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66|回复: 0

毛泽东与周易术数文化一 杭州高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3 09: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高伟6461 于 2019-5-13 01:56 编辑

                      毛泽东与周易术数文化
                                        杭州高伟
      清朝,乾隆皇帝某一次下江南的时候,就来到了湖南韶山这个地方,他觉得这个地方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就对身边的人说了一句话:500年内这个地方必然会出现一位杰出的大人物。身边的很多人就问这个人姓什么,干什么的,但是乾隆皇帝却只是笑笑并不回答,而是把手掌正过来后又翻了过去——把手字反过来看正好是毛字。500年内,韶山冲里果然走出了一位伟人。
     “韶”乃虞舜时乐名。《书·益稷》曰:“箫韶九成,引凤来仪。” 史载:“韶山,相传舜南巡时,奏韶乐于此,因名。”(《湖南省志·地理志》引《嘉庆一统志》卷354)《辞海》据此诠释韶山:“相传古代虞舜南巡时,奏韶乐于此,故名……山有八景,风景优美。
       虞舜,远古时代父系氏族社会后期的部落联盟首领。姓姚,号有虞氏,名重生,世称虞舜。他是继尧之后被中华民族世代推崇的又一明君圣主。他为尧所器重,尧不但把盟主的尊位禅让于他,还把两位爱女娥皇、女英许配与他。
        舜继位之后,为造福人类,开拓疆土,辞别爱侣,甘冒苦辛,渡黄河,涉长江,深入荆楚蛮荒之地,探测山川利弊,规划拓垦宏图。南下途中舜与侍从宿营韶山,侍从们为舜帝载歌载舞,随着优美的音乐舞蹈,山崖翕然,山鸣谷应,声震林木,凤凰闻乐展翅,嘤嘤和鸣。山间胜境,人间盛会,亘古传诵。日久,人们便把舜帝欣赏过的音乐称为韶乐,把他赏韶乐的山岭叫韶山。
        孔子在齐闻《韶》乐,如醉如痴,三月不知肉味。(《论语·述而》:“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朱熹集注:“盖心一于是,而不及乎他也。”)孔子听了美妙无比的韶乐之后,整个身体,很长一段时间都被韶乐所带来的愉悦和回味所占据萦绕,他可能会不由自主地陷入沉思,浮想联翩;也可能就是发呆,什么想不起来,但身心是舒坦的、宁静的、甜美的,感到极大的安慰和平衡。真实的“韶乐”是什么样子,只存在于文献和人们的想中。我的本家山东的古琴家高培芬女士根据明代的琴谱打出的《韶乐》(节本),但是这个琴曲的曲调并不好听,远不如明代刘基的《客窗夜话》感人。
         韶山秦至西汉属湘南县,东汉至晋未变。南齐废湘南县,遂属湘西县。隋开皇九年(589)入衡山县。唐天宝八年(749),改衡山县为湘潭县;自此至宋,属湘潭县。元湘潭县升湘潭州,韶山属相潭州。明代属湘潭县移风乡居义里;清代为湘潭县的第七部。光绪十九年(1893)12月26日8时30分(阴历一八九三年十一月十九日辰时),星期二,毛泽东生于长沙府湘潭县韶山冲上屋场。毛泽东属相属蛇,星座:摩羯座。毛泽东原字“咏芝”、“润芝” 、“润之”,还曾以“子任”为笔名。“润之”典出《周易·系辞》:“是故刚柔相摩,八卦相荡,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说挂》亦有“雷以动之,风以散之,雨以润之”。
        父亲毛顺生一心想着成为当地首富,但他除了农民的一点精明外,既无宏大的发财计划,更无半点政治理想。他做梦都没想到,儿子毛泽东日后会成为新中国的缔造者。
