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国内新闻〗 查看主题

“神圣”不再,乱象丛生

发布者: 丁剑 | 发布时间: 2008-12-31 00:09| 查看数: 14426| 评论数: 35|帖子模式

“神圣”不再,乱象丛生


大家有没有思考我们需要怎样的一个书坛?
最近和一个朋友聊天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和重新思考这样的问题的契机。
“我们需要怎样一个书坛?”如果狭隘一点,可以换成“我们需要怎样的一个书协?”,因为书协之于书坛还是绕不过去的!而且书协依然是主流!至少是社会意义的主流!

我的朋友对我说:

你们对当年的中青展,对刘正成主持并形成的中青展模式的展赛方式给予肯定评价,认为它繁荣了书坛,推动了书法的发展。但我认为恰恰中国书法、书坛的没落是从中青展开始的。确实,中青展使书坛热闹起来了,中青展使一个普通书法爱好者通过展赛可以一夜之间在书坛家喻户晓,受到社会认可。但你要知道,恰恰是这样的一种竞争机制把书坛培养成一个名利场,为了入展、获奖不择手段,已经完全悖离了艺术的初衷,书协转变成了这种机制的操盘手,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书法家的身份恰恰不是被提高了,而是被自我贬低了!书坛也在不是传统意义的书坛了!

试想,如果不是这样的一种局面,那书坛或书协会是怎样的呢?

书协就应该是一个清水衙门,是研究书法学术的地方,是书法高端人才和专家汇聚的组织,是真正的书法精英聚集的组织,普通人想都不敢想加入它,因为没有真本事根本加入不进去,没有对书法的高超的综合的修养加入不进去,也没有利益诱惑,所以一般人不去想这事,当官的也不去想,就像大学里面的一个什么研究所一样,你看哪个当官的会去想到那里呢?你会想吗?即使想,也是把它当做一种理想、一种充满神圣感“见贤思齐”式动力来鞭策自己,不会有利益的想法。大家对这样的清水衙门可以陌生但一定是敬畏的,对书协、对书法家充满神圣感,你仔细回想一下,我们小时候对于书法家,对于书协,那时感觉多么神圣啊?你现在还有这种神圣感吗?那时候感觉高山仰止,现在呢?现在你服谁?那时候觉得林老、沙老、启功先生、沈鹏先生是何其高大伟岸!他们就像一种榜样似的,听到他们的名字你就会肃然起敬,在报纸上看到他们的作品会激动半天,但现在呢?现在谁还有这样的心绪?
……

我听了他的话,实在是振聋发聩,我觉得不无道理!当然,我这位朋友并不是在批评刘正成先生,也并不是在批评书协的展览,我想作为一种现代艺术显示模式之一,这种模式即使不是刘正成或书协也会有人或组织来做的,就像奥运会,由于奥运会变成了一种竞技而且融入了政治等多重因素,所以才有了兴奋剂和反兴奋剂,才有了记录和打破记录,但我的这位朋友的话的确值得思考,艺术总归不是竞技,今天的艺术界的确是乱象丛生,缺乏神圣感,缺乏对于艺术本体的文化关怀是不争的事实,艺术界如果能平淡一点,本真一点,少一点浮躁多一分静气,大家对待艺术的态度都是真诚的,书协如果真是清水衙门倒也真的不是一件坏事!

                                                                                                                                    
                                                                                                                  四千七百六年戊子冬至后二日  丁剑于北京

最新评论

183 发表于 2008-12-31 01:45:55

[转贴]一鸟

[转贴]一鸟

丁剑兄!

你这个贴有独到的视点,确实对人有所启发,但有个问题一鸟有不同的意见!将目前书坛的乱象和功利归罪与刘正成先生开始的中青展实在是有点偏颇!

中青展的举办有他的历史原因,他是基于当时的国展的基础上才举办的,当时的国展是个什么情况呢?可以说都是当时的会写字的官僚才有权利参加,这些官僚的书法水平用现在的话一言以蔽之就是老干部书法!而刘正成先生举办的中青展却引进了竞争的机制,他让很多的有才华的会写书法的年轻人得以锥处囊中,让他们的才华得以显现在世人的面前,从而打破了那个时代对书法的理解无知和垄断,也让后来的年轻人知道了什么是书法,什么是写字!什么是老干部书法官僚书法!什么是传统,什么是创新!什么是现代派,什么是学院派!等等等等!

如果没有刘正成的中青展,我们的书法届还是在陶醉在老干部写字的混沌中不能自拔!

如果将目前的书坛的混乱和中书协对书坛的垄断以及对展赛的随意的操纵当做刘正成时代的恶果那是个极大的误解和偏颇!书协的一班人就是保持着最早的国展的那种有选择性的让自己中意的人或者说符合自己审美的人入展获奖的模式,也即是巩固自己的权利和地位的方式来选择入展人!

丁兄看看现在的书坛中书协主席副主席类都是刘正成前时代的遗老,他们的水平如何不用说了吧!,但再看看现在的年轻的书法家他们的水平也不要说了吧!

至于讲到书坛的功利和文人的清修,我很遗憾,现在写字的书法家其目的已经不是前人的想像了!

