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5904|回复: 0

略论孙过庭《书谱》墨迹的艺术价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22 18:3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略论孙过庭《书谱》墨迹的艺术价值

    草书兴于汉,历经魏晋的演变,发展到唐代,可谓书家辈出,名作如云,风格多变,气象万千。其间的书法研究较之前代更为细致,更为深入,更为广泛,系统的书学理论已经全面形成,如张怀鹳的《书断》、颜真卿的《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孙过庭的《书谱》等。孙过庭,字虔礼,吴郡人,(据陈子昂《孙君墓志铭》说:“君讳虔礼,字过庭。”可知虔礼是本名,以字行。)生卒年月不详,《书谱》末写明“垂拱三年(公元687年)记”,可知其大致年代。据马国权考证,约在638-688年之间,活动在唐代初期。擅长书法和书法理论。传世有《书谱》墨迹一卷。宋薛绍彭、《秘阁续帖》、《太清楼》、明文征明、清安歧、《三希堂》均有摹刻本。惜墨迹中段在安歧刻本已有二百余字残缺。孙氏在数十年的书法实践中,认为汉晋以来论书者“多涉浮华,莫不外状其形,内迷其理。”“或重述旧章,了不殊于既往,或苟兴新说竟无益于将来。”因撰《书谱》痪恚?运笔详加阐述,因此唐宋间亦有称之为《运笔论》的。在篇首著“书谱卷上”字样,其篇末说“今撰为六篇,分成两卷,”而今存文中并不分篇卷,也未曾全力阐发写作计划中的“执、使、用、转之由,”只是概述了书法源流,评书的准则,自己写《书谱》的旨趣 等,所以实际上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只是《书谱》的一篇序言,确切名称应称作《书谱序》。对《书谱》的价值,除《述书赋》讥为“虔礼凡草,闾阎之风,千纸一类,一字万同”外,历来誉多毁少。尽管如此,《书谱》不仅是有见地的著名书法论著,而且通篇以草体书写,示人以法,亦是后人作为参考草体的范本,是千年传诵不辍的书学名著。《书谱》的艺术价值我认为可以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一、对书体演变以及相互关系的正确认识
       孙过庭把篆、隶、今草、张草四种书体的特点概括成“篆当婉而通,隶欲精而密,草贵流而畅,章务检而变。”《书谱》还指出,各种书体之间不是截然无关的,而是相互充满着内在的联系。如:“草不兼真,殆于专谨;真不通草,殊非翰札。真以点画为形质,使转为情性;草以点画为情性,使转为形质。草乖使转,不能成字;真亏点画,犹可记文。”这说明了草书与正书的各自特征。草书的结体是依靠连续的线条来显现的,运笔的使转技能是造成草书的形质的基础,而点画的轻重、缓急又寄托了作者的情感。《书谱》还认为学习正、草的同时应当“旁通二篆,俯贯八分,包括篇章,涵泳飞白。”从其它各种书体中汲取营养。这些都是发前人所未发的高明见解。
        二、用笔技法的高度概括和总结
        由于草书在书法艺术上所具有的特殊性,所以历来人们把它作为表达个性、抒发感情的最好字体。草书在技法上也有自己独特的原则,孙过庭在这方面提出了比较明确的意见。《书谱》指出:“今撰执、使、用、转之由,以祛未悟。执,谓深浅长短之类是也;使,谓纵横牵掣之类是也;转,谓钩缳盘纡之类是也;用,谓点画向背之类是也。”所谓执是指执笔,有执的深浅长短之分;使是指运笔,有左右提按几种;转是指运笔中的萦纡回绕,转折呼应;用是指用点画来结字,有向背相让的区别。结合草书写法的一些实际体验,我认为可以理解“纵横牵掣”是在纵横的笔画运动中,前一笔的收连带着下一笔的起,这样形成的上下勾连,左右牵引的状态。“钩缳盘纡”可理解为行笔的转折回旋,环绕呼应。草书在行笔过程中确实表现出这些不同于篆、隶、楷的特点。萧衍形容草书转折回旋的笔画时说:“疾若惊蛇之失道,迟若绿水之徘徊”,“似葡萄之蔓延,女萝之繁萦,浑汉之相绞,山熊之对争”,“婆娑而飞舞凤,宛转而起蟠龙”。孙过庭说这种使转的笔法是草书的形质。我们知道形和质是构成事物的基础,没有形和质就无从表现事物的存在。所以他又说:“草乖使转,不能成字”。点画是草书的性情,性情是精神状态。事物的精神是依附于事物的形质的。也就是草书的点画是依附于使转,使转灵活,点画即因其动能而得势,字体的精神面貌即为之振奋。这是草书成功的重要因素。由此看来这四个字是对草书基本原理和用笔技法的精辟概括和总结,堪称用笔之法,千古不移。
