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琴岛大布衣

琴岛大布衣与黄虫瞎扯——口水官司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9 22: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琴岛大布衣 于 2015-5-19 23:19 编辑

琴岛大布衣回复@黄虫:附录:黄虫在另帖中曾经回复琴岛大布衣说:【逻辑自然不是万能的,你有时间多讲讲吧,我很想知道】

今日以“口水官司”的形式或许可能表述了形式逻辑的局限性吗?不知能否“清理”黄虫的“精神雾霾”问题(O_O)?

黄虫回复琴岛大布衣:哈哈哈哈。。。。。你至少不骂人,挺好的,谢谢,我继续学习,你继续批

琴岛大布衣回复@黄虫:有理说理,无理骂人。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句是意大利诗人但丁的代表作长诗《神曲》中的名言。他当时极力冲破中世纪神权的束缚,在他的书中有极为形象的描述,竟然将教皇都打进了地狱,经受最残忍的酷刑,这是与当时那个时代是背道而驰的,为当时的人所不能理解与支持的,所以有这番言论。不过现在对我们而言,随着地球村把我们的距离拉得越来越小,完全地不顾他人似乎早已行不通,有机会有门路的最好多问问别人,大千世界毕竟我们知道的还很有限,是吧!

黄虫回复琴岛大布衣:当然,谁要以唯一自居,真理自居,那真是愚蠢。

转自:艺术国际博客
 楼主| 发表于 2015-5-19 22:2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琴岛大布衣 于 2015-5-19 22:34 编辑

附黄虫文章:和黎克佑老师谈中西哲学

发表:2015-05-14 11:04阅读:349

黄虫:我们的教材总是嘲笑西方漫长的黑暗中世纪,这确实值得嘲笑,这段时间西方竟然没有一个哲学家。。。。。?从公元前三百年出现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三位哲学家,到15世纪才相继出现蒙田和培根。中间的这段时间就是欧洲黑暗的中世纪,我们也没有哲学家,是不是一直都在“黑暗的中世纪”
如果五岁的培根被扼杀,不仅仅是少了一个哲学家,是少了一个允许国民议论政治的统治者,也一定会少一个大英帝国。宽松的政治环境才会允许培根对传统观念产生怀疑,开始思考社会和人生,蒙田还是要逊色一些的,蒙田只能对人的自我约束人与人之间关系做了思考,并没有更多涉及社会问题,那个时候还黑暗嘛。。。可以理解。不过不涉及社会政治的哲学,对人性解放,社会发展没有多大意义,一个国家不许国民谈论政治,发表自己的见解,怎么会有关于社会政治的哲学,没有这样的哲学又怎么国富民强啊

  黎克佑:中华民族真正要启蒙,就要先学西方哲学,因为西方哲学的一切问题,都是围绕人的存在意义及其时代变化而思考追问的,并在不断否定中进步地演变,出世了一代代伟大的人性关怀的思想家,而中国的所谓哲学,是文化人是为了得到权贵的重用而以维护江山稳定而思想,而且皇帝根本就不达理他们,死皮赖脸硬塞给权贵们,常常因纠缠扫了皇帝作乐的兴致,被太监打出门外,但文人们还是不死心,又呆在综南山的茅芦里,一边想治民的绝招,一边作点PT辩论会还朗诵点诗歌写一写书法,还养酒徒让他们伪装成神人在权力的每个角落大力狂吹某某文人如何了得,以引诱皇帝上勾重视他们的思想。实在不得志,就向宗教领袖进军,或者向惮道领地进军,思想总是在入世出世的范畴内打转,致于儒高一尺道高一丈,那都是学派间争风吃处的玄机和揽国家项目的战略口号而已。

黄虫:是呀,我们已经用不着一点点的去发现真理,我们在科学方面已经向西方学习了很多,可是哲学却没有跟进,就像牵一只老虎回来,却没有把怎样训练老虎的经验(哲学)学回来,还用以前养猪的经验(儒家)养老虎,结局不用想象,就是现在,这样,国民素质没有跟上,到处都是汽车,国家的制约机构没有跟上就到处都是工厂,雾霾满天,到处车祸是必然的,很多屁民都说,英国工业革命也造成雾霾,他们都能治理好,相信中国也能治理好雾霾,可是英国在工业革命之前两三百年,就已经开始文艺复兴,哲学复苏。。。奠定了国家和国民的哲学思维基础,所以才能在短时间内治理雾霾,我们有着学吗,我们连自己都不学习不想改善不想进步,哪里来的信心相信很快会好起来

黎克佑:再谈孔子与权力的新问题。
前面谈了孔子思想必然成为和平年代帝王式统治的人治工具,所以在毛朝代,新问题就出来了,这就是雷锋政治工具的人治现象。而且,当今中国举国上下,雷锋符号还同孔子符号和孔子符号的阴子于丹符号等符号打包运用,狂热地用于人治工程的教化激情之中。
那么,毛时代为什么要出现雷锋人治现象呢?我认为这与毛进京坐江山前后的体制必然性有关吧,这也是毛内心自相予盾又脾气犟,不服气自已也会掉入孔子人治方法论的陷阱中的纠结现象,而重建时代人治新符号,取而代之孔子的动机所在吧。
毛对中国历代帝王在对待孔子的态度的历史了如指掌,打江山必打孔子坐江山必塑孔子,这是中国封建专制体制推翻再建必然道路。
另一方面,毛又深知世界文明进步的伟大与刺激,为此毛高举打孔大旗,企图为重建一个新民主主义新中国浴血奋战,那么当重建这一天到来时,才知道自己和兄弟伙的重建意识是虚妄无力的,重建难不重建也难,驾着一个巨大的封建帝王遗下的破船,前进无能靠近先进社会,后退不愿重蹈封建历史命运,然而几千年来中国大国地位的野心不灭与不重人权,不切实际号大喜功,争强好胜的历史阴魂不散,一种不服气的新中国大国建设运动,在举国上下展了,谁阻碍就灭谁,人定胜天,只要是为人民服务,没有什么梦想不能实现。
在这种激情下,资本主义和孔老二都不是毛的社会精神符号,那就自塑一种符号,于是雷锋符号出世了,这样一来,就以为避免了孔孑符号的体制性悖论的心病。然而,历史并不作假,体制性的本质真相,依然逃不出孔子的人治怪圈,这是体制性的必然表现。

   黄虫:我一批评儒家就有人说:你没读过孔子的书,没资格批评,顿时我就傻瓜了,我确实没读过。现在,我不批评孔子了,我确实不了解不想读,但是我可以否定他对我们的发展有积极的意义。这个就像我买大米,你硬要我买大麻,我说大麻不好,你马上就说你没研究过没吃过,怎么能说它不好呢?它有很高的医药价值。这个还用得着我去吃吗,你看看那些吃大麻的啥样子不就知道了,我没有傻到认为大麻可以当饭吃,我不批孔子了,我就说孔子这东西不适合我行不。你若硬要塞给我,不是你奸,就是你蠢。。。。。

转自:艺术国际博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