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40379|回复: 33

九斤老太:稀里糊涂的童年和稀里糊涂的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24 09:5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稀里糊涂的童年和稀里糊涂的我

◎九斤老太

小时没有电视,连个收音机都没有。我们不知道幼儿园是干吗的,听都没听过。来到世上,我就以为我们是:为土而生,为土而活。我们睡的是土炕、走的是土路、爬的是土堆、抖一抖身子,掉下来的还是土。稍稍大点,和别的孩子一样,我们所有的娱乐就是和泥巴、堆沙子、打土仗、钻草垛。用现在的话说,完全是原生态的玩法。有时候也羡慕上树、翻墙,偷果子、掏鸟窝这些更刺激的玩儿,但那是——比我们更大的孩子们的事,而我们只能傻傻的当观众。

到了冬天,虽然冻得瑟瑟发抖,但堆雪人、打雪仗还是很过瘾的。只是,每当看到雪人在阳光下一点点化去时,心中时常泛起莫名的伤感......。

到了夏天,则是忘情的日子。懒得穿衣服,光着脚丫子,跑得飞快。最有趣的是,大孩子们前面跑,我们后面追,像一窝蜂似地.....身后扬起一溜烟尘。很有无往而不胜的感觉。那时,在我们的意识中没有穷人、也没有富人,更不觉得谁丑陋、谁漂亮。只是,偶尔羡慕谁穿件新衣裳。在我们的眼里 ,分不出男孩、女孩,个个都是泥土中滚爬的小精灵。我们笑的时候旁若无人,想怎么笑就怎么笑;要想哭的时候,谁也挡不住,除非自己哭够了。当你清晨睁开眼,总感觉每天都有:新鲜事,新发现。当然,我们中也会暴力不断、骂声起伏。同伴们,常常为了争抢一粒石子、一片树叶大打出手,骂不绝耳。于是,我们的生活里充满笑声、哭声、喊叫声,还有那浑浑噩噩的许多可笑事。一天下来,从头到脚成了土人儿,至多是拍拍打打就算清洁过了。时常招致大人的巴掌和斥责,可谁也记不住。睡一觉什么都忘了。

我们的童年,既粗糙又简单,而我们且稀里糊涂的过得蛮有滋味。

如此的快乐日子很快结束了。也就在我刚过五岁不久,母亲决定把我送学校上学去(因为我太淘,成天惹事生非的不得安宁)。听说要上学,我倒很高兴。上学可以唱歌,做广播操,还有篮球和其他好玩的。一想起来心里美滋滋的。农村孩子学龄前没有任何的教育,一般是到六岁左右就去上学前班(那时我们叫预备班),也就是春季提前一学期上学,为秋季正式上学做准备。可是好多家长把孩子送进学校,只是为了省心,其他的并不多想。既然大人们不会多想,孩子们还想啥呢。

清楚的记得,那天我起得比平常早,吃过早饭,母亲给我边洗脸边给我说:今天你就要报名上学去,记住不能再调皮捣蛋了,见老师和同学们说话要礼貌。不懂的事就问哥哥。隔壁的桂花也和我一样,她父亲托我哥哥带她去预备班报名。所以桂花早早就过来了。她站在边上,看着母亲在帮我收拾,一边也认真地听母亲对我的叮咛。 收拾完毕,我和桂花跟在哥哥的身后去了学校。

初春的寒意依旧蓼萧刺骨,前几天下的雪没有完全消去,路边冻结的狗牙凌踩上去咯嘣、咯嘣的煞是动听。我边走边撵着狗牙凌很开心。桂花虽然比我大一岁,但个头比我小,她跟在我后边追来追去。到了学校门口。哥哥把我和桂花的衣帽、书包从新检查、整治一番,带我们走进了校门。迎面走来一个人,看起来有点严肃。我想老师就是这样子的,心里忽然觉得有点七上八下。到了跟前,哥哥和他打过招呼,说带我和桂花去学前班报名。随后哥哥示意我对这个人叫“爷”。我稀里糊涂的喊“爷好”。伶俐的桂花也稀里糊涂的跟着喊“爷好”。等爷过去后,哥哥把我们带到预备班报名处。里面还有人正在报名。哥哥对我和桂花安顿一番后,让我们哪儿也别去,就在这里等待报名。说完他去他们班报到去了。

