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7518|回复: 2

山高我为峰:这个时代的书法亮点(山东书坛四小龙作品集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0-4 10: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赵长刚、燕守谷、邵岩、于明诠四人书法展作品集序

                                                                刘正成


在1980年代,礼仪之邦山东的书法在全国顶多属中游水平,这表现在代表性书法家并不多,全国性书法展览入选率不高。记得,那时搞了一个黄河流域九省书法展,黄河上游水系有四川的份,我也参加了,当时作品影响比较突出的还是河南、陕西、四川。到了1990年代,山东的书法与山东的经济一样开始起飞,渐渐走上了中国书坛的前列。更准确地说,到1990年代末期,山东省入选全国性展览的作者人次,已到前5名甚至前3名的位置,与江苏、河南相伯仲,超过了浙江、辽宁、四川。但其书法的影响力尚不能居于前三,甚至不能居于前五。什么原因?代表性书法家的影响力还不够。蒋维崧、魏启后仍然是为书界熟知的老人,中生代书法家的知名度尚不能和北京、江苏、浙江、河南等相提并论。当然,知名度并非与实力完全划等号,但知名度却是社会认知度的重要标志。怎么办?山东书法急需要把代表性书法家的社会认知度提高,从而让山东书法的影响力与其实力相匹配。

于是,我作为中国书协的业务负责人,向山东省的四位中青年书法家提出建议,举办山东“四小龙”书法展。所谓“四小龙”,即是在全国书法圈内已有相当影响力的四位实力派中青年书法家:赵长刚、燕守谷、邵岩、于明诠(以年龄为序)。这四位当时年龄在三十岁至四十岁上下的中青年书法家,不仅是山东书法的亮点,而且是当代中国书法的亮点。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的那一年即1981年,他们都是二十出头或未及二十的书法艺徒,他们就像改革开放后起飞的中国经济一样,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他们的成长史就是当代中国书法发展史的重要参照系。赵长刚不仅五届 “中青展”获得一等奖,而且跟江苏孙晓云、上海沃兴华、浙江赵雁君、北京朱培尔一同晋升为显赫的“中青展”评委。于明诠与邵岩则是“连中三元”的“中青展”一等奖获得者,这也是当代竞争型书法展空前绝后的纪录。燕守谷虽然没有获得过一等奖,但他仍然是个获奖专业户。可以毫不讳言地说,他们四人的书法创作水平,不管从技巧的精纯度还是艺术的原创价值来认知,均不仅代表了山东省书法发展的速度与高度,也代表了当代中国书法发展的速度与高度。赵长刚在1990年代初的全国第五届“中青展”上率先突围获一等奖,打响了山东书法崛起的第一炮。他那种来源于东晋的隽秀简静的书风,在中原地区巨幅碑体书作林立蔓延之际,像一朵山间小花幽然独放。邵岩早在二届“中青展” 就以《晴雪》的现代书风获优秀奖,然后以六届“中青展”《桃花乱落红尘雨》为高潮,连续三次以现代书法作品获一、二等奖,可谓在激烈的争议中胜出而独标一格。燕守谷在1990年代后期和2000年代初起,以轻灵诡异的狂草征服了多次全国性重要展览,可谓“北人南相”,引领北方重碑用实习俗的风骚。于明诠则是文人书法的代表人物,但他摒去繁华和绮丽,以碑笔作诗人的藁书,既厚重奇崛又逸气横生,一再赢得当代南北书坛重镇的齐声喝采。这个“四小龙”,不仅是山东书法的“四小龙”,也是中国书法的“四小龙”!

可惜,“四小龙”书法展因种种缘由没有办起来。直到10年之后的今天,“四小龙”展览才迟迟地飞了起来,放了一个“马后炮”! 那么,这个“马后炮”又有没有意义?它的意义究竟又何在?某曰:不仅有意义,而且意义非凡更为重大!

