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全集·秦汉刻石》二卷再版面世!

发布者: 书法在线 | 发布时间: 2009-7-28 08:58| 查看数: 50007| 评论数: 87|帖子模式

     本站讯(记者  三马)  2009年7月27日下午,《中国书法全集》编辑部召开工作例会,祝贺《中国书法全集·秦汉刻石》二卷再版面世!

    本书两卷由何应辉任主编、刘智先出任副主编,在刘正成、何应辉指导下,对全书50%以上的考释文字重新修订重写,使文献价值大增。然后,增加了三分之一以上的善本拓片和新出土碑刻,整体质量煥然一新。

     2007年12月,由总主编刘正成先生带领编辑部工作人员赴齐鲁访碑,先后在曲阜、济宁、济南寻得高质量拓本和原石图版。因之,本书在原来的基础上,使图版质量和学术水准均获得极大提高。

     2009年5月14日,《中国书法全集》编辑部主任刘智先与编辑人员刘天易、翟勇赴北京燕泰美术制版印刷厂,督印《中国书法全集·秦汉刻石》卷一、卷二两卷。
未标题-1 副本.jpg

最新评论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09:00:01
《中国书法全集·秦汉刻石》二卷再版面世!
未标题-2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18:22
1琅琊台刻石(又石斋藏)
1琅琊台刻石(又石斋藏)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18:55
2泰山刻石
2泰山刻石(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19:21
袁安碑(松竹草堂藏)
5袁安碑(松竹草堂藏)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19:49
祀三公山碑(松竹草堂藏)
6祀三公山碑(松竹草堂藏)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0:35
肥致碑(松竹草堂藏)
10肥致碑松竹草堂藏)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1:08
西狭颂(又石斋藏)
11西狭颂(又石斋藏)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1:23
14张迁碑(又石斋藏)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1:51
15琴亭侯刻石(松竹草堂藏).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2:08
16朝侯小子残碑(松竹草堂藏)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2:24
复件 14 莱子侯刻石(松竹草堂本)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2:44
复件 17 禳盗刻石(松竹草堂本2-1)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2:59
复件 17 禳盗刻石(松竹草堂本2-2)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3:54
复件 26 大吉买山地记(北大图书馆本)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4:20
复件 46 祀三公山碑(松竹草堂本1)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4:35
复件 51 少室石阙铭(艺风堂本2-1)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4:53
复件 52 嵩山开母庙石阙铭(艺风堂本2-1)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5:20
复件 67 武梁祠画像题记(北大图书馆本1)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5:46
复件 70 苍山城前村汉画像石墓题记(松竹草堂本2-1)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6:04
复件 74 孔谦碑(北大图书馆本3-2)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6:16
复件 79 许安国祠堂题记(松竹草堂本3-1)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6:39
复件 92 孔宙碑(曲阜孔庙本2-2)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6:51
复件 93 封龙山颂(故宫本1)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7:08
复件 94 鲜于璜碑(故宫本1)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7:22
复件 103 肥致碑(松竹草堂本)局部(3-1)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7:34
复件 补充4 巴郡朐忍令景雲碑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1:27:49
复件 补充5 石门关题记(成都双银杏居本)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47:11
_MG_3453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47:36
内页欣赏
_MG_3454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47:48
内页欣赏
_MG_3455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48:00
内页欣赏
_MG_3456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48:14
_MG_3457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48:31
内页欣赏
_MG_3458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48:43
内页欣赏
_MG_3459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48:57
内页欣赏
_MG_3460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49:08
内页欣赏
_MG_3461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49:19
内页欣赏
_MG_3462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49:33
内页欣赏
_MG_3463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49:52
内页欣赏
_MG_3464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0:04
内页欣赏
_MG_3465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0:14
内页欣赏
_MG_3466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0:33
内页欣赏
_MG_3467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0:42
内页欣赏
_MG_3468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0:56
内页欣赏
_MG_3469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1:07
内页欣赏
_MG_3470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1:19
内页欣赏
_MG_3471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1:30
内页欣赏
_MG_3472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1:43
内页欣赏
_MG_3473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1:53
内页欣赏
_MG_3474 副本.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3:27
[刘正成]《全集》访碑齐鲁行1:阙里访碑记



