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当代书坛〗 查看主题

汉字艺术家濮列平张强作客松竹草堂:关于现代书法的话题

发布者: 书法在线 | 发布时间: 2017-3-15 16:19| 查看数: 2059| 评论数: 6|帖子模式

濮列平、张强作客松竹草堂
关于现代书法的话题



mmexport1489549169641.jpg



:3月9日上午,著名汉字艺术家濮列平,张强作客松竹草堂,讨论关于汉字艺术走出去的话题,同时讨论到现代书法发展30年里的一些经历,笔者在结束后与濮列平老师,张强老师就现代书法的一些基本常识向二位老师作了请教,原文附后。此次内容经录音整理,未经在座的诸位老师审阅,特此说明。

濮列平:刘老师,一晃时间就过了,但是你的身体还可以。一做事,生活就好,身体就好。

刘正成:我现在觉得一天就像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濮列平:刘老师是对现代书法贡献巨大的人。客观上讲,这三十年经历过来,和刘老师平时见面少,但是感情好。每次跟刘老师通个电话,都觉得很亲切,今天张强来了,刚好聊到98年的世纪书法大展的事情,

张强:两年前,由邵岩兄出面向你约了一篇文章《关于现代书法的记忆》,收录在我主编的《视觉史的思想生成——现代书法30年文献初编》里面。

刘正成:我前天找朱青生,向他介绍剑桥诗歌节的情况,并计划邀请他一起来参与这个事。

濮列平:刘老师,我们也一起嘛,昨天,我们还给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联系,他们也计划在这方面做一些项目,你做的也是汉字艺术嘛,对不对。

刘正成:剑桥诗歌艺术节做了两次,两次都邀请了邵岩,而且这两次,他的作品都被购买了,其它人的作品别人却不买,徐志摩的孙子还专门买了他一件。诗歌节在国王学院有一间很大的办公室,他们有很多作品,他们就把邵岩的作品挂在那里,他们问我,邵岩的作品好不好,我说,当然好啦。所以我这次和朱青生教授探讨了一下中国艺术走出去的问题。

濮列平:你现在和牛津和剑桥都对接上了?

刘正成:剑桥是主动找我的。这个剑桥诗歌艺术节基本上是我策划和组织起来的,政府要在剑桥大学开设孔子学院,剑桥大学拒绝了,而他们却找我,他们认为我不是政府宣传,其实我做的和国家做的也差不多,人家既然信任我,我就尽力去做。英国方面对参加活动的书法家可能不太熟悉,但是两次的诗人是有影响力的。像北岛、杨炼、舒婷、欧阳江河等,这些人在西方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现在不仅剑桥找我,爱尔兰也在专门找我,让我帮他们搞一个中外诗歌艺术节,后来我跟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马啸鸿教授聚会时谈到这个事,他说,要做,要做,一定要做,哈哈,原来他是北爱尔兰人,所以,他就说爱尔兰如何如何好,做这个事有多么重大的意义,他非常支持,所以我专门与那个人见面,那个人代表国家旅游局和文化部与我谈这个事。我突然看到都柏林这个城市很漂亮,我想跟吉地马迦商量一下诗歌的问题。

濮列平:你把诗歌和中国汉字的书写结合起来,是一个不错的创意。

刘正成:我也支持这些诗人当书法家,他们写的也不错。因为他们对中国书法的了解和进入说不定现代书法是一个入口,他们看得懂,

濮列平:张强在2002年在大英博物馆做了一次现场活动,英国人很感兴趣。

刘正成:大英博物馆和大英图书馆我都比较熟悉。

濮列平:以前,我们做了很多零零星星的推广,现在想系统的做国际推广,资金来源一个是来自民间,还有一个是国家文创的资金,已经跟我们谈了两轮,准备给我们做一些支持,因为有这个计划,客观的讲,中国会成为全世界的领头羊,文化首先要出去,我们中国只有汉字书写和书墨,如果可能的话,可以与英国方面进行深入的对接。

张强:刘老师,我们现在有几个资方面的支持,一个是国家艺术基金,可能有300-500万,另外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底下有个美学基金,拿下来数额也比较可观,所以我们想的是,先在资金方面有个保障,把汉字艺术向国外推出,才能够作的更加扎实。现在也在联系伦敦泰特美术馆,他们要两到三年的才能有档期。

