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4844|回复: 0

中国经济的真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2-5 17: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经济的真相
     文章提交者:闲言 加帖在 中间地带 【凯迪网络】 http://www.cat898.com

草庵居士的身份之谜曾经是网络热点,但随着越来越多人看清"草庵现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围绕草庵的争论终于笑渐不闻声渐悄。草庵的问题,不仅仅是对政治、经济缺少基本常识,也在于他对基本的商业运作都表现出隔膜,因此才惹来身份之争,他自己似乎也乐此不疲。
最近,这位"泛美银团副董事长"又跳出来,为他唱了多年的"中国崩溃论"辩护。草庵一发言,众人就发笑,因为照例还是信口雌黄、漏洞百出。但这样的东西偏偏可以在“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的海外流传,而且传销到中国内地,为一些人所津津乐道。
草庵"崩溃论"的主要观点是:中国经济效率低下,经济发展靠的是政府卖土地、矿产等资源所得资金的支撑,家底总有卖光的一天,所以中国总有一天崩溃。
草庵是在美国喊出《中国经济为什么会崩溃?》这一嗓子的,所以他用不着担心会遭遇被当场揭穿的尴尬。美国一般民众既不了解中国,也不真正操心中国到底怎么了。他们只是对现在舆论热衷的“中国崛起论”、“中国威胁论”感到新奇:不是说只有我们美国模式才能够放之四海而皆准吗?怎么人家中国自行其是,也能“崛起”,还能对美国构成“威胁”?现在有一个据称是"著名的政治、经济评论家"的草庵跑出来,告诉他们:不要怕,中国发展靠的是“卖家底”,什么时候卖完,什么时候“崩溃”。于是美国人放心了:果然还是只有我们美利坚的独门武功才能横行天下--这就是此种崩溃论能够在海外被人传诵的原因;当然也因为海外之大,许多人还没有来得及对"草庵现象"形成自己的独立判断。
对中国情况一窍不通的外国人好骗,稍稍了解些中国经济底细的人却只会对草庵之论嗤之以鼻。中国经济可分为国营、民营、外资三大部分,如果说在二十年前国营经济一强独大时靠政府输血还能独立支撑的话,现在民营、外资已占据大半江山,国营只占三分之一;这些民营、外资是怎么发展壮大的?难道也是靠政府卖资源卖出来的?即以草庵所谓"第三阶段:1997――2005,资本输血型改革"论,政府“卖家底”所得资金难道也会便宜民营与外资?还是说当前中国的经济增长靠的完全只是国企?
所谓“政府输血”,指的是中国为应对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所导致的全球经济衰退而启动的“新罗斯福计划”,其实质是以财政手段刺激内需的凯恩斯政策。政府投入主要靠财政透支,土地出让金等资源收入只占其中极小一部分,这就是草庵能够"发现""97年到2004年中国的财政收入增长了三倍、但是财政赤字增长了六倍"这一"惊天秘密"的原因;由于他并不明白他的所谓"发现"其实正是中国经济能够在全球性衰退中保持"一枝独秀"的真正原因之一,所以他才会胡扯什么"财政赤字的增长率是财政收入增长率的两倍.如果在美国,这个情况我估计不会长久,也不会延续七年,别说是小布希,任何人我们都会赶他下台,但在中国,这个现象没有人注意,也没有人反对"--在中国,反对这种政策的人当然有,当时就有,一直都有,而且声音并不小。正是由于排除了这些干扰,中国经济才能够一路走来,直至今天让美国也感到了“威胁”。
政府投资的好处之一是可以不囿于一时的得失,着眼于长远;更重要的是它可以以自己的投资等行为改变社会的长期性预期,将不利变为有利,即它可以“制造预期”--有多少私营企业有此实力,又敢于冒此风险?