        2007年11月29日上午,我们《中国书法全集》编辑部一行踏上了齐鲁访碑的旅程。

      《中国书法全集-秦汉刻石》两卷书经过近两年的改版编撰工作,近日已经开印,发现九十年代初制作的部份图版质量太差,便毅然停机,决定重新配上新的好拓本好图版,于是决定立即赶往汉碑“大户”山东。

      上午10:00从北京驱车出发,中午在沧州快餐涮羊肉,原算计下午5:00赶到曲阜,在泰安从京福高速岔行到京沪高速,再从新泰返回到曲阜已经7:30了!我埋怨两位“司机”李骉、刘天易,驾着原装丰田亚州龙飞车只顾洋盘,害得冯广鉴、徐叶苓他们一帮东道主久候小半天。他们还不服气,刘智先还做和事佬,让我生气!

      第二天一大早,曲阜市市长助理、文物局书记兼市书协主席韩益先生就把我们带到汉碑博物馆。最激动的是李骉,他从来没有见过真神,《礼器碑》、《史晨碑》、《乙瑛碑》、《孔宙碑》让他受到震撼,知道了原先老师叫他们把汉碑写大的误会。临行前我才半夜决定让刘天易随行,他的摄影基本上合格,特别是把《新富里刻石》的原石拍得比孔庙望拿出的拓片还清晰。

      在这座博物馆记录了汉末书法艺术的辉煌,同时也记录不久前那个疯狂时代的耻辱。博物馆中心碑亭里置放着著名的《汉石人题字》,那两个巨大的翁仲身上那些是字巨大、渾厚、精丽,但最刺激人却不是这些弥足珍贵的刻石书法,而是左边石人胸前的四个用黑油漆横刷上去的字“什么玩意”,再加上一个“?”,令人立刻想起“红卫兵”的“业绩”。右边石人背后有两排竖写的八个字“牛鬼蛇神的祖师爷”,也有一个“!”。这些油漆字已经没法铲去了,要铲除这些涂鸦就不仅把这石人的包浆破坏了,而且根本破坏了题字。我调侃了一句话:“这些红卫兵书法其历史和文献价值,一点不亚于那些东汉题字!”李骉今年二十六、七岁,他曾问我“六四”到底闹些什么事?三十年前发生的“文革”,他们这代人还没有出生,刘智先当时也不过几岁,哪里真正相信我们这代人讲的“文革”故事!既然是文物,它当然随着历史的沧桑在叠加着时代的文化印记,何况是“文革”“王小二”的杰作呢!

      今天的黑色幽默真是层出不穷!以前的文物任人践踏,现在的文物任人“保护”。什么叫“保护”?就是锁在库里不让人看、不让人拍照传播,哪里有到大英博物馆、大英图书馆、卢浮宫那种随意拍照的自由!曲阜市孔府文物档案馆馆长、书法家孔祥胜是孔子七十五代孙,他向我们介绍了他们“家”--孔府的汉碑拓片的收藏情况,我们的翻拍工作就在阙里宾舍进行。刘天易他们好不害易调好灯光,把那些硕大的《礼器碑》、《乙瑛碑》,包括《张猛龙碑》整拓本拍好,才发觉我们拍摄现场,即宾馆里一个休息室两面大墙上用着贴墙装饰的整拓本才其正是宝贝!这个阙里宾舍是曲阜最高挡的迎宾馆,建于1984年,那时我国的假碑制造业还很不发达,这些用着装饰的拓本既是原拓,又拓得精细,虽比不上那些已经选入《中国书法全集》的柳风堂、艺风堂的善拓剪裱本,却远远比孔府博物馆收藏这些新拓本好。刘智先直叫墙上的拓本是好东西,我们才回过神来,赶快掉转镜头往墙上拍!

