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王镛.双缀集.随笔

发布者: 侯勇 | 发布时间: 2013-10-16 21:09| 查看数: 3690|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王镛.双缀集.随笔】(一)  

【双缀集.随笔】 大涤子谓书作画,无论老手后学,先以气胜得之者,精神灿灿,出于纸上。惜乎!今人气短,故勉力造作,刷、抹、喷、涂,专以密弱工巧取胜,岂有精神可言?苦瓜此语,今日掷地,犹发余响耳。

【双缀集.随笔】 看真山水,笔下自得真笔墨。此前贤多有的论,所谓得江山之助也。丘壑内融,众美集腕,然后“提笔四顾天地窄,忽然挥扫不自知”,神矣哉!


【双缀集.随笔】 皓然见太行古松,携笔复就写之,凡数万本,方如其真。后知师于人者未若近取诸物。范仲立又云:“于其师物者,未若师诸心。”此所谓摈落筌蹄,方穷至理也。

【双缀集.随笔】 遗形取神,古人论画之要诀也。研湾老圃谓,凡物得天地之气以成者,莫不各有其神。予以笔墨肖之,当不惟其形而为其神也。今若动笔多求形似,谬矣。

【双缀集.随笔】 食古而化,万变自溢于寸心。下笔天成,一息可通乎千古。沈宗骞论自运有如是说。若强为无理,乃至故意灵巧,则不免入于魔道矣。
  
【双缀集.随笔】 画以奇者胜,或笔奇,或意奇,或趣奇,或格奇,皆成妙境。若反求诸于景奇、物奇,此仅系之于貌而止于形者耳。是故其人必不解笔墨之妙,形式之美,于是假奇峰怪石,异卉珍禽以惊俗目,则不免堕于末流。须知平中求奇,乃真奇也。
  

【双缀集.随笔】 画以天资胜者,因其人个性迥异,必能惑世骇俗,或可博早誉于一时。然终因寡见少学,功气浅薄,而激情易于销钝,不能生发变化,久之必至于熟,久熟必至于粗疏,终至与空洞乏味,一无是处也。
  

【双缀集.随笔】 昔黄子久作《富春山居图》,苦心孤诣,绝不苟且,越七年而始成。故数百年后,仍神韵焕然。如此不能不令人服膺。或云今世求高效率,须快节奏云云,十数日便画得一次个展者,竟不鲜见。如此随手敷衍,以之沽取浮名者,较之前贤,不啻天壤乎?
  

【双缀集.随笔】 “画本心学”此王麓台之警语。云烟生自灵台,丘壑发于胸襟,豪端到处,自然触手成趣。故修养心性,梳理性情,学画之首务也。

【双缀集.随笔】 画为大家而不善书者,吾未闻见也。夫不谙八法,则不知用笔之妙,墨亦因笔而现。故不究笔墨,亦可称画者,绝非中国画也。犹作油画,无论“古典”、“现代”,若不究笔触、色彩,可乎?

【双缀集.随笔】 中国画自有其造型艺术之独特“语境”,此自然中所无,不事临摹则不入门径,故始于写真则弗得。汤贻汾谓:“临摹乎物可矣,何必临摹乎临摹之人?”此言谬矣。

【双缀集.随笔】 《天慵庵笔记》有“因心造境”说,或曰:“山川草木,造化自然,此实境也。因心造境,以手运心,此虚景也。虚而为实,是在笔墨有无间衡是非、定工拙矣。”按前人论及形神,其神亦为物象之神,而因心造境之“心”,直指作家灵府。与今之“表现”说,有同出一辙之旨乎?
  
【双缀集.随笔】 巧在于工,拙在于朴。巧多修饰,拙近天然。由巧至于拙,艺之至境也。不惟书画,诗文亦然。《岁寒堂诗话》云:“王介甫只知巧语之为诗,而不知拙语亦诗也。”《拜经楼诗语》亦有“用巧而见工,用拙而逾胜”之句。西人别林斯基谓:“艺术必具纯朴,纯朴乃真理之美——艺术作品因之而具力量。”信夫!

