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2621|回复: 39

半知堂手记——与书法有关的若干个话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8-16 23: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日的日记也是一种坚守,这是随了我半生的习惯。(摘自《半知堂创作手记》)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23:40:55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简介
闫 安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
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安徽省青年书法家协会理事
淮南市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淮南市青联常委
淮南画院特聘书法家

作品参展及获奖
2009全国第二届青年书法篆刻展 入展 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
2009第六届全国楹联书法作品展 三等奖 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
2009第六届全国楹联书法作品展 入展 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
2009交通杯全国书法篆刻展览  一等奖  贵州省书法家协会 中共黔南州政府主办
2009中国海西书法篆刻大奖赛  获奖提名
2009中国书协福文化邀请展 入展 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
2009北兰亭纪念汶川地震一周年著名书法家捐赠笔会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北兰亭主办
2009安徽省青年书法家协会成立二十周年回顾展 安徽书法家协会主办
2009第二届梁披云杯全国书法大展三等奖 香港书谱社主办
2009中国书画学术展 入展
2009北京和气致祥·叙香斋养生诗词书法十八人联展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23: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S8004213-2.JPG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23: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8月14日



    连日的阴雨,天终于放晴了,却带来了少有的闷热。
白日忙碌了一整天,衣服干干湿湿的不知过了多少回,到了傍晚脱下再看,衣领和前襟结了厚厚的盐斑。


    工作者是辛苦的,我只是不停地在走并没有干丁点的活尚觉得辛苦,想想工地上苦累的工友此时的工作是何等的艰辛。


    人是可以忘本的,再想想我当年800米井下整日的劳累,今天的所谓辛苦又是何等的微不足道。家里的空调整日的开着,温度调到低的不能再低终觉得凉的不够过瘾;此时最怕的就是停电,只要空调一停,仿佛无边的闷热马上就会把知己融化掉一样。


    人的惰性都是自己养成的,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有着强烈的记忆。二十年前的日子,每天不跑个几公里,不把所有的器械练上几遍浑身的肌肉就会蠢蠢欲动起来,现在倒好,年轻时的强壮变成了今日的肥胖,体重在不知不觉中陡然增加了三十公斤。


    夏天是肥胖者的苦日子,天下所有的胖子在这样的季节里都会选择尽可能的呆在家里。早年的蒲扇早就找不到了,家里扇子到有很多,都是些写了字的纸扇,放在固定的地方做附庸风雅的装饰。


    兰亭奖的创作今晚终于拉开了序幕,内容是早在心里盘算好的,特定的纸张从厂家早就寄了来,堆在墙角像是在等我。今日取了一些试用手感好到了极处,笔在纸上走,墨茵在纸上,水墨浑然又层次分明。


    不知不觉四个小时过去了,屋里到处都是染了墨的纸。起身统统柔了,不再去看。


    时间尚早,精彩的肯定在后头。



    2009年8月14日4点20分于半知堂灯下记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23: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创作的闲话

   
   忙了一上午工地的事,午饭后一觉睡到四点。

   起床,神清气爽。

   清明的大脑对于创作来讲是极其难得的。此次的兰亭奖创作的小稿早就做了无数个,平日里不断的练习,就等着这样清醒的时候展开创作了。

   书房的加湿器无声的吹着水气,抖抖案上的纸张有棉布的声响,这种特制的八尺有百分之六十五熟透的檀皮,又加了一些银亮的丝麻,愈发显得厚实且有韧性。

   笔是惯用了的湖州紫毫长峰,笔端加了斑马的鬃毛做键,湘妃竹的杆儿点缀了通绿的一颗南阳玉做钮,钮端系了红绳显得愈发的可爱。

   调墨的水是产自上海崇明的老白酒,这种酒类似我们常喝的米酒,温甜清香带有一定的粘性。用这种酒调墨,墨发在纸上会显得愈加的黑厚,写毕,会有满室的甜香。若用不完,隔夜也不会变质,发臭。

   我写大草,并不需要豪饮催情。性情是与生俱来的东西,提笔在手就会忘了一切,或是百感交集。平日里最喜创作的时候有三五知己在场,我可以写着字和你聊着天,你自自然然的看我大大方方的写,写到性情处或是你喊一声好或是我自己喊一声,都是自然地流露;自然就可以不做作,没有了刻意的经营,神来之笔会跃然纸上,会佳作频出。

   此时的书房只我一人,电脑的音响里响着长篇的评书《食神传奇》,我不需要搞一些叮叮咚咚的古琴来粉饰我的深奥,也不需要用一些忧伤的曲调来体现我的深邃。我只要一点点的声响伴我,如有一个人在看我,如知己聊天,求个心情畅快,平安也就够了。

   好了,闲话说的太多,我的笔墨在等我,我要写了。

   祝朋友们愉快!