      30日下午去济宁前,韩益主席为我们找了四张票--200元一张呵--去游“三孔”:孔庙、孔府、孔林。那天由青年书法家陈建陪同,跑马观花地从3:00游到5:00,人累得不行,接近0度的气温下,大棉袍只能拿着走路,头上还冒毛毛汗。陈建先生很实在,他觉得重要的东西,就一定要让我们去看。他的林立的碑石中,为我们找莫是龙的一个大字碑,也砧进一个围栏是看一个北宋大观年的刻石,问我是不是蔡京所书。天将黑时,我们到了孔林前,只相差不到几十秒到5:00,守门人硬不让我们进。陈建很执着,他打电话找关系还是让我们进了孔林。我们小跑一船地赶到孔子墓前行了一个礼,就往回走,天已全黑了。鉴于昨天走错路的教训,为了让我们尽快走出曲阜赶到济宁,陈建又毅然为我们带路,顺利赶到济宁时,还不到7:00,冯广鉴、徐叶苓和济宁博物馆馆长等已久候在运河宾馆贵宾搂了。我们在异常的紧张奔跑中,渡过了阙里访碑的一天。
1.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3:53
2.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4:21
3.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5:18
[刘正成]《全集》访碑齐鲁行2:任城访碑记

    所谓任城,是李白卜居这里时的古称,现在叫济宁。济宁博物馆收藏有八十年代初出土的《禳盗刻石》两块中的一块,而另一块在邹城,我们需要这两个好拓本。

    我们12月1日一大早,就由济宁博物馆馆长催着去了博物馆,打开了难得一开的汉碑陈列室,门楣上挂了一个国务院颁发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方牌子。。如课说孔府汉魏碑刻博物馆的展室修建得很不“现代”的话,那么济宁博物馆倒汉碑陈列室就只能叫杂物堆放间。虽是大白天,里面黑阴阴的。《武荣碑》、《北海相景君碑》、《郑固碑》、《鲁峻碑》、《朱君长刻石》环列--简直是堆砌在屋里。好些碑也都有碑阴,我们都得趔趄着插脚进去看。有一块新出士的汉碑残石就随便悬搁在一座碑基的边角上,连馆长也不知道它叫什么东东!我又想发个牢骚:保利集团用国家的钱买一个百来年的圆明园牛头马面都一掷几千万,这些东西可二千年呵!国家现在闹文化,这钱到底怎么花的?

    《禳盗刻石》收藏在库房里,馆长带我们去了库房。这天是星期六,全靠原任济宁市委副秘书长冯广鉴先生的面子,和馆长也是书法家,才把管理员请来开了库房门。开门以后,十几个平米的库房中间是一个工作台,上面空空的没有摆任何文物,却看见三面墙上挂着几张汉碑拓片。拓片点用小铁夹夹在一根绳子上的,每张拓片下夹着一个标签,标签不是拓本简介,而是销售的价签。一张拓片要好几千元,管理员说是卖外宾的。外宾怎么到“库房”卖东西呢?这里到底是小卖部还是库房?我们终于看到《禳盗刻石》了,它就像四川农家灶房里摆的石磨、石臼一样搁在一面墙根上。刻石上黑糊糊的,是低级拓工拓碑时漏溅在字面上的墨迹。据说,这些汉代刻石非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不得私自捶拓,但放在这个基本上是小卖部的库房里,别说捶拓,砸坏了也赖不了谁。当然,有一点是确定的,除了能掏高价购买拓片的外宾外,一般内宾即便是学者没有关系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这张不足2平方尺的《禳盗刻石》拓片售价3600元,李骉给砍了价,花了3000元卖了一张。

    《禳盗刻石》的另一块藏于邹县的拓片由兗州徐叶荟先生提供,徐先生还提供了一张《莱子候刻石》拓片,质量都很不错,我们借了带回北京拓平翻拍。

    当天中午,由朱复戡研究会会长冯广鉴先生请客,在运河边上一个鲁菜老字号与济宁书法家们午宴。曾两次入选中青展的乌峰,蒙古人,爱豪饮,昨天晚上就把我灌多了,从他们真诚而发自内心的频频祝酒词中,让我深深感受到了他们对九十年代书法历程和对我的一片深情。但今天中午他很斯文,大约因为我为他写了“抱云精舍”而十分满意的缘故,他放了我一马。每到一处,东道主用各种关系为我们大开方便之门,包吃包住,跑前跑后,不仅帮我们圆满完成了访碑任务,而且效率很高,何以为谢,唯有翰墨:我在曲阜、济宁也分别挥毫,在那里也留下了几张人情字,添一段翰墨因缘。这不是交換,而是交情,常言道“字以人贵”,其实是“字以情贵”,“唯情而已”。徐叶苓先生送来一本册页求字,我许诺带回京去为徐先生写满一本册页,李骉些不解,写一开得了干吗写一本?我说这是以文会友的情谊所在,岂可以尺寸度量之!