        三、书法的艺术辩证法
        《书谱》指出:“至于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初谓未及,中则过之,后乃通会。通会之际,人书俱老。”这是孙过庭学书的亲身经历,这里道出了从平到险又到平的学习三阶段,体现了继承与创新的辩证统一。写字从临摹入手而形成自己的风格,即达到“恨二王无臣法”的境界,必须有这样一个过程。首先是老老实实地临摹前人的优秀作品,学到和参透前人的笔法,即所谓“平正”,然后大胆创新,去探索一条前人未走过的路,即所谓“险绝”,终于把前人的成果和自己的心得融会贯通起来。而成熟的建立自己的法度,础案垂槠秸?保这样的“复归平正”就不是初学时的“平正”,而是有所发展,有所提高,即习惯所说的“螺旋式上升”。这对临摹功夫不到家而奢谈创新者,无疑是诚恳的忠告。再如“违而不犯,和而不同”八个字,道出了和谐与变化,法则与创新的关系。又如“凛之以风神,温之以妍润,鼓之以枯劲,椭?韵醒拧1主张书法作品要有“凛”、“温”、“鼓”、“和”,达到刚柔并济,枯润相兼的效果。凡此种种,都充满了可贵的艺术辩证法思想。
        四、继承基础上的创新
        古往今来,所有有成就的书家,都是从继承前人的成就“入门”、“立基”,而后有所发现,有所前进,有所创新的。书法艺术同其他艺术如演唱、戏剧、绘画等等一样,都强调“师承”,但“师承”并非“泥古”,而是从前贤中学有所本。孙过庭自述“余志学之年,留心翰墨,味钟、张之余烈,挹羲、献之前规”。这里讲出了他取法二王及钟、张的来龙去脉。而《书谱》墨迹所体现的高古旷达,专精娴熟,笔法俊逸,姿态潇洒,表明他宗法二王,造诣很深。我在临写《十七帖》中看到,《书谱》布局一如《十七帖》,多数单字不相牵连,其使转纵横,莫不合于法度,翰逸神飞,无不敛入规矩,更知孙是学二王之善者。同时,从《书谱》书法艺术及其书论可知,孙过庭不止深入二王堂奥,更得汉魏神髓,加上他的天资、博采,可以说他实现了新的突破。如笔法上的作字落脚“差近前而直”?米芾书史》云:“此乃过庭法,凡世称右军书有此等字皆孙笔也”。又如“察之者尚精,拟之者贵似”,“心不厌精,手不忘熟”,“五乖五合”,关于书法美学,书家的气质修养诸论述,都是孙过庭在继承传统基础上的新贡献。总观孙过庭《书谱》所体现的,正是继承与创新的辩证统一,他的创新是以继承为基础的。他善宗二王,但又不是原来的二王,而是新的孙过庭了。
         五、对王羲之书法艺术的基本评价
         《书谱》第一段是对魏晋书法,特别是对二王父子的评论。南朝宋虞和《论书表》曰:“古质而今妍,数之常也。爱妍而薄质,人之情也。钟、张方之二王,可谓古矣,岂得无妍质之殊?且二王暮年皆胜于少,父子之间又有今古。泳辞钇涿铄??其宜焉。”陶景弘《论书启》亦曰:“比世皆尚子敬书,元常继以齐代,名实脱落,海内非唯不复知元常,于逸少亦然。”可见在距离二王不远的南北朝时期,献之书艺之声望远远超过了他的父亲。按王羲之在晚年受其子献之影响而变法,然其古质难移。献之则承乃父演变为妍媚丰腴的俗书“趁姿媚”,尽管受到保守派如谢安等人的轻视,终为广大社会所欣赏。至唐初则渐渐的形成了“抑献扬羲”的风气,人们反过头来推崇王羲之早年未变的书体。唐太宗李世民更是极力贬低献之而张扬羲之,竟至于拿千古名迹《兰亭序》殉葬。孙过庭秉承了这种时代精神。《书谱》说:“逸少之比钟、张,则专博斯别;子敬之不及逸少,无或疑焉。”当然,王羲之在书法史上的辉煌成就是客观存在的,不然,雄强如李世民辈也是“张扬”不起来的。
    书法作为一种特殊的空间艺术,由书家从前代遗迹和自然形象中摄取养分,融会消化,运用于笔底毫端,表现于字里行间、纸帛之上。对此,欣赏者通过视觉产生美感和联想,从而获得精神上的享受。所以,历来书论中都不免牵强附会,用许多自然现象来形容书体和笔势,早如崔瑗、索靖的《草书势》,六朝人伪托的《笔阵图》、《笔势论》,萧衍的《草书状》,袁昂的《书评》,庾肩吾的《书品》,以及以后的《八诀》等等,都有此类文字。《书谱》不能免俗,且有过之。孙过庭批评别人的“至于诸家势评,多涉浮华,莫不外状其形,内迷其理”这些话,同样适用于他自己。当然,这是瑕不掩玉的。
1997/9/1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