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6403|回复: 14

我与刘正成的一年!——九斤老太新春寄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6 13: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与刘正成的一年!
——九斤老太新春寄语



侯版主发来信息要求写点新年寄语什么的,写啥呢?想来想去都是这“年”惹的祸
为啥要过年?这是老祖尊传下来的习俗。数千年来中华民族就是这麽走过来的。
小时候老感觉过年来得太慢,而今却觉得过年来得太快。

记得老太的老祖祖每到年关总爱说“富人过年,穷人过难”。后来看过电影《白毛女》感到老祖祖说的有道理。今天的九斤老太既非杨白劳也非黄世仁,老太我是千千万万老百姓中的普通小人物。鲁迅《呐喊》中的九斤老太,张口就是“一代不如一代”。现实中的九斤老太,开腔便是“一年不如一年”。不是吗,对于上了年岁的人来说,一年不如一年是比较乐观的表白,事实上许多老年人的日子拿天来计算。越上年纪越觉得没做的事太多太多,总觉得时间非常的紧张。去年新春余音未远,今岁新年钟声又侧耳可闻。是喜是忧?一时难以说清,反正被时间的发条推得你稀里糊涂又进入年关。

2011年在不经意间匆匆划过。2011年我干了些啥?单位、家庭、个人、朋友等等的就无须闲扯。且说说刘公身边的事吧。权当我的总结。

那是2010年的秋天,刘先生去兰州我也从西安飞了过去。那时刘先生夫人傅淑群大姐正在医院化疗。记得在兰只二日先生就匆匆返回北京了。就在这次见面中谈及办个展的事。之前我曾提及过此事,但先生觉得时机尚不成熟。2011年新春过后先生提出来,今年准备在北京办个展的事,希望我去趟北京或者他来一起议一议。三月份我正好有事过去,不巧他在山东搞创作。只在电话中将办展的事谈了谈。但态度很认真、也很坚决。行,我看这次是要办成了。刘先生说到做到。我也明白接下来该做什么了?《江山寻繹》前期费用需多少?我心中无数。不管多少?我必须克服一切困难,而且正值付姐重病住院。费用是首当其冲。一回到西安,我立马投入筹集经费。好在老太有号召力,当然得感谢我那些八斤、七斤、六斤等等的徒儿们。筹资还算顺利。四月初《江山寻繹》正准备的如火如荼。中旬我北上草堂,结果出人预料,山东的朋友买了不少字,大约筹集到三分之一费用,先生远在英伦的女儿刘月支持了三分之一的费用,而我只好把剩下三分之一缺额补齐。多余的先生说不要,已经足够。

《江山寻繹》展是刘先生从事书法工作数十年来首次举办的个人书法展览。尽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展览是否成功?说心里话,当时我一点把握都没有。他不是当今书协主席、也不是书协副主席、秘书长胜至不是一个理事级的展览。遇到冷眼和嘲讽的情况一定避免不了。我担心饱尝世态炎凉的先生再受羞辱和打击。

开展前的那晚,我在西直门宾馆几乎是彻夜未眠。之前我邀约了我们的上司国家电网公司的刘肇绍副总经理和好友中国地方煤炭总公司的何力副总经理前来助兴(何同时也带来一位副部级老总观展)。原计划上午十点正式开幕,我们约好九点半在荣宝斋门口会合。九点刚过何力老总电话告知他已先我到场。我呢,专门陪上司刘总九点半到达。天啦,荣宝斋门口拥挤的无处停车,只好让司机把车开走。我们走入现场,哇!楼上楼下人山人海!主人在哪里?挤都难以挤过去。我只好难为情的拉着上司,贴墙踮脚的在人逢中瞭望。回头一看,先生的好朋友王镛老师也在不远处和我们一样,被挤在后面翘首张望呢。突然李廷华老师挤过来,我笑着说你瞧人太多太乱。他倒呵呵笑道,这样多的人能不乱吗?真是的,乱得从开幕到人民大会堂就餐,我一直没看到我那煤炭总公司的何总他们。后来得知,他们挤进去又被挤出来,只好等开展后,随人流涌进展厅在作品前拍了不少照片。

《江山寻繹》是否成功?事实与估计大相劲庭。
开幕式开始了。主持人张铁林那字正腔圆的男高音压倒了所有的噪声(场内场外一片寂静);

