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曹宝麟:李士杰承认花钱买过中国书协投票人的书法作品,但不承认存在贿选

2018-11-13 10:31| 发布者: 书法在线| 查看: 72| 评论: 0|原作者: 书法在线

摘要: 中国书法界第一“贿选案”的昨夜今晨 曹宝麟:李士杰承认花钱买过中国书协投票人的书法作品,但不承认存在贿选 作者 丹青飞狐 (著名艺术评论家) 【“雅贿”,是贿赂演变的一种形式,就是用财富去换取公权 ...

中国书法界第一“贿选案”的昨夜今晨
曹宝麟:李士杰承认花钱买过中国书协投票人的书法作品,但不承认存在贿选

作者 丹青飞狐 (著名艺术评论家)



【“雅贿”,是贿赂演变的一种形式,就是用财富去换取公权力的一种方式,本质上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其性质绝不会因贿赂的物品不同而有区别。
众所周知,这些年,书法界拜金主义盛行,已经被权力、金钱、名誉所绑架。雅腐、雅贿、雅藏盛行。只要坐上了书协领导的位子,就等于掉进了“钱窝子”中,权力寻租,公器私用,敛财的能力和速度立马飞涨百倍,一夜暴富的既得利益者已成为众矢之的,令人深恶痛绝。
李士杰诉曹宝麟“诽谤”案,其核心在于中国书协代表大会选举书协副主席时李士杰有没有贿选。相信看过这篇文章后,大家心里都已经有了答案。】

著名书法家、暨南大学教授曹宝麟去年底实名举报安徽省书协主席李士杰巨资贿选中国书协副主席一事,引发了文化艺术界的强烈震动。当事人李士杰在自己的家乡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法院对曹宝麟的“诽谤”提起民事诉讼,索赔金额达2500多万元。此案于11月1日上午在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法院开庭。
640.webp (2).jpg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李士杰诉曹宝麟诽谤”一案开庭通知书。

李士杰诉曹宝麟“诽谤”案成为了“中国书法界第一案”,引起了国内外各界人士的高度关注。


曹宝麟在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门口
640.webp (3).jpg
曹宝麟,1946年出生,上海人。中国现代语言学泰斗、北京大学教授王力先生的弟子。1982至1993年一直在安徽师范大学从事汉语言研究,曾任安徽省书协副主席,现为暨南大学书法研究所所长,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


640.webp (4).jpg
李士杰,1952年出生,安徽宿州埇桥人。先后出任宿州市燃料公司人事股长、副经理、经理、物资局长、商业局副局长等职。2003年后李士杰进入煤炭工业合肥设计研究院,并成为该院党委书记。转入宿州煤炭业的李士杰很快成为了宿州地区富甲一方的“煤老板”。2009年,李士杰当选为中国书协理事。2011年,被聘为安徽省文史馆馆员。2012年,组建了安徽省书法院。2013年,当选为安徽省书协主席。

《中国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对公民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被告住所地与经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经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辖。”根据法律规定,李士杰诉曹宝麟,应该在曹宝麟的户籍所在地或经常居住地提起诉讼,李士杰在自己的老家安徽宿州埇桥对曹宝麟提起了诉讼,程序不合法,法院本不该受理,已经受理的应该进行地域管辖权的变更。

曹宝麟没有对李士杰诉讼的地域管辖权提出异议,反映出曹宝麟对法律公正的无限信任;李士杰选择在家门口的法院起诉曹宝麟,足见李士杰志在必胜的信心。

安徽省宿州市埇桥乡,这里不仅是李士杰的福地,还是中国书协第一批授牌的“中国书法之乡”。2007年夏,中国书协首推“中国书法之乡”,时任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赵长青冒着酷暑亲自来到宿州考察,落实埇桥乡申报“中国书法之乡”工作。2008年春节刚过,赵长青再次来到宿州,将“中国书法之乡”的牌子授予了宿州埇桥乡。不久,李士杰当选为中国书协理事。随后,以赵长青为首的一批国内知名的书协官员在宿州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中国书法之乡·宿州埇桥全国名家邀请展”。2013年,李士杰荣登安徽省书协主席的宝座。从一个普通书法爱好者到成为安徽省书协主席,李士杰只用了6年时间。