   祝天下的书法人愉快!

   祝自己愉快!


   2009年8月14日22点08分于半知堂灯下记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23: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赛之前,和朋友们说说话
      ---足不出户,最远只能看到窗外的世界,我想,大家要尽可能的走出去,守住自己的阵地,看看别人的生活。





    下午写了一些小品类的东西,大笔小字,一笔可以写几十个字,正是顺了我的心意,感觉尚可。

    上午没出门,天有些闷,儿子写字的时候我有了困意,于是小憩。谁知一睁眼时间恍然间过去了两个半小时,听见窗外沙沙的响,迷糊着问仍在练字的儿子:下雨了?儿子头也没回:早下了,你才知道!


    是呀,人若总是躲在自己的世界里是不知窗外的世界的,生活如此,习书更是如此。


    近日应邀参加了一个看稿会,兰亭奖和尧山杯来临,激起了大家空前的创作热情,一些朋友一大早就携带者自己的作品等在会堂的门口,门一开便争先恐后的把自己的东西挂在最显眼的地方。


    我们进来时作品已经挂满了墙,放眼望去浩浩荡荡色彩斑斓。平心而论,大多的东西皆不可以作品的形式投稿,字写的怎样姑且不论,就凭这些作品的尺幅和形式上就不可能入展。


    有几件作品写在四尺的斗方上,有几件作品写的是四尺对开。一件六尺的作品赫然写了四个大字“唯我独尊”,还有一件写在黄绢上,用的墨又寡淡,在灯光下显得更加轻薄了。


    一件行书写的不错,但内容太大众化: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老天,这个内容是个书家都写过,这是碗不知道被热了多少回的剩饭,你再用心,评委看了也是打不起精神来。


    还有一件作品,写了二十八个字的一首唐诗却戳了几十个艳红的印章,我问,你这是印屏还是书法作品呀?要这么多的章章干吗?


    再有一件作品,写在八尺的纸上,内容是般诺菠萝蜜多心经,字尚可;但是起手的地方却钤了奋进二字的印章。我问:你写的是佛经,要有怎样的奋进呢?


    还有一位先生,写了一张横八尺,竖八尺的巨作,兴高采烈的对我说,你看,你看,我是按照征稿启事的要求搞的,不算是超尺幅。我说,再大也没有用,你的作品第一行就有五个字草法错误,这是硬伤,,第一关就会被拿下!


    还有一位先生,说心里话,字写的的确不错,但写的是自己的自作诗,内容接近大白话,其中有一句是:今日登山看天高,满眼青山天下小。我劝他还是写一些传统的诗词,他很不以为然:征稿启事中是在提倡自作诗呀?!我无语。自撰的内容要具备极深厚的文字功力才行,一般的书者,还要慎为!


    还有一位作者,一件作品里用了很多的闲章,又不成体系。左边一个“无所事事”旁边紧挨着就来一个“吾日三省吾身”;上边钤了个佛像印,紧接着下面的就是一方“一生不信诸鬼神”!这样的乱为,也是要被淘汰的。


    还有的作者,一味的崇尚宿墨的效果,又不能做到合理的安排,搞的整件作品满纸脏气,让人看了很不爽。


    还有很多,林林总总就不一一赘述了。


    行文至此,没有丝毫教训天下的意思。书者无圣人,谁的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极难克服的鄙陋,我们要以谦虚的心态,积极地态度来漂自己的瑕疵。我们不要用盲目自大的态度给自己本该山明水秀的眼睛蒙上黑厚的翳障,也不要以退却的意志束缚了自己本该恣意张扬的双手。我们无需怨天尤人,心灵若有温暖,世界皆是阳光。


    一篇日记写成了这些话语,我只是想以自己视角谈谈对展赛的看法,或许可以引起同道们积极展开关于学习,关于创作上的讨论来求得共同的进步。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不是吗?


    2009年8月16日于淮上半知堂记 闫安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23: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临帖累了,坐下说两句。

   
   
