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6283|回复: 2

关于“敦煌遗书”和书法经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5 11: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果儿

白谦慎先生在文章中多次谈到书法的“经典”,但他没有对经典作品的形成和社会、历史背景进行细致的分析,我不认为他文章中列举的北魏石刻和敦煌写经就是书法的经典之作。只是被一些人列入了一本本关于经典的书中的古人的“遗书”。这些书和书中的经典艺术价值都有待于历史的多次检验。
      要想真正理解他文章中所说的“经典”是十分困难的。原因在于:备受人们关注的国宝“敦煌遗书”有五万件之巨,它们并非作为纯粹书法作品而独立存在着,而是作为一个群体、一段历史出现的。一件书法作品的艺术成就,依赖于那个特殊环境和年代,自身独特性比较差。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和环境中,书法艺术被沦为了封建统治和宗教迷信意识形态的附庸和工具,在我看来,它“工具”价值,盖过乃至消解了艺术的价值。
     经过千百年的沉沦和孤寂,它们在瞬间光彩照人,那些古老的遗书重又焕发了勃勃生机;受到人们的顶礼膜拜。即使是在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危机重重的今天,各界对它们的呵护仍有增无减,史学家们的研究兴趣不衰。研究的结论为它们是“不规整、有意趣”的古代书法,这样的书写当今比比皆是,但“敦煌遗书”中的书写可以称为经典,而当代人的书写虽同样“不规整、有意趣”,但不可以称为书法的经典。
     因此,我对它们“经典”的地位表示怀疑,用来观赏一下“意趣”可以,但要把它们供奉在书法的神殿上,我反对。如果这些字离开了它特殊的年代和文化、历史背景,它们的价值不大。
     “敦煌遗书”在当今社会获得的显赫地位,可以成为“古代政治和宗教意识形态”与当今文化思潮在现代人灵魂深处和睦共处的成功的案例。 它向我们昭示:今天的社会环境和时代仍具备封建礼教和宗教迷信生存的“适宜土壤”。今天的人们给“敦煌遗书”提供的今天生活条件和生存的土壤远比它诞生的时候(1500年前)优越,更适合它的生长和发育。
       因为带着物以希为贵和古代文化的光环,它混淆了人们对书法艺术的价值判断。当书写者追随“写经生”的足迹日复一日地沉醉于这些书写程式时,我相信他们会在形式上做到“肖逼”、“酷似”,但他们的道德取向是什么?我不知道。
     “敦煌遗书”现象会成为21世纪书法史上的一个特殊的案例,给后人带来的启示,将会和“敦煌遗书”一样,成为另一种经典。
  
 楼主| 发表于 2009-9-5 11: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可以把“敦煌遗书”看作是一出“大戏”。在这出戏里有刘邦、吕后、刘备、曹操、西施,他们带着不同脸谱,穿着不同的服装在我们面前走过场,长矛、大刀、赤兔马向我们演示着当时社会的风云变幻。实际上这只是人们的一种幻觉而已。
      现代生活与传统书法之间,其实不存在什么经典,当代人的书写与古代人的书写在精神上始终是可以是同构和暗合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对“敦煌遗书”的推崇和讴歌,无疑是特殊利益者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延缓中国传统书法衰亡。
   “敦煌书法”不仅是一件件“经典”的书法作品,它还是一种文化专制主义意识形态的典范。因此,我们盲目地赞美、学习的时候,并为这种“无古无今”的“穷乡儿女造像”所产生的艺术魅力所震撼的时候,请不要忘记,这种专制文化曾经给当时的人民和文化带来的精神的灾难。如果我们盲从,这种灾难会在今天重演,刻工、写经生们不幸命运也会在今天的人们身上重演。
 楼主| 发表于 2009-9-5 11:5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的书坛好像刮起了一股“复古风”,传统技法成了某些人的救命稻草,也是体制为书法设定的门槛。古典之风几乎可以在某些书法展览上展开“大合唱”。阵容之大非常夸张可笑,书法正在走向一种狭窄的、被迫的、单一的欣赏模式。但不管多夸张都一样会有人接受和喜欢这样的模式,并且并且紧紧追随。这几乎成了一代人的心理审美定式。
   历经人生风雨的人都很清楚,他们一生“响应”号召,做了多少蠢事,从“破四旧”、“大跃进”、“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到评法批儒、唱语录歌、跳忠字舞、早请示晚汇报哪一样不是俯首帖耳,,心甘情愿地去接受“文化统治”。
在这种专制统治下,不知道毁了多少有才华的艺术家。这是艺术的灾难,艺术家的灾难,也是我们整个民族灾难。
当贪婪的人们拿起毛笔就可以做梦,有人在做飞黄腾达的黄粱美梦,也有人在做着生活朝不保夕的噩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