640.webp (5).jpg
2010年7月“中国书法之乡·宿州埇桥全国名家邀请展”盛大开幕,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赵长青带领一批国内知名的书协官员携作品到场参展。

2015年,著名书画家刘佑局先生在接受羊城晚报报业集团主办的权威新闻媒体金羊网采访时,率先曝光了“煤老板”贿选书协主席一事。刘佑局说:“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原来是一个煤老板,后来混成了厅级,当了某省书协主席。他那不叫书法,叫老干部体。他还没有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候选人,就来竞争,得票数竟然还很高。这位省书协主席为什么能得这样高的票?因为选举前,花钱大量收购了主席团和理事们的个人作品。”刘佑局先生还说:“中国书协有位副主席,原来就是一位高官,混不开了,混到书协里去了。其实他根本不会写字,只会陪领导吃饭而已。”

官方主办的南方网等国内许多知名媒体,也曾报道了刘佑局先生披露的“煤老板”重金“贿选”之事。刘佑局先生说,某“煤老板”不仅如愿以偿买到某省书协主席一职,还差点以天价“竞得”了内定的原中国书协主席一事。刘佑局先生说的某“煤老板”就是李士杰。

刘佑局先生还对金羊网记者爆料:“当年办了一个全国书法展,只花了五万元。第六、第七、第八届国展已经变味,第九届全国书展竟然花费多达两千多万。实际上,许多获奖者都是花了大价钱的。一些在仕途上走不远的,有点书法兴趣的官员各显神通都挤到了主席位子上,当了理事。这些花钱当上书协的官员,当然要把钱捞回来。洗钱方式五花八门,捞钱的方式也是很神通,中国书协搞了许多专业委员会,什么楷书专业委员会、行书专业委员会、草书专业委员会、隶书专业委员会、篆书专业委员会、篆刻专业委员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刻字专业委员会……这些位子都是用来捞钱的。书协多一个位置,就是一次捞钱的机会。增加一个委员会就是增加一次分割利益的机会,层层分赃。至于书展也多了,楷书展、隶书展,还有什么书册展,每一次展览都是一次敛财的机会。”
640.webp (6).jpg
刘佑局,广东揭西人,1955年生,著名书画家。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副总经理,羊城晚报艺术研究院院长,广东华人书法院院长,广东省国际华人书法研究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民族学院、华南师范大学、广东中华文化学院兼职教授。1982年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曾出任第四届全国书法创作委员、第五届全国书法展评委。2011年毅然退出中国书法家协会。

2018年11月1 日,在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开庭的李士杰诉曹宝麟“诽谤”案,正式进入法律程序。原告李士杰与被告曹宝麟均按时到达庭审现场,上午9时,双方首先进行了庭下调解,调解无果。11月1日晚,曹宝麟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在调停过程中,涉及到贿选问题时,李士杰对我承认,他是有买过中书协投票人的书法作品,但不承认存在贿选。李士杰要求我去中国书协以中国书协名义开张证明,证明李士杰没有贿选。而我怎么可能这样做,虽然在贿选金额是2500万元这个问题上,我承认所写的数字可能存在笔误,但是我绝不会去中国书协做这件事情。另外,我的质疑还是存在的。李士杰承认买过这些投票者的书法作品,而书法协会选举竟全票通过选举其为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主席。今天就在此事上没有达成调停协商,那么就开庭审理吧。”

2017年底,曹宝麟实名举报中国书协理事、安徽书协主席李士杰“贿选”一事,各类媒体纷纷进行了报道。今年5月李士杰通过法院起诉曹宝麟,并索赔医药费900多元、精神损失费2500万元。李士杰“贿选”书协主席一事由书法界事件转变为公众事件。中国文联考虑事态发展,出面调停,在5月14日安排曹宝麟与李士杰及李的代理律师见面和解,李士杰代理律师当时表示愿意申请撤诉。然而6个月后,曹宝麟仍然接到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的传票,说李士杰不撤诉,案件于2018年11月1日上午9时开庭审理。


