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1778|回复: 42

【刘正成全集组稿江南行之二】无锡与盛东涛、盛诗澜、穆棣开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2-24 04:2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正成全集组稿江南行之二】无锡篇——

得金陵雨水帖,访"隐士"盛东涛父女
晤穆棣、泛舟运河水弄堂


侯勇/文

金陵雨水帖

2月22日早上,从东宫酒店打车前往南京万达希尔顿酒店与刘正成老师会合,由马万金先生驱车去往无锡,开始了我们的江南之行。

汽车疾驰在前往无锡的路上,迎来了江南的第一场春雨,刘老师在车上即兴回友人短信有“春雨下江南,诗情画意中”的句子,让我才真正感受到了江南的润物无声,杏花春雨江南,我们一行过滆湖,傍茅山,让人再次回想起溪山旁边二泉印月,阿炳的人生,下午两点,我们一行抵达蠡湖边上湖滨酒店,已经饥肠辘辘,幸好酒店的餐厅还在营业,于是简单便餐之后,刘老师掩饰不住烟雨江南的风景的激动,即兴写下四尺横幅《金陵雨水帖》,其文曰:

壬辰雨水之节,某来金陵访万金吾友,万金盛宴飨我,上三道大菜,先上刺参,某称富贵,次上鲍鱼,某利奢侈,再上河豚,某大呼腐败。当日正计划去探病中书友马士达先生,谈话有忽来讣告马兄仙逝,某急往其凤书室写挽联曰:壮怀犹在风云上,书印长留天地间。往其家吊之。盘桓三日往无锡,万金驱车送李驫、侯勇我等三人在烟雨江山中驰二百里过滆湖、傍茅山,谈笑间已到蠡湖,其于英雄美人之地,忽有所感而记之。壬辰二月初一日于无锡湖滨饭店生烟雨茫茫之际。正成。

接着又为马万金先生写下:涵泳古今。

为盛东涛老师写了“涛声依旧”的横幅,寓语盛东涛老师宝刀未老,涛声依旧。

风雨故人来——看望老朋友盛东涛、盛诗澜父女

说起盛东涛、盛世兰可能大家都不熟悉,可是一提起楚默,相信大家一定不会陌生,对,盛东涛先生就是《中国书法全集》元代书法研究的专家楚默先生。听刘老师说,楚默老师也是太湖边上有名的隐士,性格古怪,一般的人根本找不到他在哪里,这次无锡之行,也是先找到盛诗澜,然后在徐先生的协助下,迎着春雨的脚步,几经周折,我们在才在无锡城里的一处偏僻的社区村落才找到了盛东涛老师,其小区大概是八十年代的老楼,破旧不堪,谁也不会想到,一位饱读诗书,著作等身,对学术研究穷究一生的老先生,居然住在这里。直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盛东涛老师住在五楼,到了盛老师所住的小区,我和刘老师在上楼的时候,迎面下楼一位老者,手中拿一把伞,由于我也是第一次来见盛老师,所以不认识,我们依旧上楼,盛老师微笑的叫了一声"刘老师",我们抬头一看,刘老师高兴的叫了起来,"盛兄,这是去哪里?"盛老师说,我看到楼下的车子,估计是你们来了,我是去接你们啊?",此时,要不是刘老师的那句话,真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位,就是我们要找的学术大家。

来到盛老师的工作室,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简陋。除了满屋的书籍以外,就是一桌一椅一床。还有墙上有幅太湖风景的国画,没有想到的是,这是盛老师的杰作。看上去很老,他说是因为年生病,但是,心里很轻松,一种让人很宽心的话,没事,现在好多了,因为我的画可以卖钱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感觉到的,是一种成就,一种幸福,不像当前那些浮在面上的所谓艺术家的那种趾高气扬,而是一种轻松,一种无以言表的幸福,想来,这种幸福,来的并不算晚,终于,穷究一生的老先生,觉得自己除了学术,还可以画画,而且,还可以用这个来养自己的学术了。他还说,今年,他想在北京办一个画展,目的不是卖钱,主要是想见见几十年的朋友。