刘正成:艾未未和徐冰在西方受到追捧,书法方面就是王冬龄比较被认可。

濮列平:下一步,我们做一个系统的国际推广。政府对这个版块还是很赞同,因为汉字的书写,汉字的水墨实际是我们跟世界文化贡献的骨干力量,以前是个体化推广,下一步,我们想系统化推广,大英博物馆在2002年收藏了一部份现代汉字艺术作品,大概有十个人。

刘正成:苏立文介绍我还专门和大英博物馆理事会主席GrahamGreene见过面,跟我谈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也是这个人出钱把你们的作品收购,然后捐赠给大英博物馆的,这个人是个中国通。

濮列平:他对中国文化很热爱。他还很有思想,他说中国在书法上面的变革说明中国这个民族很厉害。真正和书法,西方也有,阿拉伯国家也有,书法成为完整的艺术,只有中国才有。我觉得欧州人把欧洲文化推动出来,是从哲学和艺术理论,史学全方位、体系化的建立基础之上,我们现在做的工作也是这个,比如刘老师主编的《中国书法全集》也是一样,把传统的书法的大板块整理出来,实际上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工作,我还建议你编一本《现代书法》。

刘正成:我以前想把当代编进去,后来我们讨论了很多矛盾,有一回王镛还专门和我讨论了,所以我们准备这样,就是当代活着的人不编,过一段时间,在100卷之后,可能作为续编。这是以后的事情。

关于现代书法,1985年,正是85新潮的时候,崔健唱《一无所有》的时候,美术馆的85新潮展,后来的98年的现代书法探索展没有做下去,有点遗憾,也怪我的事情太多,沟通不够,当时如果把人搞清楚以后,我们有办法控制就不怕了,那个时候上面很关注这个事情,如果闹点负面的事情就不好了,我就怕他要拿墨水去泼这些作品,我借了很多像沙孟海、林散之这些作品,还有去博物馆借的作品要是被泼了,那就不麻烦了嘛。

张强:这就是搞破坏。他是用这个事件让你害怕。当时刘老师还是争取了,把这个展览放在了王府井的中央美院美术馆展出。这种个人的阴暗,对历史的危害还是蛮大的。

刘正成:那次如果顺利,现代书法的影响就大了。

濮列平:我把这件事完整的记录了下来。下来我们还可以做很多事,我们都是几十年都在做这个事。我经常和学生说,人的一生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他不知道他哪天会死去。第二,他不知道他在死的时候做了多少事,他就在那个点就死了。现在一般的老百姓的概念是做到六十岁退休,我现在成都一帮朋友都退了,当企业家的都把厂卖了,经常跟我说,你赶紧回来,一起喝茶。我又不好说,我还要干,我要干到死为止。

我还是比较欣赏西方人的工作方法,他们真不知道他们哪天会死,郑逸梅,杨守年办了一个《读书人》报,80年代后期我是他的美术版的主编,每周郑逸梅给我们写一篇豆腐块文章,结果有一期没有来文章,第2周还没来,我就跟他女儿打电话说,你爸爸的文章怎么还没寄过来呢,结果,她跟我说,就是跟你们《读书人》报写文章,结果那天晚上趴在书案上走了,标题都出来了。你说幸不幸福,很高的境界了,我们能够做到没有痛苦,趴在那里就走了。成都的孙海泉老师也是这样,正在刻印章,叫夫人拿个玉米过来,夫人从厨房拿个玉米过来,他已经死了。所以我们这代人,能够做到哪一天不晓得,突然就没有了,这就是幸福。

刘正成:我接触了好几个高寿的老人,第一个是季羡林,季羡林说他的大多数成就都在在80岁以后,80岁以前都在忙杂务,当北大校长忙得一塌糊涂,当右派,他说他主要的著作是80以后写的。第二个是苏立文,苏立文96岁去世,他是偶然去世。我在他去世前20天见着他,他说他要活一百岁,94岁时,我介绍刘尚勇去找他,他居然自己开车去路口接刘尚勇,95岁的时候,我去见他,我说我要坐他的车,还要拍张照片,94.95岁的老头自己开车,在中国没有这个想法,我就是拿着这个照片跟家里的人说,给我办个驾驶证,比我大的都还在开车,我为什么不能呢,他们同意给我补办了驾驶证,我就可以开车,我是亲自看到苏立文把宝马倒进车库。

还有一个是饶宗颐,我认识他的时候他80多岁,在香港办展览的时候,他来剪彩,他说了两件事情,他说,他如果有时间,也要把字写好,另外,就是很少有人跟他谈书法,自从那次展览多年以后,他也不断办展览,字越写越好,画也越来越好,我97年去看他的时候,他说在香港没人跟我谈书法,能够对话的很少,一直到现在105岁。

