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传世书画〗 查看主题

忠义死节的杭州探花冯培元小楷书法收藏记

发布者: 高伟6461 | 发布时间: 2010-3-20 20:35| 查看数: 6152|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生如闪电之耀亮,死如彗星之迅忽
——忠义死节的杭州探花冯培元小楷书法收藏记
杭州高伟
冯培元是杭州科举史上的骄傲,他三十岁中探花,三十八岁就慷慨赴死,他的生命如琼花之绽开,香飘人间。他的一生可以用“生如闪电之耀亮,死如彗星之迅忽”来概括。
真正是时也?命也?他的业绩早已永驻史册,正所谓求仁得仁,一生活得心安理得,临走时走得从容、静穆。印度诗人泰戈尔认为一个人应该“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即活着,就要灿烂、奔放,要善待生命、珍惜生命,要活得有意义、有价值,而不要浑浑噩噩地过日子;面临死亡,面对生命向着自然返归,要静穆、恬然地让生命完成,而不要感到悲哀和畏惧。总而言之,就是一切都平静自然地进行。冯培元的一生就是如此!
因为去世得早,其书画作品存世非常稀少,鲜为人知。我能看到的就只有二件,但是我非常地幸运,在无意之中得到了冯培元的一副小楷精品,大概是探花郎在天之灵的庇佑吧!
冯培元(1815——1853)字因伯,号小亭。浙江杭县人。道光二十四年(1845)甲辰探花,授编修、历官光禄寺卿。性善画梅。咸丰间累官侍讲学士,督学湖北。培元幼孤,家贫,母何贤明苦节,抚之成立,及至湖北,将迎养,闻岳州陷,驰书止母行,母报曰“如果有变,见危授命,大节不可夺,其遵吾教!”太平军攻武昌,偕在城内文武同登城坚守,城破,三年正月十七日投井尽节,年38岁,文宗待予优恤,赠侍郎,建专祠,予骑都尉世职,谥文介。两子学瀚,学澧皆赐举人。
一年前,我在撰写《鼎甲鸿迹——中国状元书画集》《中国书法的形式与内容》二书时,孰悉了冯的生平,因为此二书中涉及诸多明清的进士书法图片,因此也经常留意杭州收藏市场上的明清代书画的流通的情况。因为有心,这机会就意想不到的来到了。
我有一个搞书画生意的金华朋友,他知道我在收集这方面的资料,就主动给我看了二件作品,一件是清代陈嗣曾的小楷孙过庭的《书谱》,另一幅就是冯培元写的《汉书贾邹枚路传第二十一》中一段,内容是西汉的路温舒的《上汉宣帝书》,内容言及皇帝要尚德缓刑。更为可贵的是虽然作品的外包装很残破,但是书法的内芯完工整如新,这大概是上天怜悯探花郎的忠义,后人也很为珍惜,不让他的手迹毁于一旦吧!
这位朋友叫出了一个很高的价格,要价7000元,当然为了让我下决心,他让我拍了照片,给带回家好好研究一下。
书法写得很精美,一气呵成,虽然是典型的馆阁书体,但写得充满了了才情,特别是体体的大小变化和字的结体上,并非庸人所说的状如算子,而是严整中充满了变化,书法线条挺劲,但刚中带柔,充分展示中和优雅的品味,体现作者的的品味和个性。
于是我就先做了一点功课,把这二幅作品的来龙去脉去脉作了一些研究。
据我的考证,此二书法最早半年前由苏州东北街园外苑古玩市场B-9-104室苏州朗润轩黄舰处流出,而且当时这二幅作品卖出的价格是五千元。并且可以肯定这作品本来应该是四条屏,前二幅大概是状元和探花的。
我从杭州的这位朋友处得到,据他所说是从上海的朋友那里得来,可见已经几经转手了,价格也层层加了码。也许到了我手里也不是最后的归宿,它的最好的去处应该是杭州历史博物馆或浙江省博物馆,或者是武汉的博物馆,因为它是具有历史价值的和艺术价值的文物,至少我从冯探花的作品中,看到了他英勇就义、慷慨就节的精神基础与文化基因。
我当时下决心出高价买下这二件作品,主要是想好好保护好这二件东西。
经历了一百六十年的风雨战火,多少文物毁灭了,现在自己有能力做点好事,先把它收藏起来,保管好,把它的价值发掘出来,让它发挥应有的作用,这正是我的初衷。