来宾中,有来自英国、意大利、加拉大、新加坡、韩国、日本、台湾、香港等地的书道同仁(无论观展或闲聊,他们中很多人都说江山寻繹不仅办得非常成功,而且是惊人的震撼);

其次,来了好多年过古稀的中宣部、文联、书协老干部、老同志(都异口同声的说刘正成是一个做实事的人);

还有,中将、上将军衔的部队领导(他们穿的便装,谁是谁?先生说他都没看清);

更多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书坛老朋友和一些书道学者及各行各业的友人(南腔北调的赞声中照相机咔嚓咔嚓的响彻一片);

最让人意料之外的是,参展作品随着撤展几乎销售一空(显然真正的藏家是火眼晶晶);

值得兴奋的是,台湾傅申先生以基金会的名义在开幕式上,郑重的为刘先生颁发了“《中国书法全集》学术贡献奖”证书,奖金100万台币!(虽然仅有100万台币的奖励,但那是来自海峡对岸的尊重,其实质意义远远超过有限奖金。明白人一看,它无异于对中国文联、中国书协是一个极大的嘲讽);

美术报记者蔡树农在《刘正成又站起来了》一文中写到:使人惊讶的是,首先中国书协秘书长陈洪武代表书协的发言,对刘正成在书坛的贡献及过去的工作予以高度评价和肯定(虽然是皮毛之意但毕竟非同于往日的态度);其次曾经站在刘正成对立面大骂刘正成的北京市书协主席兼中国书协顾问的林岫也顶着烈日在前排就坐(所言是否属实?来者都是客嘛)。

《 江山寻繹》伴随着刘正成学术研讨、少儿书法普及教育、书法艺术投资与收藏、跨学科对话活动,《江山寻繹》展就这样圆满而空前的画上了句号。

当晚我随先生去北京医院,可以说是带着对付姐汇报的心情走进病房的。躺在病榻上的她满脸笑容的迎接着我们,丝毫看不出一个危重病人的影子。没等先生开口,付姐高兴地说“不错,来人都说了,展览很成功。中央台新闻当晚八点有报道,我没看到,但我知道”。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我此行一来陪先生看望病中的大姐,二来着实是道别(我已订好次日上午飞往兰州的机票)。我就坐在她的左侧凳子上,拉着她的手想安慰她安心养病,她却说“你又瘦了!”莫想到病人倒关心起我来。说话间她又把话锋转到女儿:“刘月,记得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帮过你的人吗?”刘月看看我急忙点头。“将来你一定要加倍偿还叔叔的。”听着这发自肺腑的声音,我的眼眶里游动着不易察觉的泪水(按当时的情况哪想到刘正成会有今日硕果,更没想到在父亲遭受灭顶之灾后,含恨孤身远渡英伦求学的女儿,如今成为世界顶尖级的高盛投资银行的欧洲部副总裁呢?我当时只借给她二十万人民币,从借出去的那天我就没想着要她来还。那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只要先生一家能安然的度过难关,就万事大吉。过后不是付姐常常提及我几乎忘得一干二净。后来刘月的事业进入快车道,收入也颇丰。她多次电话中催促我,要账号还钱。我一再解释说等你到钱花不完的时候再还不迟。我不是大款也非富翁,问题是先生所编《全集》还需大量的资金,而付姐尚在病中,每年的治疗费都在四五十万。相比之下我不是那么急需。而病中的她依旧念念不忘!)为了转换话题,我笑着说付姐你记得给我偷字的事吧?付姐哈哈的大笑起来。先生也笑着说“我说怎么老是写的字不见了”。在医院里大约待了一个小时左右,医院快要查房关门了,付姐真心的劝道“你们这几天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说我们是来看望病人,倒不如说家庭聚会,很轻松、很高兴。躺着的付姐依旧那样思维清晰,说话风趣爽朗。直到握手言别,一点也没感到是在医院里。

次日上午十点半,我乘坐国航班机,不一会儿就冲出浓云密布的北京上空(起飞后十几分钟北京下了一场数年来罕见的大雨)。到兰州后我在酒店闭门大睡(确实感到累及了)。晚饭后我约好朋友次日一一相见。于是又接着大睡。次日上午八点钟我起来发现手机里有未读信息。打开一看是刘智先发来傅淑群女士病逝的讣告。我以为看错了,揉揉眼再仔细看,依旧清晰的显示“刘正成夫人傅淑群女士于2011年6月25日晨4点去世······“

