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壬辰初夏英伦行〗之七:女王庆典与刘正兴的《布希高地》

发布者: 刘正成 | 发布时间: 2012-6-17 11:18| 查看数: 20198| 评论数: 75|帖子模式

〖壬辰初夏英伦行〗之七:
女王庆典与刘正兴的《布希高地》

IMG_2754.jpg

     6月1日至3日日志:原计划6月1日至4日与苏立文先生一起乘坐欧洲之星去巴黎,看卢浮宫等展览,会见柯乃柏、梁扬等老友,陪正兴去莫奈花园写生,之皓还订了红磨坊夜总会演出票,但因时间急促法国签证没有拿到,只好修改日程留在伦敦。也好,此行,正兴实际上在伦敦只呆了一天,跑了三个展览会,连伦敦市容也没看清楚,正好补课。这三天的活动:第一天看大英博馆,看牛津街画廊展览场地,晚上去之皓家拜访亲家;第二天上午修整,中午陪正兴去布希高地后回来作画;第三天去泰晤土河看伊莉莎白女王登基60周年千船巡游典礼,看圣保罗大教堂,为正兴购画具。

    艺术家到伦敦必首选参观大英博物馆,这跟到巴黎必先看卢浮宫、到纽约必先看大都会博物馆一样,它是世界文明历史的厨窗。这种博物馆亚州是没有的,亚州各国均以本国文物为主设博物馆。这倒不是亚州人不关心欧州、美洲历史的原因,是因为亚州各国近二、三百年的衰落而自顾不暇,包括非洲在内,先后是由法国人、英国人、美国人来搬走历史文物宝贝的时候。我们的北京故宫博物院也有几件西洋展品,不过是西洋人来逗慈禧老佛高兴的钟表与机器玩具。世界的四大古文明:埃及、巴比伦、印度、中国,再加上希腊、罗马与玛雅,是这三大博物馆的主题。大英博物馆以埃及、巴比伦与希腊最为精采。一进埃及馆,最引人注目的当然还是近面而立的罗塞塔石碑,这是古埃及文物的重中之重,其重要性堪与胡夫金字塔和图坦卡蒙法老墓相提並论。正兴主要对那一批罗马人体雕塑和希腊帕特农神殿线破的浮雕感兴趣,我则急着让女儿带我上二楼去拍那些3000年以前的埃及纸草纸文书。大英博物馆是允许观众随意拍喧的,只要相机不张三角架就行,我的傻瓜机支一根脚架也不行。但是,那些纸草纸文书都放在玻璃展柜里面,从各个角看都有反光,无法拍照。于是,我就用Apple 贴着玻璃拍,有几张也还马马虎虎能看清,侯勇已抢先贴在网上了。3000年以前,也就是比中国的甲骨文还早的时代的墨书文字,不管你说它有多珍贵都不为过。

    看到下午快三点了,我们才出了大英博物馆去吃午饭。午饭后,在女儿女婿在城里牛津街附近的公寓里小睡一小时,便去看画廊展厅。偶然走进一家叫PETLEYS的画廊,里面正在搞一个叫爱德华画家的油画风景,画得挺好,画价也不大高,但展厅空无一人,我们与老板随意聊了起来。老板说,他的画廊原来有90个签约画家,每年轮流办展,现在淘汰只剩了6个,因为最近几年不景气。08年以前,办展时能销售70%,两年前能销售30%,今年这个展览办15天,至今一张没卖。这个画廊老板的话是否具有普遍性,或者有彽位促销的策略,但欧美经济的衰落可见一斑。我们去了之皓联系的画廊,这是一家自已不经营只出租场地的画廊。皓画廊原计划今年10月、11月的亚州艺术节期间为刘正兴办油画展,但档期排得很满,已排到明年,今年肯定是挤不进去了。我们很惊讶,亚洲包括中国的经济上的崛起,难道会如此之快地反应到艺术品市场上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国美术市场上的一些风头人物,千万别向国人吹嘘你的画在欧州、在美国卖了多少线,甚至也不能到欧美来吹嘘提劲!例如某某国画人物名家几年时间每平尺涨到几十万元上百万,某某当代艺术作品一幅动辄几百万、上千万这些货不真价不实的神话,千万别到伦敦画廊街来次嘘,人家会说你头脑不正常是神经病。由此我感到怀疑,中国整个经济的崛起是不是也像美术市场一样冒虚火?有多大的泡沫成份?这些泡沫什么时侯破裂?当天晚上,我们去亲家拜会,正兴作为见面礼送了亲家在威尔士海边山头上画的第一张油画,我送了一一张在北京就装成框的泥金纸扇面,亲家很高兴,连说这是很珍贵的礼物。哈!未必他们也听过中国的美术神话?我回过头来又想,英国工业社会已发展了几百年,泡沫价值观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他们对艺术品的看重应该是基于对艺术本身的热情和素养的吧。