作品中的庚戌年应该是1850年春,是他考取探花五年之后,就义前三年所作。历史上号砺卿的人很多,有可能的有二人。一是王汝金,二是徐基德。而以王汝金的可能更大一些。
王汝金(1811——?),字砺卿,号醉墨,钱塘人。监生,官掘港场盐大使。有《味谏果斋诗集》存世。他是清代的一个收藏家,家富有,和诸多书画家有交往。徐世昌的《晚晴簃诗汇》载有其诗。
新得汪氏故居偶赋
扃钥何为者,幽居拟陆浑。烟霞藏道气,风雪炼诗魂。苍翠山排闼,澄鲜水抱门。蘼芜如可采,惆怅赋王孙。
徐基德,字砺卿,上海人,清代后期上海的篆刻家和书法家,同时又是上海正蒙书院的创办人之一,有《砺卿印草》(钤印一册)《望杏花馆印草》 清同治6年(1867)留世,他是刘熙载(1813—1881字伯简,号融斋,晚年自号寤崖子,江苏兴化人)的学生,而刘熙载与冯培元是同榜进士。光绪四年戊寅(1878)徐基德曾和融斋龙门书院同窗好友沈成浩、张焕纶、范本礼、叶茂春、朱树滋及其弟张焕符等人筹资创办上海正蒙书院。(见《民国上海县续志》,邵友濂《梅溪书院记》,沈恩孚《张焕纶先生传略》)
冯培元书写的内容是节录班固《汉书贾邹枚路传第二十一》中一段。
内容是西汉的路温舒上书汉宣帝,言宜尚德缓刑的内容节选。文辞为:
故大将军受命武帝,股肱汉国,披肝胆,决大计,黜亡义,立有德,辅天而行,然后宗庙以安,天下咸宁。 巨闻《春秋》正即位,大一统而慎始也。陛下初登至尊,与天合符,宜改前世之失,正始受之统,涤烦文,除民疾,存亡继绝,以应天意。 臣闻秦有十失,其一尚存,治狱之吏是也。秦之时,羞文学,好武勇,贱仁义之士,贵治狱之吏;正言者谓之诽谤,遏过者谓之妖言。故盛服先生不用于世,忠良切言皆郁于胸,誉谀之声日满于耳;虚美熏心,实祸蔽塞。此乃秦之所以亡天下也。方今天下赖陛下恩厚,亡金革之危,饥寒之患。
附《路温舒传》的内容如下:
路温舒字长君,巨鹿东里人也。父为里监门。使温舒牧羊,温舒取泽中蒲,截以为牒,编用写书。稍习善,求为狱小吏,因学律令,转为狱史,县中疑事皆问焉。太守行县,见而异之,署决曹史。又受《春秋》,通大义。举孝廉,为山邑丞,坐法免,复为郡吏。
元凤中,廷尉光以治诏狱,请温舒署奏曹掾,守廷尉史。会昭帝崩,昌邑王贺废,宣帝初即位,温舒上书,言宜尚德缓刑。其辞曰:
臣闻齐有无知之祸,而桓公以兴;晋有骊姬之难,而文公用伯。近世赵王不终,诸吕作乱,而孝文为太宗。繇是观之,祸乱之作,将以开圣人也。故桓、文扶微兴坏,尊文武之业,泽加百姓,功润诸侯,虽不及三王,天下归仁焉。文帝永思至德,以承天心,崇仁义,省刑罚,通关梁,一远近,敬贤如大宾,爱民如赤子,内恕情之所安,而施之于海内,是以囹圄空虚,天下太平。夫继变化之后,必有异旧之恩,此贤圣所以昭天命也。往者,昭帝即世而无嗣,大臣忧戚,焦心合谋,皆以昌邑尊亲,援而立之。然天不授命,淫乱其心,遂以自亡。深察祸变之故,乃皇天之所以开至圣也。故大将军受命武帝,股肱汉国,披肝胆,决大计,黜亡义,立有德,辅天而行,然后宗庙以安,天下咸宁。
巨闻《春秋》正即位,大一统而慎始也。陛下初登至尊,与天合符,宜改前世之失,正始受之统,涤烦文,除民疾,存亡继绝,以应天意。
臣闻秦有十失,其一尚存,治狱之吏是也。秦之时,羞文学,好武勇,贱仁义之士,贵治狱之吏;正言者谓之诽谤,遏过者谓之妖言。故盛服先生不用于世,忠良切言皆郁于胸,誉谀之声日满于耳;虚美熏心,实祸蔽塞。此乃秦之所以亡天下也。方今天下赖陛下恩厚,亡金革之危,饥寒之患,父子夫妻戮力安家,然太平未洽者,狱乱之也。夫狱者,天下之大命也,死者不可复生,绝者不可复属。《书》曰:“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今治狱吏则不然,上下相驱,以刻为明;深者获公名,平者多后患。故治狱之吏皆欲人死,非憎人也,自安之道在人之死。是以死人之血流离于市,被刑之徒比肩而立,大辟之计岁以万数,此仁圣之所以伤也。太平之未洽,凡以此也。夫人情安则乐生,痛则思死。棰楚之下,何求而不得?故囚人不胜痛,则饰辞以视之;吏治者利其然,则指道以明之;上奏畏却,则锻练而周内之。盖奏当之成,虽咎繇听之,犹以为死有余辜。何则?成练者众,文致之罪明也。是以狱吏专为深刻,残贼而亡极,偷为一切,不顾国患,此世之大贼也。故俗语曰:“画地为狱,议不入;刻木为吏,期不对。”此皆疾吏之风,悲痛之辞也。故天下之患,莫深于狱;败法乱正,离亲塞道,莫甚乎治狱之吏。此所谓一尚存者也。
