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虫甬

我的书法字典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0 09: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9.树.jpg

树殇(之三)_金石书画_论坛_** http://bbs.tianya.cn/post-169-666286-1.s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2 09: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书法字典(二)
陈崇勇

1


    前天在“书法江湖”网上发的《我的书法字典》一帖,被人扯淡了!

    昨天凌晨三点多醒来,想起此事,也拟回一句:说书法,说艺术,说文化都可以。却被扯到那些天涯网站衰弱,文联、书协哪个级别高,谁比谁官大之类与本帖无关之事。

    无语!(顺便粘贴先前写的一个“無”字,也算是给“我的书法字典”里又增一字。)
无_副本.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2 09: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社会的文化氛围真成问题!所谓的书法圈亦是如此。联想起前几年写的一篇未曾发表的文字《水有毒》。在床上辗转反侧快到五点钟,膀胱有些憋屈了,于是穿衣起床,到五楼放一下水。回房后,辅纸,添墨,濡笔,写下一个“水”字。顺带再写一个“無”字。


水_副本.jpg     无2.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2 09: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2

稀饭配饼干


    因为平常都是吃食堂,只有在周末没有回延平时,才会偶尔煮一下饭。因此对做饭之事并不上心。

    昨天早上煮了一锅粥(吃三餐,早饭后下楼时卖一些馒头、小菜之类中、晚餐吃),配什么呢?记忆中,春节前还剩一包五毛的榨菜,翻了一会也没找到,终于在垃圾袋里看到了它的身影。只配一块豆腐乳,好像寡淡了些,浇点酱油?

    忽然记起前天下午,同事发了几块旺旺饼干,我没吃,顺手带了回来。正好配稀饭哈!

     (写了六个“稀”字,犯了选择困难症!)


稀4_副本.jpg     稀2_副本.jpg        稀1_副本.jpg     稀5_副本.jpg     稀3_副本.jpg     稀6_副本.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3 14: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虫甬 于 2021-2-23 06:34 编辑

微信图片_20210223071954.jpg



蝴蝶之死——《我的书法字典》之三



    对“蝴蝶之死”的关注已经很久了。

    记得少年时,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一只巨大的彩蝶在楼下的空地上飞来飞去,张开的翅膀有小人书那么大。这鲜活灵动的美,让我怦然心动!想占有之贪念蠢蠢欲动。几番追逐之下,蝴蝶真的累了,巨大的身形,使她无法轻盈地飞向远方,只好泊在矮墙上,腹部剧烈起伏,像是少女在喘息。正要上前捕捉时,我心头一怔:就这样弄死她?!我的手臂顿时颓了下来……

    十年前,我写了一篇《蝴蝶之死(双溪楼笔记之十一)》的文章,开头是这样的:
    第一天,蝴蝶很鲜活。在室内,飞来飞去,一会儿泊在门上,一会儿泊在窗帘上,甚至连灯泡都敢扑过去,像个探索者。
    第二天,蝴蝶安静了许多,泊在墙上,像个处子。我想,蝴蝶应该回到室外,在花草树木间流连,于是伸手去捉。蝴蝶扑地升到更高处,让我无从措手。
    第三天,墙壁空空荡荡,我有些失落。一低头,看见蝴蝶的躯体落在墙角,尘埃纸屑间。我忍不住蹲下身去查看,蝴蝶确实死了!它的四脚朝天,柔软多汁的腹部也已经干瘪……
(蝴蝶之死 • 书法“蝴蝶”之生死【虫甬】中国书法网  https://www.freehead.com/thread-6804124-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3 16: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因故未能完成帖子,下午继续。





五年前,拍的两只蝴蝶,舞了一曲《梁山伯与祝英台》。



三年前,在供电局的橱窗下,拍了“蝴蝶之死”:
谁会想到,在城市这高大上且和谐的橱窗下,有一个“蝴蝶之死”的角落。


不同种类、各种姿势的蝴蝶之死




一只泊在大路中的蝴蝶,摆出了F117起飞的架势,但已扇不动翅膀!



是昨天在花丛中飞舞的那一只吗?


一只蝴蝶之死,一缕香魂飘散……

试书之。

蝶.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4 14:27:33 | 显示全部楼层
7.jpg
“家”的诞生——《我的书法字典》之四
陈崇勇
此帖尝试记录昨晚“家”的诞生经过。
01.jpg
这是上个月我发的搬家帖子,看过的人或许还有印象。
2_副本.jpg
一直想写一个“家”字,抒发一下。在电脑《我的书法字典》文件夹里,“家”字已经单列。
0_副本.jpg
初五在延平时就试写过几个,并不理想。
1.jpg
昨晚,写“家”的念头再次浮起。为此,我查了手机《书法字典》中“家”字的草书写法,印象较深的是黄慎的“家”字。
“家”的诞生7_副本.png
更早些时侯,我还把《书为心画——书法创作实验》“山扉夜坐”中“一家春”三个字的构图拿来作参考。   
4_副本.jpg     5_副本.jpg
在报纸上试写了一些“家”字后,索然无味。换写了一个“鱼”字,还是如此。准备收摊洗笔时,忽然灵感一动,这左边的两点与右边的一点,不就类似于现今家庭的父母两人、孩子一个的关系吗?有了这个念头后,“家”的结构开始变形,宝盖不再是位于正上方,而是向左下严重倾斜。“豕”的弧笔几乎成横势,两点匍匐在下,一点高高在上……随后,连忙用已经加水的毛笔试写了一些“家”字。
6_副本_副本.jpg
在报纸上写太花,又去宣纸上定型……
当然这个“家”字的形象,远没有达到我理想的状态,但“家”字的构思基本完成。等以后手感更好时再写吧!
之所以把《“家”的诞生》整个构思、书写过程都呈现出来,就是希望能够为《我的书法字典》系列提供一种书写私人化的“事实依据”,使“书为心画——书法创作实验”理论得以落到实处,并与有识之士共同探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3 10:26:07 | 显示全部楼层
0_副本.jpg

