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韩玉涛:中国草书法——王铎美学

发布者: 侯勇 | 发布时间: 2014-6-30 14:05| 查看数: 2155|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中国草书法——王铎美学


(未修订)







韩玉涛


各位朋友,这么多人研究王铎,我很高兴,我没什么研究。不过我觉得我们这一代应该留给后人一些东西,王铎年谱和王铎年谱长编不一样,现在不是编王铎年谱的时候,是编王铎年谱长编的时候。司马光在洛阳,他手下当时都是一流的史学家,把材料都罗列出来,然后司马光根据这个判断真伪下论断,所以,后人就说《资治通鉴》最好看的就是考异,把不同的说法都列出来。

我们现在写的王铎书法,比如施先生写过,才20多万字,也可能是交稿太急,20多万字实在不行,我想象中的王铎长编少说得80万字。问题是王铎太复杂,在那么一个天崩地裂的时代,一颗骚动的灵魂很不容易把握,所以我说你这一代要把资料都搜集全了,而至于审美上怎么说,一代又一代的看法。


我讲三个小事说明王铎的年谱不好编,第一个就是王铎与弘光,弘光就是明朝灭亡以后,南京的小皇帝弘光,此人是酒色之徒,但王铎是他的大学士,所以,王铎对弘光看透了,弘光一上台马上大规模搜罗美女。所以,有一天王铎对他说,我凭什么忠于你?你有什么了不起的?王铎这个人一生有一个线索,比如说他中进那一年有三狂人,就包括王铎,这是年轻的时候。到中年的时候,写出了不朽的美学著作叫《文丹》,再往后就是骂弘光了,在老年过去世的时候又写一部书叫叫王觉思(音)先生首批国语读本,这里面的有一个有名的故事,这个故事就是叫杀君论。王铎是一个有头脑、有骨头的人,并不是简单的书匠。

再一个故事就是扬州人瞧不起王铎,扬州人拿王铎开涮,扬州的诗人看不起他,王某林(音)的一本书里写王铎晚饭能吃好几屉馒头,然后晚上写一宿。他是表现了一种对王铎的不理解,扬州画派20多年前的八怪热,什么好听说什么。扬州人为什么不理解王铎?这里头有一个美学思想的差异,扬州人有什么弱点?上海的朱启詹(音)先生的书值得读一读,因为他买了许多八怪做法的真迹,所以他说扬州八怪软,这个软字下笔太重了,什么叫软?就是没气魄,跟王铎不是一回事。像郑板桥,根本不会写草书,他有时候很想努力写草书,但是他写不出来。再比如说王实慎(音),还有杨法(音),杨法(音)写的字不是草篆,不是狂草。扬州这几个代表人物,不会狂草。扬州派敢于写草书、写狂草的就是黄慎(音),你说他是发展也可以,你说他是失落也可以,我看失落更重,因为黄慎(音)他没有发扬传统,一笔一笔堆砌而成,可以说是小孩玩积木,不信你临临就可以了,没有气魄、没有风度。所以,他也不会写狂草。

这么看,扬州派和王铎这一派不一样。这也是一件应该清理的线索,应该把王铎的狂草放在名末清初第一流作家的行列中,就不光是青藤八大。王铎的美学那叫无骨无筋,空前绝后,历史上没有人能和他比。

第三是王铎和竟陵派,竟陵派是明末的一个诗派,再往下就是元中郎的信陵派,他以白书号召天下,但是他写得太随便了,所以又引起下一个流量,竟陵派,竟陵派跟前面的七子派、信陵派都不一样,还写的有他自己的特色,很幽暗、很苦涩、很少见。王铎学的就是这一派,王铎写字动不动就是杜甫五律,说他写了一万首五律,选集就有四千多首。王铎对杜甫非常钟情,但是他写的一多半都是竟陵体,现在国内对竟陵体一笔抹杀,什么都不是。

再有一个就是大才女柳如是,柳如是敢这么选择一个老人,有她的思想基础,她早年写过一篇赋,叫《南洛神赋》,太大胆了,她的异端意味很浓,跟王铎是很相似的。所以,有了王铎、柳如是,你再否定竟陵派(音),那就得小心点了。

我讲这三个小事,就是说王铎太需要研究了,问题就是说你先把长编编好,长编编好了你的年谱来不及写就死了也值得。所以,这是我的一点感想,关于编年谱的问题,我希望能看到年谱能出来。

下面我讲第一个问题,美学史上的一大冤案。这个冤案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认为中国艺术方法是从西方来,现在为什么大家感到陌生?快30年了,不讲艺术方法,当然,更不讲中国的艺术方法,就是意匠,说中国的艺术方法是西方来的,这是一种完全统治的说法,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如果从根上倒,认为中国的老头子就是九方杲,九方杲应该是公元前七世纪的人,就是说这个老头没有真实的姓名,他是九方杲水边的一个老头,秦穆公让伯乐推荐相马的人,他就推荐了九方杲。九方杲说我找到了,在沙丘,品而黄,品就是母的,黄就是黄色,但是拉过来一看是黑颜色的,而且是个公的。就是说九方杲他相马根本不看颜色,这就是异族不求颜色,但是秦穆公代表另一派。九方杲这个思想一直流传永续,九方杲过去以后就是老子,老子67章有三个字,似不肖。

