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6295|回复: 1

(学术讲演)关于东西方文明的演进与融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19 12: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新疆巴音郭楞自治州的学术演讲:



                           关于东西方文明的演进与融合



                                     朱中原

   

    非常高兴跟大家认识,我是第一次来到新疆,但是我对新疆,尤其是对西域这个地方怀着深厚的感情。我的很多朋友都是新疆人,而且我的有些朋友还是从新疆走出来的画家、书法家和作家。我觉得新疆这个地方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边疆之地,它曾是中国文化、东西方文化最为繁盛,而且交流最为频繁的地方,所以在这个地方诞生的一些东西,它可能是我们今天乃至今后我们更多的人应该去研究和关注的。但是新疆的文化、西域的文化现在大部分基本上还停留在地下。有句话叫中原文化在地上,西域文化还大部分埋在地下。当然,随着20世纪考古学的发展,让我们西域和新疆的一些地下的东西慢慢慢慢呈现出来了,但是这些发现更多的首先还不是我们中国人,而是瑞典人,比如说斯文赫定,德国人,比如说英国人斯坦因,还有日本人橘瑞超和大谷光瑞,等等。

    我们从今天的角度来讲,这些人从西域掠走了一些我们的文化遗产,但是从另外一个层面讲,如果没有这些人,也许我们的西域文化还永远沉睡在地下,或者是被破坏掉,尤其是丝绸之路。

所以今天我讲的这个主题是“东西方文化的演进与融合”。

在我们很多人的观念里,可能都会存在一个思维定式,以为中国文化跟西方文化是绝对对立的,甚至是绝对冲突的。亨廷顿有一本书叫《文明的冲突》。他有一个著名的观点就是“文明冲突论”。我觉得我们今天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人类文明的进程实际上不应该完全是冲突的,更多的是融合演变,东西方文明实际上在人类漫长的发展过程当中是处于长期的变化状态的,我们应该用一种变化的观点来看待这种人类长程的进程。实际上,我们巴音郭楞自治州这个地方,就是东西方文明演变的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它处于丝路南道。这个地方,无论是人种、民族、宗教、文化习俗、艺术等,都是中西融合的。

    人类的文明,我觉得从总体角度来看,不妨可以分为几大块,就是艺术、科学和宗教,这几大块表面上看来他们是分离的,绝对的分离的,但是实际上他们是有很多的融合的,就像东西方文明一样,就像中原文化,和西域文化,和印度文化、波斯文化一样,他们都不是绝对的对立和隔阂的,而是有很多的融合。

    我为什么要讲艺术,要把艺术、科学、宗教和我们的文化要结合起来,一个是对于人类文明的考察提供多学科、多角度的新视角。第二个是打破一种二元化或者是一元化的绝对性的思维,就是非此即彼,或者是此优彼劣,或者是此劣彼优,要不是东方文明要优于西方文明,要么是西方文明要优于东方文明。这个不能笼统地这么看。第三个是对我们考察西域文化与文明有着很重要的参考作用。在我们传统的文人的视野里头,包括在敦煌玉门关以西都是一片荒漠之地,那都是没有任何文明的痕迹的,甚至是没有文字记载的。这个只是在考古学发生之前,但是在考古学发生之后,我们的观点应该改变了。人类的文明它实际上是从慢慢地从地下往地上有这么一个过程的。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所说的宗教,当然我们在这个地方谈宗教似乎有点不合适,但是我所说的宗教是更广义上的宗教,就是一种精神信仰和精神崇拜。我们现在的中国人是没有精神信仰的,我们信仰的是什么?信仰的是权力,信仰的是金钱,信仰的是娱乐明星,我们把这些作为一种崇拜,但是实际上我们中国原生态的文化里边是有精神信仰的,是有这种原生态的崇拜的。比如新疆和田这个地方盛产玉,玉文化波及全国。但是和田的玉文化并不是现在才有的,而是早在五千年前的商代就有了。在河南安阳小屯村妇好墓的考古发掘中,考古人员发现了大量的玉器、玉璧和玉琮,这些玉器,经过科学鉴定,是来自于新疆和田。也就是说,当时在五千年前,中原与西域之间就已经通过玉,建立起了联系。这比丝绸之路还要早好几千年!而且,玉文化最主要还是起源于宗教祭祀,当时的巫师,即贞人,就是用玉器来作为主要的祭祀对象。玉器上的图案也是神灵的图案。由此可见,原始崇拜在玉器上体现得十分明显。

但事实上,原始崇拜并不仅仅体现在玉器上,玉器只是王室贵族的祭祀之物。原始崇拜,包括我们上古时期对于日月的崇拜,对鸟、对鱼、对马、对龙的崇拜,我们从古老的文字刻符里面都可以找到这些痕迹。我们中国汉字的演变里边其实就包含着人类的精神崇拜的这么一个轨迹。因为时间关系我没有来得及做一些课件,找一些图片,实际上这里面有大量出土的考古图片作为例证。还有对于我们原始人类的巫术崇拜,巫术崇拜也可以说是鬼神崇拜,这个鬼神崇拜是在原始社会人类对于自然的认识还处于模糊状态下的一种精神信仰,他必须要有一种精神寄托,我们现在说中国有56个民族,实际上根据我的了解,中国远远不止56个民族,有几百种、上千种。每一个族几乎都能构成一个宗族的集团,每一个宗族集团都有它自己的崇拜。

    你比如说楚人崇拜什么?他崇拜鸟,崇拜鱼。还有直到现在为止,中国大西南的很多山区里面,那里还生存着原始的居民,他们常年没有走出大山,虽然说他们生活非常艰苦,他们的生活都是处于我们全国GDP消费的最低层次还要往下,一年四季没有走出过大山,没有见过县长,没有见过县委书记,连我们的国家主席和总理都不知道是谁。但他们的生活非常纯朴,他们具有原始的婚丧嫁娶和宗教习俗,他们每天都与音乐、与舞蹈、与宗教崇拜生活在一刻。

