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377|回复: 6

西陵苏小是我师 杭州高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23 13: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高伟6461 于 2013-4-24 00:27 编辑

                                西陵苏小是我师
                                杭州高伟

    近日仿袁子才意,请人刻印一枚:西陵苏小是我师。
    南梁徐陵(507—583)编的《玉台新咏》中有首南朝民歌《苏小小歌》,作者已无可考,但是作者肯定不是名叫苏小小的小女子。
   “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 这里的“西陵”是泛指,也未必就是现在的孤山或西泠桥,应指杭州西面的山。
    传说西泠桥这里原为一处风景如画渡口,古人诗画中的所谓“西村唤渡处”、“船向西泠佳处寻”,指的都是这里。
    在宋代以前不叫“西泠”而叫“西林”或“西村”,古时有“西村唤渡处”,大约是桥还没有造好。宋代郭祥正有《西村》诗道:“远近皆僧舍,西村八九家。得鱼无卖处,沽酒入芦花。”可见这里当时只有村民数家,而湖中也未遍种荷花,而是满眼如雪的芦花。
    后来桥筑成了,明代陈贽就有诗说:“东风客每携壶过,落日人还唤渡无?最有春来狂可玩,桃花千树柳千株。”(《西林桥》)不过,这时候的桥,还有些古色古香,简朴可爱,但到明末李流芳时,桥已改筑,而且人们习惯称它为“西泠桥”了。
    唐代诗人李贺曾写过《苏小小墓》诗
    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
    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
    苏小小是个谜,,她是传说中的名妓,但是史书中没有确切的记载,历史上可能有多个名叫苏小小的青楼女子,名字并不重要,但是她是一个象征和符号,让后来的男人们为之永远做着一个千古之梦。
    传说苏小小家先世曾为东晋官,从江南姑苏流落到钱塘后靠祖产经营,成了当地较为殷实的商人,她的父母只有她这么个女儿,十分宠爱,因她长的娇小,所以叫小小。苏小小十五岁时,父母谢世,于是变卖家产,带着乳母贾姨移居到城西的西泠桥畔。她们住在松柏林中的小楼里,每日靠积蓄生活,尽情享受于山水之间。因她玲珑秀美,气韵非常,在她的车后总有许多风流倜傥的少年跟随。没有父母的管束,苏小小也乐得和文人雅士们来往,常在她的小楼里以诗会友,她的门前总是车来车往,苏小小成了钱塘一带有名的诗妓。
    有一天苏小小在游玩之时碰到了一位俊美的公子――阮郁。两人一见倾心,阮郁到苏小小家拜访,受到美人的礼遇,晚上便同榻而眠。苏小小从此与阮郁形影不离,每日共同游山玩水。可是阮郁的父亲听说他在钱塘整日与妓混在一起,非常生气,把他逼回了金陵(今南京)。苏小小整日企盼,却不见情人回来,终于病倒了。
    幸好她还不是爱钻牛角尖的人,一些可心的文雅公子进屋来,陪苏小小聊天,她渐渐恢复了车马盈门的往日生活。
    在一个晴朗的秋天,在湖滨她见到一位模样酷似阮郁的人,却衣着俭朴,神情沮丧,闻讯后才知此人叫鲍仁,因盘缠不够而无法赶考。她觉得此人气宇不凡,必能高中,于是主动提出为提供钱物上的帮助。鲍仁感激不尽,满怀抱负地奔赴考场。
    当时的上江观察使孟浪因公事来到钱塘,身为官员不好登苏小小之门,于是派人请她来府中,没想到苏小小架子很大,催了几次方来,孟浪决定难为她一下,于是指着庭外一株梅花让她做诗,苏小小从容不迫地信口吟出: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若更分红白,还须青眼看!孟浪赞佩不已。
    佳人薄命,苏小小在第二年春天因病而逝。这时鲍仁已金榜题名,出任滑州刺史,赴任时顺道经过苏小小家,却赶上她的葬礼,鲍仁抚棺大哭,在她墓前立碑曰:钱塘苏小小之墓。