后来到了明朝有一个屠龙(音),屠龙(音)就读懂这句话了,他第一条就叫似不似,就是老子这个思路,后来一直是传下来,就是说九方杲这个学说叫骊黄润(音)。这个说法后来陆基(音)也从这里取得营养,真正的铸成一句话是到元末,同时提出来草书。这些都是讲艺术、都是讲美学的,到了清朝也一直是这样,吴昌硕这个人相当开通,不过他说的所谓八翁,八翁有高论,乱头粗服写离骚,离骚是内容,乱头粗服是形式,这就是中国艺术的方法,这七个字就论定了,动不了了,他还是从公元前七世纪传下来的。

中国的方法怎么能说是从西方来的呢?有一些人也不查查历史,西方的方法早的先不说,近代的方法论歌德和席勒,1830年的时候,席勒和歌德吵架,歌德主张是从客观原则出发,而席勒是从主观的方式出发,后来就演变成了古典诗和浪漫诗这两种方法,席勒不熟悉歌德,写了一篇文章,叫论《素朴的诗和感伤的诗》,素朴的诗就是现实主义,感伤的诗是浪漫主义。这是在18世纪末的德国。

后来歌德自己说,50年来传遍国内外都是从我们这儿出去的。俄国人就把这个抓住了,十月革命以后,他们这些作者就议论,社会主义的艺术是不是跟巴尔扎克、托尔斯泰不一样呢?这引起了很大的争论,从1929—1931年争论得相当厉害,叫英雄的现实主义、浪漫的现实主义,有各种叫法。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争论的文章有四百多篇,说明这规模相当大。

这一场争论留下两个成果,一个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1953年斯大林死了,这一条被否定了。再一条就是留下了艺术方法这个词汇,这个词是苏联人发明的,一说中国的艺术方法是从苏联来的,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苏联是1930年,我们中国是公元前621年,这差到哪去了?所以,现在占统治地位的方法仍然是西来说,对我们自己的九方杲,这些人根本无视,或者说是漠视,而这是一个大案,我一人翻不来。这是讲冤案。

苏联学者研究艺术方法值得参考,比如说什么叫艺术方法?艺术方法是艺术思维的规律。第二条,艺术方法是形象思维的方法。第三条,艺术方法是艺术技巧的总和。这都值得参考,中国人说的一句,说艺术方法就是艺术家观察现实和反映现实的原则和方法,他用的是歌德、席勒的方法。这些我看都太费劲,你们要看原书的话都知道,这个翻译体实在令人恼火。我的看法,艺术方法中国叫意匠,什么叫意匠?就是写的方法,写意的方法,就是草书,这在古人不算秘密。但是现在呢?这些话都不讲,一讲就是西欧的,这不是很大的冤案吗。这是关于这个冤案。

我们现在讲意匠,讲艺术方法有什么意义呢?讲艺术方法,讲意匠有什么用呢?是不是说是科学的?这就是我下面这个问题要讲的。中国的艺术方法第一是九方杲相马法,第二就是草书法,第三就是思与境谐。九方杲相马法也叫似不肖,这就是意匠说的基本的要求。刚才我讲了,中国美学是一根红线。再一个,就是离形隔似(音),再一个不似之似,齐白石、黄宾虹、张大千讲的像与不像,一直传下来的是民族的思维,甚至是民族的痼疾,跟现实主义根本不是一码事。意匠史主要表现写意与写形的斗争,特别是大写与小写的斗争,这是总的创作方法,总的是这么一个要求。   

什么叫离形得似,不似之似,以极似就不似,不似是最高之似,外国人讲内在真实,不是切似。因为艺术这个东西究竟是什么?苦闷的象征,而天才游戏,这才叫艺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出不了天才,那叫什么?这是关于艺术方法。


第二,草书法。草书法就是它从宇宙中抽出根写意的线。

第三部分,王铎这个《文丹》是1985年正成让我写王铎,为什么王铎的书这么了不得?他全讲的是怪异,特别是讲凶险争鸣。王铎的美学简单概括就是敢于胡乱,这个可以说是中国美学辉煌的象征,人类史上最辉煌的异端。这让人想到意大利未来派,否定一切、否定传统。王铎不一样,他有所肯定,肯定真理之学,跟人家不一样。

另外,王铎针对的是什么?首先朱熹,朱熹说字为苏黄米,胡乱写坏。再一个是针对项穆,讲了22种偏,王铎不光是书法问题,他是整个明末清初艺术史,乃至思想史异端,这是一个潮流的。所以,我说王铎很值得研究。

王铎充分表现了中国的意匠美、草书美,美学史总是楷草斗争的历史,有八个高潮,第一个高潮就是庄子说的真画者与假画者的区别。庄子讲到画画有两种人,一种人是真画者,他是真正的猖狂,第二个叫红都门学,第三是献之与羲之,再有就是张旭的美学,再一个就是苏黄米与朱子,再一个是王铎与项穆,再一个是翁方纲与王渔洋、沈德潜、袁牧,再一个是李拔可与盛昱。
   

最新评论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