      之皓去苏格兰去参加约定的老友聚会去了,6月2日这一天在郊区的家里修整了一天,只是午饭后之皓的爸爸阿诺来开车把我们带到布希高地浏览了一下。该去伦敦什么地方,正兴没有概念,布希高地是我觉得应该去看的地方。八年前我初行伦敦的,才知道伦敦并非一个大平原,而是一个浅浅的丘陵地,站在布希高地这个伦敦最高处,从那里俯瞰伦敦,有一个标志性的地貌印象。虽说这里是高地,但并不是很高,只能根据东西南北的方向,去想像泰晤士河所蜿蜒流过的繁华市区。中午阳光很充沛,我用Apple 拍了好几张照片,正兴却在画速写。不久,我们回家休息,有了一个难得的午睡。一觉醒来,已经快下午6点了,不过伦敦9点才天黑,6点仍阳光灿烂。我下楼时,已看见正兴画了一幅画了,在客厅中央的画架上。伦敦室外风大,而且不时会飘雨,画架只好支在室内,弄得客厅很乱。画大概刚画完,作者似乎仍陶醉在他的意境里。他说画的布希高地,我细看了一会,点了点头,确实有阳光下的伦敦远眺映像。所不同的是,这幅画一方面失去了作者原有的鲜艳的亮色调,但却已有了成熟与丰富。正兴随后的英伦写生,在风格技法上有了很大变化,而变化的开始则是这张《布希高地》。还是那句老话:“风格不是花样。”刘正兴这时显然不是在玩花样,他在思考和追寻。他平时画画几乎是一挥而就,有倚马可待之势。这次英伦行在威尔士写生中,每画完一幅,他都要沉吟好一会,与我解说一番,然后马上发给他的儿子刘天易看,听取这个年轻人的意见。人常说,风格是人的背影,自己自然看不见自己的背影,要有别人看。正因为此,他这次英伦行写生算不得高产。要我来评论这幅《布希高地》,我觉得很有那天中午在布希高地所感受到的稍有灼热的阳光感---多雨阴冷的伦敦,阳光与温暖是宝贵、可喜和可感的。

     第二天,即6月3日天气变了,伦敦又笼罩在凄风苦雨中,特别是在旅行和期待着找地方写生的刘正兴的感受中。但这天,在英国人眼中是个大喜日子--他们的女王伊莉莎白登基60年大典就在今日,届时在泰晤士河上将有千船巡游。有一部奥斯卡获奖片叫《女王》,由著名演员海伦·米伦演出,引起了我对英国女王的某种情感共鸣。戴安娜是不是英国王室谋杀的?法庭虽然已有否定的判决,但至今在世人中还是有一团疑云迷雾。戴安娜的特立独行,曾经的王妃要下嫁异教的伊斯兰财主之子,素以尊荣著称並延续数百年教统的英王位,有一天将传给异教徒的继子威廉或哈里,作为女王与祖母的高傲的伊莉莎白将情何以堪。所以,英国王室要谋杀这个让英王国蒙受多重羞耻的叛逆王妃,是符合一切历史与政治逻辑的。但是,当海伦-米伦所演绎的伊丽莎白经过几番情感挣扎,毅然赶回白金汉宫为戴安娜献上一束鲜花时,你又完全看不出是一种政治的表演,你只会为一种伟大的人性而感动。这一天下雨,正兴没法选地写生了,尽管他觉得我们驻京地的伦敦北区颇有一些可以描绘的风景,但不能浪费这一天,就决定去参与英国人的节日,还可借机会乗一乗伦敦的市区火车,说不定还能一睹女王的芳容。于是,我们跟着女儿坐上火车直奔圣保罗。

     在记忆中,我已经有二十多年时间没有考加过什么国家庆典活动了,除了10前北京申办奥运成功,我和太太傅淑群、女儿抢到一张号外,由严峻开车到长安街疯了一圈。中国没有国王,劳动节、国庆节也不像上世纪50年代那样年年有节日游行,所以对参加国家庆典已经很生疏,甚至觉得上街游行这是一种禁忌了。各级政府似乎要求人们远离政治,对国家、对国家领袖大多是学习会上按“新闻联播”适时套装的语言符号,没有要求也更谈不上有什么自发的政治激情了。北京胡同里居委会时不时要通知各家门口挂上国旗时,才想起是逢年过节了。英国人可好,也没后委会发通知,竟然都携家带口拿着国旗去泰晤土河赶热闹去了!我们在圣保罗那一站下车,就看见街上不少美女用国旗当头巾、做裙子,既喜气又时尚,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似乎去参加派对。雨下得不小,我们打着伞,跟着人流就到了圣保罗与泰特现代艺术馆之间的那座吊桥桥头。有好些美女警察守着,不能上桥。我们挤到了河边,迎面看见对岸有一幅硕大的宣传画,是女王一家向大家挥手。但是上面没有卡米拉,也就是王储查尔斯的老情人王妃?女儿提醒我,那是五年以前的庆典会照片,那时卡米拉还没有“转正”。巡游还没有开始,也没有通知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却在那里争着岸边的好位置守望。有人甚至在雨地上铺着地毯坐着玩,显然他们是一大早就赶来已经疲倦了。哈!我有些糊涂了:英国这种有几百年民主传统的人,为什么还拥戴帝王体制?还从心里尊敬着他们的女王?

