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传世书画〗 查看主题

汪采白《棕石》立轴

发布者: 寄古轩 | 发布时间: 2013-11-12 16:37| 查看数: 856|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34.5x130,此卷原为郑吾昌家传。

11040213146a981a9c5539defe.jpg
1104021314774a69844ac8b6fe.jpg
110402131422141a09dca02170.jpg

最新评论

寄古轩 发表于 2013-11-12 16:38:45
陈传席:评现代大家与名家·续——汪采白   
【摘要】:正汪采白在20世纪40年代之前,是极负盛名的山水画家。他是新安人,新安画派的开创者弘仁(渐江)是“四僧”之首,又是“新安四大家”之首。汪采白被人称为“新安画派”的殿军。他的山水画在当时是出类拔萃的。汪采白又以人品高尚而著称,富有民族气节。当时很多文人都对他推崇备至。汪采白(1887—1940),本名孔祁,字采伯,亦作采白,号澹庵,别号洗桐居士。他题画时多用“孔祁”和“洗桐居士”二******

寄古轩 发表于 2013-11-12 16:39:36
汪采白被人们称为“新安画派”的殿军。所谓“殿军”原指行军时走在最后的部队,在这里是指某一时期某一领域最后出现的重要人物。汪采白是“新安画派”经过三百年的发展到了近代出现的重要代表人物。其画宗新安画派,兼法宋元,擅青绿山水,落笔沉着,清新秀丽,与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干、潘玉良等画坛宗师相友善。他富有民族气节,以高尚人品而著称,当时很多文人都对他推崇备至。
汪采白(1887—1940),名孔祁,字采伯,号澹庵,45岁时因慕倪瓒,愿再生做倪瓒洗桐树的书童,取号洗桐居士。汪采白为汪宗沂之孙,汪福熙之子。他生于西溪故里,歙县西溪是300年来新安画派的圣地,新安汪氏自南宋以来即族居此地,耕读传家,代有闻人。清代中期学者汪梧凤曾在歙县西溪建造了一座典型徽派风格的“不疏园”,其内丰藏图书,曾吸引当时诸多的名流雅士聚会,汪采白的祖父汪仲伊,在不疏园遗址之北,相邻不疏园之处修筑了一座名为“韬庐”的家园,内有抱冲亭、芙蓉池、梅坪、云起石、嘉雨轩、藕溪楼、延年室等。院内曲径通幽,清雅别致,是汪仲伊老先生的著述之地,许多后来为诸多史学家引为经典的著作,都是从这里一字一句艰辛著成。汪采白五岁时即从黄宾虹书画,当时黄宾虹家居潭渡,与西溪毗邻,黄宾虹13岁考秀才时,与汪采白之父福熙一起“文列高等”,后又成为采白之祖父汪宗沂的学生。因而宾虹、采白间的师生情谊甚为深厚,采白随宾虹习古文、研绘事,前后达10年之久。值得一提的是汪采白和黄宾虹一样后来都收藏最爱古砚、陈墨和旧纸。汪采白尤其钟情于新安画派,对渐江、查士标的作品更是爱不释手,朝夕临摹。黄宾虹尝对他讲“吾乡黄山到处皆可入画”。
汪采白先生首游黄山是在宣统二年(1910年),时年24岁。事隔两年(1912年),先生带着照相机和测绘工具二游黄山,又隔3年(1915年),先生三游黄山。20年后,先生又分别于1935年和1936年两次上黄山。汪采白一生五游黄山,来往于36峰之间,每每作画,黄海峰峦都萦于笔底,一看便知“此境当于黄山中求之”。1936年,先生从他的黄山画中精选了36幅,由上海华东照相平版印刷公司彩印出版,因为有祖父和叔叔的诗集在前,所以他就将自己的书画集定名为《黄海卧游集》。