2010年12月27日,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张海当选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六届主席;王家新、申万胜、苏土澍(满族)、吴东民、吴善璋、何应辉、何奇耶徒(蒙古族)、言恭达、张业法、张改琴(女)、陈振濂、赵长青、胡抗美、聂成文当选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六届副主席。曹宝麟公开举报,这届大会上并不在副主席候选名单上的李士杰,通过贿选拉票,400多名代表竟然有近半数在选票上另添上了李士杰名字并投了票。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认为曹宝麟先生对李士杰“贿选”的质疑有三个主要焦点:

一、以中国书法命名的“中国书法大厦”其实是一家星级酒店宾馆,涉及到土地的使用性质,他怀疑里面是否有些猫腻?

二、中国书法大厦业主如果确为李士杰本人,身为安徽书协主席的李士杰张罗全国名家在中国书法大厦办展,是不是涉嫌公权私用?

三、2010年第六届书代会的贿选。李士杰并不在副主席候选人名单中,400多代表竟然接近半数人在选票上另添此人并投了票。



640.webp (8).jpg

有关资料显示,中国书法大厦由中国文联、中国书法家协会批准冠名,是全国唯一一座综合性、高层次的书法创研基地。中国书法大厦是融合传统书法国学艺术与现代商务功能的大型超五星级酒店综合体。建造资金由李士杰筹措,民办公助性质。
中国书法大厦位于安徽省合肥市科学大道69号,高25层。大厦拥有340间各类特色豪华智能客房,1500个餐位。拥有专业SPA理疗、游泳池、健身房、乒乓球室、桌球等多项设施,是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的高档次的休闲娱乐场所。

2018年11月2日,曹宝麟因身体原因离开宿州,没有参加原定的开庭。

著名学者白谦慎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力挺曹宝麟,白谦慎公开信全文如下:

李土杰诉曹宝麟案近日在书坛闹得沸沸扬扬,此事看似是一个法律事件,而它的起源却是曹宝麟揭发李士杰贿选,因此,它是一个和反腐相关的事件。

因此,呼吁中国书法家协会及纪委系统介入这一事件,调查这事件中是否有腐败现象,而不是单由宿州法院为一个反腐事件来定案。

李士杰是中共党员,建议纪委约谈李,让他向党组织如实交待,他在书代会期间是否向投票人买过字?如买过,共有多少人买过?谁?价格多少?

建议中国书协和纪委系统同时约谈所有那次会议具有投票权的人(首先从党员开始),调查李士杰在书代会期间是否向他们买过字?他们是否卖了?那些李士杰想买而本人没卖的人,也有义务向组织报告当时的情况。

只有在得知了李士杰买投票者的字的大致规模后(包括没买成者),对他那启人疑窦的得票数才可能做出比较合理的判断。中国书协是这一事件的主要当事人,不应置之身外做壁上观。

几个月前,当我得知李士杰告曹宝麟时,我就对雪宝麟说过,这是反腐和打压反腐的事件。如果有一天走上了法庭,你也许不会赢得官司,但你不见得输掉公心因为公道自在人心!这是那些老板们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
2018年11月2日

640.webp (9).jpg

白谦慎,1955出生,祖籍天津,在上海长大。1978年考入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1982年毕业后留校任教。1985年考入本校研究生院。后赴美国罗格斯大学攻读比较政治博士学位,现为美国波士顿大学艺术史系教授。当年,曹宝麟、白谦慎、华人德因为共同的书法兴致,交谊甚笃,共同发起成立了北大学生书法社,被学界誉为 “北大三杰”。

11月5日,李士杰的代理律师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陈海航发表声明。全文如下:

一、2018年5月14日,曹宝麟先生一行专程来到合肥,前往中国书法大厦拜会李士杰先生,在两天的时间里,进行了两次坦率和真诚的交流。曹宝麟先生在参观中国书法大厦后对中国书法大厦建设成就以及对于中国书法事业的贡献表示震撼,并两次当面向李士杰先生表示真诚道歉。曹宝麟先生一行明确承诺,将随后在曹宝麟先生的微信朋友圈中配图发文,以表达此行对于中国书法大厦的良好印象。但,遗憾的是,曹宝麟先生离开合肥后便杳无音讯(在11月1日的调解过程中,曹宝麟明确表示,之所以食言,非其本意,是上级XXX领导不同意其发表此类文字),至此,第一次调解活动无果而终。