    吃完午饭,徐叶苓先生就带领我们步行到不还处的太白搂瞻仰留影纪念。徐叶苓先生是李白研究会成员,他知道我写过历史小说,又是四川人,每逢会面总要给我聊聊在任城前后卜居二十年的李白。这次他又给我讲了一些他最新研究成果,比如沙丘城、石门等李白、杜甫在兗州的旧踪,他力图让显得有些虚幻的李白经历一步一步落在时空的实在处。

    太白楼下大家隔街合照拍完,已经2:30了,为了赶在日落前拍摄岱庙中的《秦泰山刻石》残碑,我们匆忙辞别上车,在冯广鉴先生等几位驱车引路出了济宁,沿日东高速向泰安方向奔去。
4.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5:39
5.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6:34
[刘正成]《全集》访碑齐鲁行3:泰岱访碑记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从济宁驱车到泰安,已经快四点了,李骉指着暮霭中的泰山剪影,问我杜甫诗中的“岱宗”是不是指“泰山”,我点点头,在车上遙望高峰又吟了这首我常常书写的关于泰山的千古绝唱。

    我们在泰安大街上问了几次路,才找到岱庙庙门。下车买票进了门,我们就小跑直奔岱庙大殿。我这是第三次来岱庙了,上一次是在8年前,我记得那尊十字残碑就摆在大殿丹陛之下的,可就是找不到。眼看着日色西沉,怎么拍照片?我急中生智,叫刘智先给济南的赖非先生打电话。赖非在电话中告诉我们碑在东御座,我们一行人又往后退,从东边一个小门进了东御座。眼前一亮,我看过两次的李斯手迹赫然在目:一个用玻璃罩位的十个残字,仍然在老地方!以前,也许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这几个神奇的字迹上,並没有记清在什么庙门前。我连叫刘天易和李骉赶快拍照。

    《秦泰山刻石》并没有署名,但归于统一六国文字定于一尊的秦丞相李斯名下並旡大错。它在北宋时犹存二百多字,到明代中期尚存二十九字,这就是世间传播最广的“二十九字本”,到了清代末年阮元他们的时代就仅存这十个字了。旁边立着一个清末的仿刻全字碑。这个经过多少次狱火磨难,又记载着多少历史文化信息的《秦泰山刻石》仍然残躯犹在,让你顿然生出多少历史的激情!

    拍照的最大困难,就是罩位碑石的那片玻璃的反光,让摄影师莫可奈何!我看见那扇玻璃是一个有锁的门,我让李骉去找看庙的工作人员给开一开。工作人员说,不能开,除非省委领导来才给开,拓一张拓片一万元。这时侯,我们哪里去搬“省委领导”做救兵!刘天易想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让李骉脱下羽绒衣,罩住照相机镜头上的天光,留下一点暮色中的余光逐字拍摄,把10个字分别勉强拍了下来,以后想办法在电脑上拼接,聊以让读者看一看原石的大概的残缺风貌也好呵!

    拍完《秦泰山刻石》,天已黑下来了,我们几乎是小跑跑回岱庙大殿的东厢房,去看碑刻陈列馆的《张迁碑》、《衡方碑》那两个汉碑。碑廊里黑手乎的,矗立着几十个碑石的黑影,什么字也看不见。刘天易用闪光灯闪烁着为我找字迹,刘智先则掏出了打火机,终于找到张迁碑。又碰到玻璃反光的难题,用闪光灯拍片中心就是一个大光点。正在着急时,忽然,“叭”地一声,头顶几盏灯亮了,北端一个小门打开了,走出了一个看守人员。岱庙香火很盛,但祈灵神祗的香客们大约很少有人来这里看碑的,为节约起见,没人时不开灯。我们在那些大约只有10瓦特的昏黄灯光下,用李骉的头做支架,放慢镜头速度拍片。

    我们搬了一把工作人员用的椅子,去接近那高矗的大碑碑头,被那个开灯借光的工作人员看见了,说那是三合板做的不能踩,要收回那张椅子。我们几个人好说歹说只用一会儿,赖着不还椅子。工作人员似乎为我们的急切与认真有些感动了,叹了一口气,指着《张迁碑》来开导我们,说:“这几个碑其实没有什么价值,字都不过三岁小孩写得歪歪扭扭的,就因为用玻璃罩住了,来看的人就觉得有价值,就拍照片!你们去看那头那个武则天的碑,没有玻璃罩住,其实它才真有价值!”