一会儿,也来盛诗澜了,身上被雨水打湿,完全看不出,这就是曾经是《中国书法全集》中明代部分三卷的副主编,也能感受到受其父的影响,专注于学术,盛世兰现在是无锡博物院的副研究员了。盛东涛老师兴奋的告诉刘老师,他们一家有父女及女婿现在都是有了高级职称了。在他眼里,这个,比金钱重要,而且显得无比荣耀。

盛老师兴奋的告诉刘老师,说他能画画了,而且能卖钱了,还拿出近两年来的长卷和小品画,气息高远,深得元人遗风,无疑在穷其一生的学术研究之后,一切都溶在了他的作品里面,他还说,让刘老师选两幅,赠送给刘老师。盛情难却。盛老师还说,最近出了三本书,送刘老师一套,被让转赠一套给张铁林老师。

刘老师说,这次来,是想让盛诗澜作《中国书法全集》杨沂孙吴大徵王懿荣翁同和卷的主编。并征求盛东涛老师的意见,希望盛东涛老师能够支持。同时,刘老师谈到学术研究的问题,他不断的强调,作为艺术史学术工作者,做好自己份内的研究很重要,而不是要去抢艺术鉴定的饭碗。也谈到当下学术研究的浮躁。另外也提到筹划青年学术基金,鼓励青年学术工作者,希望盛老师提提意见。

盛老师的生活简朴,每天两餐饭,早上十点和下午四点,我们去的时候,盛老师已经吃了晚饭,他说他从来不在外面吃饭,刘老师说,盛老师在北京时,除了在刘老师家里吃饭以外,从来不去外面吃饭。所以,刘老师盛情邀请盛老师父女一起吃饭也被宛拒。

从盛老师家中出来,天已黑,江南烟雨中,我们渐行渐远,而心中,依然能感受到盛老师那面目清癯但炯炯有神的目光,平和,不为金钱所动,行为孤僻而乐在其中,想来,这是我在京华两年之间所见所闻也是相形见绌了。由于盛老师拒绝拍照,因此,此行仅仅拍得两张照片便被禁止,作为晚辈,能够理解老师的想法,同时,也借此祝福盛东涛老师,也希望盛东涛老师下半年在北京的展览圆满成功。

晚上,在徐先生的安排下,无锡市书协王主席一起在蠡园用餐。一到无锡,刘老师就说到蠡园这个地方,这个当年范蠡和西施泛舟于此。并隐居于蠡园,想来,这江南锦秀,隐士,才子,美女。而今,见到盛东涛老师,这位隐居于这太湖之滨的老者,又何偿不是一件幸事?


国宝卫士——穆棣

2月23日晚上抵达我们抵达苏州,想想今天的行程,无疑,能见到穆棣老师,也是我的一大荣幸,心中久久不能忘记的,依然是穆棣老师的那句话:“我们的国宝,我们有责任来还原它的真实面貌,这些国宝就是我的家珍。”刘老师说他是国宝卫士,国宝的护法神。

刘老师说,本来没有无锡的行程,之所以要来,就是想在太湖之滨,见两位高人,自古以来,太湖边上,总是历代的隐士聚集地,这两位高人,其中一位是深居简出,难得一见的盛东涛老师,另一位,就是穆棣老师了。

与穆棣老师相见,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昨天,刘老师不断的给穆棣老师打电话,都没有接,盛世兰跟穆棣老师打电话也没接,发短信也没回,刘老师想,这次大概是见不到穆棣先生,不曾想,晚上在蠡园吃饭的时候,徐先生打通了穆棣老师的电话,约好第二天前往穆棣老师家中相见。