    关于巫术崇拜,比如湖北,湖北是巴人的发源地,就是在今天湖北恩施州巴东县一代,靠近长江边,与重庆接壤。巴人的起源是很早的,巴文化和蜀文化比,巴文化更具有一种强悍性,他的原始的生存力是非常旺盛的。所以说现在的重庆人,我不知道在座的有没有重庆人,他的性格里多少都带有一点点巴人的元素,巴人崇拜巫术,我们最早的古文字里面这个舞蹈的“舞”字,它的篆书的写法大家,和武术的“武”字,还有巫术的“巫”字,他们的笔画形态基本都与武器有关。而且,巴人的巫术崇拜本身就是以舞蹈作为载体的,他的舞蹈并不是我们现在的舞蹈,他的舞蹈是很强大的很有震撼力的,也可以说是一种武术。据历史记载,在秦人攻打巴人的战斗中,秦帝国是非常庞大的,他的武力遍布四方,秦人的军队一度打到了长江流域以南的贵州一带。当时巴人的势力还不是很强大,但是他要如何对付庞大的秦军呢?当时还不属于秦朝,就是秦这个部落,他通过什么?他一没有强有力的武器,他的武器是不如秦的,因为秦人在武器上是非常先进的,他拥有很庞大的交通工具——车马,我们看到,现在出土的很多秦的墓葬里面都有秦人的大型车马。另外,秦人的起源是起源于我们西部,就是西戎,他跟我们西部少数民族保持着很密切的往来,所以他能够通过他的文字,通过他的先进的文化跟胡人这些少数民族交换铁器,所以他有很庞大的武器。但是巴人没有。那么在一次战役中,据说巴人就是通过巫术打败了秦人,这虽然只是一个传说,但是这种文献记载现在已经得到了考古学的证明了。现在在湖北长江流域出土的一些大型的墓葬里面都有这种关于原始巫术的一些证据。就说明巴人确实利用巫术战胜了秦人强大的军队。

    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就说明精神信仰的力量。它并不是说是一种迷信。信仰是什么东西?信仰是人的内心的一种精神的支撑,并不是说宗教信仰,或者是说原始的崇拜,它是一种迷信。我们内心的强大胜过了外在武力的强大。这个在我们今天的现实生活里面是有很多的例证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中国文化在上古时期,在先秦时期,在秦汉时期,乃至是隋唐时期,我们都是非常优秀的。我们国际史学界有一个观点就是,人类文明曾经经历了几次枢轴时代,就是文化的轴心时代,人类文明的飞跃时代。我们中国的先秦时期就是第一次轴心时代,它可以和古罗马文明、古希腊文明、古埃及文明,和任何文明相媲美,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中国的文化曾经辐射海内外,但是中国文化相对于其他文明来讲,它本身不具有太多的体系性。中国文化的优点在于具有很庞大的辐射力和包容性。我们现在的东南亚很多国家都还在用中国的汉字,我去过韩国,跟他们做过多次交流,韩国人一直宣称我们中国用的宣纸是韩国人发明的,端午节是他们发明的,这个观点引起了我们中国一些文化学者的强烈反弹,也进行了很多论战。这个也从另外一个层面说明,中国文化确实是辐射力太强大了。

既然我们讲东西方文化的演进与融合,那么到底是怎么演进、怎么融合的?事实上,在西域这个地方就有很明显的体现。你比如说小河墓地出土的楼兰美女干尸,楼兰美女的出土不但震惊了中国的考古学界,而且震惊了全世界的考古学界,震惊了全世界的人类学界。因为楼兰美女的人种,经过科学的检测,她是属于欧罗巴人种。事实上,在小河墓地出土的女尸群中,几乎都是欧罗巴人种,在我们新疆这个地方,属于欧罗巴人种的应该说有很多很多。这个说明什么问题?远在两千年以前,也就是张骞通西域以前,即丝绸之路开通以前,就在这个地方出现了大量的欧洲人,那么欧洲人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人种?这都是今天我们值得去挖掘的。斯文赫定他为什么多次来到楼兰呢?他为什么要多次来到新疆呢?就是因为他觉得在新疆在楼兰在塔克拉玛干大漠,有他们西方文明的影子在里面,所以他要来找找他们西方文化的影子是不是在这儿,所以随着后来的一些考古发现,再加上小河墓地的楼兰美女欧罗巴人种的观点的出笼,在中国的文化学界也引发了一个争论,中国文化到底来自何方?或者是我们的东西方文化到底是谁先影响谁?谁来自于谁?这里边肯定是有影响的。但是到底是哪个更优哪个更劣,或者是哪个传给了哪个?有些人说中国文化西来说,这就是证据之一。

还有一个证据,我是最近刚刚看到的一个资料。

    我昨天看了一个材料,我们新疆不是盛产葡萄吗?我们一说起新疆,到了新疆要说水果的话,那有名的水果太多了,但葡萄就是最著名的。但我看到一个材料,根据考古资料,最早栽培葡萄的地区是小亚细亚里海和黑海之间及其南岸地区,大约在七千年以前,就是南高加索、中亚细亚、叙利亚、伊拉克等地区进行了葡萄栽培,那么在吐鲁番盆地发现了这条古葡萄藤,表明在丝绸之路开始以前,这里就已经开始了一条葡萄之路,葡萄之路还不是说在张骞凿通西域之后,而是在之前。在看到这个证据之前我曾经做过一个假设,我们的丝绸之路虽然说起源于两千年前的汉代,即在张骞那个时代。但是根据我的判断,我做了一个大胆的预测,在张骞通西域之前,西域这个地方和中原这个地区和我们的西亚和中亚地区就已经存在着很密切的联系。当然这个我只是作为一种设想,当时还没有一些有力的证据,但是这次来,我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有力的证据。

