齐白石的画,也印别人的画,都印了,齐白石也不能突出,其他的画一个不印,到处都是齐白石的,洗脸盆子也是,茶瓶上也是,杯子上也是,笔记本上也是,到处都是齐白石的画,古今中外只有像齐白石这样的是家喻户晓。

其次,《毛主席去安源》那个画,那张画印了几亿本,那是政治力量,也是宣传出去的。但是他还不如齐白石,因为齐白石十几年来到处都在印,这样帮了齐白石的大忙。

4、书画雕虫充小技

画家你不要认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你在社会上影响是极小的。行了,画家以前的地位讲起来大家都会自杀,我也不讲了。地位是很低的,凡是认为画两笔画就认为自己了不起的,那都是无知。齐白石这一点,不论齐白石也好,黄宾虹也好,他都认为画画没什么了不起。你看齐白石,林纾,就是林琴南嘛,是大翻译家,翻译之祖,我说的近代翻译,古代的翻译之祖是谢灵运,谢灵运一个外文不懂,近现代翻译之祖是林纾,林纾也一个外语不懂,很奇怪,但是林纾的名字当时名气相当大,看的《茶花女》什么的,都是他翻译的,翻译了100多种,他也画画,找齐白石给他题字,齐白石题了一首诗,“如君才气可横行”,你的才气可以横行,“百种千篇负盛名”,一百种、一千篇文章负有盛名,“天与著书好身手”,老天给你一个著书写作的好身手,“不知何苦向丹青?”不知何苦来画画呢?他就认为写文章比画画要高,你既然会写文章,你还画什么画呢?这一点他非常明确的。凡是那些糊涂蛋,我会画画,我了不起,我比毛泽东要强,毛泽东不会画画,这些都是无知的。你看黄宾虹,黄宾虹就不想当画家,他到78岁的时候,他喜欢画点画,我不能再画画了,我要好好著述立说,要写作了,但是他的眼睛坏了,眼睛坏了以后,那时候的眼镜效果也不好,老是戴眼镜,看着很难过,受不了,他就摸索着画画。我可以举出很多例子,古代文人画画都是自娱自乐的,你要说他是画家,他非常不高兴的。四大家之首渐江,死的之后有人称他“大画师”,后来他的学生都大骂,说:“你竟然骂我的老师是画师”,现在当了画师不得了,美术史很了不起,骂他,实在不行称他孝子也可以嘛,孝子也比画师要好嘛,人家说画师是骂人的。

5、小道以大道为基础

齐白石头脑清醒在哪里?他知道画画不是太高的,王维、杜甫无人不知,吴道子是一代画圣,有几个人知道?也没有多少人知道,画画人老认为我画画了不起,怎么怎么样,都是糊涂虫。陶博吾90岁的时候,他可没希望做官了吧,而且他是地主分子,下去戴地主帽,在那儿罚跪,挨人打,到那个地步了,他到90岁的时候还写了一首诗,叫“治国安邦真丈夫,书画雕虫充小技”,书法和绘画都是雕虫小技,他们头脑都很清醒。后来我写一篇文章,对这个问题有点看法,既然是雕虫小技,你画什么画?你写你的文章不算,你也画点画,你想混点钱花的吧,混点钱也是有目的。绘画和书法固然是雕虫小技,但是你要想达到很高的水平,小到你必须大道为基础,你没有博大的胸怀,没有渊博的知识,没有开阔的眼界,你的书法、你的绘画肯定不行。所以说它是小道中反映大道,这一点也不能小看书法和绘画。