濮列平:刘老师,时机来了,趋势也在这里,你看美国文化走不动了,欧洲文化很辉煌这是肯定的,中国文化也很辉煌,但是这个国家形势发展,现阶段才开始具有真正本源文化创新系统向整个世界做推介,我们想和刘老师汇报关于汉字艺术的问题,因为
汉字就是宣传和平,汉字与天地人和谐相处的文化,可持续发展的理论念,我们要把这种理念推向全世界,今天来拜访刘老师,听刘老师一说,我们就有信心了,生命不息,工作不止。


最新评论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17-3-15 16:25:41
认字不是主要目的现代书法艺术也不是以认字作为目的
传统书法也不是



侯勇:提到现代书法,我比较熟悉的邵岩老师,最近几年,邵岩老师做了很多探索,比如射墨,水枪墨弹,我想请问一下濮老师,你的观点是什么?

濮列平:我同意现代书法一定要以汉字为基础,用汉字来表现,当然,在书写的过程当中,有些变化,致使大家不认识其中写的是什么,这也是正常的,但是你还是从汉字出发的,这是从现代书法的角度应该坚守这个概念,没有问题。

我前年出了一本画册就是以鸟虫篆写出来的,但是写完了你也不一定能认识,但每一个字都是真实书写出来的,只加了一点水彩。这个还是属于汉字书写系统,因为它是真实的用汉字书写出来的,在书写过程当中,你可能觉得加一笔少一笔都可以,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是创作艺术,不是在写字,传统的书法欣赏一来来就认字,但是我们不是用文字来语言信息的交流,是通过汉字传递一种视觉的审美信息。从汉字出发的,要不要扩大书写概念,又涉及到一个学术问题,如果确实也在书写汉字,如果从当代艺术这个概念做延伸和展开,他和汉字确实发生了关系,你把它视为现代书法也是可以的,关键就是他是怎么弄出来的,他和哪些符号发生关系,可能从学理上来考虑,大家会提出置疑。

侯勇:既然是汉字书法,那为什么有点现代书法又不可识读?他究竟要体现怎样的一种概念,能不能从现代书法的发展变化的角度谈一谈。

濮列平:现代书法就是与现代的视觉审美有关的书法。简单的说,这个好理解。我先说一个概念,现代书法是从日本产生的,中国把这个概念移植过来在中国做。它是从传统书法出发,来创造具有现代视觉特点的关于汉字的书写形式。所以现代书法大概在前期从视觉概念上就分出了两个概念:可认读的字和不可认读的书法,又是两个部分。张强教授的创作也算现代书法,他在书写过程当中有另一个主体的介入,就把他的书写本身,在客观上增加了一个破坏,你要说他们是共同创作也可以,说成破坏也可以,把他的原始的书写破坏掉了,形成了一个新的形式,这是张教授的艺术。还有一类,是创作者在自己的创作过程当中,自己对笔画进行的加减,而出现了不可识读的现代书法。日本的少字书法基本上都可以认读,我们早其的现代书法也是这样的,都能认字,所以第一批的现代书法家,像古干,王学仲,张仃的作品都能认读。发展到后期,像张强教授,包括我,包括魏立刚,邵岩,邵岩的字是能认的,他最初写的一批现代书法。我们有两部分作品在创造,一部分是可识读的,一部分是不可识读的,所以现代书法就出现了这两个方面,现代书法在发展的过程当中,也受到了西方艺术的影响,包括最近张强教授谈到的,受书法影响的西方的抽象表现主义,他又回过头来影响我们,我们也接受他的一些影响来创作,所以从现代书法的这个概念,就是从传统书法基础上产生的,对汉字书写的具有现代视觉审美效果的一种艺术形式,这样讲,应该老百姓都能听的懂。

侯勇:能不能这样说,现代书法借用汉字来表现视觉和造型的变化。

濮列平:不是借用汉字,是对汉字的另一种书法。

侯勇:跟我们汉字的本土文化就没有关系了。

濮列平:有关系,怎么能没有关系呢,汉字就是本土文化。传统书法也是在表现汉字,也是美好的表现汉字。传统书法也是在写汉字,都是美好的表现。

侯勇:借助文字来诉说内容,应该有一个载体。

濮列平:草书,传统书法能够称之为纯艺术系统是得益于草书,草书不是我们俩之间要通过信息交流,他没有这种语言交流的实用价值,他还是为了审美来创造的艺术,他也是对汉字的表现,用书写的方式去表现汉字。现代书法同样是用书写的方式去表现汉字。他产生的是我们今天称之为现代审美视觉的效果。草书在当时也是现代审美视觉,到今天发展了一千多年,变成了传统的。

