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国内新闻〗 查看主题

误解沙翁

发布者: 水水水水水水 | 发布时间: 2015-12-4 18:36| 查看数: 1975|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误解沙翁
马建伟


沙曼翁先生去世整整四年了。今天下午,我又把收藏的曼翁先生的手迹翻出来看了一会儿,心有所感,觉得应该写几句话。

一九九八年春天,我替同事买了一张沙曼翁先生的三尺对开隶书作品,是直接用电话向沙先生求的,记得花了两千元。书作寄来时附带了一小条沙先生的手札和一张沙先生书画展的请柬(展览宣传单),我把手札和请柬都从同事手中要了过来,手札为洒金宣,长约二十公分、宽十公分,内容为:“润笔已收到,谢谢!拙书附奉,另寄赠拙作欣赏展请柬一份,留为记念。勿勿不尽一 一。XX先生。曼翁顿首。九八、三、十四”白文印一枚“老曼得意”。当时我就注意到了“勿勿”两个字,心里说一定是老人家年纪大疏忽了,一时的笔误,忘了给这两个字“挎刀”。我把这件手札装裱以后,我们当地的许多书家都看到了,有人面露鄙夷之色:“这么大的书家连“匆”字都不会写。”

曼翁先生去世后,我在网上看到了几则他的论书语录,其中强调要读书。我好奇,沙先生平时读什么呢?后学对先辈都有仰之弥高、见贤思齐的心理,孙犁先生就曾经按照鲁迅先生的书帐去添置图书。但我左搜右找没有发现沙先生的藏书书目,但沙先生的充满书卷气的书作告诉我,他老人家书没少读。

今年九月我读了《郑板桥集》后,有所发现,才知道,我误解了老人家。“勿勿”两个字没有写错,这个写法是完全正确的。

现在做一回文抄公,抄录郑板桥《枝上村答姜七》全文如下:“辱问,今人书札结尾,每写不宣,不备,不具,不一等字样,是否有据?按此非今人杜撰,确有来历。昔王右军所书帖,多于后结写不具,犹言不备也,有时竟写不备。其’不具‘二字,草书似’不一 一‘。蔡君谟帖尾则竟写不一 一,亦不失理。今人书札后每写不具、不一等字,其原或始于右军也。又右军帖语有顿乏勿勿。《颜氏家训》云:’书翰多称勿勿,相承如此,莫知其原,或有妄言忽忽之残缺耳。‘其说亦不甚通。勿,当音读物,禁止之辞。又州里所建之旗,亦曰勿,建旗盖以聚民,其事贵速,故凡急遽者率称勿勿。今流俗妄于勿字中斜加一点,音读为聪,弥失真矣。这个勿字,定是学究杜撰出来,乱真害人,有误后学。不可不辨。《祭义》:’勿勿其欲,飨之也。‘注:’勿勿,犹勉勉也,悫爱之貌。‘杜牧诗:’浮生长勿勿‘,是知勿勿出于《祭义》,未尝无据,不特称于书翰,唐人诗中亦用之也。总之,古人在前,今人在后,今人后生数百年,自有今日之文字使用,不必事事去效学古人。若以仿古为能,与人书札,尽写了石鼓文字,人将瞠目不识,必骇我以为发痴也。”

此信好懂,读者诸公一看便知。

沙先生一定读过郑板桥的书,而且他老人家读书一定是以古籍为主。我们自己不学,以为前人也不学,以己之浅识度他人之渊深,什么时候都是不行的。

                                      2015、12、4


最新评论

水水水水水水 发表于 2015-12-8 21:26:58
本帖最后由 水水水水水水 于 2015-12-8 21:29 编辑

未曾面世的卫俊秀先生的两封信
            
                                                                       马建伟


      我手里保存有卫俊秀先生的两封信(复印件)。
    每次见到这两封信都很感慨,这么好的人在世时我却没有机会亲接謦欬面聆教诲,真是一件遗憾的事!
     一九九八年的春天,我的同事托我购买名家书法,我帮他买了四十家,其中就有卫俊秀先生。如果没记错的话,是卫先生接的电话,讲定一千五百元写一张四尺条幅,我马上就把钱如数寄去了。不到十天,作品寄来了,打开一看,不是一件,是两件。老人家多给了一张。当时我很感动,对朋友说:“卫先生真大方,我们花一千五百元,他却寄来两件作品,够意思!你好好留着吧!”
    让人感动的事还在后面——没过三天又先后接到了卫先生的两封亲笔信。原文如下:“刘xx先生:您好!前次电话中没有听清楚您的大名,收到千元后,保姆连汇款单一齐交给校邮所,并已知交给邮局,无法回信。当即写信寄锦州市检察院办公室,请查回信。今日才从小儿卫健处知道了详细地址,安心了。先急写这封信。字早写好,两个条幅。明日挂号寄出。请放心!迟了几天,真抱歉,请谅!匆祝,公安!卫俊秀,四月二十。”旁边又注:“不知名字写错没有,取字包时请注意!免得往返,又费时日。”第二封信:“刘xx先生,另发一信,想(已)收到。大名大约写错了,信寄贵院办公室请查。现寄去条幅大二条。内容:1大幅毛主席诗句(我欲因之梦寥廓——);2小幅(金石不随波)。我的姓名您知道。大约可以收(到)。如果取不到,请速一信,写明地址、姓名。千万!我已九十(岁)人,有时糊涂,请谅!卫俊秀,九八年四月二十一日。”
    现在这两件书法作品还在朋友的手中保藏着,真是弥足珍贵!这两封信的原件,我当时没好意思张口要,只复印一遍留底。十五年来,有时翻出来看看,看一次灵魂深处就闹一次革命——“做人要做这样的人!”这才是真的书法家!大写的人!现在书法界年轻的年老的都算上,还有这样的人吗!
    上个月我到西安走了数家字画店,打听谁的字最值钱(我一直以为卫先生的作品在山西陕西都值大价钱),得到的回答的:“钟明善、贾平凹。”“卫俊秀呢?”“比不上这两个,卖不上价。”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下午

九斤老太 发表于 2015-12-10 12:09:20
弥足珍贵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