【双缀集.随笔】 二十年前曾游青城,慕其天下之幽。见道观中有售大千先生青城册子,凡十二页。虽功力胜人,却全落旧格,亦不得“幽”趣。闻大千先生尝居青城十载,何至于此耶?后偶见《绘事微言》云:凡学画山水者,看真山水极长学问,便脱时人笔下套子,便无作家俗气。此中关捩,全在一“看”字,“看”,即今之谓观察体验者。若熟视无睹,再居十载,亦无益于事也。

【双缀集.随笔】 书画同源之说由来久矣。初以为画本六书之一,所谓“象形”者,或以杨子“书为心画”说,引而为“画为心画”,即书、画同发之于性灵;张彦远则谓书、画用笔同道。窃以为众说仍未穷其至理。书画相通者,其源尽在于审美。

【双缀集.随笔】 昔游黄山,得见程邃山水册页数纸,其画境混茫虚灵,渴笔皴点,极老极苍。然与时风迥异,此其画名不显之累乎?或一时为印名所掩,亦未可知也。

【双缀集.随笔】 大涤子画无定格,变相既多,失手处亦不免。盖如其人也:时而耿介,间亦卑屈;时而清高,亦复鄙俗;或得意。或“零丁”;出佛入道,却心慕荣华。其间苦闷,不可与人道也。然大涤子终归性情中人,其《话语录》洋洋万言,字字掷地有声,故托映于画名多多矣。

【双缀集.随笔】 雪个山水幽寂奇突,画格高古,不同凡响。此由自家所得于心传意领者,所谓“笔墨小技耳,非情操卓行则不工”。雪个遭家国俱亡之痛,摧折五内,遂装哑佯疯,哭笑无常,时醉时醒,颠态百出,故发之于书画,皆臻妙境,且不与人同。

【双缀集.随笔】 食古而化,万变自溢于心;下笔天成,一息可通乎千古。沈宗骞论自运有如是说。若不谙理法,忸怩满纸,乃至故意灵巧,刻做甜俗,以取悦众目,遂落后尘,有胡以能传万物于楮笔之外耶?!
  
【双缀集.随笔】 苏子曰:“始之真放在精微”,大写意画、狂草书、豪放印,看似粗疏,实则缜密,较工整一路,笔虽简而意欲繁。若失之精微,必流于粗野。余治印,极虑竭思,往往十朽而一罢。不知者谓余“胡写乱刻”,嗟夫!此非过来人也,又安可道之。

【双缀集.随笔】 八大山人以花鸟名世,其所作山水更超乎尘想。看笔墨,论境界,皆远出大涤子之上。苦瓜生气弥漫,八大则逸韵透脱。

【双缀集.随笔】 张彦远论画,于神、妙、能三品之上,独标逸格。遂使后人于一“逸”字,最难分解。孙仰曾谓“洒然自得,雅淡天成”;邓椿谓“不拘常发”;恽寿平谓“纯是天真,非拟议可到”;査礼谓“须有意到笔不到处”;李修易谓“笔简意赅,别开一境”;松年谓“有仙风道骨,无烟火暴烈之气”。

【双缀集.随笔】 以今视之,逸品于不拘形似,得之自然而外,须有出人意表处。即不入时趋,不拘常法,而独具新意。与“创新”二字,或同一旨趣乎?

【双缀集.随笔】 用印不称,书画纵然神妙,亦不免白壁之瑕。于大小、位置、文字、多寡。必审势定夺,更须与书风画风略近为要。

【双缀集.随笔】 学龚半千者,多修饰描摹,故极易得板滞之病。细审野遗原作,丘壑虽安妥,然笔法圆健,墨色鲜活,结构于谨严中有疏散,树石于齐整中见松灵。有如此手段,何患叠实不化?

【双缀集.随笔】 或谓画家合意之作,展卷则神气立现。拜观缶翁此图,雄而秀,肆而醇,虽着墨不多而合于天造。按壬子恰值缶翁古稀,其时人书俱老,诗画亦然。翁自题画松有句云:“笔端飒飒生清风,解衣般礡吾画松。”把卷想见其时情景,信然信然。今此画为大跃兄幸获,因嘱于题侧,余谢不敏,深有愧焉。

【双缀集.随笔】 大幅小品,不可等观。盖小品须得趣,大幅务必得势。趣存乎情,势存乎胆。然一味狂涂非谓胆也。胆魄须合于大局之要。或有小品绝佳,若大至四尺,则散乱不可收拾。昔石田先生功力过人,亦不敢轻率,必待四旬后方作大幅。可知大勢又岂易得之乎?

  

最新评论

侯勇 发表于 2013-10-16 21:14:45
【王镛.双缀集.随笔】(二)  
【双缀集.随笔】 数游黄山,于有形之奇松怪石外,复悟得变化二字。“万态云变灭,坐看不容画。”瞬息间云出山没,万状千形,莫可穷其幻妙。若斤斤于笔墨间,又岂能梦见一二?


  

【双缀集.随笔】 数年前,荣宝斋展示所藏近代名家原作,细细赏玩,独宾虹老能夺造化,抉神髓,疏放洒脱,逸韵出尘,犹如神者彻悟到家,一了百了。他者一一止于写景而已。


  

【双缀集.随笔】 画毕题款,须书画相发。今人已什九不能胜任:文字枯索,了无才思,一也;不谙八法,偏要卖弄,二也;不审局势,侵害画位,三也。如此则无异于佛头着粪,不若勉为穷款也罢。

  

【双缀集.随笔】 徐渭之诗,以天才为资,以性灵为宗,以妙趣为胜。横放绝出,气如风雨。王夫之于其七言绝句最为激赏,以为自然豪放,无滞涩之病也。其书其画,不亦然乎?