神(装、拆)
陈崇勇

新租的房子窄小简陋,连个放衣服的柜子都没有,元宵回延平后,在母亲家里发现一个很早以前姐姐买的简易布衣柜,正好拿来用。
拆开包装,我只看到一堆零部件,包括螺丝在内,有上百个,但却没有找到图纸。怎么办?手机搜索了一下,发现现在的产品都是直接套管,而这套却是十几年前、早已淘汰的老产品,要上螺丝组装。在纸箱的侧面找到一张铁架的图片,知道它装好后大致的模样,看来不太难,直接动手吧。

2_副本1.jpg

把主要零部件一个个摊开摆好,按自己的理解一步一步安装。架子搭起来了,细细的几根铁管在劳作中微微晃动,它们的频率还真不一致……
9_副本.jpg

快要收尾时,发现了少了一些部件。问题出在哪里?
3_副本.jpg

坐下来,想再仔细对照那张图片时,我的思绪开始跑马了。
这款冠达星简易布衣柜是由范冰冰代言,看照片似乎还比较清纯,与后来的“范爷”有别。
她出道时,我早已过了青春期,她不是我的偶像,却是无数男生的梦中情人。这位**,数十年来,话题不断,人间尤物一枚。
只是我有一个疑问,她用过这款产品吗?对产品质量有足够的了解吗?(在安装过程中,我觉得这是一款有缺陷或需要改进的产品。如三截的插管衔接处没有固定的螺丝,可能造成上下脱落等)她就敢代言,也不会成为被告。后来甚至漏税几个亿,依然能够准备复出。
这神奇的国度,无语!

5_副本.jpg
简易衣柜没有装好,夜里也睡不塌实,快四点醒来,赖了一会床,还是起身继续。认真再核对一下照片,再看看眼前半拉子的衣柜,发现有几处问题。是被前面安装的人误导了(他没有安装好)。这个凹槽铁片,应该是在顶部,却被固定在下部,位置错了。这种弯角构件,被掰成直线……
4-副本_副本.jpg

柜子大致安装好了,毕竟是十几年前的旧罩布,脆得和纸一样,不管我怎样小心翼翼,仍旧被扯出两个破洞,不知以后还会是怎样的皮开肉绽。
管它呢,先将就用哈!

7-2_副本1.jpg
时间还早,虽然手臂已经有些酸麻,但写几个字还是可以的,而且自觉手感不错。
写什么呢?先写“装、拆”二字。
“装”要小心,轻轻一扯,上下纵势拉长。
“拆”使巧劲,微微一荡,左右横向分开。

0-2_副本_副本.jpg     10_副本.jpg     11_副本.jpg

再写一“神”字。
这“神”字,虽然主体结构乏善可陈,但最后的神来一笔,像不像**的美腿哈!

10_副本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8 09:3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虫甬 于 2021-3-8 01:40 编辑

漏.jpg



晚食当肉(漏)
——我的书法字典之六
陈崇勇

春眠不觉晓。
连惊蛰的雷声都没惊动我。


醒来支付了一笔从昨天原本要讨到明天的债后,才发觉已经九点半了,早饭还没吃,赶忙淘米熬粥。

联想起鲁迅的诗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不由得苦笑!


昨晚下了一夜的喜雨,房屋的状况如何?要检查一下。
进门边的一面墙角上,有成片的水迹。
靠窗一面的墙角上也有。窗台、洗碗池的脚下,门缝边,都有成片的有渍……


这年头,连雨都漏得不艺术,那传说中的“屋漏痕”,我怎么也找不到。漏成人民币模样的也很好啊,可惜又没有。


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说,“卷我屋上三重茅”“床头屋漏无干处”。而我床辅的位置还没漏雨,起码比杜甫幸福三倍!(想起了“你幸福吗”的千古一问,以及最近的……)


比漏雨更让我担心的是漏电!以前此屋雨季的情况怎样?要向房东了解一下情况了……


打开房门,走廊已经成为雨巷,只是没有打着油纸伞**一样的**。

……

熬粥的“姑姑”声,与肚子的“姑姑”声此起彼伏。要有田螺**就好了。


粥盛好,摆上昨晚带回来的一块面包、一包榨菜,应该可以对付一天。


舔一下嘴唇。粥很烫,得晾一会。抬头看一眼窗外的风景。
这栏杆上一篷不知名的枯草,并没有被春雨浇绿。


而栏杆下的一丛,倒是青翠欲滴。更远些的一片,像是它的前辈,只是骨头更软,已经东倒西歪。


再远处的潭山有鸟儿鸣叫,可那与我无关。我还是喝我的稀饭。


快十一点了。晚食当肉!
东坡说的没错,这饭吃蛮香,感觉还不错。碗有空再洗,先写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8 09: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漏0.jpg


漏1.jpg


漏2.jpg


漏3.jpg


漏4.jpg


漏5.jpg


漏6.jpg


漏7.jpg


  • 漏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时事点击|中国书法全集|小黑屋|松竹书院|养晦书塾|刘正兴画苑|艺术展厅|学术研究|收藏鉴赏|自治社区|休闲社区|Archiver|书法在线 ( 京ICP备17008781号

GMT+8, 2021-4-21 11:38 , Processed in 0.32044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