我们看毛泽东的书法,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说不好的人都是学究气,这个内涵那个内涵的。林散之讲,他说:“我的书法比祝枝山的好,但是我见到王铎低头。”其实林散之的书法也赶不上祝枝山,他为什么说他比祝枝山要好呢?林散之的书法内涵比他强,他慢慢用笔,很多动作,当然他显示他的学问,这一点确实比祝枝山强。但是祝枝山的字也是了不起的,毛泽东的术语讲这讲那,他那不可一世的气概哪有人赶得上他,当代人没有一个赶得上他,不说当代,从明末以来,他是狂草第一人,整个清代没有草书。草书最早是于右任,于右任的草很文气,很有书卷气,一个一个字写,写得规规矩矩的,他就致力于草书标准化。狂草就是毛泽东,那他比他强多了,毛泽东有多少时间写字?书法家**在那儿练字,三更灯火五更鸡,半夜三更在那儿天,一天练一万字,毛泽东打三大战役、文化大革命,他哪有时间练字,他练字的时间是书法家的百分之一、万分之一都不到,但是他的书法就比你高得多,你哪能赶上。小道以大道为基础,他的霸气不可一世的气概反映在他的书法里,这个气概你没有,技巧你现在跟他比肯定比他高,但是毛泽东的技巧也是不错的,你不能否认,现在哪个书法家也赶不上毛泽东,毛泽东的书法不是他的技巧,而是他的胸怀,他的大道为基础,这一条我们要理解。这是我讲的,齐白石并不理解我这个道理。但是齐白石很聪明,他聪明在哪里呢?他知道绘画没什么了不起,但是他还拼命画,为什么呢?他只有画画一条,其他事情干不了,当官他当不了,你当个小官,当个小省委书记也没什么意思,是吧?起码得当个总书记吧,总书记他肯定当不上,当官他不行,当小官可以,当大官当不上,搞文学写小说他也不行,他现在只有画画,这一条也很聪明。现在一讲书画是小道,我们不要写了,那你能干什么事情呢?

我再举个例子,我有个朋友比我大十几岁,他上美术系,大学的时候,他的绘画就在《美术》杂志上发表过,画画相当好,尤其在一个地区,那是一把手。他后来见到我,我那时候才二十出头嘛,他喊我小陈,“小陈,我现在才知道绘画不是最高的职业。”我说:“这个我早就知道,我比你知道的早了。”他说:“我说上当了,我为什么学画画呢?我得改行。”他三十多岁,我说:“你改什么?”“搞文学,文学影响最大。”我说:“你错了,文学影响不是最大。”“那什么影响最大?”他当然给我戴了高帽,我说:“搞政治影响最大,天安门不会挂画家的像,不会给画家建纪念堂。”他说:“对对对,好好好,我搞政治。”我说:“你有基础吗?”“我有基础。”因为他是烈士子弟,他父亲是战争中牺牲的,他父亲几个战友还都在,战友都是大官,他就去了,后来找到他父亲的战友,调到哪去了?给他调到政协去,政协不是政治吗,他想想,政协就是政治协商会议,他去了,他很得意。政协一看,他是美术系出身,你去搞宣传吧。他说:“我要搞宣传,我在文化馆不比你这儿条件好,我不搞宣传,除了画画都干。”除了画画都干,你是学画画的,人家领导怎么办呢?让他闲了一段时间,后来曹操的墓挖掘出来了,说你管那个墓去,他说我管好以后你得承诺分我工作,他说行,一整理好几年。他后来也管了什么事,三十多岁到五十多岁,他连个副科长也没当上。后来又画画,二十多年耽误了,他画个屁,也画不好。他如果一直画,起码在地方是个大一把手,上大学的时候画的作品在《美术》杂志上发表过。这个人就不聪明,他聪明是聪明,他知道画画不怎么样,但是画画不怎么样,你画成齐白石也可以呀。

西安也有个人,提起写字、画画就骂,说没有出息。我说:“有个刘文西,你愿意当刘文西?还是愿意当省委书记呢?”他说:“还是刘文西好一点,当个省委书记几天人家就不知道了。”所以看你画到什么地步。齐白石认识到绘画肯定不如文学,文学影响太大了。但是他还画,我只能画画,我把画画得好,但是齐白石现在混得也不错,绘画一提起他那是很了不起的人物。

我刚才讲了齐白石聪明、天赋,天赋问题,我还想再多讲几句。我老年痴呆,但是我还能背出来。我小时候,十多岁的时候,那时候记忆力非常好,反正一本书四五百页,看过一遍100%背出来,一个字不会错。我的记忆力也就是这几年衰退的,医生说:“你这个老年痴呆很严重。”我说:“我还能讲话吗?很多东西我还能背出来吗?”现在看的东西,今天看我感兴趣的东西,我看过一遍仍然能背出来,他说你虽然能背出来,你的大脑比以前萎缩,比以前差了很多,我以前记忆力是很好的,我刚才记的几首诗那都不会错,一个字不会错,你放心。

