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51|回复: 0

张子同|李源先生中等个头,脸色发白,为人话不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22 16:4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源先生中等个头,脸色发白,为人话不多

张子同



李源先生,中等个头,脸色发白,为人话不多(熟人除外),在我的印象中,李源先生思维敏捷,画画速度很快,快过于我所见过的其他画家,他操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偶尔也会说说我们本土方言,他烟不离口,常年穿着一身发皱的灰色条纹西服套装。我拜他为师(提了酒的),我和李源先生,在常人眼中是师徒关系,然而,私底下我和他却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就如同兄弟哥们一般!

640.webp.jpg
李源先生在作画

第一次见到李源先生,先得从2002年秋天的一个美好的下午开始。21岁的我意气风发,对一切事物充满着好奇,李源先生35岁,头发乌黑,风华正茂的他大我14岁。

我在西安某酒店从事厨师工作,因酒店装修,回家待业的我除了喜欢画画再就一天好像无所事事,我是一个很宅的人,每天把自己关在家中研习中国人物画。

微信图片_20200522164231.jpg

李源先生

我经常在一个我认识的一位老同志毛先生,我管他叫毛叔叔(曾经我父母工作单位的领导)的装裱店装裱我的书画。那天早上我临习了一副任伯年的钟馗图,迫不及待地下午把它拿到毛叔叔的店准备装裱,在装裱店里第一次见到画家李源先生,他在书案画画,毛叔叔介绍说:‘‘这是画家李源,静宁雷大人,和你是一个乡的,李源先生人物山水,花鸟走兽,无所不及"!李源先生脸色白皙,笑咪咪的对我点了点头,我很高兴的伸出双手握了过去……

微信图片_20200522163504.jpg
李源先生的花鸟写意画

从毛叔叔嘴里得知,李源先生原先在(甘肃省静宁县兴飞地毯有限公司)绘图室从事绘图工作,兴飞公司在当时的全静宁县城,是最高大上的大公司,当地的龙头企业,当时好多人以在兴飞公司工作为荣。该公司的标志图案也是李源先生所设计。毛叔叔个头不是很高,矮矮的,后脑勺也挺突出,面部长的像个南方人,那时候毛叔叔可是兴飞公司的副经理,而且我知道我的父母也在兴飞地毯公司工作过很长的一段时间(约十三四年),我的父亲是兴飞公司的货车驾驶员,母亲是公司车间一普通职员。李源先生说对我的父母有点印象的。而且我对李源先生设计的兴飞公司标志也有记忆的,小时候在兴飞公司厂院和小朋友一起玩耍时,经常会看到公司最高的四层楼的楼顶,高高的悬立着那个大大的,直径约两米的圆形红色标志,标志中间是一个繁体的鎏金篆书体‘’飛‘’字,字的左右好像是龙凤腾飞的图案,也是鎏了金的,其余的大部分空白是被上了红色的,远远的看上去,就是一个大大圆圆的红色环形标志,我母亲的工作服上面经常佩戴着兴飞公司的这个金属徽章标志,在一次父亲送我上学的路上,我指着那个厂徽问好奇地问爸爸,爸爸说那是李源设计的,我不知道李源是谁,我还以为是我认识的另一位叔叔‘’吕焱‘’设计呢,直到认识李源,从毛叔叔嘴里得知这个标志的设计者——李源。现在想想那时候我十岁左右,李源先生应该那时候是24左右的年龄。

微信图片_20200522163500.jpg
李源先生的花鸟写意画

在毛叔叔的书画装裱店, 李源先生和我简单的寒暄了几句,接着画他的画——水墨葡萄,他一边画一边说,他画葡萄是他自创的三笔成型法(其他人是两笔),即画一颗葡萄先将颜料对水调成紫色,用干净的毛笔蘸上调好的色,在宣纸合适的位置上左边来一笔,右边再填一半,中间在补上一笔。看,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活灵活现的展现在了生宣上,他用他的这种画法,一颗颗地画,不一会一串串葡萄,被他巧妙的展现在了纸上,只见他另拿出一支毛笔,蘸上焦墨,葡萄的枯藤老蔓生动的被安排在画面之中,他画画速度很快,也很干练,色彩搭配也很和谐,很快一组一组的葡萄就画成了,看他作画真是一种享受,我非常佩服他!看他画画入迷,我在磕烟灰的时候,一不小心将他画案旁边的一得阁墨汁打翻,墨汁撒在了李源先生正在创作的葡萄画面上,惊慌失措的我一时不知所云,李源先生见此情景,连忙帮我来化解现场的尴尬,他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细细地说:"别慌,别慌,恰到好处,恰到好处……"只见他拿着一支羊毫大斗笔,调上水墨,在我打翻墨汁的地方三两捣鼓,一片片富有生机的葡萄叶子豁然涌现在纸上,在场的几个人无不被李源先生的这种神来之笔所震撼,大家齐声笑道:"哎呀,妙,妙"!葡萄画作完成,我伸手递给李源先生一支五元一包的兰州牌香烟,李源说他习惯了抽他的一块八一包的兰州牌香烟,我一再让他抽我的,他就勉强接受了我点着的烟卷。一根烟的功夫,画也晾干的差不多,他就将画用纸胶布贴于墙上,此画为一副三尺整张写意葡萄,色彩淡雅,墨色分明,葡萄颗粒很有层次,构图精妙,留白、空间感非常完美,曲曲折折的枯藤老蔓,纵横交错着的叶子,环绕卷曲着,斑驳的葡萄参差不一,整个画面就好像流露出一个人的一生一样,小小的画面向外无限延伸,给人无限的想象力,站在李源先生的画前,我思绪了很久,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画外之音"吧。这便是我第一次见到李源先生的情景。

