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当代书坛〗 查看主题

玩法有别 理趣无二——从“三栖”说到“跨界”

发布者: 书法在线 | 发布时间: 2017-3-7 16:24| 查看数: 1712|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玩法有别 理趣无二

——从“三栖”说到“跨界”



于明诠




Screenshot_20170307-162129_副本.jpg


前些日子承蒙朋友邀约,有幸参加了一次“三栖”主题的小型作品展。所谓“三栖”者,盖指书法而外再涂抹几笔水墨、挖弄几方印章。没做什么深究,凭印象好像这个“三栖”的说法来自那些港台演艺界,某某艺人本来唱歌,后来又演电影电视,再后来又做导演或其他娱乐角色了,大家赞赏其多才多艺,便说他“两栖”“三栖”甚至“多栖”什么的,总之是个表扬人的褒义词。其实古代远的不说,即使从宋代苏东坡、米芾以来,写字画画基本不分开,元代之后印章艺术受到文人、书画家们的青睐关注,也加入进来,书画印便渐渐成为一门综合的文人艺术。一流的书法家、画家,往往兼通书画,写字之余撇几笔兰草竹叶,或者点几朵梅花,笔墨味道不至于太差;画家平日里临帖写字练练笔力, 也是不足为奇的日课,在画面上题写长长短短的记跋语句自然不在话下,还可写写对联条幅扇面斗方酬答友朋。篆刻家呢,一般都有书画功夫做底子,一流的书画家们也都喜欢亲自动手刻刻印章,或姓名斋馆,或鉴藏闲印,人们常常不经意间看到或不多作的书家画、画家字、书画家印章,忍不住啧啧称赞,说画名印名被书名所掩或书名画名被印名所掩云云。其实,这往往恰恰是指其中某一方面仍有所不及,被表扬者这时候要保持一点儿清醒才比较合适,若由此晕乎起来估计会吃亏。若是书画以及篆刻造诣不相上下,人们便不这么看,反而觉得正常了。比如徐渭、八大、金农、郑板桥直至吴昌硕、齐白石等等,人们不愿去费劲比较是哪个名掩哪个名了,因为事实上哪个名都没有被掩。这时候,倒是他们自己喜欢反复地掰扯,称自己什么什么第一、什么什么第二,这里边也许有他们能耐大了多了不免打个诳语英雄欺世的成分,但说到底是人家样样本领过得硬相差不大,否则,瞎白话一通也实在无甚意义。在这个问题上,我倒更愿意这样看:艺术家某一方面阴差阳错过多地被世人关注了,艺术家本人却认为另些方面未能被世人足够关注,强调一下,免得人们不明就里。再者,艺术家本人也确实在未被足够关注的某些方面付出了更多的精力,自己过于偏爱,也恰恰真的是代表了艺术家本人艺术造诣的高度。比如,每每看到齐白石林散之说自己“诗第一”、黄宾虹说自己“书法高于绘画”时,我首先感到的是他们的真诚,仔细读过他们的诗,仔细品味一下他们的书法,最起码不认为他们是胡言乱语哗众取宠。

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比较好玩儿的是,之前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不必说,即使像徐悲鸿油画国画之外书法写得精彩,徐生翁书画俱佳亦能治印,傅抱石绘画美术史论之外书法印章也不俗,李叔同文学话剧音乐书画印章兼擅,蒲华、虚谷、溥心畬、吴湖帆、吕凤子、谢稚柳、李可染、陆俨少、孙其峰书画具精,等等,却也从来没有人称他们“两栖”“三栖”或“多栖”。何以今天同时玩玩书画印或说书画印兼修一下,就“三栖”了呢?

还有比“三栖”更“严重”一些的说法,则称为“跨界”。“三栖”如书画印属于血缘关系较近的, 若是再远一点,比如书画印之外再写点诗文什么的, 大家就由赞赏而称奇而瞠目了,哇,好厉害,跨界了吔!当年王羲之书法之外作文章还炼丹吃药,苏东坡诗词书画之外写散文又做地方行政长官,徐青藤书画之外写戏本并为官府充当幕僚,从无人叹其“跨界”,分明仍在文化“界”里嘛。其实,诗书画印兼修这在古代直至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徐悲鸿、傅抱石们是不稀奇的,既不“多栖”也不“跨界”,自然得很。作为一代书画大家也是杰出艺术教育家的潘天寿尝言:“中国画家不必诗书画三绝,但要诗书画印四通。”这话说得语重心长,是过来人语。诗苏东坡说“诗画本一律”,诗文书画印章又何尝不是“本一律”呢,这其实也是中国传统文人艺术的“传统”二字的应有之义。