6、机遇是关键

我刚才讲到齐白石成功,机遇也很关键,首先是胡沁园帮他的忙,这一点很多人都没有认识到,就是认为徐悲鸿帮他忙,林风眠帮他忙,这两人也帮他忙,没有胡沁园,没有陈师曾就不会帮他的忙,没有陈师曾帮他的忙,他就没有这个地位,没有那个名气,没有这个地位、名气,后来林风眠和徐悲鸿也未必……他就是个摆地摊的。再加上毛泽东,他起来的。我想像齐白石这样的人,当然齐白石的才华也很了不起,你就才华差一点,这么一捧也就捧起来的。一进入名人轨道,不管什么方法,即使他用卑鄙的手段进去的,进去就出不来了,你可以骂他,可以评论他,像刘海粟,你怎么讲他也是名人,刘海粟讲话99%都是假话,都是胡说八道的,但是他是名人,你批判他,他也是名人。现在到处讲刘海粟,上海美专第一任校长是乌始光,第二任是张聿光,第三任是临时的,他是第四任。当然我们不讲他,一讲他太多了,全是假话,连他母亲是谁都是假的。他说他母亲,大家不知道,我母亲是洪亮吉的小女儿,从郁达夫以来到现在没一个人怀疑,就我怀疑了,因为他祖父洪亮吉,洪亮吉是乾隆时期的人,如果他母亲是洪亮吉的小女儿的话,他母亲生他时就100多岁了,100多岁的**还能生孩子?全是胡扯,他讲的东西全是胡扯。当然我随便插两句,讲美术史咱不能乱讲,我讲一下大约的印象。

就讲他后来复出以后,几个杂志来采访他,问:

“你和徐悲鸿的交往是怎么回事?”
他第一次讲的倒是有可信的成分,“其实我没有见过他,我也不认识他,他在那儿读书,就二十天就走了,我们怎么知道呢?”

学期末检查宿舍,因为他宿舍要租给别人,要赚钱嘛,有一个箱子不知谁的,叫我们去,我们几个人说“打开”,一打开说徐悲鸿的,他在这二十多天就走了,这句话倒是实话。第二次人家问他,说:

“你和徐悲鸿是怎么认识?怎么交往的?”
“徐悲鸿没有上过我的课,他没有资格上我的课,我是教本科的,他是艺科的,他毕业以后进入本科才能上我的课。”

这句话和刚才又不一样了。他没上过课你的课,不是你的学生。后来第三次杂志又问他:

“你怎么认识他的?”

“齐白石是我带他出去写生,处处我指点他应该怎么画速写。”

这是他的学生了。后来又有杂志采访他,他说:

“他很穷,没有钱,他的衣服都是我给他买的。”

后来我一次临摹一张油画,他见到我崇拜的不得了:

“刘老师,你的画那么好,你借给我学习学习。”

他借的我画去临摹了,这都是胡说八道,不用去调查,就把几个杂志一对比就出来了,全是胡扯八道。他和孙传芳斗争,南艺出了一个文集,把他和孙传芳斗争的文章给抖出来了,确实很有骨气,当时发表在深报上,后来一查深报,他这文章是解放后写的,孙传芳已经死过多少年了,你怎么骂他他也不知道了。当时他确实在深报上发表一篇文章,孙传芳说要取缔人体模特,他受宠若惊,大帅帝国主义翻新,我们一定按照大帅的教导,怎么怎么样的,差点下跪,后来又讲怎么和孙传芳斗争,全是胡扯,一般人不去查深报,他一讲就相信了,大家以后看那些真正的学者他们是怎么研究的,不要听他胡扯八道,到处都是胡扯的。齐白石的成功,大家可以思考一下什么原因,人人都有机遇。

刘正成:讲点徐悲鸿。
陈传席:要不提醒我,讲齐白石得讲两个小时。

二、徐悲鸿有君子之风

1、徐悲鸿的书法写的好,是因为他临帖

徐悲鸿的书法,我三十年前就认为他是第一,没有人超过他。三十年前的时候,大家看,“元气淋漓,真宰上诉”,大家看这个字,我当时看到南宁展出傅抱石的画上的题字,我当时镇住了,这个字太了不起了,没有人能赶得上。你说当时康有为能写出这个字?差的老了,打死他也写不出这个字。齐白石的字,功力也有一点,齐白石的字很有特色,和他的人有特色有关。黄宾虹的字也有功力,但是黄宾虹的字特色就不如他强,很多人的字不如他的特色强,这和他的个性有关系。徐悲鸿的字,论功力有功力,论气势有气势,气派非凡,确实没人能赶上他,我当时就认为他是第一,后来渐渐大家都接受我的观点了,现在都认为徐悲鸿的画真好,当然徐悲鸿忙,很随便写一写,也有不好的字。去年有个人就看到了最好的字。