顷刻我脑子一片空白,坐在那儿泪水止不住哗哗直涌,尽然忘记了下楼吃早点。不一会儿,刘天易打来电话详细的又叙述一遍。放下电话后我直奔酒店客服部,打算即刻飞往北京。不巧,兰州飞北京的机票早已售空。只好买下午飞往西安的航班。在咸阳机场上班的儿子得知后立马购买了两张晚上飞北京的机票。此是后事暂不表,先讲讲儿子与他付大妈的因缘。当年,儿子学习不好,读高一时自己退学了。作为父亲很是无奈。付姐知晓后,几次督促叫我把他送到她那里。后来我按照付姐的要求把儿子送到了草堂,交给了她。儿子在北京,每天付姐迫使他画画。并且亲自在身边连陪伴带监督,看着他画,画不好撕了再画,再画不好继续撕了接着画,直到满意为止。付姐的认真和严厉,弄得儿子几乎要逃跑,只是年幼的他不知怎么跑?经过半年的苦心培养,付姐带来消息,说儿子进步不小,目前画画的水准估计能考美院附中,让我接回去试试,然后再说下一步打算。儿子回到西安,去美院附中一试还真的考上了。在附中读了一年,不料这家伙忽然喜欢上模特。不久他又退学去了模特学校。半年后又转入北京凯莱希模特学院,在哪里又待了一年多。付姐考虑如此下去不行,走T台是青春饭,必须动员他考大学。说起容易,能考上吗?寒假回来,过完年再未回北京,直接找了个培训班,只有四个月的时间啊,我想充粹是撩心思完任务,根本没抱任何的希望。期间付姐不时的打电话询问复习情况?同时她让先生和张铁林各自写了数条字寄来以防他用。并一再嘱托我要鼓励加支持。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哪知高考结束,这个一事无成的家伙尽然被西安工程大学服装表演系录取了。儿子从无望到考上大学可以说一路走来,付姐为他付出了多少心血。进入大学后,儿子在北京参加中韩职业模特大赛幸获冠军。付姐为了鼓励和表彰,特意嘉奖他5000元,那时付姐手头很拮据。如今付大妈走了,儿子焉能不去?。于是,我七点到达咸阳机场,没出候机楼接着同儿子乘八点半的航班赶往北京。到家时已经午夜十二点。看到付姐穿红色毛衣的遗像在鲜花簇拥的灵堂上微笑着,正是“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我记不起是如何化纸焚香叩头的。当我看到先生和刘月向我走来我们尽然相对无语,也许彼此都说话了,但不知道说了什么。

一切来得太突然,来的没有丝毫的预兆。正如先生在祭文中说的“昨夜握手道别,今日阴阳两隔”。付姐的一生先生在祭文中含泪写就,凡读过的人无不感动。

丧事办毕。亲朋好友纷纷离去,我又陪先生多留数日。临行前我们约好等情绪稳定了带先生去西安休息、散心几日。

八月给付姐选陵墓。我又去了一回。九月三十日先生乘飞机如约到了西安,刘天易和侯勇驱车次日下午到达西安。相约而来的刘正兴夫妇也先后赶到。十月一日晚,我们在曲江亮宝楼酒店豪华间设宴为远道而来的大家接风。不知是酒好还是菜肴丰盛?大家很是开心。饭后站在亮宝楼的观景台观赏了节日中的大唐芙蓉园和大雁塔及周围灯火辉煌的夜景。十点钟回到酒店,先生宣布改变原来的计划。他问刘正兴他们是否留在西安自己玩?新的计划中先生在西安只去碑林博物馆、半坡博物馆、然后去白水拜祭仓颉墓,其他活动统统取消。接下来的行程就是去甘肃考察汉墓及汉城遗址。目的是为《书法艺术概论》后两章收集资料。不料刘正兴竟然也同意西行计划。

10月1日先生午饭后进了碑林博物馆,出来时早过了闭馆时间,由于陕西省委办公厅的张岗岭书记和陕西书协副主席路毓贤的陪同,馆里的工作人员毫无催促之意,一直默默的跟在身后。直到拿着手电看完最后一块碑,出得门来已是华灯初上。10月2日我们随先生去三百公里外白水县拜祭了仓颉墓。回来绕道铜川,想看姚伯多碑。不料赶到铜川已是晚上八点多了。好在早先生之前得到了此碑的拓片,不然那一夜他会失眠的。10月3日去半坡博物馆看了大半天,晚上我们在曲江生态园秋雨濛濛的夜景中举行的告别宴。
10月4日一行八人驱车,经银武高速进入甘肃,登崆峒山,翻六盘山,经宁夏,过兰州,10月6日翻过乌鞘岭进入绵延数千里的丝绸古道——河西走廊。相关情况在书法在线《西行游记》中有详细报道,恕不赘述。