恕我偏见,新世纪10年,书法社团行政化和商业化导致了艺术专业化精神的沦丧,有序的艺术竞争体制进入了无序的市场运作体制,行政力量的指挥棒代替艺术的百花齐放,中国书法在反“丑书”和“回归二王”的合唱声中倒退了,继承创新的进取精神被阉割了。以“四小龙”为代表的当代书法创新进取的核心群体被边缘化,并非“四小龙”个体状态的问题,而是当代中国书法发展态势总体受阻的缩影。胡锦涛总书记最近强调,深入推进文化体制改革,促进文化事业全面繁荣,关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我认为,这是对文化发展滞后现状有针对性的。如果说10年前成功举办“四小龙”展览,是为山东书法和中国书法趁热打铁锦上添花的话,那么,今天这个“马后炮”是伟大复兴中吹响了一支小小号角,是对当代书法勇猛进取创时代新风的一种召唤。

毋庸讳言,追求小巧化技术化是当前书法复古风的主流状态,是对传统与经典的误读与歪曲,是对创造当代书法历史性高度的自信缺失。赵长刚、燕守谷、邵岩、于明诠这些十年前在书坛名震遐尔创造历史的人物,当他们重新聚集在一起向我诉说他们的梦想,重睹他们为之创造的新作时,我震惊了!这迟飞的十年,“四小龙”并没有徘徊停飞,他们仍在书法创新的路上坚守,顶着逆风在天空中自由翱翔,就像汪峰用沙哑雄浑的磁性歌喉所呼喊的那样已“飞得更高”,高得快淡出平庸的视线---尽管缺少了奖励与掌声。“四小龙”几乎隐身于当代所有竞争性书法展的光环,躲避了金钱与荣誉的诱惑,在既有的创新之路上“独持已见,一意孤行”。他们的“闭关”修炼,结出了令人惊异的丰硕成果。当你细心地徜徉于“四小龙”展览中,你必然会发现一道新的风景线。在这里,你不会闻到中国美术馆近年来那些耗费巨资冠盖如云的名人展令人窒息般的烟火气,而有不屈不挠开拓进取守身如玉般的清纯清新之花在齐鲁大地静静绽放。

赵长刚在精致细腻中已增加了内敛的功夫,他的手卷和屏条创造性地运用了齐鲁先贤魏启后运用简牍的经验,以隶草笔法入行草,曲尽笔姿笔态,如金花遍地细碎玲珑。他又放笔作擘窠大字,浑厚和大气,寻求一个成熟名家的多方位追求。虽然同样来源于晋唐帖学传统的燕守谷,极力吸取现代日本书法的作品观念,一改传统的“永字八法”规范,让点划线条化,用破锋和强弱对比表达主体敏感的神经颤动,甚至用日本五彩纸以徘句章法构成作品外形式,以追求传统领域内最大跨度的图式变化。邵岩则更自由地借鉴西方抽象主义图式,用极大的想像力地实现汉字形变,并极力用水墨的变化和工具的特效展示创作过程的审美灵感,在传统的边缘地带跳着让人匪夷所思的“墨舞”!于明诠较为稳健和保守,他不是用减法而是用加法去丰富传统技法,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改变有两处,即在保持文人书卷气的核桃字样式作品外,将字形放大,把笔锋打散,让点划中的水墨运行过程迹化,以展现作品的生命行为,正所谓“江山酷毙,风月帅呆”(于氏所作联语)!“四小龙”如此引人入胜的创造展示,如此性格迥异取法不同的风格蒙太奇,真让人如入山阴道中,移步换形,应接不暇,兴趣迭生,感会多方!