张强:书法进入中国以后,有两个纬度,一个纬度就是汉字结构,汉字结构解决了什么问题呢,塑造美,就是结构美。又发展出另外一套系统,就是书写系统。西方有以前的文字构成的基本要素,像埃及的文字,他有结构美,也有造型美,也有表达美,但是他没有书写美。阿拉伯的文字他有书写的可能性,书写的特点,但是没有书写的美学系统,没有建立美学系统,为什么呢,因为他的画笔是硬笔,他有限制性。所以书写的系统和道教就联系起来了,道教的道符,还有通灵的书写,还有韵律化的书写,南朝的书写里面的云中之书、丹砂之书、无形之书、无字之书,所以这个系统实际上早就把中国的书写系统给放大了。

我们今天对书写的狭隘理解来自于什么呢?来自于清代的传统经验,清代就是金石学的出现,让书法寻找一种历史的意味,于是对书写这个层面就受到抑制。所以到了郑板桥、金农那里,算是到了极端,书写的偏离。但是你其实想一下,明代的大草,王铎,还有傅山的缠绕的感觉,已经丧失掉作为文字认读的功能了,其实是从宋代开始,从尚意开始,把书写独立的审美意味拿出来了,书写你可以看到,黄庭坚和苏坡,倒挂死蛇,其实已经把那个意象之美,独立的关照了。

我们讲的现代书法是什么呢,第一,除了在传统书法的系统里面,进一步把他极端化,第二,要面对当代世界艺术潮流和世界艺术思想,所以我们今天的思考必须是在人类共同经验之下,这种思考你才有效,要不然你还是在书法内部的一种变化,无法影响这个世界。

侯勇:在现代书法的概念上,现代书法的视觉艺颠覆了可认读的的传统审美心理?

张强:以前所谓的颠覆的是语音中心主义,现代书法颠覆的是认读中心主义。首先我们认为书法必须要汉字结构要认识,但实际上这个颠覆。


濮列平:他这句话很重要,颠覆认读中心主义。


侯勇:如果不认读就把他看成一个画面,一个视觉。


濮列平:一认读就坏了。


张强:认读就变成了传统的本质主义了,所以我们从这个层面上来讲,必须要在当代国际的学术的观点上去思考问题,才能切入到西方的阵营。   

侯勇:现在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说现代书法是模糊他的可读性,增强他的视觉性的话,那和传统书法就走向两个极端了?

张强:我们很容易担心,现在大多数人的思考还是书法本质主义,他担心如果变成抽象艺术,书法不就没了吗,这个担心的不必要,第一,从书写作为一个中心延展出去的,如果没有这个汉字结构,比如说我在女性的身上书写的时候,我写的还是汉字,她一移动,汉字破碎了,这是第一,逻辑点是出发在书写里面。西方人为什么想不出这个线路来呢,因为他没有这个逻辑起点。双面书法也是这样,双面书法就是写的草书,我把草书的一个笔划,虽然没有文字了,但是草书有没有文字,我们首先这样问。草书你到了一个局部,你看到的时候,王铎的一个局部,你看怎么是文字呢。

侯勇:但他有一个规范的写法为前提。


张强:就是缠绕的线条。


侯勇:这个线条怎么走,这是有标准的,以前是有规矩的,有草法的,草法基础的。


张强:没错,是有草法,是有一个基本的东西,但是这个东西是怎么来的呢?是由于放纵书写以后,规约出来的,第一个书写者,他也是没有方法的,就像我们现在的方法论和古代的方法论最大的差异是什么呢,古代的方法论是一个集体遵守的原则,就像你刚才讲的草法。
侯勇:而且草法到什么地方该提该暗该转,这都是有要求。所以从这个方面来看,现代书法在是个人创造没有条条框框的一种方法论。

张强:要是有这个条条框框的话,就又成了传统的审美了。
   
濮列平:现代书法肯定是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像张教授做的也是现代书法范畴,但是他在书写过程当中,也是受中国文化的框框的约束,但他出现的形态,由于他加入了合作者,形态完全就和我们理解的形态就发生变化了。所以刚才你提到的,包括刘老师说中国书法不是抽象的艺术,应该是个具像艺术,抽象艺术和具像艺术,这个概念,首先大家对这个概念有一个认识,包括文化内涵本身的认识和观察者视觉本身的认识,在西方人的眼睛里面,像草书,肯定就是抽象艺术,因为和自然的物象没法对接,你说草书写出来以后,你在自然界里面有具体的物象和他对接吗,没有吧。不需要认识,他需要的是这个草书看到以后,你产生的,和他的情绪对接没有,这个草书很美,很好看,认字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书法艺术也不是以认字作为目的,传统书法也不是。