10月8日返回兰州,9日在兰州借小憩之际先生又约见了书坛老朋友,大家在吟诗饮酒的欢快中结束了西行考察。10日早上刘正兴一行开车回四川。刘天易一行绕银川经内蒙开车回北京。下午三点半先生乘飞机飞回北京,我乘四点二十的飞机回到西安。原来相约小憩的聚会结果成了一次别具一格的长征。

10月底我又去北京。那是专为付姐下葬而去。这次我一待就是十天。记得有次我对先生说付姐已经入土为安,刘月的事业正在蓬勃发展。接下来你就静心的编《全集》(先生曾告诉我,这次江山寻绎展览的作品销售款已够他编《全集》用了)。等《全集》编完就大功告成,到时该歇下来享享清福了。哪知先生很认真的说“哪能休息呢?我一直在酝酿,不久的将来要把收集在书法全集中的优秀作品刻出来建一个全集书法碑园。”天啦,光书法全集已经苦苦奋斗辽二十来年。尚有三分之一的工作量亟待完成。哪来的精力、资力去实施一个更加庞大的工程?可是,第三日他还真的带我们几人去怀柔进行实地考察。到那一看,怀柔区一个副区长在那里等候多时了。看来先生不仅仅是说说而已,事实上已经有了初步方案。最近听说有投资人对碑园感兴趣,欲与合作。我不知道这是天方夜谭还是神话?但我相信先生的所做所为都不是为了贪图享受,也不是一时的激动狂言。多少年来他就是这样干着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我原以为对先生很是了解,其实先生的思维和先生的勤奋以及那深不可测的追求境界不能不让人对他高山仰止。这正是

                     
人生无涯
            云在高山登上高山云更远
            月在水中拨开水面月更深

   2011年的玉兔即将奔月。在这一年里,有说不完的话,有没做完的事。2012年飞龙已腾空而来。新的一年有新的话题,又有新的事情。说什么呢?至于先生赐“福”,在我看来:心到、情到。我就不争取“福”了。我只祝愿新的一年里
            
长者,健康长寿、生活愉快!
    孩童,天天向上、灿烂如花!
    青年人,意气奋发、事业有成!
    中年人,多一份笑脸、少一份愁容!
发表于 2012-1-16 20:40:54 | 显示全部楼层
renshengwuya
发表于 2012-1-17 09: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刘正成的一年!
——九斤老太新春寄语



侯版主发来信息要求写点新年寄语什么的,写啥呢? ...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12-1-16 13:23


给力2012!
发表于 2012-1-17 09: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次拜读了老太的大作。恕我无知,原以为九斤老太真是个老太太。其实是一个很有文学天赋而又充满性情的纯爷们。并且看出他是行走在刘老师左右的一位高人。虽然看起来是一篇总结,在我读来完全是一篇纪实散文,笔到之处,寥寥数语把每件事情表白的含蓄而又明确。通过老太的文字使我们看到了刘先生背后的感人事迹以及先生为事业付出的巨大贡献。真的佩服
发表于 2012-1-17 20: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读过,老太不太老。
祝福刘老师,新年大吉!
发表于 2012-1-18 09: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人同感!
发表于 2012-1-18 14:4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龙文
发表于 2012-1-19 13: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出差刚刚回来。谢谢:zdejse75、刘信、侯勇、星光无限、薛元明、六月雪、北居各位仁兄的高抬!祝你们新春快乐、洪福齐天
发表于 2012-1-20 17:49:12 | 显示全部楼层
九老太你怎么把我给忘了
发表于 2012-1-23 10:4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次拜读了老太的大作。恕我无知,原以为九斤老太真是个老太太。其实是一个很有文学天赋而又充满性情的纯爷们。并且看出他是行走在刘老师左右的一位高人。虽然看起来是一篇总结,在我读来完全是一篇纪实散文,笔到之处,寥寥数语把每件事情表白的含蓄而又明确。通过老太的文字使我们看到了刘先生背后的感人事迹以及先生为事业付出的巨大贡献。真的佩服

说的是,赞一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