臣闻乌鸢之卵不毁,而后凤凰集;诽谤之罪不诛,而后良言进。故古人有言:“山薮藏疾,川泽纳污,瑾瑜匿恶,国君含诟。”唯陛下除诽谤以招切言,开天下之口,广箴谏之路,扫亡秦之失,尊文、武之德,省法制,宽刑罚,以废治狱,则太平之风可兴于世,永履和乐,与天亡极,天下幸甚。
上善其言,迁广阳私府长。
内史举温舒文学高第,迁右扶风丞。时,诏书令公卿选可使匈奴者。温舒上书,愿给厮养,暴骨方对,以尽臣节。事下度辽将军范明友、太仆杜延年问状,罢归故官。久之,迁临淮太守,治有异迹,卒于官。
温舒从祖父受历数天文,以为汉厄三七之间,上封事以豫戒。成帝时,谷永亦言如此。及王莽篡位,欲章代汉之符,著其语焉。温舒子及孙皆至牧守大官。
赞曰:春秋鲁臧孙达以礼谏君,君子以为有后。贾山自下劘上,邹阳、枚乘游于危国,然卒免刑戮者,以其言正也。路温舒辞顺而意笃,遂为世家,宜哉!
   陈嗣曾的生平事迹不详,有待进一步考证!不过半年前我曾经在网络上看到过一个档案的残片,说他曾在这段时间(十九世纪中叶)当过京师监狱的典狱长,后来因为有几个逃犯越狱而被刑部处死的事。但是当时没有下载图片,目前网上已找不到这个档案的图片了。
   其书法受当时的王文治的影响,整体气息和品味和冯培元的相比稍差一些,显得稍有匠气。当然这是两张书法放在一起比较时的感觉,如果单独看时,陈的书法还是很不错的,我觉得现在的全国书法理事写出的东西未必就比他好。书写内容为孙过庭《书谱》中的一段:
然消息多方。性情不一。乍刚柔以合体。忽劳逸而分躯。或恬憺雍容。内涵筋骨。或折挫槎枿。外曜锋芒。察之者尚精。拟之者贵似。况拟不能似。察不能精。分布犹疏。形骸未检。跃泉之态。未睹其妍。窥井之谈。已闻其丑。纵欲唐突羲献。诬罔钟张。安能掩当年之目。杜将来之口。慕习之辈。尤宜慎诸。至有未悟淹留。偏追劲疾。不能迅速。翻效迟重。夫劲速者。超逸之机。迟留者。赏会之致。将反其速。行臻会美之方。专溺于迟。终爽绝伦之妙。能速不速。所谓淹留。因迟就迟。讵名赏会。
附《清史稿列传一百八十六》
冯培元,字因伯,浙江仁和人。道光二十四年一甲三名进士,授编修,入直南书房。咸丰元年,改直上书房,授惇郡王奕脤读。二年,大考二等,擢侍讲。寻督湖北学政。数月中,连擢侍讲学士、光禄寺卿。
时粤匪已犯长沙,人情汹惧。培元幼孤,家贫,母何贤明苦节,抚之成立。及至湖北,将迎养。闻岳州陷,驰书止母行。母报曰:“如果有变,见危授命,大节不可夺。其遵吾教!”培元奉书,涕泣自矢。贼至攻城,培元偕在城文武登陴同守。城陷,投井死。三年正月,贼去,向荣率兵入城,有以告者,始出而殓之,尸如生。事闻,文宗以武昌之陷,阖城文武殉难,恤典特优,赠侍郎,建专祠,予骑都尉世职,谥文介。后两子学瀚、学澧皆赐举人。
自题画梅   冯培元
东风吹暖到南枝,残腊初回日渐迟。晚节自能留岁暮,清名久已畏人知。崦西山远花成海,湖上春寒鹤守祠。茗碗炉香新位置,手搴残萼插军持。
gaowei 031.jpg
gaowei 027.jpg
gaowei 028.jpg
gaowei 029.jpg

最新评论

高伟6461 发表于 2010-3-20 20:36:32
冯培元小楷书法
gaowei 032.jpg
高伟6461 发表于 2010-3-20 21:14:28
更多内容请登陆我的个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gaowei6461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