与盛东涛老师相比,穆棣老师生活的环境要好很多,见面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刘老师欣赏其最新创作的作品,原来,穆棣老师是二届中青展的获奖作者,在其名帖考一书中,曾有当年北京颁奖的的照片,其中,习仲勋、宋任穷等老领导为获奖作者颁奖,蹲在前排的获奖作者中,就有孙晓云、穆棣等获奖作者。

穆棣老师说,自从那年获奖以后,就不再参加活动,而潜心古书画鉴定学术研究了。他说,这些流传有序的名帖经由米芾、祝允明到徐邦达等先贤后,居然还有他一口饭吃,这是历史给他的机遇,非常荣幸,这是上天有眼,让自己能有这个机会,去做这些事,所以倍感珍惜。

穆棣老师与刘老师相见甚欢,一起谈起《出师颂》、《姨母帖》、《书谱》、《自叙帖》真伪考。兴致甚浓,刘老师也是僧感兴趣,甚至于在徐先生多次催促之下,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穆棣老师。

这次谈话中,刘老师提起松竹讲坛邀请各界专家学者到书院开办讲座的事,也希望穆棣老师能够抽时间到草堂作一次讲座,穆棣老师一听大声叫好,而且说,我要讲的话,半天不够,最少得两天,而且他提及,在无锡也有邀请他开讲座,不过却要求他讲得通俗易懂一点,这也让穆先生有点遗憾,不过,听到刘老师有书院讲坛这样一个好的平台,感觉自己的学术观点终于有一个地方能够尽情讲述的那种兴奋溢于言表。

由于中午有一个饭局,才依依惜别穆棣老师,能看出,刘老师是舍不得这么早就离开的,甚至于大谈三天三夜,才大快人心。我想,我看到了真正的刘老师,看到了穆棣老师遇到了知音,倾其所有尽情述说的那种情感,我想,是让当下许多人所不能明白的。


泛舟运河水弄堂,感受江南水乡

中午,无锡地方领导宴请,并安排下午泛舟太湖弄堂,感受江南水乡。实在是很困了,然而,盛情难却。我们准备回酒店休息半小时后再行去到码头,刚返回宾馆,就接到刘老师电话,称徐邦达先生去世,让我将消息固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人就好像短路一样,意识中打开电脑,看到消息,想起前期曾看到的徐邦达先生的《古书画过眼要录》而忍不住跟刘老师说,徐先生真的是高人,没想到,才几天,就只看到先生逝世的消息,心中泛起无比的哀伤。想到这次来江南,吊唁马士达先生,恨上天不公,让一位文化老人过早的离开我们,却不曾想,时隔三天,又一位老先生又走了。真是人生无常。

三点四十,刘老师称,我们不是要去水弄堂泛舟吗?还不出发,却不曾想,我们是担心刘老师劳累过度而没有叫醒老师,老师却说,我都给你们发了几个短消息,一直在等你们,你们还没反应,哎,这句话,又让三马无语。

来到南长桥码头,我们踏上了“尚德号”游船,导游小姐流利的普通话介绍着让无锡人无比骄傲的水弄堂,南长桥至清名桥是锡城在古运河上的精华段落,“水弄堂”两岸粉墙黛瓦,鳞次栉比,码头石埠,错落有致,周边河浜纵横,幽曲深邃,延绵数里,构画出江南“人家尽枕河”的水乡风貌。  

第一次江南水乡的行程,看着两岸粉墙黛瓦,斑驳陆离的建筑,隐隐透出一股历史的沧桑,让人叹为观止,不仅是佩服这拥有两千多年的运河水乡景致,更让人流连忘返,甚至想下一次如果有机会,就在这里住上一晚,想想,那又是一种让人幸福的事呢。“人家尽枕河”,住在充满历史沧桑,见证无锡变化的运河两畔,泛舟探幽水弄堂,我想,这又不失为一件让人欣喜而又沉浸于这千年文化积淀之中的那种幸福,又将是何等的美妙?