    有诗云:“湖山此地曾埋玉,花月其人可铸金”。墓上覆六角攒尖顶亭,叫“慕才亭”,据说是苏小小资助过的书生鲍仁所建。
    “生在西泠,死在西泠,葬在西泠,不负一生爱好山水”是苏小小的遗愿,山水之于小小,犹如小小之于我们。
    当然这些都是民间传说,大家都是不能当真的,但是青楼才女的故事为美丽的西子湖又清增添了美丽的传说。
    袁枚(1716年-1797年),清代诗人,散文家。字子才,号简斋,别号随园老人,时称随园先生,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祖籍浙江慈溪,曾官江宁知县。
    袁枚的《随园诗话》中记了他的一件性灵中的惊世骇俗之事。袁枚年轻时即为一名饱学之士,性情中人,凭着自己的才学少年得志,在二十三岁时中举,二十四岁中进士后先在翰林院三年,旋改庶吉士。后出京外放县令,先后在江苏溧水、沐阳、江宁等地当了七年县令。
    在今天看来,袁枚是一个在社会中富贵双全的成功人士。他在学术官场经济上都很有作为,在袁枚八十二岁去世前,留下了“田产万金,余银两万”,并托给其学生帮助经营生息。正是在雄厚财力的支撑下,袁枚才能供养族人读书,过着风流倜傥、潇洒自如的隐居生活。更有条件得以四处交游,探寻各类趣闻逸事,从事创作活动,成为乾隆年间的文坛巨擘。
    袁枚十九岁的时候,浙江督学帅兰皋考他典故,问他:“国马”、“公马”何解?袁枚说:“出自《国语》注自韦昭。至作何解,枚实不知。”这时的袁枚确实不知,态度是十分谦虚老实的。帅兰皋夸奖袁枚说:“你很年轻,但能够知道‘国马’、‘公马’这两个典故的出处也就可以了,何必一定要你解说呢?”接着帅又问他:“‘国马’、‘公马’之外,还有‘父马’,你知道吗?”袁枚说:“出自《史记•平准书》。”帅说:“你能用另一个典故对上它吗?”袁枚说:“可对‘母牛’,出自《易经•说卦传》。”帅兰皋大喜,把袁枚大大夸奖了一番。
     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说他他刻了一颗闲章,印文是“钱塘苏小是乡亲”,句出唐代的诗人韩翃。袁枚是钱塘人,苏小小是妓女,但袁夫子不以为嫌,和苏小小认乡亲,可见其人之洒脱非凡。却不料有一个大官(尚书)见了,严词责备袁枚不该如此做,当然是认为文人不可和妓女攀乡亲。
    袁先生怎么回应呢?他说:“公以为此印不伦耶?在今日观,自然公官一品,苏小贱矣。诚恐百年以后,人但知有苏小,不复知有公也。”
    这位大官据我考证就该是尹继善,应该是他考进士时遇到的贵人。袁枚少有才名,擅长写诗文,乾隆四年(1739)24岁参加朝廷科考,试题是《赋得因风想玉珂》,诗中有“声疑来禁院,人似隔天河”的妙句,然而总裁们以为“语涉不庄,将置之孙山”,幸得当时大司寇(刑部尚书)尹继善挺身而出,才免于落榜,
  可见即使在古时,“假模假样”的卫道士也不受欢迎,只好被人嘲笑。
  袁枚可说是伟大的预言家,现在,谁还知道什么当时的尚书宰相?而苏小小,却仍令人萦念神往。
    袁枚是一位主张妇女解放的人,他公开招收一些女弟子,这在当时曾引起封建卫道士们的微词。他在晚年,有一个苏州丫头是他如夫人金姬的妹妹,是他用银子将她赎了回来。金姬劝他纳为妾侍,他自感衰老,遣嫁与人,但是不久后死亡。他有一段文字如后:
    金姬小妹凤龄,幼鬻吴门作婢,余为赎归,年十四矣。明眸巧笑,其姊劝留为室,凤龄意亦欣然。余自伤年老,不欲为枯杨之梯,因别嫁隋氏,为大妻所虐,雉经而亡。余哭以诗,一时和者甚多。
    新安巴隽堂中翰云:“粉蛾贴幛尘沾幕,绰约佳人嗟命薄。恼鸦打凤海难填,桃叶离根泪珠落。往事泥中善说诗,吴音娇软含春姿。因情割爱反成悔,缔非其偶尤堪悲。驽材讵足亲仙骨?狮子何曾怜委发?风传柑果味全殊,雨暗合欢花不发。锄兰门内影伶俜,伤哉逝水难归瓶!芳魂仍返仓山早,虚廊簌簌鸣幽纂。”
