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当代书坛〗 查看主题

朱永灵的意义——由一张请柬说开去

发布者: 丁剑 | 发布时间: 2013-3-28 10:22| 查看数: 2703|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朱永灵的意义
——由一张请柬说开去


3月5日,“行道迟迟——朱永灵书法艺术展”在台北国父纪念馆举行,很荣幸我此次以朋友的身份接受邀请前往观摩。

当代书法界在纷扰的名利场中已经闹的不可开交,侧眼望去,关中大地书协规模宏大的主席和副主席名单出炉,它背后的竞逐与争战,俨然已为书坛造就了一所“秦城”。那么,朱永灵的意义是在告诉我们一个艺术远行者驻足时的珍贵。

朱永灵实际上是书法界第一个真正由策展人策展的书法家,按照现代策展人制度来进行展览运作。这其中,艺术家所要完成的就是艺术创作本身。早在几年前由著名策展人冯博一在深圳何香凝美术馆策划的“写到平常——朱永灵书法艺术展”便是一个成功典范。此次台北展我注意到请柬中的一个细节,而恰恰是这个细节体现了本质的不同,它释放出的意义具有前瞻性的高度而区别于当下一般意义的展览。请柬的落款不是艺术家本人,而是主协办方及其负责人: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关渡美术馆 馆长  曲德益
                                                                                   诚邀
国立国父纪念馆          馆长  王福林   


这个意义是在告诉我们,当策展人说服基金会或美术馆之后,艺术家的个体艺术展出就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公共艺术了。那么,作为向大众展示和传播艺术产品的美术馆就要发挥它公共艺术传播的功能和价值,所以理应由它们来发出邀请和开放展示平台,将艺术向社会大众传播,用艺术的美好干预社会,润泽人心,使人们在繁琐纷扰而又重复单调的社会生活中获得精神慰藉和陶冶。这是公共美术馆真正价值的所在,是美术馆功能的社会意义体现。此外,它的另一个重要意义还在于这种制度理念之下艺术家获得极大自由和尊重。这和我们一般意义的由艺术家向美术馆承租展览场地进行艺术展示的做法有着本质的不同,因为在那样的模式下美术馆实际上只是个场地租赁者。我最近也在帮一个艺术家朋友在北京的一个顶级美术馆办展览提供宣传服务,我接到该美术馆工作人员打来电话问是否要在馆刊上搞版面专题,当同意后,所讨论的就是价格和最低定多少本数量,我觉得这种做法实际上就是一种买卖,和艺术本体毫无关系。美术馆除了租赁场地就是开发其衍生产品项目赚取附属价值。而我国大部分的针对个体艺术家的展览基本都是这样的模式,也就是说美术馆对待当代个体艺术家几乎没有任何出于公共艺术的思考而进行的展览规划和运作。这实际上是一种本职的懈怠和制度的缺陷。

这样的制度会带来什么呢?这样的制度之下,作为个体艺术家要想在公共美术馆展示他的作品,就必须要有巨大的经济后盾支持,否则几乎不可能。那么,这种情况下所造成的实际景象,尤其是书法界,就是当官的或书法官员才有这个能力办展览,他们要么自己出钱要么有企业或政府出资来运作展览,而实际上在现行体制下,真正自己出钱的又有几个呢?谁不知道权利和金钱的互惠关系呢?这其实就是一种通过公共艺术平台操作的受贿与行贿,这难道不是一种腐败吗?

在书法界,有多少无背景、无关系的有才华的艺术家,尤其是年轻艺术家在公共美术馆办过个展呢?当前的艺术体制下,几乎无法实现。

如果由策展人制度介入,这将成为一种可能。简单讲,策展人承担着发现和推介艺术家的职能,由他向美术馆或基金会推介艺术家,然后说服他们运作展览。他的说服理由当然要专业而强有力,他自己当然要把好艺术品质的第一关,因为他策的所有展项都将写进他策展履历。一个好的策展人所建立起来的策展履历是会增加他在基金会或美术馆那里的信任程度,相反如果策展人策划一个低劣的展览,就相当于给自己的职业履历抹黑,会降低基金会或美术馆的采信程度。那么,他要想成为一个业界认可的优秀策展人,他就必须敬业,他就必须对自己的策展履历负责。这样的制度下,展览将会以艺术或主题为重要的先决条件,将会以“意义”惠及大众,而不是官本位或权钱所能决定的。

本次“行道迟迟——朱永灵书法艺术展”由青年策展人王晓松及台湾当代艺术家吴达坤联合策展,由著名策展人冯博一及享誉台湾艺术界的关渡美术馆馆长曲德益担当学术主持,规格、学术高度及专业操守可见一斑。

展览当天,来自大陆、台湾、日本及海外等近百位艺术界朋友出席开幕式,近400位观众观看了展览。开幕式上,主协办方台北国父纪念馆馆长王福林,关渡美术馆馆长曲德益先后致推介和欢迎辞,来自大陆著名学者尹吉男、刘涛、冯博一也先后致辞,朱永灵随后作简短的答谢辞,整个场面充满对艺术的热爱和尊重气氛,人与人之间那种彬彬有礼,互敬互重,清雅而高致,可谓盛况云集,是台湾艺术界的近年来颇具人气和学术含量的一次高规格个体艺术家作品展。

朱永灵是独立的,这使他在世俗的书坛很容易被忽视和忘记,尽管他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在国展中获过奖,也尽管他曾经是中央美院第一批书法进修生。但不善言辞,喜欢的独自行旅的朱永灵似乎渐渐觉悟他所热爱的书法与喧闹的书坛并没有多少关系,所以,他甘愿淡出和自我放逐。以这样的平常心恰恰成就朱永灵独具个性的艺术及艺术行旅。策展人冯博一在给他写的文章中曾用“温宁与久远”来评价他的书法。

“温宁与久远”,放眼当今书坛,试问有几人能当之?而真正的艺术必是温宁和久远的。这也可见当代书法已经“残忍”到何等境地了?!

或许,“行道迟迟”——这《诗经.•采薇》篇中久戍之卒归乡之路的艰难和泥泞,正是当代书法的真实处境!







                                                 2013.3.15丁剑台北归来改就!
朱永灵111111111111111111111.jpg
朱永灵请柬截图.jpg

最新评论

书法无限 发表于 2013-3-28 10:55:45
书法在线很长时间没有丁兄的文章了,期待更多精彩
侯勇 发表于 2013-3-28 13:05:16
请柬的落款不是艺术家本人,而是主协办方及其负责人:这个意义是在告诉我们,

当策展人说服基金会或美术馆之后,艺术家的个体艺术展出就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公共艺术了。那么,作为向大众展示和传播艺术产品的美术馆就要发挥它公共艺术传播的功能和价值,所以理应由它们来发出邀请和开放展示平台,将艺术向社会大众传播,用艺术的美好干预社会,润泽人心,使人们在繁琐纷扰而又重复单调的社会生活中获得精神慰藉和陶冶。这是公共美术馆真正价值的所在,是美术馆功能的社会意义体现。

此外,它的另一个重要意义还在于这种制度理念之下艺术家获得极大自由和尊重。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