二、2018年11月1日上午9时,法院组织双方庭前调解,双方就和解协议的具体内容进行充分协商,期间,李士杰先生还与曹宝麟先生单独会面并进行了深入和坦诚的交流,针对曹宝麟先生提出的购买书法作品一事,李士杰先生向其明确:购买书法作品由来已久,以前一直再买,现在也在买,以后还会继续购买,价格从几千块到几万、甚至更高的情况都有,既为自我学习提高,也为了收藏传承,但并没有在某个时间段、针对个别人出于某种目的刻意购买;且李士杰先生特别强调,其本人没有在任何时间、向任何组织和任何个人有过有意竞选书协副主席一职的表述。

短暂交流后,李士杰先生因为工作原因赶回合肥,中午,法院领导陪同曹宝麟先生一行在法院食堂共进午餐。下午,本律师和李士杰先生的私人代表黄桅先生与曹宝麟先生一行继续协商。

三、至下午7时,在法院领导和合议庭法官的努力下,双方就和 解协议的内容达成一致意见:“曹宝麟就他在微信朋友圈中所说的李士杰两千五百万贿选等不实言论以及对李士杰个人的伤害表示道歉,获得李士杰本人的谅解”。但,曹宝麟先生以上级领导有要求为由,坚持上述和解内容不能向社会公开,而对此我方不能接受。双方为此僵持,李士杰先生的私人代表黄桅将上述情况向李士杰先生本人通告后,李士杰表示:和解内容理应公开,如果考虑到曹宝麟先生的社会影响及上级领导的要求等诸多问题,我可以不用他道歉,只要中书协给我一个结论,我个人留存即可。曹宝麟先生表示无法做到,至此,第二次调解活动再告失败。

此后,合议庭法官征询双方意见后,确定11月2日上午11时开庭。

四、确定开庭日期后,李士杰先生于11月2日早上从合肥赶至宿州,9时许,本代理人接到法院电话通知,曹宝麟称因身体原因已经离开宿州,之前未告知法院,开庭日期另行通知。

鉴于曹宝麟先生年事已高,长途奔波而致身体不适,本律师及李士杰先生均表示关切和理解,但,事后得知,曹宝麟先生一行在1日晚上即离开宿州,且并非身体有恙而是前往南京参加此前安排的某项活动,后经宁回穗。对此,本律师对于诉讼当事人漠视法院审判权的行为表示极大的关注。

五、上述事件后,经与曹宝麟先生同行的有关媒体报道,再次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更有学者及业界人士公开发表意见,对于文章内容及相关评论,无论褒贬,李士杰先生均悉数认真拜读,对于坚守真相和信仰法律表示感谢,对于艺术批评和学术指教尤感珍惜,对于不实指责和感性说辞亦当加勉,对于借题发挥和人格贬低权当自嘲。

在此强调,就此事件,本律师和李士杰先生没有向任何媒体发表过意见,亦没有授意过任何媒体和任何人士发表过文章。本律师和李士杰先生始终坚持并坚信在法律的通道内可以妥善处理本事件,同时,李士杰先生本人亦将一如既往的为书法事业的繁荣和发展竭尽绵薄之力。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陈海航

2018年11月5日

近日,国际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李廷华就李士杰诉曹宝麟一案,发表了长篇评论文章。

国际书法家协会是由首尔中国文化中心主任朱英杰发起,拥有包括中国、韩国、日本、新加坡、菲律宾、美国、英国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书法家协会作为团体会员。首席主席由刘正成担任。副主席有郭子绪、韩天衡、王澄、王镛、石开、王岳川、曹宝麟、丛文俊、华人德、徐本一等。