还有一个问题,我从谢无量的字得出来的结论,谢无量的字书卷气当时是第一,没有任何人能赶上他,谢无量真是了不起,据说于右任、沈尹默都讲,说我们也读书了,我们怎么写不出你的书卷气呢?当然谢无量的字有时候也很差。我从我自己的经验,我自己有时候写几个好字,我的字可以,书法家协会主席我也不买你的账,但是我大部分字写不得不好,有的写得很差。我就总结出来,为什么有时写得很好,有时写不好呢?因为我毕竟是做点学问,读点书,有时候半年写一次字,我那段时间临过帖以后马上就写得好。现在也不临了,有时还有人来买我的字,钱拿来了,我又贪财,又不好意思退,给你写吧。我后来讲,我知道就写得不好,后来我想凡是拿钱来,你放在这个地方,过些天给你写,但有人就当场要,为了几个钱赶紧给你写,写了自己都不满意。后来我通过我自己写字,有时写得很好,那还真是不错,有时写得一般化,有时写得很差,就和我临帖有关系,好长时间不临帖就是不行。谢无量也是这个问题,他那段时间临帖写得就好,他过一段时间,他搞文学史的,不临帖他的字就写得不好。所以徐悲鸿也有这个问题,徐悲鸿不临帖了,他毕竟当校长忙,写得就不是太好,但是认真写的时候,他的字确实好。但是徐悲鸿是一个矛盾的人物,他要以素描为基础,但是他是以书法为基础的。大家看徐悲鸿强调以素描为基础,他调去的老师都要懂素描,不懂素描他不调,但是他最佩服的画家一个不懂素描,张大千根本不懂素描,齐白石不懂素描,黄宾虹不懂素描,他跟黄宾虹的关系也很好,他想调他去,他没有房子,傅抱石也是他捧起来的,傅抱石一笔素描不会画,连速写都画得不好。他佩服的画家一个不懂素描,他又提倡素描,这是一个矛盾。

2、徐悲鸿画的马,昂首嘶鸣,有君子的风度,那是气势非凡

第二,他叫别人学素描,当然他的素描也很好,徐悲鸿很多人都否认他,现在浪潮越来越高,为了表示自己有见解,徐悲鸿不行,徐悲鸿不行,素描你能画出来?书法你能赶上?他的马你能画得出来?徐悲鸿的马后来有人说好多人比他画得好,好多人画的比他差老了。黄胄画的马就是一个马,是个运输工具,是个畜牲。徐悲鸿画的马,昂首嘶鸣,有君子的风度,那是气势非凡,就是他自己的气质贯穿进去了。黄胄就没有他的气质,没有他的胸怀,没有他的眼光。徐悲鸿把自己的胸怀、君子的风度画在马上,黄宾虹的奔马也好,卧马也好,都显出君子风度,马的气质就不一样,马有什么气质?而是人有气质,人的气质在马里反映出来,他的马就比别人高,尤其是画的昂首嘶鸣的马,那个君子风度不得了,十个黄胄也赶不上他,哪个画马也赶不上他。后来有一个在全国美展展出,他说我说画马比徐悲鸿好,当然他马的结构也可能很准确,他的马连徐悲鸿的十分之一也赶不上。徐悲鸿的气质摆在这里,那是非常了不起的,现在你否认徐悲鸿怎么行呢?当然徐悲鸿的方法不是唯一的方法,我也反对以素描为基础。但是他提出来百花齐放,他这一派以素描为主,他那一派以书法为主。但是徐悲鸿从小就练字,徐悲鸿的儿子跟我讲,他临死之前**看字帖,床头摆着字帖,他的书法并不是康有为教出来的,在康有为之前他就有童子功。绘画可以不要童子功,书法如果有童子功了不起。