想来,这“三栖”“跨界”的说辞当下之所以屡屡被人提起,都是现代教育体系以及现代学科越分越细、叠床架屋闹的。书法与国画虽然都同属于美术学类,但都分别自成学科,一个中国画学,一个书法学,都是二级学科,平起平坐。而诗文则属于文学,与艺术学、美术学分属不同的大“类”,隔得就更远了。好在,篆刻还在书法学里边,虽然有让篆刻独立出来的呼吁,但目前尚未有与书法学平起平坐的篆刻学这样的二级学科。但近年高校的书法队伍日渐扩大,不仅有书法系,也出现了书法学院这样的二级学院。既然是大学的二级学院,下面也只得继续细分下去,要分为某某系某某专业等等,书法与篆刻分成两个专业也顺理成章指日可待了。这就意味着书法、篆刻同修就是“两栖”,书法篆刻之外再涂抹几笔山水花鸟,不仅“三栖”,已然就算“跨界”了。书画印之外,若再写点诗文,弄弄文字,不让人瞠目也难。问题是事物总还要不断发展变化着,对事物的科学认识也自然会不断进步着。就像物质分为分子原子原子核中子介子质子以至无穷一样,学科也必然将越分越细。现在篆刻与书法还勉强裹扯在一起,说不定若干年之后,书法专业再进一步分成隶书专业篆书专业楷书专业草书专业行书专业等等,现在中国书协就是这么划分的专业委员会,已经走在前面了,说起来也是体现了英明的“前瞻性”的。到那时,写楷书的写写隶书,写篆书的写写行书都算是“跨界”了,真到那般地步这书法艺术可咋整?想想就替后人头疼。

在这样的学科语境之下,说某某“几栖”“跨界”,就未必仅仅是赞赏表扬的意思了。学科越分越细的同时,也就是对专业性的突出和强调。看起来是表扬你多才多艺,实际隐含着对你专业态度不到位不严谨的批评与指责。本来你在这边“栖”着,突然跑到人家的领地里去“栖”,无疑“小三儿插足”抢夺人家的饭碗地位;本来大家在一个屋檐下混日月,你非要“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往低里说是梦想多吃多占,往严重里说就是不务正业再加显摆得瑟。过去老中医看病,你把手腕子一伸,老先生望闻问切,几味中药一切搞定,内科外科儿科妇科不必纠结细分。今天若是身体偶有不适,到医院里挂号,没有专门人员引领指导,十有八九找不准科室大夫。内科不管外科的事,神经科也不问五官科的病。医学问题毕竟属于科学问题,西医与中医也自然各有不同,细分下来自有其道理。问题是,艺术终归不是科学,中国传统艺术自古虽然有玄妙神秘的种种说道,但工具材料以及研读参考的资料,都基本没有太多的花样可以翻新,这样越分越细的同时,也就把这些传统艺术的精神灵魂切割凌迟了。人们感叹,书法越来越美术化了,其实这也仅仅是开始,接下来不仅是美术化的问题,而是技术化、图案化、工艺化的问题了。到那地步,传承了几千年的书画印文人艺术就成了关于书画印的一张表皮了,表面看来无甚区别,实际却早已不是,真正的文人书画印艺术成了渐行渐远虚无缥缈的传说,而留下的只是一堆堆热火朝天煞有介事、貌似传说中的书画印文人艺术的“表皮”和“花样”。

以民国为例,若要说真正的“跨界”,最“乱套”的大概是黄宾虹和李叔同。黄宾虹画画写字刻印章就不说了,研究美术史鉴定古玩玉器等等也不说了, 还弄个机器在自家后院里私铸钱币筹备经费参加反清革命,这个“界”若跨出去确实有点萌萌哒,幸好他老人家及时收了手。不然,革命家们抛头颅洒热血夺了天下,见你“跨界”跟过来,一定会说,看把你能的哈,会拿枪吗?李叔同呢,先是话剧、书法、金石、美术、文学、音乐各“界”乱串乱跨,后来一步跨入佛门“悲欣交集”了。这几天大家都在说地球那面川普当总统的事。这个川普太不靠谱了,这个“界”跨得简直让人无语。公务员考试过了吗?什么级别?人家赵本山小品里都知道村长离国家主席起码差着四级呢,问题是你连村长也没当过啊。会开会吗?会握手照相吗?房地产商媒体人,竞选的时候动辄爆个粗口,就这德性入主白宫会见个外宾,起码的立正稍息不懂,让美国这么个大国的脸往哪搁?想到这些,我都替美国人民愁得慌。我觉得,川普不靠谱,美国选民更不靠谱。怎么能投票选这样不靠谱的人“跨界”当总统呢?总统都可以随便什么人想当就能当, 还有什么事儿不能让人随随便便插一腿呢?一点也不讲究个“专业性”。也别说,川普“跨界”当总统,也并非第一个,比如他最崇拜的里根,也是演艺界的干活,当年那总统当得风生水起也还真不算赖。细细想来,谁又是生来就当总统?即使你有这志向,哪个学校哪个专业敢培养你呢?

我想,说书画印“三栖”也好,说诗书画印“四绝”“四通”也罢,正如古人所说,胸中有诗不能尽言,溢而为书为画。本是一家,合属一体,同根生长,“血缘”近得难分彼此,至多只是“四片树叶”或“三个花瓣”的关系。在彼此间串串门,至多是一个游戏玩久了,换换玩法儿呼吸一点新鲜空气而已。正是:玩法有别,理趣无二。什么时候,大家觉得这种玩法、这种兼修方式正常不稀奇了,这书画艺术也许就真正健康健全了。

(本文刊发于《书法》2017年第2期)

最新评论

鸿石 发表于 2018-8-27 08:24:10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