李廷华在文章中指出,曹先生所揭露的贿选事件,在中国书坛乃至于整个文化界,不啻揭穿了一层隐藏巨大丑恶的纱幕。中国书协第六届会员代表大会选举副主席,以十万元一票出售得利者多达二百余人,占有选举权者半数以上。曹宝麟从中国书协副主席何奇耶徒口中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将其通过微信发布,一定经过反复甚至痛苦的思考。那二百多出卖选票者,定有他的许多朋友。一旦披露这个信息,被上级机关调查追究,不仅买票的李士杰要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那二百多书坛名流也要声名扫地。曹宝麟此举虽然得到了书坛同仁的广泛支持,但也有诸多身居高位者保持缄默,或另出啧言,无疑,曹宝麟的举报搅乱了他们“一派祥和”的大好前程,更威胁到他们日进斗金的敛财之道。

书坛积弊,非一日之寒,多年来多层次大范围的利益输送,形成了买卖一条龙的产业链。全国书协代表大会上的大面积买卖选票,是什么性质的问题?所有人都会禁不住打一个寒战。一旦查实,倒掉的绝不会只是一个两个官员。2011年辽宁省委常委换届选举、2013年辽宁省两会换届辽宁省全国人大代表选举、第十二届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选举均出现搞拉票贿选,最终有41位涉案拉票贿选人员被审判。出了问题捂盖子、和稀泥历来是官场最管用的方法,也是保全自己最有效的方法,此时此刻,本该对书协贿选一事承担调查责任的人,扮演起了调停角色,自然就不奇怪了。

奇怪的是,操纵“贿选”一事的嫌疑人李士杰不仅不低调处理此事,竟然反戈一击,不仅以诽谤罪将曹宝麟告上法庭,还以2500万元为索赔数目,要求曹宝麟道歉,暴露出的是李士杰一贯得志便猖狂的赌徒心态。

李士杰究竟在赌什么?是赌一旦法律做过结论,相关组织机构便不能再查“贿选”一事了吗?还是在赌,只要用“贿选”一事吸引住大众的眼球,便可以掩盖其它更多更大的雅腐、雅贿?如果李士杰真的这么想,便是低估了组织的智慧,低估了群众的力量。当然,我们都相信,宿州市埇桥区法院绝不会因为李士杰是家门口邻居就会不顾事实,徇私枉法;我们更应该相信,宿州市埇桥区法院一定会做出最公正的判决,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

李廷华在文章中还给李士杰指了三条明路:

第一、壮士断臂、自动投案
曹宝麟不会就贿选之事向你道歉;法庭也不可能违背事实,冒天下之大不韪,裁定曹宝麟向你道歉。你作为原告,这个案件只能驳回。那么,事情回到原来状态。中国书协可能还是不调查、不结论,既不给曹宝麟你有行贿行为的说法,也不给你没有行贿行为的说法。就这么拖着。这样对你眼前似乎有利,长久并不利。既然拖着,哪天有个什么人物或者什么因素出现,不容再拖呢?事情真相不是还得亮出来么?拖的时间越久,你付出的生命成本和精神成本就越大。这也是你在法庭调查阶段向曹宝麟提出要他向中国书协开具你不曾行贿证明的心理缘由。也可见你很清楚什么事情重要,却不清楚什么事情可行。在绝不可行的事情上下功夫,是最大的愚蠢啊!到目前为止,你的所有所谓朋友,从怂恿你问鼎中国书协副主席开始,直到支持你以2500万或坐牢威胁曹宝麟,都没有给你提供真正够朋友、有价值的意见。他们考虑问题,都是顺着你来,根本没有从最坏处着想。有一种可能性,即你将接受调查,直至接受法庭审判。到那个时候,这些所谓朋友就都避之唯恐不及了。如果你愿意兼听求明,就不妨听听我从最坏处着想的意见。你有军人经历,听说还曾参加战斗,应该知道,进攻往往有预案,退守往往出突然。如今你既然可能由攻转守,就应该预为之谋。争取把损失降到最低程度。军人性格最忌讳的是投降,可能你也从未想过此二字。但也应该明白,在与敌人斗争时,可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但如果有错而死不认账,那不是骨气,是二球气。真正的大丈夫,什么都不怕,就怕自己没理;什么都不服,就是得服从道理。你不妨主动向有关机关自首,坦白自己曾经因为太喜欢中国书法艺术,也太想当中国书协副主席,从而为中国书法事业多作贡献,以致头脑一时糊涂,结果铸成大错。现在被人从头上倒下一碗冰雪水,有些清醒,想痛改前非,重新起步。如果你这样作了,按照法律自首从轻原则,你可以不坐牢,也可以保有已的财富,继续干一番事业,确保自己晚年的生活质量与安全。如果被动等待,或者铤而走险,做出另外的出格事情,那么,最近这些年若干大人物的悲惨下场可为参照。