    我们为这个博物馆工作人员的“解说词”给逗乐了,但却不敢笑出声来。我在窃想,派一个对汉碑文物一窍不通的大老粗来看守,虽不能为观众做好艺术解说,还真是符合当前文物“保护”的宗旨,因为这绝不会发生监守自盗的案子来,就像前不久河北一个银行守库人员利用工作之便偷走几千万人民币去买彩票,他要不逃走还真没人知道!我暗自庆幸,在这个黑喑中人迹稀至的庙廊中,价值连城的《张迁碑》、《衡方碑》还能如此安然无恙地䇄立在这个盗墓成风的时代!

    在黑暗中,李骉递给我一柱大香,说为付老师的健康求东嶽大帝保佑。夫人付淑群住院治病半个月,这几天刚出院在家调养,我们为了《全集》赶工,就抛下她出了门,心实不安,烧柱香倒是一个处理精神问题好主意,把香点燃刚插上大香炉,便传来一声深沉而幽远的钟声,令我们的注意力为之一动!李骉说,奇怪,这是感应吗?我连忙掏出一百元插进“随喜功德”箱内,我不想凭空去祈求什么施舍。李骉、刘天易也随我一样去“随喜功德”一回,他们祈求神灵的真诚更难得,因为他们是生在物欲横流远离信仰时代的小青年!
6.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7:18
7.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8:05
8.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8:22
9.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8:39
10.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9:23
[刘正成]《全集》访碑齐鲁行4:历下访碑记

    12月1日傍晚,大约5点过,我们出了岱庙大门,驾车重回京福高速。原来已与于明诠先生联络过,当晚住济南,但通往济南的高速路上车太多,刘天易、李骉均未去过济南市区路不熟,再加上窦希铭给我们联系好了德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老朋友尚洪立先生安排接待,我们就顺路直奔德州,刚过7点,李骉开车就到了德州。第二天上午尚院长来看我们,並设午宴招待我们。大约因我的肚子受凉不太舒服,午饭后小憇了一小时,便又驱车济南。

    这时,刘智先得到四川来的讣告,乃师李道熙先生因摔伤抢救无效当天中午11点多去世。一得到这个消息,向来沉静稳重的刘智先就有些坐立不安,要立即从济南乗飞机飞成都。虽然作为《中国书法全集-秦汉刻石》卷的副主编和责任编辑,齐鲁访碑涉及他的工作很多我不想放他走,但他为自已老师奔丧的急切心情让我十分感动,我马上表态支持他立即返蜀。当天因赶不及到济南搭乗飞成都的晚班飞机,只好购买了第二天上午从北京飞成都的机票。当天下午,刘智先还是参加完了济南访碑的工作后,未吃晚饭与我们分手和刘天易奔向济南火车站,然后又搭乗了长途汽车连夜赶回了北京。当然,他返蜀也正好把四川乐山地区汉代崖墓刻字拓本问题顺便落实了。

    赖非先生和王子庸已在山东省石刻博物馆等着我们,但我们并未停下,因为赖先生已为我们联系好了本馆摄影师为我们提供四个很好的馆藏汉碑和刻石拓本的照片,而立即驱车直奔山东省博物馆,想在闭馆前拍摄《麃孝禹刻石》的原石和其它两块新出土东汉刻石。4:30赶到博物馆,博物馆已闭馆。好在赖非先生人熟,找到了尚未下班的博物负责人,不仅让我们进了大门,还专门为我们重新开启了地下室的汉代碑刻和画像石展览馆。灯立一开,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走多么辉煌的画面:以汉画像石和石雕像为主展室中尽是精品罗列令人目不暇给!赖非先生把我们径直带到《麃孝禹刻石》前,让我们随意拍摄。我们在那里同时还拍摄了两件从前未见的东汉刻石新品后,才离开了博物馆。