  

【双缀集.随笔】 今人画不究用笔,徒落下风。郭若虚云,画有三病,皆系用笔,所谓刻、板、结者。以至于腕弱笔痴,心手相捩,似物凝碍,了无生气。今有享大名者作山水,居然涂描造作,如尸似塑。须知山水有灵,岂可形同死物,若僵仆装乎?!

  

【双缀集.随笔】 “四王”皆得力于古者,就中以麓台更佳。其山水笔力厚健,尝自喻为“金刚杵”。《国朝画徽录》谓其“熟不甜,生不涩,淡而厚,实而清”,尤为切当。其仿作略备己意,技巧精熟,法度完备,几无病处,是益乎学画者也。惜乏于情致,疏于新意。今人切须戒之。

   

【双缀集.随笔】 野遗善积墨,“渐次增加”,以黑白取大势,故能作巨帧。若大幅以逸笔草草为之,虽有笔情墨趣,全局往往不可收拾。野遗积墨以笔胜,吾师可染先生则以墨胜,可谓各擅其长。积墨法若无笔无墨,只知涂抹堆砌,甚或舍笔而借助喷枪,必全无情致,难免腻闷呆滞。此非积墨,可名之“滥墨”而已。

  

【双缀集.随笔】 清六家有新意者,首推桃溪居士。其有句云:“不将粉本为规矩,造化随他笔底来。” 故能脱去平时蹊径,自谓“神逸”。作山水尝喻为人物写真,以苔藓为树石眉目,树石为山峦眉目。岂可草草为之?王麓台作画,更不肯苟且。动以经年,一画数载。“发端混仑,逐渐破碎,收拾破碎,复还混仑”,反复推求,此即今之“整体——局部——整体”之谓乎?

  

【双缀集.随笔】 清人习隶,只取汉碑,未免仅得皮相耳。若不能旁涉石刻,复求诸简牍,安得臻于至境哉?

  

【双缀集.随笔】 余作书作画,皆喜用退笔,取其锋芒散破而不整,善用者一点一线,愈破而愈完。可免甜熟稚弱之病。此全赖指腕间生发功夫,若至心手无间之境,妙矣!

  

【双缀集.随笔】 世于画有合作者,于书法则未之见也。或曰:画可分工,可拼凑,而书法则因“一次性”与“时序性”之特征,不得重复间断。此语只道其一,未解其二。若穷索其理,则书较之于画,更能发露真情,更具作者个性。分工合作,岂可融而为一?

  

【双缀集.随笔】 《艺概》多发前人之所未发者。譬若“书当造乎自然,蔡中郎但谓书肇于自然,此立天定人,尚未及乎由人复天也”。此首倡人之本亦存乎自然之天,故可“造乎自然”。彼时能持此论,尤为难得。若移之于画,又庶几近焉?

  

【双缀集.随笔】 隶书难在高古,盖巧媚易学而古质难得。清以来隶书名家众矣,然大抵仅取皮毛而徒落俗品。汉人浑朴古拙之气,几不可望其一二。试问《三老》、《莱子侯》诸刻,至今有几人能得其仿佛?

  

【双缀集.随笔】 作山水最忌使笔平均,而板俗之病又甚于狂诞。凡积墨忌板,不积墨又忌薄。郑绩谓二者能去其病,则进乎道矣。惟龚半千能于积墨中愈出神采,令人有反常合道之叹。吾师可染先生之积墨法,愈黑愈亮,则得益于通幅黑白之大势也。

  

【双缀集.随笔】 高手一旦脱俗,下笔便超凡入圣。老莲以人物名世,高古奇拙。山水亦清奇旷远,不让古人。盖老莲书画贵在不随时流,究其所归,全在一“古”字。古者,非陈旧泥古之谓也。司空表圣于《二十四诗品》中独标“高古”一品,意在针砭浅薄庸俗之风,倡言与古为新。老莲之诗亦如其画,真落落奇人也!

  

【双缀集.随笔】 渐江山水,可以四字尽之,曰静、雅、冷、僻。其一生专意于倪迂,自称“迂翁笔墨予家宝,岁岁焚香供作师”。惟于凝、实二字,似有宋人遗韵,而为云林所无也。

  

【双缀集.随笔】 《紫桃轩杂缀》云:“孙过庭书,可谓变动之极矣,昔人尤以‘千字一律,如风偃草’短之,何也?”此君实愤而为过庭鸣不平乎。按“昔人”之论,实切中过庭短处。细察《书谱》,虽变动之极,然只拘于个个字中,若以章法循之,惟见散漫拖沓,正合“千字一律”,可谓草书结字,行书布白。君实以为然否?

