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当代书坛〗 查看主题

郁钧剑委员放的这一炮让人嗔目结舌

发布者: 九斤老太 | 发布时间: 2015-3-11 04:27| 查看数: 2636|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郁钧剑委员放的这一炮让人嗔目结舌


     郁钧剑在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会上的发言,等于歇斯底里的放了一炮,由此在书法圈里引起轩然大波。因为他的话题直指中国书法及书法界。这次郁委员的这一炮拉风过头,招致许多檄文声讨。

     原以为郁钧剑仅是一个唱歌的人,看看他的履历,原来他是:

     第九、十、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七、八、九届全国青联常委,第八、九届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中国爱国拥军促进会副会长,是中华海外联谊会、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国人权研究会、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总政歌舞团一级演员、中国文联演艺中心主任,中国表演艺术家书画协会会长。多次立功受奖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如此之多的头衔和光环,别说你记得住,就是数也得数半天。鄙人孤陋寡闻,不明世事,弄不明白郁钧剑头上这些琳琅满目的顶戴花翎是干什么的?但多少看出一点,郁钧剑似乎是一个有政治、有思想、有文化、甚至是无所不能的全才人物。可谓功成名就啊!

再看看他自己的称述:

     1、“我学写毛笔字是从四五岁时被父母‘强迫’写描红本开始的,先从临颜柳开始,后临二王。上中学后,我跟随班主任学习过隶书。少年时在桂林,桂林还有大量的摩崖石刻没被铲除,我便前去临摹米芾和沈尹默的碑刻。来到北京总政歌舞团之后,我只要一有空闲都会在宿舍的水房里,用毛笔蘸着自来水在水泥墙上习字,从此‘悬腕’的功夫提高得很快。”

     2、“我于上世纪80年代末相识沈鹏先生,一见如故,从此我的毛笔字走上了正轨。我无数次地得到过沈先生的耳提面命,他见我喜欢行书,便要求我多临王铎,多临些魏碑石鼓文等,他还是我上世纪90年代初加入中国书协的介绍人,这一切都是我一生中的荣幸。”

就看他自述,虽然起初父母强迫学习书法到后来“我只要一有空闲都会在宿舍的水房里,用毛笔蘸着自来水在水泥墙上习字,”一直到上门拜沈鹏求学等等。不难看出郁钧剑在书法道路上,由父母强迫到自觉刻苦学习,显示出他对书法的热爱和虔诚。并且早就加入了中书协会员。可谓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如此尤物的郁钧剑,在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会上语出惊人:“把书法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是对汉字的亵渎。”; “为什么书法界有大量的腐败?说实话,我自己都看不起书法界。一些人写的字很破,就成了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成了什么文化协会副会长、副主席,丢死人了,这是对中国文字的亵渎。”;“一些人写字差,却沽名钓誉,让我很看不起。”

     众所周知,艺术是指用形象来反映现实但比现实有典型性的社会意识形态,包括文学、书法、绘画、雕塑、建筑、音乐、舞蹈、戏剧... 等等。写字和书法有着不同的特意,写字是生产、生活、信息、交流等方面的固有手段,其表现必须严谨、准确无误;而书法却富有浓淡虚实的墨色变化,线条粗细的夸张手法,其表现的是情感世界中的视觉审美。如果把写字与书法混同,本身就是无知与亵渎。

     当下反腐风暴席卷各行各业,尤其王包公点名书法界腐败问题,真正的书法人无不欢声称快,期望激清扬浊,还书法一片净地。所以郁钧剑与时俱进,语惊四座:因为书法界腐败,让他看不起书法界;因为有的人写字差,却沽名钓誉,让他看不起;还有一些人字写的破,就成为书协会员、副会长、副主席丢死人了。总之郁钧剑似乎对书法界和某些书法人大为憎恶,但稍加细看,他却从另一角度释放出:曾“得到过沈鹏先生的耳提面命”,又得沈鹏推荐加入中国书协会员的他,今天在书协连个理事都没混上,而那些写一手破字的家伙们有的是理事、副主主席,所以看不起,丢死人。假如他是中国书协的理事或副主席呢?郁钧剑敢说这一连串的“看不起”吗?

     郁钧剑在骂别人写一手破字却任这个副会长,那个副主席的,而他为什么又任“中国表演艺术家书画协会会长”?难当他就名副其实嘛?再说书法界由于有腐败所以他就看不起书法界,那末中央都出现腐败分子“大老虎”,你敢说你也瞧不起中央吗?如今的书法界一片混乱,明争暗斗,硝烟不断,加上不知羞耻的吹牛、忽悠,不择手段的使出浑身伎俩,以博得一官半职,然后堂而皇之来捞银子。如此之理事、副主席、主席不是没有,而且很多。这是现实。其罪魁祸首就是行政体制所致。试想,徐才厚拿两千万卖大区司令,书协主席比副主席的字价高出三四倍,副主席比理事的字价高出两三倍,难道主席、副主席、理事其位置是才学兼备的大师们谦让来的?这个“你懂”。“腐败”不但你憎恨所有人都憎恨。

     郁钧剑委员自以为清高,出淤泥而不染,其实就从他那逻辑不清,概念混淆的大放厥词中可想而知他头顶那么多头衔和光环,令草民不削一顾。

什么“把书法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是对汉字的亵渎”?纯粹是自以为是的谬论,不值得辩驳;什么这个看不起、那个丢死人?纯粹是怨妇骂街,自我臭美。其实质:他就是要告诉世人——书法界冷落了才华横溢的郁某人。

     也许郁钧剑想,借此彰显激进、颠覆书法,岂料正好命中既无文化又无修养而滥竽充数的自己。

最新评论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