    也就是说,这条甜蜜之路,沿途的古希腊、古波斯都曾经创立过灿烂的文明。多数历史学家还认为,波斯还是葡萄酒的原产地。这个东西是值得大家去争论的。我觉得这些文化的争论我们要抛开单纯的文化的界限,我们就是要本着科学的证据来证明一些问题,这个就是作为一个由头。

    我们要说到东西方文明的这种演变和融合。任何一个东西要演变,它要发生变异,它要发生这种变化,必然和另外一种文化之间肯定会存在很多差异,这种差异里边又有很多可以互补的,或者是可以进行互相影响的一些东西。那么这就要我们首先明白,我们中国的文化特质是什么?我们中国的文化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我们现在,一般都说中国文化就是儒家文化,儒家文化统一了中国数千年,我们在儒家文化之下又产生了很多价值观,所谓的礼仪,儒家的礼仪,儒家的伦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我们儒家的一些宗族文化,在我们的乡村它形成了一种乡村权力格局,每一个乡村在传统的时代,我们没有像现在的这种格局,它是由什么作为裁判的?就是由宗族的族长作为象征性的最高权力长官,但是族长或者是一个宗族的首领,他又不是实质上的最高权力者,他是一种精神领袖,他起着维护这么一个小范围的团体势力的作用,他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说政治、社会秩序、生活,乃至包括很多邻里吵架,什么叔嫂通奸啊,什么公公扒灰啊这些事情他都干预。这些事情往往通过现在的法律很难解决,我们现在看到很多民事案件、刑事案件,尤其是在湖北,尤其是今年以来,在中国的湖北巴东地区就发生过很多的这种刑事案件、民事案件,比如说老百姓围攻公安局,或者把哪个公安局长给杀了,或者一把火把镇政府给烧了,这样的事情今年是时有发生,这样的事情通过法律往往几个月都破不了案,半年破不了案,一年两年破不了案,三年五年甚至也破不了案,到最后不了了之了,但是在传统的中国,他可以通过我们由一个宗族的首领说话,我在我这个辖区内发生的事情,我来自行解决。他通过精神影响力他可以做到,人家都服他。为什么都服他?我觉得除了权力之外,他还有一种文化和精神的权威。实际上他一个人充当了很多人的功能,中国的文化不像现在的西方文化分成很多领域,他是一个人管多个人的事情。我们现在如果是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哪怕是邻里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哪家的东西被偷了,哪里杀人了,你去找公安局、找政府,要么是不立案,要么是立了案办不了。就是用现在的行政权力和法律无法解决。但有时候用传统的儒家文化影响之下的方式往往能够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我想在我们现代的法治社会、法治国家,如果还是一味地遵循过去那种方式,不一定是个好事情,但是如果我们在现在法治国家的基础上,适当地加入一些儒家的东西,用儒家的文化的信条来解决,也许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刚才说到儒家文化,支撑中国儒家文化的有很多因素,实际上鲁迅对我们中国的封建文化他研究得很深,看得很透,转了一大圈之后得出两个字“吃人”,当然鲁迅他的说法如果单纯地抛开其他的因素来对他这个观点进行评价的话,也许觉得有点偏激、有点突兀。因为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面也有很多优秀的因素。但是鲁迅对中国传统文化他是看得很深的,他是在深入传统,深入进去之后得出的一种结论。

实际上我们现在理解的儒家文化和真正意义上的儒家文化,还是有很大差别的。真正的儒家文化实际上在汉代、东汉以前就已经消亡了,东汉以后随着董仲舒、贾谊、辕固生这些这些御用的官方知识分子的出现之后,儒家渐渐的和法家、道家融合,成为了统治者的意识形态,即所谓的政统,就是政统和道统的合一。本来原典的儒家和道家思想,其实有更多的一致性。孔子讲“天命之为性,率性即谓道。”就是人性与天性、人性与自然性的合一。从这个角度讲,原本的儒家和原本的道家实际上是一致的,就是主张人与自然的和谐。我们现在的和谐文化也是发源于对传统儒家文化的一种诠释。原典的儒家主张是人要对天尊重,所以称天子。君命神授,皇帝还不是最高的主宰,最高主宰是天。这实际上是对君主的一种制约,但是到了汉代以后,天下老子第一,皇帝说了算,皇帝要杀谁就杀谁,他的皇权不再是天授,但是汉代以前基本上皇帝的权力是天授于你的,你皇帝也不是最高的主宰,你皇帝只是上天派给你的,你只是来行使我赋予你权力的,如果你这个权力行使不好我就要惩罚你。当然这只是一种伦理观。比如中国周朝的时候就是天时大事,列国分封,到了东周时期,诸侯的权力已经达到顶峰了,周王室到了后期是非常腐败了,诸侯并起,也要争夺权利,这些诸侯们就要通过用一种天的理念来支撑他的政治,这时,正好中国有一批在原来他们是各个诸侯国的贵族知识分子,像孔子、孟子、韩非、商鞅等等,但是随着时局的发展,他们的社会地位开始下降,最后只得游走列国,开始靠自己的知识和思想谋生,到这个时候,这些知识分子就开始反思了,开始反思这个社会,开始反思原来的一套理论,原来的一套体系是不是正确的?所以说在春秋时期达到了中国思想界的最繁盛的时期,出现了这些文化人,当然,这些文化人也成为中国最早的一批知识分子。