    当晚是由于明诠先生做东在舜耕山庄招宴,但我们先暂别了赖非先生后,急忙赶经玉函路省委第二宿舍,去拜望我已约好的老朋友曲琦先生。曲琦先生80年代中是北京《老人天地》的主编,付淑群当时也在《老人天地》工作,因之相识。我又因他认识了其侄儿台湾曲天成先生。曲琦先生今年已逾八十高龄,50年代初期他读复旦大学时是王蘧常先生的学生,与冯其庸先生同学。从1957年“反右”到“父革”期间,王蘧常先生给他写过好多信,赠送过他对联、条幅等作品,他完好保存至今,也是我们编撰《中国书法全集-沈寐叟王蘧常朱复戡》卷的活资料。曲先生正在家里整理一本书稿,我们匆匆寒喧、拍照,并约好中旬他上北京交稿时再聚后,急忙驱车奔舜耕山庄。
当晚做东的其实是于明诠先生的书友、山东省工商局张铁军局长,张局长90年代也在北京工作,我们一见如故,相聚甚欢。当天正巧张局长组织了一个书画家笔会,历下名家济济一堂,其中就有几年未见的老朋友、山东省书协副主席李向东先生。席间,李向东先生也上网,他说他读完了发在网上的临泝那个演讲《中国书坛的昨天、今天与明天》,并表示赞赏。坐在我们中间的主人张铁军先生对此很感兴趣,並坚持要我即席讲演给大家听,他带头鼓掌让我非讲不可。大家停箸以待,我说就讲一刻钟,结果三万字讲记录稿六个段落提纲挈领讲完,我觉得已经不能再简单了,李骉后来告诉我还是讲了45分钟,真躭误大家吃饭了!

    朋友们要我今晚留宿济南,但因行李尚在德州,特别是已约好的第二天上午到天津拜望孙伯翔兄,给他送他主编的《中国书法全集-三国两晋南北朝碑刻摩崖》两卷新书,便又匆匆辞别热情的诸友当晚驱车回了德州。
11.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5:59:54
12.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6:00:07
13.jpg
书法在线 发表于 2009-7-28 16:00:45
[刘正成]《全集》访碑齐鲁行5:津门访友记

    12月3日一大早,尚洪立院长就来宾馆送行陪我们早餐,然后由黄主任驱车开道,从德州北门出城上了京福高速。这天京福高速济南段有雾北行车少,我和李骉只花了2个小时就进了天津城。孙伯翔先生的大公子孙先生亲自开车到城边来接我们,为我们引路,因为天津的路方向不规则难找是公认的。

    伯翔兄也属狗,大我一轮,但我们历来以兄弟相称。一见面,我仍呼他“孙大哥”,他拉着我的手叫“正成”,开口便问:“嫂夫人最近身体怎样?”,然后又小声时在耳边问我:“书协现在对你如何?”他移动着有些颤颤巍巍的步子手把手拉我坐下。这时,我的眼里有些湿润。

    大家也许还记得我在《孙伯翔书法集》的《序言》中写过“麻花的故事”,知道我们过往的感情与交谊。那时伯翔兄因公来北京次数多,而我十多年前仅去过一次他家,自那以后,知道他已搬过两次家了,我当然记不住地址。这一次搬家还不到半年,不过仍然在南开区,是一个新兴的高档公寓社区。但越走近,心中却有些不自然起来。自从1986年二届中青展后,与伯翔兄可谓时常见面,堪称挚友。但这一次却阔别了7年,令我有些尴尬。我曾经在2003年的杭州某友人展览会遭到开幕式拒绝后,我才深深感到当今书坛的体制的威力与恐怖力:无论有多大才华的书法家,也难以不顾及官办协会以人划线的主流权力!今天的书法已经不是“不平则鸣”的人文精神的追求载体了,它是一种需要表现舞台並赖以获得物质生活价值的技艺,谁不怕失去这个显示存在与价值的舞台?我当时说了一句假话:你前年在北京办个展時我不在,没有去看。其实我在北京,我懼怕自己在某种场合的出现会给老友带来不必要的损害。前几天,朱中原传了一个关于庐山会议的回忆录给我,又让人去翻历史记忆的箱底:刚开会时,毛主席把彭德怀的“万言书”印发给全体与会人员看,大部份人都赞成彭德怀对人民公社、大跃进的批评,等正式开会毛主席一表态,没有一个人赞成彭了,而且纷纷起而批彭,朱老总批得不狠,还遭毛主席挖苦,呛得朱老总一句都说不下去哑口了。可以想见体制的话语权力之一斑,何况书协这种小鱼小虾池子!