毛顺生只让毛泽东念了两年书,他认为学会了识字和算数记帐就够了,再念下去既浪费米钱,更浪费劳力。因此他就把毛泽东从私塾中领回来,白天跟着他下地干活,晚上给他算数记帐。酷爱读书的毛泽东不甘心这些,可是迫于父亲的威严,他只好抓住干活的空闲看书。父亲干活时他跟着干活,父亲休息抽烟时他就抱着一本喜爱的书读。他父亲实在看不顺眼,认为他这是偷懒,为此父子俩经常发生冲突。随着毛泽东年龄渐长,道理懂得越多,和父亲的观点差异也就越大,冲突也就越激烈。慢慢地他萌生了反抗的念头。一次,父亲又要打他,他就拼命往外跑,父亲拔脚就追,边追边骂“看你往哪跑,抓到手就打死你!”毛泽东反嘴道:“打就打吧,让你打!”毛顺生气急了,跑过去就是一顿狠揍,可是毛泽东并不服软,就让他揍。毛顺生也心疼儿子,不想一直就这样揍下去,可是毛泽东就是不求饶,下不来台的毛顺生只好等着毛泽东的母亲过来劝开,又教训了毛泽东几句算完事。从此毛顺生再不对毛泽东动辄打骂了,父子俩开始各干各的。15岁的毛泽东想去东山小学念书,等到自己东奔西跑凑足了学费时,父亲难过地对他说,他走了,家里要雇工,可家里没钱雇不起。于是毛泽东跑到王季范先生家借来了雇一年长工的钱,默默地交给了父亲。第二天,毛泽东没跟父亲告别便踏上他的求学之路。从此,他也开始了为中国广大劳苦大众寻求解放和谋取权利的斗争。
      毛泽东出外求学之前,父亲给他包办娶了一个比他大4岁的**罗氏,那年他14岁,罗氏18岁。当然,这桩婚事遭到了毛泽东的坚决反对,后来婚是结了,但是毛泽东从未与罗氏同过房,父亲也无可奈何,后来随着毛泽东走上革命道路,他与罗氏的婚姻便宣告结束。
      革命不久,毛泽东与他的恩师杨昌济的女儿杨开慧产生了爱情并结了婚。他们之间的经典爱情曾感动过无数人。可惜的是杨开慧为毛泽东生下3个儿子后便被反动派逮捕杀害,时年29岁。杨开慧的牺牲令毛泽东悲痛万分,后来他曾作过一首十分感人的词《蝶恋花》来表达对杨开慧深深的思念之情。由于杨开慧的逝世,毛泽东的3个儿子便成了流浪儿。流落到上海的毛岸英和毛岸青直到1936年才被地下党组织找到,并送到了苏联学习。小儿子毛岸龙病死。
      大革命失败后,毛泽东领导了以农民为主力的秋收起义,上了井冈山。在这里,美丽的**贺子珍进入了毛泽东的生活。贺子珍给了毛泽东体贴和关怀,但由于个性的差异,慢慢地两人感情破裂。
      由于排除了毛泽东的领导,红军的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被迫长征。最终红军接受了毛泽东的建议挽救了自己的命运,取得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胜利,顺利到达陕北。在延安,毛泽东与江青结了婚。这桩婚姻已被历史证明,于毛泽东本人和国家都是不幸的。
      对待儿女,毛泽东是既怜爱又严格。当时刚从苏联回到延安不久的儿子毛岸英18年没有与他见面,父子团聚分外高兴,但毛泽东克制住自己的感情,决定派岸英到边区农村锻炼。等岸英再次回到延安的时候,毛泽东高兴地说:“白胖子变成黑胖子了。”正是毛泽东严格而又不失慈爱的教育使岸英成了一位令他满意的优秀儿子。1950年,毛泽东执意送岸英上了朝鲜战场,不久便传来岸英牺牲的消息,无比悲痛的毛泽东发出一声催人泪下的叹息:“唉!谁叫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呢……”之后是深深的沉默。
       伟大的政治家兼天才诗人毛泽东没能阻止死神的到来,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与世长辞,留下无尽的身后事任人评说。
      毛泽东一生博览群书,对中国的周易术数文化尤其有深入研究,但不轻易示人。但是我们从其论著、读的书籍及后人的回忆录中可窥见一斑。毛泽东一生喜研《易经》,也经常运用《易经》,却从不在社会上提倡《易经》,也许出于当时的政治需要。笔者不是政治家,在此不作妄评。
       根据传记书籍记载,毛泽东很喜欢看《易经》,甚至有些书籍及一些工作人员的回忆录上还谈过有关他信教算卦的轶闻。《周易》是我国古代文化典籍五经之一,包涵着丰富的哲理内容和辩证法思想。毛泽东从青少年时代起,就曾熟读过它,直到晚年,依旧很爱读。