  

【双缀集.随笔】 两宋山水皆二李之余响。李营丘惟意所到,自创景物,能写 “胸中丘壑”,所谓师造化不如师心迹者。史载其胸罗大志,博涉经史,虽师荆浩而擅出兰之誉。是知笔墨虽小技,非读书养气、清操卓行则不工耳。

  

【双缀集.随笔】 龚野遗积墨层层皴染,厚重苍茫,独步古今,人称 “黑龚”,以别其简笔山水为“白龚”。“黑龚”一路,墨法独到,重而不死,厚而不滞,自称“润墨”法。“墨言润,明其非湿也。”其法以干墨层层皴染,干中显润,故厚而松灵。若施以湿墨,则死闷矣。

  

【双缀集.随笔】 赵凡夫谓字以知好恶难。画亦如之:辨他人好恶易,辨自己好恶难;识古名家好处易,识古名家劣处难。能知好恶,辨难易,须跳出三界以外,悟入无我之境,心眼不愁大开矣!

  

【双缀集.随笔】 山谷草书初视颇狂肆夭矫;熟视则安排构密,刻意曲屈,略无萧散天然之妙。其于诗,亦未尝不之似也。

  

【双缀集.随笔】 画山水诸法皆工,惟点苔更为要紧。苔点如乐中鼓点,乃节奏之所系也。大涤子云:“点到山头气势来。”此绝非夸张之词。点之要也,一在疏密得宜,二在向背有序,终在笔若高山坠石,落纸有声。今人往往气短笔弱,如算子排布,了无生气,不异无皮之毛哉?

  

【双缀集.随笔】 谢赫六法,首曰气韵生动,是苟无气韵,即无生命也。李日华《六研斋笔记》云:韵者,生动之趣,可以神游意会,陡然得之,不可以驻思而得也。今人作山水多舍气韵而事涂描造作,避难就易故也。《南田画跋》有 “过于刻画,未免伤韵”,可谓历久弥新之论。

  

【双缀集.随笔】 米元章山水别开生面,世称“大米点”,堪称独创。近世迅翁于此大加贬低,不以为然,实乃门外之见也。

  

【双缀集.随笔】 作画要在立格。研湾老圃谓其道有四:一者清心地。二者善读书。三者却早誉。四者亲风雅。余谓尚须自有主张,勿惑俗议。俗人不爱,尔后画学进矣!

  

【双缀集.随笔】 作画落笔之先,必以神会。大涤子于此别有用心,其跋画句云,以我襟含气度、精神驾驭于山川林木之外,随笔一落,随意一发,自成天蒙。

  

【双缀集.随笔】 蒋骥《读画纪闻》云:“山水章法如作文之开合。”先从大处定局,开合分明,中间细碎处点缀而已。若从碎处积为大山,必致失势。此古人之大局观,不可以南北宗概之也。

  

【双缀集.随笔】 徐文长虽笔墨狼藉,狂诞颓放,却无槁涩顽粗之病,而有超拔秀媚之风。袁中郎评其书云:“不论书法而论书神,先生诚八法之散圣,字林之侠客也。

  

【双缀集.随笔】 大涤子居金陵,避暑一枝阁,作画并题句云:“云色崔嵬奇未已,百尺何来虬旖旎。”实则一枝阁简陋狭仄,上人局促其间,其困苦可知,然犹能作此奇句,似可见画家不为物景之澄怀。

  

【双缀集.随笔】 任伯年以画名世,近见其所作颐庵一印,始惊其铁笔亦不落凡格,边款更在蹊径之外,洒落生动,刀笔俱佳而悠然自得。今有论者谓其生疏尚未得法云云,恐未免下士之笑也。况以一熟字,又岂可妄断艺之高下乎?

  

【双缀集.随笔】 石涛题《露兰风竹》一画有句云:“是竹是兰无会处,非竹非兰转不堪。”此二句正道出法自画生、障自画退之理。大涤子每画必题,其诗文与画皆有奇古清高之气。

  

【双缀集.随笔】 米虎儿用点法,垢道人用焦墨,境界虽殊,然皆能于虚处得气耳。

  

【双缀集.随笔】 山水至明殊少逸格,病不在模拟而无识。其时虽门派林立,然特立独出者鲜矣。至若郭纯沈遇辈所作,皆宫廷画风,惟董玄宰能为出林之秀耳。

月从雪后 发表于 2014-9-9 10:58:20
读书------随他。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