    他没有在意我的解释,显然也不相信我的假话---我们二十年的书友见面时必先谈书艺,岂有展览不去关注的道理---只顾着关心我的现状。我也不愿意多谈现状以免徒增老反的惦念,只说“很好”,还加了一句敷衍的话来证明自己的真诚:“书记还请过我吃饭哩!”“真的吗?那就好!”伯翔兄眼中刹哪间闪出一束惊喜的目光,驱走了刚见面时的那股凝重气氛。这时我想起李骉在车上跟我说孙老一早就起来等我的话,真让我释然而感慨。

     我马上取出《中国书法全集-三国两晋南北朝碑刻摩崖》两卷新书,把话插到正题上。他高兴地翻看着这两卷发愿十几年而成的著作,谈起了合作者吴鸿清兄和他的弟子刘运峰的著书功劳。

    已快一点了,原来准备见了面后马上往北京赶路,谁知孙家早已准备了设宴招待我,平时极少出门应酬的老友下楼上车邀我去了一家天津老字号海鲜馆。伯翔兄这些年因骨质有病已戎了酒,这次也破例与我共饮了一杯黄河啤酒,畅谈这些年未见而欠聊的书法话题。孙大公子又提起了十多年前我为其父作品集的那篇序言对孙伯翔书法的推重。我说:“这篇文章我把孙伯翔楷书与赵之谦做比较,称其为百年楷书第一人,其论当然还需要历史检验,但绝非庸俗的谀词!”我还针对当代书法市场化对书坛人际关系的消极影响后说:“当世书友的推重,在今天更难得,难道我吃了孙兄的麻花就说孙兄的字写得好?”“我同意!”伯翔兄立即赞同了我的说法,显然他能从我的艺术感知的叙述中感受到朋反的真诚或是客套。清中期有碑学,论家蜂起。康有为以行作楷,㒈然大家;曾龙髯、李瑞清以颤笔作揩,未守楷法。而伯翔兄㳺刃有余、下笔成形,刀砍斧斫,皆合楷法,实为楷体之一代大师也。现在有人搞什么“精英班”,实在可笑,八法非但不精,其实不备也,旡非空中谈“法”,传钵皇帝的新衣而已!伯翔兄的楷法才真该办个精英班而待传人呵!但今世好艺术甚于好虚名者渺矣,奈何!齐鲁访碑,毕于津门,我称伯翔为碑法圣之时者也!

    我轻轻地搀扶着老友跃过那摇摇晃晃的电梯,老友似在抗拒我的搀扶,但我临行时仍然一再建议老友要使用轮椅代步,并最终说服了老友,因为安全更重要。我和李骉已经驱车在京津塘高速路上,我仍然在回味着这二十多年来与孙伯翔兄这样一代书坛俊杰相交相知的意义与价值,同时还感叹着伯翔兄这样渐老渐衰的书法家的倔强与坚定仍不减当年。也许为了不让司机疲倦,我在车上与李骉聊天,讲述着我们这一代艺术家之间的友谊,也阐释着孙伯翔先生这一代艺术家的成就与他们走过了多么艰辛的历程的关系。我当然也想让年轻人理解书法与人生的意义,但我也没有把握能获得真正的理解。
14.jpg
镕汉 发表于 2009-7-29 01:50:36
琴亭侯刻石早已被定为伪刻,为何会被收录?
闻正 发表于 2009-7-29 09:36:18
喜欢63楼。
李赫 发表于 2009-7-29 11:04:35

恭喜

   鼓掌 !
石印文7109 发表于 2009-7-29 16:40:06
温习一遍,更有收获!
王子庸 发表于 2009-7-29 18:18:16
刘智先 发表于 2009-7-31 11:55:46

回复

原帖由 镕汉 于 2009-7-28 17:50 发表
琴亭侯刻石早已被定为伪刻,为何会被收录?