由于晚上还要赶往苏州,我们不得不在迅速的离开了水弄堂,驱车前往苏州。晚上七点,抵达苏州,民进中央书画院徐圭逊院长已静候多时。如此,我们又开始了我们烟雨江南的下一站——苏州。

2012年2月24日凌晨
时客苏州新城花园酒店


后记:我是21日下午四点赶到南京的,由于到南京后就去马士达先生家中吊唁及策划组织缅怀马世达先生座谈会,所以,真正与刘老师一行会合是在22日的早上,我东宫酒店赶往刘老师他们所住万达酒店会合后一起前往无锡的。因此,全集在南京组稿工作并未参与。此注。
DSC_000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2-2-24 04: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金陵雨水帖

2月22日早上,从东宫酒店打车前往南京万达希尔顿酒店与刘正成老师会合,由马万金先生驱车去往无锡,开始了我们的江南之行。

汽车疾驰在前往无锡的路上,迎来了江南的第一场春雨,刘老师在车上即兴回友人短信有“春雨下江南,诗情画意中”的句子,让我才真正感受到了江南的润物无声,杏花春雨江南,我们一行过滆湖,傍茅山,让人再次回想起溪山旁边二泉印月,阿炳的人生,下午两点,我们一行抵达蠡湖边上湖滨酒店,已经饥肠辘辘,幸好酒店的餐厅还在营业,于是简单便餐之后,刘老师掩饰不住烟雨江南的风景的激动,即兴写下四尺横幅《金陵雨水帖》,其文曰:

壬辰雨水之节,某来金陵访万金吾友,万金盛宴飨我,上三道大菜,先上刺参,某称富贵,次上鲍鱼,某利奢侈,再上河豚,某大呼腐败。当日正计划去探病中书友马士达先生,谈话有忽来讣告马兄仙逝,某急往其凤书室写挽联曰:壮怀犹在风云上,书印长留天地间。往其家吊之。盘桓三日往无锡,万金驱车送李驫、侯勇我等三人在烟雨江山中驰二百里过滆湖、傍茅山,谈笑间已到蠡湖,其于英雄美人之地,忽有所感而记之。壬辰二月初一日于无锡湖滨饭店生烟雨茫茫之际。正成。

接着又为马万金先生写下:涵泳古今。

为盛东涛老师写了“涛声依旧”的横幅,寓语盛东涛老师宝刀未老,涛声依旧。


DSC_0025.jpg
 楼主| 发表于 2012-2-24 04: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正成全集组稿江南行之二】无锡篇
DSC_0027.jpg
 楼主| 发表于 2012-2-24 04: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正成全集组稿江南行之二】无锡篇
DSC_0026.jpg
 楼主| 发表于 2012-2-24 04: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正成全集组稿江南行之二】无锡篇
DSC_0006.jpg
 楼主| 发表于 2012-2-24 04: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正成全集组稿江南行之二】无锡篇

金陵雨水帖局部
DSC_0020.jpg
 楼主| 发表于 2012-2-24 04:2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正成全集组稿江南行之二】无锡篇

金陵雨水帖局部
DSC_002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2-2-24 04:2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正成全集组稿江南行之二】无锡篇

金陵雨水帖局部
DSC_002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2-2-24 04: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雨故人来——看望老朋友盛东涛、盛诗澜父女

说起盛东涛、盛世兰可能大家都不熟悉,可是一提起楚默,相信大家一定不会陌生,对,盛东涛先生就是《中国书法全集》元代书法研究的专家楚默先生。听刘老师说,楚默老师也是太湖边上有名的隐士,性格古怪,一般的人根本找不到他在哪里,这次无锡之行,也是先找到盛诗澜,然后在徐先生的协助下,迎着春雨的脚步,几经周折,我们在才在无锡城里的一处偏僻的社区村落才找到了盛东涛老师,其小区大概是八十年代的老楼,破旧不堪,谁也不会想到,一位饱读诗书,著作等身,对学术研究穷究一生的老先生,居然住在这里。直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盛东涛老师住在五楼,到了盛老师所住的小区,我和刘老师在上楼的时候,迎面下楼一位老者,手中拿一把伞,由于我也是第一次来见盛老师,所以不认识,我们依旧上楼,盛老师微笑的叫了一声"刘老师",我们抬头一看,刘老师高兴的叫了起来,"盛兄,这是去哪里?"盛老师说,我看到楼下的车子,估计是你们来了,我是去接你们啊?",此时,要不是刘老师的那句话,真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位,就是我们要找的学术大家。