而到了汉代,尤其是东汉以后,随着儒家文化的变异,儒家、道家、佛教的这种融合已经大大的政治化、上层化了,中国也产生了一批真正维护封建统治的群体,这个群体就是所谓的士人群体,这个群体就是维持中国封建社会三千年不倒的一个重要的群体。这个群体它是一批有精神理想和文化理想的人,然后有专业的知识技能的一个群体。他们通过察举制、征辟制、以及隋唐以后的科举制,由平民阶层慢慢地成为中国封建统治的核心力量。他们这群力量跟皇权,跟贵族权力和外戚宦官势力,形成了一个多足鼎立之势,正是由于有了这个群体的出现,才使得中国的封建文化它不光是糟粕,它还充满了一些力量,它还充满了一些希望,中国历史上出现了那么多文人,这些文人骚客,他们在得意的时候为国家建言献策,但是在失意的时候发发牢骚,写了很多的诗歌,像屈原、李白、苏轼、文徵明、徐渭这些人,形成了一种封建的文人文化,所以说中国的文人文化,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也是一种“骚”文化,“骚”实际上是一种精神,像屈原的楚文化就是典型的骚文化,浪漫主义,浪漫主义又不是与现实绝对的割裂的,屈原整天畅想于神的世界里,实际上他生活在现实生活之中,他的精神是非常的痛苦的,所以说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往往是不分离的,这是中国艺术、中国文化的一个突出的特征,在现实的权力之下诞生了这种中国精英的文人文化,这个是中国文化区别于西方文化的很重要的特征。

    那么说到礼仪文化,中国的礼仪,中国人自古就讲礼仪,我这里讲的礼仪文化和现代人讲的礼仪还有些不同。我们现在讲的礼仪一般就是说做个什么事情,尤其是发生一个公共事件,要进行什么样的规程,我们开会要干什么,怎么坐、怎么安排座位,谁先发言、谁后发言,这些是现代的礼仪,这个是学中文、学文秘的要懂得的一个基本的礼仪规范。但是我说的礼仪文化它还不同,这个礼仪文化涉及到中国原始的儒家文化,这个主要是在秦汉和三代时期,就是夏商周时期产生的,我们的玉文化,青铜文化,我们的宫殿建筑都是跟礼仪有关系。皇帝每次举行大型祭祀的时候,或者是祭祖的时候都有很繁琐的礼仪规程,有这些礼仪规程就必须有固定的场所,像北京的天坛,就是皇帝进行册封、祭祀的重要的场所。这个叫祖祭。另外还有一个郊祀,就是在郊外进行的一种祭祀,这个是跟祭奠亡灵有关系的。这个是中国的礼仪文化。这个我后边要涉及到一些。

    那么西方文明是怎样的?我们现在其实对西方的理解,我们大部分中国人对西方的理解还是偏于有点狭隘或者偏激。整个西方基本上是发源于以西欧为主的这种文明,它是一种更注重工具理性、科技理性的文明,我们现在一讲到西方就是西方的技术,西方的科技很发达,具有侵略性,有些中国学者说,西方有“三片”,芯片、恐怖片、这样那样的片,“三片”对中国的“三和”文化构成了对立和冲突,也构成了侵略,我觉得我们西方的“三片”文化对人类文明恰恰是一种促进。在西方的工业革命以前,中西方文明是各有优劣,尤其是中国的文化有很多西方所不及的,但是西方近代工业革命、科技革命以后,中国落后了,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有很多人会说,西方文明是侵略性的,战争性的,我不同意这种说法。其实,任何文明都有一种战争的成分。中国最早的原始部落之间,包括华夏民族的祖先,华族和夏族,也是互相战争的,谁赢了谁就坐江山。另外,侵略性、战争性不是西方文明的本性。版图扩张,是资本主义发展的一种必然,是一种自然而言的结果。为什么?因为西方科技进步了,科技进步之后,他感觉到很多原料、很多能源都不够用,工业发展的场地也不够用,这怎么办?那就要扩张。说到扩张,西方也有支持扩张的先进技术和人才。西方国家的版图为什么会迅速扩张?这与西方出现了很多环游世界的地理学家、探险家和考古学家是密不可分的。像斯文赫定,他都是属于英国皇家探险队成员,他的一切行为,都是受皇室支持的,而且他有冒险主义精神。他们往往不是为了一个人或几个人的利益,而是为了国家利益,抱着一种文化使命。但中国却没有这样的人。中国人不喜欢冒险,没有冒险主义精神,所以中国没有真正的资本主义精神,这你不能怪别人,也不能诋毁人家资本主义。中国就是喜欢不断地把自己输出,尤其是明清以后,喜欢在世界人面前显摆。这就是中国近代衰落在文化上的一个重要原因。

    中国文化里边还有一个什么?文化神秘主义,主要是受印度梵文文化的影响。印度文化里面很多重要元素都是在中国,在长达几百年的时间里对中国有很深的影响。佛教,我们都知道,玄奘西游到印度西天去取经,但是玄奘西游的时候,印度的佛教已经处于衰落的时期了。佛教衰落的同时就是印度教的崛起,印度教跟佛教不一样,佛教讲究众生平等,然后讲究佛祖对人类对现世人生的一种救赎。