但是,疾风不终日,骤雨不终朝,高强度的积极财政政策不可能一直持续,它必须选择适当时机退出,实现“软着陆”;现在正是最好时机。现阶段中国经济的整体过热,说明它需要的已是“降温”,而不是“输血”,这也是中央政府坚持宏观调控的重要原因。但不管怎样,"输血"与草庵夸夸其谈的"卖家底"关系不大;地方政府对出让土地的热情,部分源于与土地项目相连的"政绩",部分源于此中猫腻。草庵以为中国政府也象他自己的皮包公司一样,他不明白政府投资靠的主要是信用,不存在"钱是从那里来?"的问题,所以才闹出笑话。他还说美国有位学者曾在杂志上写文章质疑中国财政:朱容基总理在当时执政的时候,中国一年的财政收入只有23,000亿人民币,但他当年却拿出了14,000亿人民币填补银行坏帐,这钱是哪里来的?--且不说草庵这些乱七八糟的数据从何而来,天下人都知道朱容基追加银行资本金靠的是发行国债,只需要银行在自己账本的借贷方各记一笔即可,哪里存在什么"钱是哪里来的?"问题?又有什么美国"学者"会问这种白痴问题?除非他和草庵一样是西贝。
财政透支的实质是丁吃卯粮,对透支构成限制的是未来税收决定的财政平衡能力与央行回笼货币、控制基础货币发行的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经济确有崩溃的可能,如果它不能持续增长,就只能依靠通肿消化赤字。
但是,这种预言毫无意义。按照波普尔的说法,伪科学的特征就是无法证伪--如果一种预言缺少时间的确定性,它就无法被证伪。中国崩溃论早已被人唱了多年,某些人可以此种方式预言中国经济的崩溃,其他人也可依此预言美国经济的崩溃,这种预言总是能够兑现--美国经济在七十年前曾经发生过崩溃,它在未来七百年间不再次发生崩溃的几率微乎其微。当然,那些信奉美国自由世界将千秋万代、甚至一统乾坤的人不会同意此一论断,可惜他们至少在十辈子内无法将其证伪。可见,“中国崩溃”之类预言其价值等同废话,其存在的唯一意义是危言耸听、哗众取宠;热衷于此种预言的人,不是傻子,就是骗子。
任何经济体都会面临困难与危险,能够克服,就能继续发展,否则将爆发危机。所以发展与崩溃都只是未来的可能性之一,不是什么“预言”;未来究竟走向哪一方,不仅取决于现状,更取决于从现在开始的后续行为即人们对危机的应对与新机会的出现。才看到第一张牌出来,就胡说什么结局已定--除非你是上帝!
当下中国经济潜伏的最大危机不是草庵胡诌的什么“卖家底”,而是笔者以前曾谈到的怎么实现经济增长模式的升级。中国现在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劳动力价格优势,但这条路不可能一直走下去。一方面中国外部各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已日渐抬头,出口导向型经济模式已近极限;另一方面中国内部贫富分化积累的社会负面能量也日益逼近爆发的临界点,急须进行收入分配的调整。事情的严重性促使国内一些专家学者也开始发出“转向内需”的呼吁,但这种呼吁与前述预言等价,基本上只是废话--谁都知道转向的重要性,早就知道;问题不在于应否转向,而在于如何实现转向,为什么迄今未能转向?
经济增长模式由出口向内需的转变难就难在社会生产率水平的不足,难在企业在市场竞争方面对低成本劳动力的依赖,在诸如科技开发、内部管理、市场营销等其它方面未形成足够优势;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经济发展了二十多年,许多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并没有实现同步提高的最深层根源。
模式转变的关键是调整分配、启动内需,这意味着必须放弃劳动力低成本价格优势;而在国民经济的其它禀赋优势发育成熟以前、在中国企业的其它竞争优势形成以前,这也意味着“中国制造”在国际市场上可能变得不堪一击。到那时中国企业将丢失的不仅是国际市场,还包括国内市场;启动内需可能演变成为人作嫁、自掘坟墓;除非中国重返闭关锁国时代,但经济的市场化、资源的对外依赖等现状都已不允许中国重回老路。所以,经济活动有其自身规律,经济发展的阶段性难以超越,只能循序渐进。这种转与不转的两难,才是中国经济必须面对的真正危机。
现在的局面是与时间在赛跑:中国经济可以在原路上前行的时日已经不多,但新路的铺垫还须时日;能否战胜时间,赢得这场赛跑,将决定中国的未来。
这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