    杨蓉裳亦有《凤龄曲》云:“汝南太史人中杰,文采风流世无敌。羊侃筵前舞袖围,马融帐外金钗列。我是彭宣到后庭,隔帏丝竹许同听。酒酣枨触平生事,向我低徊说风龄。凤龄本是苏台女,贫向豪家傍门户。牙郎那解惜娉婷,灶妾由来耐辛苦。携出淤泥一瓣莲,青衣乍脱便登仙。漫拈郭璞三升豆,判费初明十万钱。关情三五韶年纪,逋发初齐试罗绮。碧玉娇痴未有夫,桃根宛转长依姊。爱惜盈盈掌上身,恐教辜负永丰春。谁言络秀堪同老?愿把西施别赠人。堂前文宴多宾从,隋郎风貌偏殊众。照影人夸城北徐,嬉春女爱东墙宋。珍偶相看已目成,许将红粉嫁书生。重重锦幔凭私语,叩叩香囊易定情。兰期初七银河度,啼痕满面登车去。从此茫茫万劫尘,回头迷却仙山路。铜街别馆贮娇姿,踪迹难教大妇知。绡帐香浓檀枕暖,一绚丝络几多时。宜城郡主威名重,搜牢惊破巫云梦。浪说王家九锡文,短辕长柄成何用?架上抛残金缕衣,箧中夺去紫鸾篦。粉痕狼籍云鬟卸,扶入车中不敢啼。檀郎隔绝无由见,秋雨秋风闭空院。九转柔肠对暗灯,千行愁泪吟团扇。绝粒非关爱细腰,典衣何计度寒宵?肤凝寒玉心还热,口嚼红霞怨不销。忍苦含辛经半载,九死穷泉更何悔!只是难忘旧主恩,留将一线残魂待。更念同根两地分,兰帏应亦痛离群。一朝恶梦花辞树,百种痴情泥忆云。谁知路比蓬山峻,更无青鸟通芳讯。绣幢频迎那许还,黄柑遥赠知无分。二句用本事。絮果兰因去住难,弃将弱息自摧残。腰间三尺冰文练,百转千回掩泪看。黄昏人静重门闭,逡巡竟向南枝系。红蜡才灰辗转心,冰蚕永断缠绵意。郁郁埋香土一抔,长干西去板桥头。空林鹃语三生恨,幽圹萤飞独夜愁。浮花浪蕊消弹指,毕竟韶颜为谁死?杀粉亲书堕泪碑,燃脂好续伤心史。只悔当初作鸩媒,生将珠玉委蒿莱。纵教采尽中州铁,铸错无成剧可哀。”
   洪稚存嫌蓉裳诗,多肉少骨。余曰:“张燕公评许景先丰肌腻理,惜乏风骨;李华文词绵丽,气少雄杰。宋子景亦云:‘恃华者质少,好丽者壮违。’人各有性之所近也。”
    蓉裳年十六,即来受业;为余注四六文方半,而出宰甘肃矣。与陈梅岑皆翰林才,而困于风尘俗吏,亦奇!
    三十三岁父亲亡故,辞官养母,在江宁(南京)购置隋氏废园,改名“随园”,筑室定居,世称随园先生。
    袁枚的好友钱宝意作诗颂赞他:“过江不愧真名士,退院其如未老僧;领取十年卿相后,幅巾野服始相应。”他亦作一幅对联:“不作高官,非无福命祇缘懒;难成仙佛,爱读诗书又恋花。”自此,他在随园过了近50年的闲适生活,他在给友人程晋芳的信中说:“我辈身逢盛世,非有大怪癖、大妄诞,当不受文人之厄。”可见袁枚在封建时代是一个很清醒的人。

   另附苏小小词作一首,愿与君共享:
   妾本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燕于衔将春色去,纱窗几阵黄梅雨。
   斜插玉梳云半吐,檀板轻敲,唱彻《黄金缕》。梦断彩云无觅处,夜凉明月生南浦。
 楼主| 发表于 2013-4-24 08: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陵苏小是我师
SAM_6463.JPG SAM_646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3-9-9 18: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高伟6461 于 2014-2-10 09:54 编辑

杭州高伟书法
应邀为杭州富义仓之韵和书院所书之对联
SAM_1383.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2-10 17: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杭州高伟书法
SAM_3415.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5-5 19: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杭州高伟写小品
SAM_3725.JPG
 楼主| 发表于 2014-6-18 12: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杭州高伟写小品
SAM_448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9-29 09: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杭州高伟作风水增运合体字书法小品
PIC_20150928_213856_6AE.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