    印度教又不同。印度教它给人的是一种种性文化,就是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一个是人生来就不平等,这个话题有意思了,我们现在也是一样的经常会问,我们的工作不如意的时候,生活不如意的时候,我们经常会问这个世界对我真不公平,很不公平,为什么其他人能够吃好穿好,能够有好的工作,或者是能够有这样那样的成就?为什么我就没有?为什么别人能够娶个好老婆我就娶不到呢?为什么别人能够嫁得好我就嫁不了?为什么别人的小孩能上清华、北大,我的小孩就上不了呢?类似这样的疑问我相信在我们每个人中都会或多或少地存在。因为我们都生活在现实中,我们都是凡人,我们经常会问,人生来到底是不是平等的?要按照印度教来说那就是不平等的,种性文化。你既然生下来上天就赋予你,你就是这么一个命运,你就是生活在这么一个层面之内的。如果说你的生活有不如意你也不要去抱怨,你也不要怨这个社会,也不要怨这个世界,所以说到现在为止,要说穷人,我们中国的穷人也很多,富人也很多,但是印度这个国家的的贫富差距也许比我们中国还大。你到了印度之后,你会发现人真的不像人了,我有时候回了四川之后我就有这种感觉,因为四川人太多太多了,我以前上学的时候,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每年春节回家的时候,尤其是坐火车,坐几十个小时的火车回老家,一到四川感受到四川人就跟蚂蚁一样。但是你从另外一个层面想,他们为什么还这样劳碌奔波呢?他们为什么各安天命呢?这里肯定有一些东西在里面。实际上印度比我们国家的状况还要严重,印度到处是穷人,你随便坐一个车,印度的大敞篷车里面外面,里面要装三四十个人,车顶上、两边、外边、有时候人都快到轮子了,印度人很多就是处于这么一种状态。还有很多印度的穷人过的是叫花子的生活,到处都是叫花子,到处都是跟你要钱的。印度的贫民窟也很多。但是你会发现他们的精神状态跟我们中国人不太一样,你会发现不管他们处于哪个阶层的人,他们的脸上都是笑嘻嘻的,这跟我们看到我们文革时期还不一样,文革时期的老百姓哪怕是饿得一天三顿都没有饭吃,都快饿死了,拍出来的照片还是笑呵呵的。这也是一种精神控制的结果,因为那时的老百姓还相信党相信毛主席。当然这是一种愚弄。但是印度的这种状态,是一种普世性的文化之结果。他们有一种乐天知命,或者是印度的宿命观有很大的关系。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我们都生活在现实中,尤其是中国人,我们怎么可能整天的生活在宿命之中呢?我们要是生活在宿命之中的话,我们怎么发展,这样的心态肯定也是不对的。这就产生一个矛盾,很多人就说你这个不是矛盾的吗?你到底要让我们积极的生活还是消极的生活?到底要用一种什么样的生活观?我想这两个其实并不矛盾,怎么讲呢?我一直讲一句话,就是人要知足,但是要永不停留。实际上意义不同。在不同的心境和环境下,我们可以有不同的文化心理。当我们身处磨难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一种乐天知命的心态,像印度教的这么一种观念,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命运,不要去抱怨,但是另一方面呢?面对现实,我们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我自己其实也是这样的。

    我给大家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我是中国四川农民家庭的一个儿子,我父亲当年是村里边的小会计,当时也是处于文革时期,一个小会计算是一个小官了,但是我父亲因为不善于应酬,不善于奉迎,就被村里面几大员排挤,然后造成了我们家长期的贫困。我经常跟人讲,我说我这个人是三无人员,无身份、无背景、无地位,我相信很多中国人跟我一样。我父亲当年18岁的时候他就已经长得非常的壮实了,身体也很好,一顿能吃几大碗的米饭,他那个时候是村里面劳力最好的,很多人就看上他了,就给他说媒。我父亲跟我说当时给他说媒的说了18个女人,这18个女人都很好,就是各有各的好,现在看来如果说要后悔的话也许可能都还觉得心有余悸,但是我父亲当时都没有看上,我父亲唯独看上了我母亲,我母亲长的一般般,而且我母亲当时的生活,她是一个大家庭,生活环境更差,我母亲当时是生活在山上的挖的山洞里面,这个山洞不是山顶洞人,山洞是当年村里边抓壮丁的时候,为了躲避国民党抓壮丁然后在山上挖了很多很大的洞,这个洞口很小,一般人上不去的,但是里边很大,全村的人都住到里面去,就是为了躲避抓壮丁,里面到现在为止都还有很多石灶、石凳。我们小时候还经常跑到里面去玩。壮丁抓完以后,我母亲他们家没有住的地方,就住在山洞里面。我母亲经常笑话我父亲的时候说,你有什么本事?你现在还不是个农民吗?你一辈子还是个农民啊。我父亲就说那当年我要是不把你从山洞里面接出来的话,你现在可能还在山洞里呢。

    就从这个说明一点,我父亲他们的心态都非常好,他们的婚姻观、爱情观非常的朴实,我父亲当年的体力是很大的。当年他一担能挑三百多斤。因为四川红薯特别多,四川那个地方物产又丰富,甘蔗多,红薯多,水果多,我父亲他们就挑着红薯去县城卖,我们村里边离县城很远,又没有公路。去县城,走一晚上的夜路,村里边距县城大概有20公里路,一晚上一个来回,就是这样的生活。

    那时一担红薯能卖几个钱?现在红薯仍然很便宜,我们在城里面吃的烤红薯都是很贵的,不论哪个城市,一个烤红薯不论是按斤算还是按个算,大概至少一块钱一斤。当年的农村的红薯能卖多少钱一斤?一分钱一斤,现在也不超过一毛钱一斤。不光是在四川,在全国很多农村都是这样。可能在座的诸位有些从农村出来的有些体会,因为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所以说我深有体会。所以当时过着这么一种生活。当时我父亲家里面也穷,一顿饭里边如果说能喝上一顿粥或者是糊糊,那是非常幸福的,现在当然我回想起来觉得玉米糊糊很好吃,能吃上一顿就非常不错了。我父亲家里边很穷,我爷爷是一辈子犁牛的,54岁去世,去直之前吃了一碗饭,然后就倒地了,脑溢血,送到医院去,正好是星期天,医院不上班,大家知道中国的医院是怎么样的情况。中国的医院是老百姓抱怨最多的,现在的医疗问题,也许在我们新疆这边可能我们党和政府非常重视这个问题,解决的可能比其他地区要好。当时也一样的,星期天你甭管发生什么情况,人家不上班,不上班怎么办?等死。过了八个小时之后,我爷爷去世了,留下了八百块钱,当时的八百块钱是什么概念?就是留给我父亲的。所以他们就是从这样的生活过来的。