2020年5月20凌晨五时,子同记于问月山房。

640.webp (7).jpg


李源先生在野外釆集写生

640.webp (5).jpg
李源先生在和同行交流

本文作者、李源先生的学生张子同


640.webp (6).jpg


张子同个人简介

张子同,字开通,号三青居士,男,汉族,1981年8月25日生于甘肃静宁县,别署复朴斋、月庐、云水山房。好书法、诗歌、善画、擅古董鉴赏。拜于当地画家、雕塑家、作家、考古学家、易学研究家李源先生门下。对二王、于右任、李叔同等诸贤书法等从事长期学习与研究。



张子同清明为老师李源扫墓



《念》

文/张子同

雨  烟火  你的影子
淹没于枕
翱游
你用三十万大文筑立的城
不可摁熄在贫瘠的土中

几欲燃烧  几欲疯掉
没有肉体   人睡去
从来就没有肉体   没有声音
更没有
颤哆世俗的影子
空空也    一无所有

那高矗于九天的影
呐喊   不能超越
不能痴狂,更不能泯灭

大原  满是花瓣
落难着    飘零着
满是祭奠的灰
那灰  那些望不见的
请用一柱烟草如诉
堆亮我无尽的长夜
——雨  烟   暗光
城与你的死灭


《清明抒怀》

文/张子同

清明故山柳色新,春雨纷纷我怅然。
**相逢梦里见,日日望断白云天。
东风飘兮桃红醉,一瓣何曾到九泉。


《皮影》

文/张子同

一袭花绿,灵飞妙动
是你盖在我心头的印章
悦耳的锣鼓,依稀回响
于我童年踩过的黄土之上

那些灯影终究没能照亮
一条河的去向,一个王朝的兴衰
在你的戏言里落幕。而你脸上的粉黛
已在我的记忆里越境

我不忍瞥见,你
生旦净末丑中的悲凉
也不愿听懂,你
宫商角徵羽里的幽扬

如果,如果有一天
再也没能够听到你的浅唱
那从眼角渗出的,不再是泪水
那是一方悸动的烟雨
一方空旷久了的, 暗哑山河

《雪之巅》

文/张子同

天籁何处?是鹰嘹亮的啼叫
抑或是曾藏匿于其中,四处迁徙的古老人类?
他们流下泪水的时候,泪水结成冰纹
却默默无声
看云雪渗出天的蓝
一颗尘心也在默然里碎裂
只有这亘古的沉默与白色汇合
在天地间凛然物外,轻视生命
偶尔,在一声战栗的呐喊中
在太过长久的绝望里
突然崩溃,如雪色的马群,四处奔走突袭
他们突然就有了行走的生命



《窗外月》

文/张子同

我头发上的纹路有黑夜
疾驰而过。正如此刻行走的我们
月光是一片高地
我就是它呼吸的气管
抑郁,多像一节停靠在服务区的车厢

被多彩的霓虹灯围堵里面小歇的人

寒灯寥寥也许只对远方才有意义
我不是灯,更没有光和热
所以我对远方游移的夜怀有恨意

肩膀蜷缩在黑洞般的车窗

黑须竟然与黑夜是同一模样
窗外的人类黑须一抓一大把
只有这些方能刺激我视觉、听觉与机能
而车窗是它唯一的免疫系统
月光将我切碎,变成完完全全的两个
两个我和我随时准备的两包烟草趴在兜里

窗外,车辆来回碾压夜的影子
像一段裹着熟睡缓缓呼吸的枕木
枕木的胸腔起伏不定
枕木,也有性别
——3.30凌晨4时记于路上


《青花瓷》

文/张子同

你用千年的笔触
一笔一笔勾勒不老传说
轻描淡写岁月的胎痕
打开青花瓷的蓝
你便从,唐诗宋词的韵律中
撑着油伞款款而来
如烟的女子,穿过雨巷
陶镇,湿漉漉的台阶
足下的雨露
折射出虹与桥的圆
丹青入图,江南水乡
带着梦里的晃动,翻阅历史旗袍
带着昨夜的矜持与羞涩
古朴凹凸的平仄有致
晕染碧莲朵朵,开出若有所思
那一朵,可是千年以后
裹入画册的你我
再添一叶兰舟,摆皱一方云天
那菀柳下的蓑翁,垂钓暮色

守旧一夕阔别的烟雨
你用一抹青花的深邃,镂绘出
诗意里的烟云松涛
承载,悠悠华夏千年的古韵

640.webp (8).jpg

张子同的书法

640.webp (9).jpg


张子同的泥塑人像

640.webp (10).jpg

张子同的泥塑人像
640.webp (1).jpg
640.webp (2).jpg
640.webp (3).jpg
640.webp (4).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时事点击|中国书法全集|小黑屋|松竹书院|养晦书塾|刘正兴画苑|艺术展厅|学术研究|收藏鉴赏|自治社区|休闲社区|Archiver|书法在线 ( 京ICP备17008781号

GMT+8, 2021-1-19 03:54 , Processed in 0.14937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