第二、事业职位、想清关系
你是一个热爱书法艺术的人,若不然,你不会帮助那么多书法家,也不会因为想当中国书协副主席而染上官司,显然,你对书法艺术的热爱相当真实。但从你的作品和你在书坛的地位而言,是不相符的。尽管有些人为你辩护,说并非一定要字写到什么程度才能当主席副主席。这只是片面之谈。真正热爱书法的人,握管挥毫的时候最自在,最舒服。你做的很多事情,都是替别人做嫁衣裳,自己享受的时候很少。如果真当上什么全国副主席,这种享受就更少,但地位的提升会给你进一步的错觉,即谁官大,谁字就值钱。这样发展下去,你对中国书法发挥的作用就更加不是正面的了。如果你能够转换一个角度思考,可能会觉得,你真正的朋友,应该是曹宝麟这种人,而不是围着你吃你喝你顺着你鼓噪最后让你倒霉的人,当然这些人的行为也都有一定的原因,他们如果真是朋友,真是向上一路,最终也会接受“取法乎上”的道理。我这些话,可能有些理想主义,但人生奋斗一辈子或者折腾一辈子,最后可以皈依的道理并不复杂。

第三、从头做起、再创新业
不论是曹宝麟陪你把官司打到底,还是社会舆论引起高层注意,彻底查清贿选情节,或者你真去自首,其结果,你都不可能再在中国书法界高层继续混下去。因为书法艺术,是高雅艺术,在今天已经成为显学,成为国家文化的门面。一个涉及贿选者,即使因各种原因未能坐实,再让其身居高位,则对这艺术的门面作用有碍了。即使你什么处分也没得,继续硬着头皮混,光是解释此事的种种就够消磨你的晚年了。即使有些哥们弟兄来表示同情,一个真正有血气的人也受不了那种味道。你怎么办?你当过兵,还开过矿,这都是吃苦受累,汗滴土上摔八瓣的营生。既然是一条汉子,就不论走到哪一步都要挺得住。既不要孤注一掷,加害于人,也不要自暴自弃,轻生自戕。有一个最现成的例子,就是云南红塔集团的褚时健,他为红塔集团立下筚路蓝缕之功,但其落马也不能说是冤枉。可贵之处在于落马之后他继续创业,居然又成就斐然,并且得到真正的社会尊重。你的经历和血气,应该不是等吃待拿之辈。其实,一个人再有钱,也只能一日三餐;一天喝三斤茅台,你试一试连喝三天?人最宝贵的财富是劳动能力和创造才干。这些,你应该都不缺乏。不妨现在就准备,就履行。以你过去帮助过许多人的义气,亦必有人愿意帮你。比如,就是看在你为马世晓先生逝世后的展览提供过帮助,如果你真的进了监狱,我一定会去送一回牢饭。

多年来,人们对书协在入展、评奖、入会、改选、换届等方面的不公现象,提出过各种中肯的批评,中国书坛的种种黑幕已成为民族文化艺术健康发展的绊脚石。希望这次“曹宝麟VS李士杰”事件能让中国书协的领导们痛定思痛,以国家大局为重,拿出刮骨疗毒的勇气来,该请纪委的请纪委,该走司法程序的走司法程序,以积极的态度进行一次灵魂深处的革命,向全国千百万书法工作者交上一份公开、公平、公正的“问心无愧”的答卷。

关联阅读请点击丹青飞狐撰写的《曹宝麟剑指“兰亭奖”挥鞭“煤老板”,名气秒杀苏士澍》一文。

640.webp (7).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