哥哥走后,我和桂花傻呆呆的在门口等着。这时桂花突然莫名奇妙地问我:为啥刚才给那个老师叫“爷”?这、这......我也觉得怪怪的?但我和桂花一样——全然不知。思素片刻,我且很有把握似地说:老师就是“爷”,所以叫“爷”。桂花点点头,老老实实的信以为真。(事实上刚才这个老师是我家的一个远房亲戚,按辈分我们得叫他爷,但之前我既没见过他、也没人告诉过这些)。

等了一会儿。里边报名的出来完了,我和桂花一起走进去。

报名的老师是一个20出头的女老师,梳两条很粗的羊角辫,眼睛大大的很好看(后来才知道她是师范学校新来的实习生)。我和桂花一进去,很礼貌而响亮地直接喊:“爷好”。不知是老师没听懂还是怎么了?一声问候,把这个好看的女老师惊得半天没反应过来。她瞅着我两问:你们刚才说什么了?桂花抢先说“爷好”。老师又把目光移向我。我点头示意没错。老师捂住嘴,咯咯地笑起来。但笑容很难堪,有点苦相。

这是为什么呢?我和桂花对视疑问。觉得老师的笑,让人有点紧张。一会儿老师止住笑,没显得生气。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们听到我的声音没有?我两点点头。那你们看清我的面容没有?我两点头看清了。我是男的还是女的?你们起码认得出来吧?老师继续说着:我还没对象,连个奶奶都不是,怎么在你两这儿我突然变成爷爷了!(老师说着禁不住又笑起来。我和桂花也跟着笑起来。)笑罢,老师说:好了开始报名。

桂花在前面,老师先问桂花名字、年龄、父母及其他成员。当问到“家庭成分”时桂花答不上来,便回头用目光求助我。我哪知道他家成分?“成分”是啥玩意儿我根本不清楚。老师用目光盯着桂花等待回答。这时桂花忽然像明白了似的说:我们家是“篱笆成分”。老师没笑,反惹的我倒嘿嘿地笑起来。我想桂花肯定说错了,错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但绝不是“篱笆成分”。老师压住笑,瞪我一眼,继续对桂花说:也就是问你家是什么“阶级”?我家是什么阶级呢——桂花被问得更加糊涂了。她低着头两只手交错在一起,互相扭动着似乎能抠出什么来。我忽然觉得:桂花好笨,那“阶级”不就是院子里的石级嘛。于是我自告奋勇的替桂花回答:他们家是“麻石阶级”。老师一听嘭的笑起来,声音很响很脆。我辩解说:你问桂花是不是?桂花点点头说:我们家是“麻石阶级”。老师一听笑的更厉害了,直笑的眼泪花花的不能自控。桂花脸涨得通红,不时地拿眼神埋怨我。我却觉得冤枉得很,崛起小嘴以示抗议。

老师拿手绢擦着笑声平息后的泪花,突然把注意力转向我:看你挺会说的,你几岁了?叫啥名字?我先说五岁,尔后又说六岁。老师紧接着问:你到底几岁了?我看看桂花。她且幸灾乐祸的望着我一言不发。我只好硬着头皮说“六岁”。老师怀疑地又问:你属啥的?这个我知道。我立即回答:我去年属马,今年属羊。老师一听拿报名册把嘴堵住又气又笑的道:你真厉害,十二相属全被你一人占了。我还想作进一步解释,却被老师摆手阻止。随后说:你两先回去,等回家问清楚了再来报名。

这是干嘛?看起来一个挺漂亮的老师怎么就这样让我们回去?我和桂花傻眼了!我正想和老师理论理论,这时桂花哇哇的哭起来。正在这时,门口听见骚动。我一回头是哥哥来了。

其实报名挺简单的。哥哥给老师说明缘由后,很快给我两报完名。然后哥哥让我两先回家去。

我和桂花走出校门,再也找不到来时的心情。桂花先是怪我瞎出点子、乱说话。而我一言不发,只是低头走路。桂花不再吱声了,一直默默的跟在后边......朝家走去。
发表于 2012-5-25 11: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很真实,就像昨天,我小时候是话痨,也曾经为幼年说过的话后悔,后来觉得太有意思了,没必要后悔
发表于 2012-5-25 11:3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2-5-25 15: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九老太真棒粗看,惹得人大笑。细看,生动,真实。再看,文笔朴实,语言风趣幽默,回味无穷。
发表于 2012-5-25 21: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心写就   
发表于 2012-5-26 12:5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   
发表于 2012-5-27 10:5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值得一读
发表于 2012-5-27 10:5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完全是纯粹的原创,现在很难看到如此静心的作品了。
发表于 2012-5-29 06: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点击率蛮高
发表于 2012-5-29 15: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精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