    在这里要说明的是,贴在这里的女王巡游的照片是女儿从电视上拍下来的,那天我们没有看见千船巡游。我们在河边徘徊快一个小时了,女王的船还没有开来,无聊中我为提高书法在线的点击率偷拍了一些美女照后,终于还是等不耐烦了,带着正兴离开河岸去看圣保罗大教堂去了,看见另一番令人感动的情景。圣保罗大教堂与梵蒂冈圣彼德大教堂相似,都有一个罗马式的大圆顶,这里只是没有门前的大广场。2006年那次英伦行我与刘天易来过。这天正是礼拜日,大堂中正在做礼拜。大门内外大约是旅游的人,而摆着座椅的大厅内,正在听主教宣讲。安静得很,讲经的声音在穹顶回荡,人们在虔诚地倾听着来自上帝的声音。管风琴响起来了,信徒们齐声吟唱起来,这是一种来发自内心来自灵魂的歌唱。在中国,天下名山僧占尽,一进了庙,一阵乌烟瘴气的焚香燃烛味,几乎把人熏倒。都说上九华山求考病,上华山求财,上泰山、五台山求官,眼下大家拜菩萨不外三件事,求财、求健康、求升官,想着全是此生的富贵,与对此身罪行的忏悔裁然不同,甚至与追求来生幸福的佛教教义也几乎背道而驰。这里不是演戏拍电影,不许拍照,但实在出于传递信息,我冒然有违堂规,胡乱按了一下脖子上悬挂的相机快门,想偷柏了一张礼拜图,没想到还真拍成了。罪过!教堂里没有大功德箱,没有少林寺有限公司式的各种敛财项目,你只要投上一、两枚小钱,可以随便拾起一只小白烛点燃、插在排架上就行。受了感染,我叫女儿投几个钱币,说给她妈祷告一下。女儿说,妈妈信佛,这是耶稣!我说,只要是超生,什么菩萨都管用!哈哈!

    还有一个插曲,我们在去圣保罗大教堂的路上,碰在一个中国人正在街边用油画写生。作为同行,正兴过去攀谈了几句,知道他也姓刘,是中央民族大学美术系的教授,来英国已经写生三个月了,他说还要呆几个月,真有毅力。顺便把他尚未画完的圣保罗大教堂也贴在网上,说明伦敦这个地标建筑对艺术家的吸引力。我在那里也拍了好几张风景照,不管怎么都能构个好图,难怪欧洲古典建筑是其美术史的主体,不管从哪一个审关角度切入都行,它实在是美的化身!

    那天还上了一个美术用品大超市,那里品种齐全,应有尽有。我有一个印象,英国的油画颜料真贵,我记得有一管钴蓝色卖120多镑,说是用一种稀有矿物质做的。我说,正兴,你这回回四川油画涨价找到理由了,成本提高了!否则,画家们憑什么想涨价就涨价?哈哈,又得一乐!
P1120029_800x534.jpg
__.JPG

最新评论

八斤小妹 发表于 2012-6-17 13:20:30
刘正成 发表于 2012-6-19 02:12:43
本帖最后由 刘正成 于 2012-6-19 02:15 编辑

〖壬辰初夏英伦行〗之七:女王庆典与刘正兴的《布希高地》
P1120006_800x534.jpg
P1120002_800x534.jpg
刘正成 发表于 2012-6-19 02:17:27
本帖最后由 刘正成 于 2012-6-19 02:20 编辑

〖壬辰初夏英伦行〗之七:女王庆典与刘正兴的《布希高地》
P1120008_800x534.jpg
P1120004_800x534.jpg
刘正成 发表于 2012-6-19 02:17:38
本帖最后由 刘正成 于 2012-6-19 09:45 编辑

〖壬辰初夏英伦行〗之七:女王庆典与刘正兴的《布希高地》
__(1).JPG
__(2).JPG
刘正成 发表于 2012-6-19 02:25:23
本帖最后由 刘正成 于 2012-6-19 09:46 编辑

〖壬辰初夏英伦行〗之七:女王庆典与刘正兴的《布希高地》
__(3).JPG
__(4).JPG
刘正成 发表于 2012-6-19 09:47:08
〖壬辰初夏英伦行〗之七:女王庆典与刘正兴的《布希高地》
__(5).JPG
__(6).JPG
刘正成 发表于 2012-6-19 09:47:57
本帖最后由 刘正成 于 2012-6-19 09:50 编辑

〖壬辰初夏英伦行〗之七:女王庆典与刘正兴的《布希高地》
__(7).JPG
P1120018_800x534.jpg
刘正成 发表于 2012-6-19 09:59:02
〖壬辰初夏英伦行〗之七:女王庆典与刘正兴的《布希高地》
__(8).jpg
__(9).JPG
刘正成 发表于 2012-6-19 09:59:47
〖壬辰初夏英伦行〗之七:女王庆典与刘正兴的《布希高地》
__(10).JPG
__(11).JPG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