三、潘天寿写得好是因为独辟蹊径

潘天寿讲一句,潘天寿这个人也很聪明,他写字不写王羲之,也不写颜真卿,他找一个小家,他写,他出来了,这是他的方法。他画画也是,他原来写吴昌硕,后来他学的李瑞卿,李瑞卿的画当时不被人注意,他的画全是从李瑞卿来的,这一点大家要知道。

四、张大千的书法不怎么样

最后再讲张大千,张大千的书法不怎么样,很多人说张大千不会写字,他就学李瑞卿,一辈子学李瑞卿,他几乎没变,抖抖抖,抖抖抖。张大千很奇怪,很聪明,他造假能造得一样,他自己写字就不太好,张大千的字是不怎么样。张大千的画,而且张大千天才程度也赶不上齐白石,齐白石真是天才,张大千就是苦功,**在那儿画,张大千的功力是很好的,但是他的书法不是很好。

刘正成:陈传席先生完全是自由漫谈,但是很有笑声,非常有效果。本来四个人,他讲了两个人,很精彩,以后再来讲另外两个人。

[attach]325904[/attach]

[attach]325905[/attach]
现场答疑

下面大家有什么问题,向陈传席先生提问,来就有机会提问,他是具有挑战性的人,我们希望大家提挑战性的观点意见。

王子庸:我是刘老师的学生,来自山东。今天演讲的主题是书画关系,刚才陈老师提到黄宾虹,邵老师演讲的时候也提到黄宾虹的“五笔七墨”。我有一个问题,我博士论文写的是黄宾虹的诗书画理念,我发现一个问题,黄宾虹其实晚年做了一个探索,黄宾虹心目中有一个理想,我们看黄宾虹画的大部分画都画得比较繁复,其实他有一个理想,叫做简笔画,他有时候称之为“逸品画”,他想画那种简单的,他89岁之后做了大量探索,但是我感觉不太成功,为什么?他的方法还是画繁笔的方法,用笔、用墨还是画繁笔的,他特别讲究比例,他的五笔,他自己说“平、留、圆、重、变”,“如锥画沙”、“如折钗股”、“如屋漏痕”、“如高山坠石”,都是从书法中来的。他自己说就是通过五笔来求这种比例,他过于强调这个东西,当然他这个比例几乎是所有画家里面最雄强的,但是就有一个反面的问题,我们看他的画,尤其是晚年的简笔逸品画,他自己所谓的笔墨一是不浑融,再就是这个笔太干硬,不虚合,我直观上有这个感受。后来有一次刘正成老师上济南去,我跟刘正成老师请教,我说直觉黄宾虹为什么写了那么大量的草书?我们看到黄宾虹最多的字是他的篆书对联,还有行书,其实他留下的量最大的是草书,我说我有一个直觉,他可能是想从草书中找一种限制用到画上,旁边有朋友就说你那是瞎猜,后来我就找到证据。黄宾虹在北京的时候,他就给他一个弟子写信,他说每日晨起以粗麻纸习草练习笔力,求舒合之旨韵之画功,我感觉就完全一样,也就是说他好像是自己已经感觉到了他的画缺少那种他说是舒合,就是我们说的虚合,他的笔力太强,但是缺少这种虚合,我觉得这是他晚年的画未成的志向,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你觉得这不是他的画的一个问题?

陈传席:我觉得你讲的也是对的,你对黄宾虹有研究。黄宾虹其实好画没有多少,黄宾虹的画当然功力了不起,我对黄宾虹的评价最高,齐黄,齐黄,黄应该在齐之上。他主要是对传统理解的深刻,因为他是搞研究的,一直搞研究,应该怎么样用笔,怎么办,他真是了不起。你说他的书法,我感觉有功力,但是特色不是太强。他的篆书倒很好,你讲他后来学习草书,当然草书要学好,对他的书法肯定有帮助。黄宾虹到晚年还在学习,他是想学草书,尤其他的弟子跟我讲了关于黄宾虹的很多事情,这个问题我觉得你的研究还是对的。但是黄宾虹有一点,他创造“宿墨法”倒不是什么有意识的创造,他家是商人,徽商的后代,他父亲是卖墨的,他到北京背一大捆子墨来卖,没卖掉,后来都干裂了,卖不掉了,他恐怕扔掉可惜,搁水里泡泡就化了,化出来觉得很好,“宿墨”就这么来的,其实有它的原因。我感觉他的理解力强,他读书多,从小在商人家庭,他读书很多。