实际上我就讲,我们每个人我们都生活在现实之中,我觉得我们要有精神,其实我从小到现在我小时候三年级以前我是特别贪玩的人,上学的时候我要我父亲从早到晚陪着我背着我去,然后我上课的时候要陪着我坐在一起(众笑),然后父亲一走我就跑到林子里面躲起来了,家里边人找不着,老师也找不着。后来还有人开我玩笑说,你又躲到哪里去了?但是,突然从三年级以后,我就突然顿悟,我就发现父辈他们真的是很不容易,而且我们整个那一代都不容易,不光是我父亲,那一代人都不容易,我就觉得我要好好读书,我要写字,我要把字练好。抱着这么一种理想,于是,从小学到高中,我从来没考过第二名,都是第一名,老师学生都特别喜欢我,帮助我。从中学到现在我发表了很多的文章。高中的时候第一次在四川省的《招生考试报》发表第一篇文章的时候,稿费是50块钱。50块钱是什么概念?当时是震动了整个校园,很多人问我你的稿费怎么花?稿费准备怎么请人吃饭?当时50块钱确实能够好好地吃上一顿了。我舍不得,我就吝啬了一下,我把钱拿回去了,交给我父亲了。我说爸爸你当年没有实现的我实现了。我父亲也爱写点小文章,喜欢书法,但是发表不了,他那时就是那种文革式的在我看来一点都不入流的文章(众笑)。他看到之后很高兴,说,50块钱能够吃多少肉,不得了!所以当时就是这么一种状态。

我之所以要拿自己举例,我是想说明,宿命论和众生平等论,在我看来都是统一的。你的出生不好,不要怨天尤人。老天对每个人都是相对公平的。当年整我父亲的那个村支书,他的儿子突然在年三十那天中午,触电死掉了,有的说是触电死的,有的说是得急病死的,有的人说,不管怎么死的,那都是报应。是不是佛教里讲的因果报应,我不知道,其实这件事我早已不当回事了。我只是说,人要正确地看待自己。你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你能成为什么样的人,不能成为什么样的人,这都是命运。不必因为自己成了而骄傲,也不必因为自己没成而怨天尤人。我说,我们的命运,既掌握在上天也掌握在自己手里面。上天和自己一点不矛盾。





    我们讲的东方文化,实际上更多还有一种乐感文化,礼乐之邦,礼仪之邦,我们的文学艺术更多的是表现的是禅宗精神,表现的是天人合一啊,这种艺术你说是道家的吗、佛教的吗、是儒家的吗?都是,但又不完全是。所以中国文化讲究的是一种融合,不分体系,不是那么绝对分明。礼乐文化,既然要讲乐就讲礼乐。孔子有句话,叫哀而不伤,如果你听靡靡之音听的过多了,消磨你的意志了,所以要让你自省一点,你不能光听靡靡之音,还要一点能净化心灵的东西。说到音乐,我其他的不讲,因为在座的这里边有很多学音乐的,你们都是很专业的。我要讲的是,中国的礼乐文化里面融合了一些西域的元素,我们中国现在很多乐器,我们古典的很多宫廷乐舞都是从西域传过来的。二胡、胡琴、萧、笛子,等等,这些都是从西域传过来的,我们现在的唐代很有名的宫廷乐舞《霓裳羽衣曲》就是根据西域的乐舞改编过来的,当时长安城里边穿着很多胡人衣服的专门的舞师、乐妓都是胡人,但是他们的地位是很低的,不像古代书法家地位这么高,今天我们的书法家地位不高但也不低,书法家的字能卖钱,成为一种商品,古代文人的字是不卖钱的,写字都是不卖钱的,都是文人的一种雅好,但是古代的书法家并不完全是书法家,他都是大官,正因为他有很稳定的俸禄、很高的地位,所以他才不用靠卖字来赚钱,所以说中国文化里边就是有很多东西在我们现在看来都是被忽视的,我们一谈传统文化可能都会认为我们传统文化,我们的京剧,我们的书法、绘画都是传统文化,实际上我们传统文化远远不止这些,传统文化的概念太广太大了,而且还有很多是被忽略了的,这些被忽略的现在都埋在地底下,随着考古的发现这些都会被一一地呈现出来,我们的古代,我们不说其他的,我们讲墓葬,到现在为止,四川宜宾地区的悬棺,这个棺材怎么放上去的,那个悬崖非常高,几百米高的悬崖上面,怎么把棺材放上去的?到现在为止也有很多科学家、爱好者制作了一些模仿了一些把它如何放上去的,也能放上去,但是都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这些仍然是个迷。

另外,湖南长沙出土的马王堆汉墓。马王堆汉墓的发现是震惊中国考古界的一个盛事。马王堆汉墓值得说的很多。我只讲一点,马王堆汉墓二号墓里面的代侯夫人的地位,据考证,她的地位应该是一个王侯的夫人,地位很高。当时考古发现的时候,代侯夫人经过两千年的时间,遗体不但是完好无损,而且她的肌肤还很软绵,还有弹性,你说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去世了之后,放在水晶棺里面,他的遗体到现在如果说能够摸一下的话估计也差不多僵硬了,但是代侯夫人的遗体就像一个腌了的茄子一样,颜色也是那样的,而且那个肢体还能够弯曲,棺材里面还有药水,那个药水应该就是保护他的遗体的这么一种技术。当时有一个考古学者找了一些医学院的一些专业人员去鉴定,但是还是没有得出准确的结论,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迷。