来到盛老师的工作室,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简陋。除了满屋的书籍以外,就是一桌一椅一床。还有墙上有幅太湖风景的国画,没有想到的是,这是盛老师的杰作。看上去很老,他说是因为年生病,但是,心里很轻松,一种让人很宽心的话,没事,现在好多了,因为我的画可以卖钱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感觉到的,是一种成就,一种幸福,不像当前那些浮在面上的所谓艺术家的那种趾高气扬,而是一种轻松,一种无以言表的幸福,想来,这种幸福,来的并不算晚,终于,穷究一生的老先生,觉得自己除了学术,还可以画画,而且,还可以用这个来养自己的学术了。他还说,今年,他想在北京办一个画展,目的不是卖钱,主要是想见见几十年的朋友。

一会儿,也来盛诗澜了,身上被雨水打湿,完全看不出,这就是曾经是《中国书法全集》中明代部分三卷的副主编,也能感受到受其父的影响,专注于学术,盛世兰现在是无锡博物院的副研究员了。盛东涛老师兴奋的告诉刘老师,他们一家有父女及女婿现在都是有了高级职称了。在他眼里,这个,比金钱重要,而且显得无比荣耀。

盛老师兴奋的告诉刘老师,说他能画画了,而且能卖钱了,还拿出近两年来的长卷和小品画,气息高远,深得元人遗风,无疑在穷其一生的学术研究之后,一切都溶在了他的作品里面,他还说,让刘老师选两幅,赠送给刘老师。盛情难却。盛老师还说,最近出了三本书,送刘老师一套,被让转赠一套给张铁林老师。

刘老师说,这次来,是想让盛诗澜作《中国书法全集》杨沂孙吴大徵翁同和卷的主编。并征求盛东涛老师的意见,希望盛东涛老师能够支持。同时,刘老师谈到学术研究的问题,他不断的强调,作为艺术史学术工作者,做好自己份内的研究很重要,而不是要去抢艺术鉴定的饭碗。也谈到当下学术研究的浮躁。另外也提到筹划青年学术基金,鼓励青年学术工作者,希望盛老师提提意见。

盛老师的生活简朴,每天两餐饭,早上十点和下午四点,我们去的时候,盛老师已经吃了晚饭,他说他从来不在外面吃饭,刘老师说,盛老师在北京时,除了在刘老师家里吃饭以外,从来不去外面吃饭。所以,刘老师盛情邀请盛老师父女一起吃饭也被宛拒。

从盛老师家中出来,天已黑,江南烟雨中,我们渐行渐远,而心中,依然能感受到盛老师那面目清癯但炯炯有神的目光,平和,不为金钱所动,行为孤僻而乐在其中,想来,这是我在京华两年之间所见所闻也是相形见绌了。由于盛老师拒绝拍照,因此,此行仅仅拍得两张照片便被禁止,作为晚辈,能够理解老师的想法,同时,也借此祝福盛东涛老师,也希望盛东涛老师下半年在北京的展览圆满成功。

晚上,在徐先生的安排下,无锡市书协王主席一起在蠡园用餐。一到无锡,刘老师就说到蠡园这个地方,这个当年范蠡和西施泛舟于此。并隐居于蠡园,想来,这江南锦秀,隐士,才子,美女。而今,见到盛东涛老师,这位隐居于这太湖之滨的老者,又何偿不是一件幸事?


DSC_002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2-2-24 04: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雨故人来——看望老朋友盛东涛、盛诗澜父女
DSC_0029.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