    《黄海卧游集》是他在书画之路上走向成熟的标志,他在题画诗中多次提到:“吾乡黄山,到处皆可入画,且奇致横生,超越常规,迥非寻常山水所可比拟。能识其趣,画稿可无枯竭之患……”他笔下的黄山,铺色明快,章法完整,与古之黄山画派一脉相承。黄山建设委员会主任许世英在为《黄海卧游集》所作的序中这样写道:“采白之画,落笔沉着而气息清新;布局灵警而意境超远。耿介之性,冲淡之怀,固已见画如见其人。此册写黄山实景一一逼真。余从事黄山开发于兹二载,春秋佳日,不废登临;自从去国,无忘梦寐;展视此作,恍若置身三十六峰云涛雪浪间,闻松声鹤唳,倏然忘其在万里之外也……” 胡适序曰:“近人作山水画,多陈陈相因,其层峦迭峰,不是临摹旧本,即是闭门造山。汪采白先生此册用青绿写他最熟悉的黄山山水,胆大而笔细,有剪裁而无夸张,是中国现代画史上的一种有意义的尝试。”评价高而中肯。1906年,汪采白入郡城崇一学堂,与陶行知、姚文采等同学。1907年考入南京两江师范学堂,主习国画手工科,三年后毕业。毕业后,常常登黄山写生。 1911年即创最早之作《秋江晚照图》,次年又绘《歙县全图》刊民国《歙县志》卷首。后从事美术教育,历任武昌师范大学教师、北京师范学校教师、安徽省立二中校长、中央大学国画系主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国画系教授等职。相继创作《群山过眼图》、《莲花峰图》、《兰竹石榴图》。
汪采白画宗新安派,兼法宋元,擅青绿山水,高古清逸,偶作花鸟虫鱼,形神兼备。1926年6月在北京中央公园(今中山公园)举行画展,并从展品中选21幅印成《采白画存》一册。采白风骨清逸,从不以书画交权贵,却肯以自已的画作作为学生的奖品。1935年8月作传世之品《风柳鸣蝉图》,以寄国事艰危之悲情之情。同年11月,在南京玄武湖举行画展,观者于欣赏之余,兢相定购,《风柳鸣蝉图》当即为法国大使所预订,并得“艺才惊外使”之赞。当时一日商愿以重金再画一幅《风柳鸣蝉图》,汪采白愤然拒绝说:“我非机器也”,其傲骨可见。1936年秋,汪采白赴北平任教,与齐白石、张大千、王雪涛诸名家多有交往。次年,黄宾虹亦应聘来北平任教授,汪采白予以积极接待安排。七月卢沟桥事变,汪采白自北京南下至歙县西溪故里,此后便在家乡作画办学, 1939年夏,在家乡参加抗日工作时,为难民难童作画举行义展,昼夜操劳,又不幸被毒虫所咬,遂致感染,后被庸医所误,至1940年病情恶化,后送屯溪医治未果,于7月23日溘然长逝,终54岁。
一位“既潇洒又谨严,既豪爽又深挚”的画坛高手,一位“不慕荣利,鄙弃虚名,待人以诚,处世以和”的艺术家,就这样永远静卧于位于歙县城南披云峰北坡中部山岗上,与渐江大师作伴去了。对于汪采白的英年早逝,其师长黄宾虹痛心不已,书写“云海英光”四字,以表深切的悼念之情。可以说,汪采白是西溪汪家族史上最闪亮最耀眼的一颗明珠。今天汪采白墓位于歙县城南披云峰北坡中部山岗上。1944年公建。前为祭坪,后为封堆,四周绿树环绕。门碑上有抗日战争时第23集团军副司令陶广写的“山高水长”四个大字。靠山碑上“洗桐居士汪采白先生之墓”,为当时皖南行署主任张宗良所书。墓前原有“采白亭”,现已倾记。为歙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88年2月10日,安徽省博物馆、省政协书画室、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安徽省徽学学会等八家单位联合举办了《近代著名山水画家汪采白百年诞辰画展》和汪采白艺术研讨会,之后还出版了由启功题签的《汪采白》画集。
汪采白将新安画派的水墨淋漓简淡书写发挥到了极致,也是新安画派伟大的终结者,就审美取向和品格境界而言,汪采白的绘画造诣并未引起学术界足够的认识。接受过两江师范早期现代教育的汪采白,很早就以居士为标榜,居士是带发修行的精神僧侣,就宗教归属而言,汪采白与黄宾虹的态度截然不同,从精神气质上讲,汪采白比黄宾虹更从本性上认同新安画派。汪采白也是新安画家中第一个使用照相机的人,在写生作品中,黄山风景的局部取景就明显受到摄影镜头框景法的影响,但正是汪采白个性中的宿命成分,使得他的山水画更显荒率灵动,与黄宾虹相比,汪采白才是新安画派这个血统中真正意义上的天才。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