       1918年,毛主席与蔡和森抵达北京,有机会接触了一些新思潮。但他同蔡和森谈话的主题,依然还是《周易》之“道”(规律)。《周易》是一部中国古哲学书籍,是建立在阴阳二元论基础上对事物运行规律加以论证和描述的书籍,其对于天地万物进行性状归类,天干地支五行论,甚至精确到可以对事物的未来发展做出较为准确的预测。
      笔者曾认真研读过毛泽东的有关书籍,其中对他在哲学方面的书籍《矛盾论》学得较深,从毛泽东的矛盾论中,在阐述哲理的深度来看,无疑他是研习运用《易经》之人,当他论述矛盾的二重性,矛盾的主要方面,内外因素等关系时,论得非常精辟,跟《易经》的阴、阳互变是完全一致的。
1956年11月15日,毛泽东在八届二中全会上的讲话里说:“有一些同志就是不讲辩证法,……我们每个人也是如此,总是有两点,有优点,有缺点,不是只有一点。一点论是从古以来就有的,两点论也是从古以来就有的。这就是形而上学跟辩证法。中国古人讲,‘一阴一阳之谓道’。不能只有阴没有阳,或者只有阳没有阴。这是古代的两点论。形而上学是一点论。”这也说明他肯定了古代两点论的辩证思想。
       在1957年整风座谈会上,毛泽东说:“不好大喜功不行。但是要革命派的好大喜功,要合乎实际的好大喜功。不急功近利也不行。《易经》上讲:‘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这都是圣人之言。”
    1963年底,山东大学的高亨教授参加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召开的会议,并受到毛泽东的接见。毛主席说自己读过高先生关于《周易》的著作;并对他的成绩给予肯定。返回济南后,高亨将自己的著作《周易古经今注》等,寄请周扬转呈毛主席。不久,他收到回信。“高亨先生:寄书寄词,还有两信,均已收到,极为感谢。高文典册,我很爱读。肃此。敬颂安吉!毛泽东1964年3月18日”。
      毛泽东对《周易》的研究,不仅表现在理论上的应用,而且在整个战略决策上,也体现了对《周易》的应用是惊人超群的。如八卦上有八个门,乾西北为开门,艮东北为生门,这是八门中唯一的两个吉门,都被毛泽东所控制,他和党中央占据陕北乾位的开门(也为天位,天门)东北的哈尔滨为艮位是生门,为林彪和苏联红军所据。坎为北方是休门,休门主休养生息,故北京和平解放。开门、生门不仅是吉门,而且都是居高临下之势,乾艮两门对解放全国来说形成了一把异常锋利的剪刀,所向无敌,一个又一个地剪掉了国民党八百万军队,解放了全中国。毛泽东经过千辛万苦二万五千里长征,选择陕北这个贫瘠之地建立革命的大本营,后又派林彪的部队进据东北的生门。毛泽东千方百计地把开门和生门控制在自己的手中的战略决策,与八卦的布阵完全一致,这决是偶然的,也不是历史的巧合,而是毛泽东的易道高深广大的证明。
      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同志,在解放战争中去山西五台山抽签算卦,也证明他们非常重视信息预测。在社会主义建设中,毛泽东始终如一坚持对《周易》的研究和应用。他在1956年党的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就可以证明这个问题。他在批判党内一点论的倾向时说:“中国古人讲‘一阴一阳之谓道’,不能只有阴没有阳,或者只有阳没有阴,这是古代的两点论,形而上学是一点论……“(《毛泽东选集》第五卷321页)。“一阴一阳之谓道”,就是《周易·系辞》中所讲的阴阳变化规律。
      中国现代史上也有两个著名人物与周易八字相术等有缘,一个是毛泽东,一个是蒋介石。蒋介石和毛泽东的名字都是。“介石”来自《易经》第十六卦豫卦,六二爻辞:“介于石,不终日,贞吉。”后面的象曰:“以中正也。”这就是蒋介石名和字的出处。毛泽东字“润之”,《易经》里说“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又说“雷以动之,风以散之,雨以润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