原拓系金石鉴藏家张鑫收藏民国间著名藏家蔡敬襄(字蔚挺)之旧藏。此刻真伪各有说法,兹就王壮弘与欧阳辅的观点并列于下。
王壮弘《增补校碑随笔》确实将其增补为伪刻,不再赘述。集古山房主人欧阳辅将此刻与同期的《莱子侯》两相考量,认为若《莱子侯》真则此刻亦不假,并跋此拓云:“曰有人谓《莱子侯》为真,则《琴侯》亦真,若谓为赝则俱赝。倘强以彼为真而偏以此为赝,则余不信而亦不服也。”今检《增补校碑随笔》、《八琼室金石补正》等,均视《莱子侯》为汉刻无疑,故欧阳辅观点不言而喻。
马衡初见《袁安碑》,考为伪刻无疑,今各家均不述其伪刻,凡此种种,不一而足。金石善本,各凭考据。不知楼主以为如何?
欧阳辅跋1.jpg
欧阳辅跋2.jpg
镕汉 发表于 2009-7-31 21:07:03
琴亭侯石刻个人认为疑点有四:
一,从气韵上看,笔画靡弱,神情呆滞,全无汉人古朴气息。
二,从书风上看,东汉初期刻石隶书多含篆意,波挑极少。此刻石多方笔,不少笔画已有波挑。
三,从字的写法上看,汉人多以"直"为"值"的通假,刻石"值钱...."均作"直钱....",如杨量买山地记、大吉买山地记、孙仲阳为父建石阙题记、阳嘉二年崖墓题记等等,还没见"值"字在汉刻石出现过。
四,从材质和形制上看,东汉买地券多为铅制,形如汉简,少数为玉板或陶柱。买地券用石,形制、大小和墓志相象是从南朝开始。
黔墨 发表于 2009-8-1 02:26:26
镕汉 发表于 2009-8-1 08:59:53
再补充一下,袁安碑马衡初以为伪,后亦力证为真。欧阳辅反指为伪。
刘智先 发表于 2009-8-1 19:57:36
原帖由 镕汉 于 2009-7-31 13:07 发表
琴亭侯石刻个人认为疑点有四:
一,从气韵上看,笔画靡弱,神情呆滞,全无汉人古朴气息。
二,从书风上看,东汉初期刻石隶书多含篆意,波挑极少。此刻石多方笔,不少笔画已有波挑。
三,从字的写法上看,汉人 ...

先生高论,不无道理。
然学术争鸣,异同自古并存。本卷收录此刻,非为彰欧阳辅一家之言也。今附《广碑别字》引《琴亭侯刻石》“风”字一则,仅供参考,不足为凭。size]
谢谢先生关注!
广碑别字.jpg
镕汉 发表于 2009-8-1 23:55:44
无言以对 唯有叹息。。。。。
希望不要给后人还有日本人留下笑柄
大明 发表于 2009-8-17 00:11:57
祝贺祝贺
湖时空 发表于 2009-8-24 12:47:23
hefengzx 发表于 2009-9-8 13:51:04

去年我已经汇款,购买此书,终于盼到了!敬请刘先生题字。

去年我已经汇款,购买此书,终于盼到了!敬请刘先生题字。
hefengzx 发表于 2009-10-9 11:47:54

去年汇款,书已经收到但是刘先生未题字

去年汇款,书已经收到但是刘先生未题字
陈瑞凤 发表于 2009-10-10 12:50:58
收到。可惜刘老师没题字啊。
汲古斋主人 发表于 2009-10-27 07:03:11
很久没有在网络看这么多的文章了,刘老师做了一件书法史上千秋伟业,这样说不为过,名和利等都是过眼云烟,历史能留下的是经典和传承,象刘老师和他的助手致敬。
潘仲汉 发表于 2009-10-29 08:53:05
祝贺祝贺
黄英华 发表于 2009-12-7 18:04:38

图版更清晰

仔细阅读中,智先的考释更加详尽!
高勇 发表于 2009-12-19 22:03:02
高勇 发表于 2010-1-29 19:47:30
高勇 发表于 2010-1-29 19:47:49
A刀客 发表于 2010-7-15 16:17:09
天涯之客 发表于 2010-7-29 12:35:57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