侯勇:比如说我们在自己的认知条件不一致的情况下,我们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作品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濮列平:对,就像听音乐一样的,是这样的。所以你刚才提的这个问题。传统书法的线是写传统书法所必须的,起止转折,结构汉字的可视性,现代书法要求你对传统书法的线有了解,现代书法的线必须要通过内涵形态超越传统书法更多。从意识形态学本身来说,我们现在主张关于线,关于其他基础技能的学习,几乎要从学以致用的角度来说,因为传统书法那么多线,你学完了以后,你都老了,你创作不了。

侯勇:中国传统艺术都这样的,就是让你学到老。

濮列平:那就有问题嘛,你学到老你就不创新了,我们是这样强调的,现代艺术是创作一个画面,要把画面的线都弄的很有质量,但是我就针对我需要的线的技能来展开学习,我不要把传统全部学完了,学完了有的线我一辈子都用不上。

侯勇:那你这这种就好像是说,这样的作品我要能获奖,我就天天临这个,临的以假乱真了,拿去获奖。

濮列平:你说的模仿和原创还是两回事。原创是我要有一种对线的理解,对传统书法没有的,你是不是要创造。创造之初这个线你可能也画的不好,你就还是练习,这种原创的线就会成为未来新的经典和传统。都是这样出现的,如果没有这样的书法的发展过程。因为传统书法的线你也知道,古人基本上穷尽了,你不可能超越,你觉得现在哪个写传统书法的超越了古人了?我没有发现。既然古人已经完成了他们经典体系的建立,我们是不是应该在古人的基础上再往前走。

侯勇:现代书法是一次性的,还是设计过的。


濮列平:有设计也有即兴的,两部分都有。从艺术创作本身来说,设计也是可以的,我要用什么样的线,用什么样的节奏,用什么样的色彩,用什么样的浓淡墨,用什么样的纸,结构怎么弄,都是可以设计的。

侯勇:画画有文本,书法也有小样,如果是很大的他也会做小样。


濮列平:也做的。这是一种创作方法,这个创作方法很早就有。西方也是这样做的,这些都不重要,你刚才谈到的现代书法也是很讲究线的,我们更讲究线的自然的和人的心情所相关联的节奏韵律。变是可以,主要是你要变的好,你要变出经典来,什么叫经典,就是在历史上能留下的东西是经典。你留不下,你再变也没有用。我希望你给大家输送一个信息,传统书法和现代书法都讲究线的质量和内涵,现代书法是在传统书法的基础上,做了线的扩展,他必须要有更多更丰富的线的语言的表演,才可以完成。仅仅用传统书法的线,你是无法完成线的书法创作的,还不够。

侯勇:对,现代书法也好,书法也好,应该有一个内在的联系,不应该把它割裂开来。

张强:我觉得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全球化的社会的形态下,传统书法和现代书法是相通的,我觉得很多时候,比如说一个外国人和一个中国人,同样的去看一个传统书法的话,我觉得外国人会更加纯粹,因为他心里没有障碍,但是我们中国人有时候去看书法,有一个问题,他会去认字,他会去识别这个字,实际上我觉得,从他的书法的形态上来说,书法如果是说,它其实又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话,它的功能不仅仅是一个识字的阶段,而是说他应该有更广泛的,像一个艺术的形态,心灵沟通的联系。所以我觉得有时候看书法也是存在是想去看这些字写的是什么,但实际上作为一个艺术的门类来说,或者是作为它走向世界的一个门类来看,我们其实并不讲究识字的功能,可能更多的注意他形态上的东西。

侯勇:谢谢二位老师。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17-3-15 16:27:06
汉字艺术家濮列平张强作客松竹草堂
mmexport1489549178412.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17-3-15 16:27:37
汉字艺术家濮列平张强作客松竹草堂
mmexport1489549249768.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17-3-15 16:28:15

汉字艺术家濮列平张强作客松竹草堂

mmexport1489549214240.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17-3-15 16:29:02


汉字艺术家濮列平张强作客松竹草堂
mmexport1489549236367.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17-3-15 16:29:27


汉字艺术家濮列平张强作客松竹草堂
mmexport1489549257786.jpg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