从这一点讲,我们现在要谈中国文化的优越性,我们现在的中国文化不具有任何的优越性了,我们如果要讲中国文化的优越性那都是在古代。我不是说厚古薄今,其实我们现在发生的任何事情在历史里面都能找到,所以古人不比我们现在人傻,我们现在人也不比古人聪明,古人的智慧确实是无与伦比的,有时候是无法想象的,你比如楼兰出土的木牍和文书,上面的字体当时都是一些民间的书法家写的,而据考证,楼兰文书,尤其是其中的《李柏文书》,他的字体跟王羲之的书法十分接近,而李柏的生活年代,跟王羲之差不多但要稍早。王羲之生活在什么地域?他生活在哪里?他大部分生活在洛阳、南京、山东、浙江一带,他怎么能够接触到楼兰这个地方的书风呢?所以我们想古代文化的交融跟我们现在比,比我们现在还要大得多,它的影响力远远要大,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我们现在都有手机,都有网络,你要了解什么文化那还不容易吗?我们有博物馆,古代能看到的东西我们现在人都能看到,我们现在人能看到的东西,古人未必能看到,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古人的这种智慧是值得我们去敬畏的。这个是我们为什么要讲学习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不是说一切传统文化都是好的,都是优秀的,更重要的就是我们要去看看古人是怎么生活的,他们对文化是怎么进行传播的?他们在没有网络、没有电子信息、没有QQ、没有MSN、没有Iphone的情况下他们是怎么进行文化的交流与传播。





刚才我讲到了西域,我们巴州这个地方就是中西文化的交融点,各种文化、各种艺术、各种宗教、各种观念在这里融汇,我们向东,要穿越沙漠、穿越罗布泊,向西,还要翻越帕米尔高原,我们的文化在这么恶劣的环境条件下都无法进行阻隔,可见它的辐射力之广,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当代人还是要多一分对文化的一种敬畏之心,不管是哪种文化,只要是优秀的文化都应该去学习它。

另外还有一个,中西文化的差异性。中国文化实际上刚才我也讲到了,就是中国的文化他是由中国的文人和文官制度,这个是中国式的官僚制度构建起来的一种比较稳定的文化形态,而且具有一种连续性,从秦一直到清经历了这么多年,虽然朝代有更替,一个时代你方唱罢我登场,但是它的文化是没有断裂的,不管是五胡乱华以后,还是元人入主中原以后,还是满清入主中原以后,中国的文化都没有断裂,而西方的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希腊文明曾经有过辉煌,但是后来因为历史的原因,因为一次战争就灭绝了,只剩下了遗址,所以我们中国文化具有一种连续性的特征。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中国的文化它很难说是从这一处传到那一处,比如说汉代的时候,汉朝的中心是长安城,长安城是不是文化的中心呢?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汉朝的中心在长安,实际上你在中国山东很多地方都能发现代表象征汉代文化最高级的墓葬,出土的很多文物都是,那就说明当时中国文化的辐射,它在各个地方的表现都是平均的,你在山东也好、长沙也好、湖北这些还不属于正统的中原文化的范畴,但是它的文化的影响力已经远远地超过了政权波及的地理范畴,所以说中国的文化实际上表现得非常的平均,不是说从这处传到那处。西方文化、欧洲文化就不一样,他是从一个地方传到另外一个地方,比如从古希腊传到古罗马,再传到东罗马,所以我们说西方文化往往是有几个中心,这个中心那个中心的。中国其实不是这样的,中国不是说我们现在是象征性的,我们现在想象地认为,唐朝的时候长安就是中国文化的中心,它肯定是中心,但这种中心可能更多的是凝聚了文化人才,因为政权在长安嘛,实际上唐朝的时候中国哪个地方的文化都差不多。

    现在不少中国人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有一些误解,要么觉得西方的文化要优于中国的文化,要么觉得中国的文化要优于西方的文化,实际上不完全是这样的。为什么这么讲?因为现在出现了一个文化的倒置,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倒置,古今文化的倒置,倒置怎么讲?比如说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最讲究的是道德伦理、与人为善,处处都在讲,处处都是以道德作为人与人之间的这种价值观的核心,然后我们中国人经常批评西方人不讲道德,西方人都是非常的功利、非常的实际,实际上未必尽然,你跟西方人打交道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些西方人实际上很天真、很善良,西方人是有大智慧,以智慧做事,但是看起来却似乎傻乎乎的,而我们中国人现在讲的是什么?整天讲的是斗争文化,讲的是全力斗争,讲关系,讲这样那样的专业以外的投机取巧、投机倒把的本事。中国人不但要把假酒当名牌卖给中国人,而且还要卖到西方去,而且还要把西方最好的红酒牌子参假酒,然后卖到中国来,说这是最好的意大利红酒。家具也是这样。出口转内销,结果,不但玷污了人家洋品牌,而且还让中国人丢尽了脸。悲哀的是,中国很多人,尤其是很多高级知识分子,明明看到了这么多问题,却还在认为是西方文化侵略了中国,是西方人害了中国。

我举一个例子,我有一个朋友上海人,他是海归,在美国、在香港、在法国待了很多年了,他做的是投行,就是投资银行的工作。他的年薪是三四百万美金,是最基本的年薪,另外再加上奖金,西方人都是处于一种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天到晚都在拼命的竞争,竞争力很激烈,但是这种竞争是一种正当的竞争,是一种凭本事的竞争。但是因为什么原因,他离婚之后回到了上海之后,他发现他很难在中国待下去,为什么?他自己做一个项目,关于当代艺术家的项目,他跟我说这个项目当时把他的想法跟上海的一个区的区政府领导说了之后,区政府当时也在搞文化创意产业,他就在这个区划了一片地,就是把一个一百年的菜场地,这个菜场很杂很乱,改造成一个艺术家的园区,因为他发现,正好在上海有一批当代艺术家处于很迷茫的状态,他们的生活也很艰苦,但是艺术追求上又是值得扶持的,他就想通过这么一个事情来做一个公益性的项目。当时他跟我说了之后我觉得很好,合同也签了。后来我问他你找了区上的领导没有?他说这个项目合同签了之后一直没有动工,我说你为什么不找领导?他说我在西方待惯了,我不善于跟领导打交道,我不善于搞这样那样的关系,他觉得在中国生活非常累,特别特别累,因为他要应付这样那样的关系。