毫无疑问,中国书法的宿命,就是带着镣铐跳舞。这个“镣铐”就是书法艺术万年演进所积累的审美遗传“基因”。《汤氏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这个“新”就是对“基因”的良性修改。任何全盘否定这种审美遗传基因的认识和实践,就是对这种艺术的颠覆和谋杀。孙过庭所谓“驰鹜沿革,物理常然”者,即有所“沿”,有所“革”也。“沿”者,即对审美遗传基因的选择性保留;“革”者,有所改变新创。对这种沿袭和革新的幅度比例之大小,我们正好下从右到左排个队:赵长刚,右;于明诠,中右;燕守谷,中左;邵岩,左。左右之间,孰优孰劣孰是孰非皆无定论,要旨在其完美与宏深的刻度。任何离开作品对右与左或者保守与创新倾向的抽象肯定或否定,皆非艺术论。极端的保守,与极端的创新,是艺术家的自由选择,而非评论家和行政指挥棒的选择。不管你怎样“独持己见,一意孤行”,都可以自行修炼自家修正,从而殊途同归造就出伟大的艺术家与艺术作品。而一切艺术评论者、艺术审美者只能面对作品做出结论,深化人们的审美认知,而非提前指手划脚自以为是。一个文艺社团的领导人物应该受到艺术家的尊重,而绝非艺术行为的听命遵从。协会的主席、书记是艺术活动的组织者,而非艺术家的导师。笔者前面所贬斥的“反‘丑书’”、“回归二王”等口号,就指这种自以为是的艺术指挥棒之形而上学谬误。“百花齐放”口号的提出,就是对艺术行政行为的警戒。赵、燕、邵、于的兼容并包竞争互动,既是当代书法艺术发展的良性生态,也是 “百花齐放”文艺政策的经典范例。不管从艺术生态的选择性着眼,还是对当代书法家时代贡献的价值观评判, “四小龙”属于山东,也属于中国,是我们这个时代书法艺术的亮点!

就像太阳也有黑子一样,“四小龙”书法仍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有其优势也有其劣势,有其优点有其缺点。大家都有经验,一个无论如何也找不出他的缺点的人,是不可交的。同样,没有缺点、失误、不成熟之处的作品,也是不可取的,因为面面圆熟毫无瑕疵的作品,必定平庸。对于“四小龙”的瑕疵与不足,我不想一一指点评说,我只想奉献一面镜子,建议作者自我审视。前面,我对赵、燕、邵、于作了一个左右排序,我想玩一个数学游戏,让他们互为镜子照一照:赵与邵,于与燕。赵是否可以从邵观测到某种艺术的想像力,而邵则从赵中间去寻觅一种稳健与深邃?于是否可以从燕看到敢于打破自已既有范式的创变勇气,而燕则从于感受始终保留展现自已既有优势的超强自信?这不是为了削弱自已的偏激,消解自己的锐气,而是从对立面的撞击中,寻求新的激情与意境。我想,这是“四小龙”联展不可多得的意义增值。

亲爱的朋友,我携着一种情感撰写此文,既是为你们的作品而感动,也为你们的遭遇和作品产生的过程而感动!法国学者、与格瓦拉曾并肩战斗的人雷吉斯-德布雷2010年6月3日晚在法驻华使馆组织的讲演会结尾时说:

对欧洲知识分子来讲,特别重要的一点是,我们面对的敌人好像越来越少。列维-斯特劳斯在生前的最后几场讲演中说过,自由要想有实质内容和意义,就不能空洞化。自由永远意谓着一种相遇,一场决斗,是要去战胜对方,所以需要遇到障碍。从这个意义上讲,障碍是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的,它对于知识份子的发展有着关键的作用。

我引用这句话的含义,除了用公共知识分子的人文情怀来互勉之外,而是要激励你们以及一切怀有艺术梦想的中青年书法家们,真诚感谢时代的赐与,视逆境为鞭策的老师,视顺境为温柔的陷阱,紧紧抓住梦想不放弃,你们必将达到胜利的彼岸!

邵岩向2010-涌泉国际书法大展贡献出一张不愿割舍的佳作,它用奇异的形式构成和无法复制的笔墨轨迹,把我们导向一种令人心醉的忘我境界:

山高我为峰!

谨以此意预祝“四小龙”展览圆满成功!

是为序。

                                                                            庚寅立秋后一日完稿于泥龟梦蝶堂灯下
发表于 2011-2-2 16: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1-4-15 20: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