    两日来。在老齐的论坛里被泼了一身的龌龊,心里很是烦闷。

    获奖本来是件好事,却无端的招致妒忌,这种副产品真是要不得。

    大概一些人的心里总是如此,别人获得了一点点的荣誉,毁誉,猜测就会随之而来,继而熙熙攘攘。

    俗话说的好,但见贼吃肉没见贼挨打。长期的辛辛苦苦的笔墨劳作,每天不到两点以后很少安心的睡去。与其说这是一种辛苦还不如说这是一种修炼,或是一种磨砺。

    常与身边的知交论道,谈至交心处便说,执着书道是终身的苦差事,写到绝壁处,写到断崖边,写到无退路时就要停停稍息,或出去走走,或把酒放歌,解放心锁就是爱护自己。

    字若写到忘我是很孤寒的境地,总想找人说话却总是找不到说话的人。白日里的嬉笑怒骂皆是丢在昨日的皮相,此时万籁俱寂,月在窗外高悬,只有我提笔在手,对纸观心。

    对自己说,且释怀,苦难和伤痛需自己抚慰,要学会左手温暖右手,自己说话给自己听。

    天不早了,起身再写一会,多一份努力便会多一份异彩,我心里很明白。


    2009年7月1日临晨1点55分与半知堂灯下 闫安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23:44:08 | 显示全部楼层
8月7日 累!


    此时已是下半夜的1点33分了,刚完成了50把成扇的书写。扭头看看,已是好大的一堆。

    算算今夜的扇面上该有2000字了吧,累!真的很累。

    天亮又是一天的忙碌,想睡却再也没有困意。太多的事压在心上,很沉,很重,很无奈。移不去,搬不动,丢不掉!

    好在盛夏微凉,好在我已承压日久,心早该长实了吧!如巨石下的笋,如石缝里的根。

    总是想做的更好,再好些。可精力有限,体力有限,心力有限。

    总想着做万万人里的佼佼者,别说做了,想着都累!偶尔的出众已经很难了,永久的如此要怎样的努力才可以做到呀?

    我有坚强的心,就怕没有坚强的体魄。

    苦熬,日复一日,如日出日落,潮去潮来。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23: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天光



    昨夜睡的早,大概是不到十一点的时光吧。


    再睁开眼是下半夜两点三十八分,这本该是我每日睡觉的时间。


    醒了,就再也睡不着,索性起床。这是我常年养成的习惯,睁眼就得起床。


    也尝试过睁眼躺在床上,乱事即刻浮上心头,还不如下得床来给自己找些事情做,有事在手,可以忘却一些。


    至于书事,总想着再好一些,每日的所有时光几乎全用在笔墨的磨合上,就是有手不执笔的时候,脑海里盘旋的总还是这些。


    关于书人的执拗,同道都说,每日徘徊在黑白间,长此以往人就会变得固执与极端,我却不能苟同。至少对于我不是如此,人过四十了,看开了许多,活的却越发的细腻,越发仁爱了。


    人的焦躁总是自己把心放在极端的油锅里炸,往往一边哀鸣着痛一边亲手往锅底下不断地添柴,常年如此的结果不是极端的脆弱就是极端的顽掠。


    心牢是自筑的界定,总要自己去打开。心劳无锁,往往只需向前的一步,即见天光。太多的忙碌让我们忘记了给自己的心开一条导流的渠,痛苦和无奈淤积的多了,心的堤坝不堪重负就是在梦里也会决堤。




    四点,我于窗前数尽所有的街灯,等待天光。




    2009年7月18日闫安于半知堂灯下记
 楼主| 发表于 2009-8-16 23: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月12日 多云转晴

    北京发来了我为序香斋写的养生诗词,感觉尚可,收录留存。

    想那日写字的时光是姥姥去世的当天,忙完了所有的事回到家里已是下半夜的三点钟了。

    三点离天亮就不远了,何况我尚有天明就要寄出的字要写,索性就不睡了。简单的冲了个澡,稍定了定神,随手从纸堆上抽出几张四尺的斗方提笔便写了起来。

    书写的内容是早就定好了的,写起来倒也顺手,五张多字的内容一挥而就,看看时间,用时尚不到四十分钟。

    写字早就养成了悬臂的习惯,长期的如此操作,右臂的肌肉就比左臂的肌肉要厚硬许多。平日里哪怕是写再小的字也是如此。可能是性格所致吧,提笔就要一挥而就,就要畅快淋漓,就要颠颠狂狂,悬臂有助于我如此,想必肌肉也是有记忆的。

    指甲盖大小的字我是写不了的,前日好友逼我给他写一张小楷,我悬臂弯腰,粗大的手指捏住一管纤细的小楷笔,笔尖尚未触纸便顿时失去了心念,只能作罢。

    常对儿子说,习书切不可有贪念,一个巴掌伸出来,五根手指尚不是一般的长短,写字也是不能五体兼顾的,除非你是书法的超人。楷隶行草篆这五条道要认准了一条坚持着走下去,要有一条道走到黑的心念,别惧怕黑暗,天黑的愈加浓重离天亮也就不远了。

    常对儿子说,什么是高明,高明就是你有最后的坚持。


    2009年7月13日凌晨1点15分

    淮上半知堂主人雨灯下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