其实像他这样的有这样想法的人很多,就是在中国,你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处理这样那样的关系。我们现在经常看到新闻,这里有一个市长自杀了,那里的纪委书记患抑郁症跳楼了,这样的新闻即便半年没有,一两个月也会出现一个例子。为什么?你说他们也是高官了,他们要权力有权力,要地位有地位,要财富有财富,他们还有什么好自杀的?但是为什么很多人患这样那样的抑郁症?抑郁症在中国当代是个很突出的问题。

    因为他们其实不管处在什么样的阶层,他们都觉得要应付如此庞大的关系网,这个是值得我们当代中国人去反思的。其实,这都是中国文化自身决定的。关系文化、权力文化、宗族文化的幽灵还在闪烁。这使得我们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应酬,去维护自己的关系网,甚至去斗争。我觉得这是需要改变的。如果不改变这些,永远没有出路。我们经常讲,在中国,一切问题都是制度的问题,中国一切文化的问题都是制度造成的、体制造成的,曾经我也这样想,中国很多问题都是体制造成的,但体制又是怎么形成的呢?所以把一切问题都归罪于体制是一个很笼统的问题,不能说不对。但体制也是由人形成的,也是由人的观念形成的。我们中国人一方面很讨厌这样那样的丑恶,但是另一方面自己又不得不践行,处于很矛盾的状态。何必呢?

    我曾经跟四川作家流沙河聊过天,现在你要说流沙河你还写什么东西吗?你讲讲文学吧。流沙河说,讲什么文学?我跟文学八竿子打不着,我90年代就不写诗了,那你写字,聊聊书法吧?他说,我又不是书法家。你看我现在在干什么?他给我把一堆的著作撂在桌子上,什么古文字什么什么,他跟你聊天都聊什么呢,他跟你讲一个馒头是怎么形成的,他跟你从上古讲到现在,流沙河他是怎么定位的?他说我现在的身份是成都文人、职业读书人、现在每天干的都是遛狗啊、摆龙门阵啊、读书啊这种状态。他说这个环境不适合让我搞文学,我心里难受。老头很可爱,但是你要是跟他讲你去咱们随便聊聊,随便唠唠嗑,摆摆龙门阵,他就蛮高兴的。这就是一种生活的真。当然,他的这种状态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学得到的。

所以我们现在的中国人老是批评西方是斗争文化。西方人是崇尚战争,尤其是西方古典文学,崇尚孔武有力,西方的影视、文学作品、西方的雕塑艺术都是要讲充满了人与神的斗争,正义与邪恶的较量。那么西方是不是一种战争文化、斗争文化?错了。我以为西方文化更多的是一种宗教救赎文化。中国恰恰是一种现实和现世的斗争文化,中国的权力文化里面衍生出来的斗争文化,在文革时期表现得最为强烈。

我们现在不要觉得我们的社会关系这么复杂,我们人活着这么累、这么辛苦,我们还是有理想的,但是被磨得很疲倦了,很多人是这样了,不管你处于什么样的阶层都有这样的感慨,即使你不说出来心里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实际上一切都在内心。埋怨、抱怨没有用,关键在于如何做到自己,给你一个轻松自由的环境,你能够创造出伟大的艺术品,这不算天才,不算伟大,你要在笼子里面带着镣铐跳舞那才是伟大,中国历来的文学艺术家都是这样出来的。所以我经常讲一句话,在不自由中创造自由那才是一种真正的本事。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自由。

    我们讲传统文化,我们原生态文化的失落,现在我们要找原生态的文化很少了,所以我们一谈传统文化我们只能谈谈京剧啊,京剧只是传统文化形式的一种,或者只是一种艺术形式,而且京剧实际上在中国的地方戏剧里面,它的文化性是比较偏低的,它的动作都是很程式化的动画,它的唱腔和动作都缺乏戏剧性,跟黄梅戏、昆曲比起来,它的文化的幽雅性是远远不够的。现在能够听懂昆曲的人很少了,所以说我们要发掘传统文化。我们的文化在民间,我们的文化在地方,我们踩在脚下的也许就是文化,我们的文化在我们内心,不在于我们喊什么样的口号,喊口号是没有用的,所以我说文化在我们内心。我们每个人也不要给自己的文化设置一种界限,哪个文化是好的,哪个文化是不好的,东方文化是好的,西方文化是不好的。我们最好不要有这样的心态,我们要像盛唐那样,有一种宽容博大的文化胸怀,正是因为有盛唐人那样的广阔的胸怀,上至帝王将相,下到平民百姓,他都能够具有一种宽博的胸怀去接纳来自各个不同国家和地域的文化,那么这是一种真正的文化心态。没有国家、没有民族、没有种族、没有宗教、没有信仰之分,这才是真正的文化。

    那么文化什么时候灭绝?自然的灭绝那是它自己的事情,自生自灭,不要人为的强行的去阻碍它、拔高它,对于失去的或者是被忽略的文化我们要去寻找回来。我本来是做美术史,做书法史研究和书法创作,但是我觉得我们整个中国的艺术史唯独缺少西域这个地方,所以说我今天来到这个地方很高兴,我把我一些粗浅的想法给大家汇报一下。谢谢大家!

    主持人:今天特别感谢我们的朱老师,我觉得在咱们新疆多民族、多文化聚集的这样一个地方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这种文化的交融和交流,我想可能给我们在座所有的老师提供了一个研究的思路和思考的方向。所以我想再次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感谢朱老师给我们带来的精采讲座。

    (根据录音整理)
发表于 2011-10-19 15: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高论。拜读了、学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