张永强:陈老师,我就提一点专业的问题,因为我看到您刚出版了《中国书法全集》两卷,其中就提到了很多画家,但是没提到杨守敬,我就提一个和这个有关有关的。杨守敬,众所周知,是一个古代地理学研究专家,他的《水经注疏》非常重要,这里面提到了大量的金石碑刻,他同时也是金石家。我看您现在还兼任中国佛教艺术研究所所长,我想结合这个问两个小问题。第一个小问题,您在编《中国书法全集·杨岘张裕钊徐三庚杨守敬卷》的时候,有没有借鉴《水经注疏》这里面的研究成果?您是怎么借鉴的?有什么心得?跟我们分享一下。第二个,既然您是研究佛教艺术的,您曾经在编辑《水经注疏》当中提到大量佛教的造像碑,比如景云寺、云冈石窟等等,请您结合今天的论坛,跟我们谈一下古代造像碑当中书法和绘画的关系,您有什么研究心得?跟大家分享一下。谢谢!

陈传席:杨守敬其实主要是一个学者,研究《水经注疏》,那是了不起的,花了很大功夫。但是很多学问有时候科技出来了可以代替它,现在地图出现了,很多学问不大起作用了,但是当时是很了不起的,他有他的学问。你说他研究《水经注疏》对他的书法有什么影响,我想直接的影响也不见得有,但是我刚才讲小道是以大道为基础的,他研究学问,他的心胸、学识在书法里肯定能表现出来,这是一个问题。杨守敬的书法也不是太好,不太好是什么原因呢?倒不是他的学问差,也不是他的性格差,他没有时间练字,他主要研究《水经注疏》,《水经注疏》我真看了,我当时为了写这本书,二十多本《杨守敬全集》我都买来看,下了很大的功夫,他写字也是百分之一的时间、千分之一的时间,他凭履历在说话。他的书法写得很好,但是不是最好的,他如果要把精力全部用在书法上,我想他达到最好也是很容易的。我刚才讲了,你再有天赋,你再有功力,但是你没有时间也不行,老是不写也不行,他们的气质也赶不上毛泽东,毛泽东的气质太了不起了。

第二个问题,你说佛教题字,这一条我早就想讲了,启功讨厌写碑,平生使笔不使刀,那个碑是匠人写的,有什么可写的?但是启功有一点他不了解,汉代的字,清代的字,甚至唐代的字,匠人刻出来之后,当然匠人是按照书法家的意思刻,可能会走点样,但是经过一两千年的风雨侵蚀,斑斑迹迹的那种自然的味道,我们学就学那个自然的味道。古代的字,比如汉碑,书法家、刻字匠和大自然共同铸造了书法的特点,雄浑浑厚,新刻的就没有那么好。我到永乐宫去看了,永乐宫那时候后面有个黑暗的地方,因为我是搞研究的,我看那个颜色鲜艳得很,艳而俗,但是我们现在看那个颜色高雅得很,那个雅是大自然给的,时间一长,艳就去掉了,剩下的就是雅。启功不了解,我们学古代的字,不是学刻工,而是大自然留下的天然的趣味。那些刻工的字,当然有的字写得不好,但是当时要请人写字也一定会请高手来写,不会请水平差的人来写,写的一般都是高手。但是《龙门二十品》,我不喜欢,那就是刀刻的,我觉得不行,恐怕书法家也不是那么写的,就是刻工刻出来的,《龙门二十品》我是不主张学习的。古代的字,一般是请高手写的,也是请高手刻的,再加上大自然腐蚀的作用,给我们一种浑博古雅的感觉,这个问题大家要注意。


唐书安:陈老师,我觉得二十世纪的美术史实际上也是一部革命史,从康有为到陈独秀,到鲁迅对美术的批判,美术革命论,康有为认为“中国画不写实”,鲁迅对宋画的批判、对文人画的批判,到徐悲鸿提出“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再到八十年代末期或者九十年代吴冠中先生提出“笔墨等于零”,甚至后来上海的徐建荣教授提出要“革毛笔的命,革宣纸的命”,吴冠中先生说“要推倒中国画的墙”,这一切其实都是对中国美术革命的立场,是文化的另外一种表述。而这种革命的立场里面其实最主要的对书法的革命,徐悲鸿一
[attach]325903[/attach]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