关于这个话题以外的话,我也想说几句,丁兄不是坏人,一鸟也不是坏人!把心放在中间!一鸟也就是你的坛子的一个平常的网友!
183 发表于 2008-12-31 01:46:34

[转贴]丁剑

[转贴]丁剑

感谢一鸟兄的发言!

刚从书法院的联欢会上回来,在那里也见到了刘正成先生,看到兄的发言,首先想谈一谈我最近的一些感触,我觉得当我们习惯于一种思维模式去思考问题的时候,如果能有人能从我们的惯性所想不到的角度去提醒我们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对他首先应该是心怀感激!比如,我们现在的社会对于“石油”的理解,无疑石油已经成为当今最为重要的能源,但我们知道它迟早要绝的,它是不可再生的。所以,我们同时会去研究新的能源,但这个出发点是什么呢?是利用,是我们意识到石油会用尽的,所以逼迫着我们去寻求新能源,但如果能有人这样告诉你,那么这一层意义就不同了:石油是地球的“血液”,我们把地球的“血液”给抽干了,地球还在吗?你看,地球已经开始报复了,地震以及各种表面上是自然的灾害,实际上都是人祸而非天灾啊!如果是出于这样的一种认识去研究新能源乃至保护“石油”,限制开采,那么,这样的认识是不是和前面的认识不一样呢?

所以,认识问题的角度不同,当我们被这样的一种认识所触动和提醒的时候,我们不是要去责怪谁,而是要去反思、反思、再反思,我们要通过这样的反思建立一种更为真实的认识,这样才是提高,这样才真正有益于书法,有益于艺术,有益于社会,乃至有益于整个人类。

这也是我最近收看大型公益对话专题片《和谐拯救危机》的启示。我建议每一位朋友都能认真地观看一遍,谈谈你们的观后感,这样的建议也包括给我所尊敬的一鸟兄!

我最近在写作一篇文章,这篇文章也许和书法没有多大的关系,但也有关系,文章的题目可能会令大家很吃惊,叫《恢复帝制》。是的!这是我很久的思考,我终于在观看《和谐拯救危机》中找到了知音。节目中净空老法师明确的表明了他的观点,而他的观点和我多年的思考几乎完全吻合,这让我无限欢喜,
他老明确表示:他反对民主,赞成 君主,这也是我的观点。一种社会制度下的艺术状态是不一样的,所以,我理想中的艺术的状态显然不是今天的这个样子。

我的这篇文章的题目叫《“神圣”不再,乱象丛生》,那么它说明我所关注的是关于“神圣”的问题,也就是说,从我的角度,当今一切有违艺术神圣的举措、模式、方法、行为,我都是不赞成的,当然这和生存问题不是一回事。

乱象丛生是一种判断,是一种危机,书坛的这种危机和今天整个社会的危机是对应的,也就是说,这是社会危机在艺术上的体现,如果说你认同这的确是一种危机的话,你是否想过解决之道呢?
而我的这篇文章就是在提醒书坛,书法或书坛只有恢复了“神圣”感,才是正途,才能转危为安。而要恢复“神圣”感,民主是作不到的,民主用的是竞争之法,竞争就是平等,平等怎么会神圣呢?恢复神圣 只有君主,也就是说要有敬畏心,从心里敬或者怕,这样才会有神圣感,有了神圣感,有了敬畏心,就不会乱来了,不会乱来了,就不乱了!不乱了也就和谐了,达至和谐,皆大欢喜。

所以,假如书协是大家都很向往而敬畏的所在,书法家都是大家尊敬的身份,那么,是不是比今天的这个局面要好呢?唯有清净不争,才能纯洁,才能让人仰视。

展赛是以“竞争”为前提的,所以不是终究之法,现在弊害已经愈加显现出来了!这是值得反思的
183 发表于 2008-12-31 01:52:23

[转贴]柳青凯

[转贴]柳青凯

回丁剑兄:我认为兄这样的观点有些悲观。
不是“神圣”不再,而是“神圣”仍在高处,只是去向那里的路充满塀障而已。
不是乱象丛生,而是渐向多元,新时代新的生存格局要我们学会调整自己,现在的书法人在浮躁中进取,书法的精神依然在奋斗,我们都要去担当。
紫竹斋 发表于 2008-12-31 22:24:04
不管如何分析,应该有一点深度才好
九斤老太 发表于 2009-1-1 22:44:54

      也与丁剑商榷:读了丁先生之文,老太有点糊涂。首先我觉得举办展览没错,也就是刘先生掀起的中青展也没错。一鸟在上面说的比较中肯老太完全赞同。
      这里就资源与艺术粗浅的谈两句。大家都知道矿物的成因也有其演化发展的过程,它的形成与存在是必然结果。殊不知矿物的成因不是一朝一夕,一般的表述单位有远古代,中生代,新生代以及震旦纪,寒武纪,侏罗纪,白垩纪等等,或者说计算单位最小最小至少也是亿年作单位。究其发展与演变过程相对于人类文明史,前者是无穷大后者则接近忽略。由于矿物与其他物质相互伴生、共存依附的结构,才组成了我们今天生息繁衍的这个地球村。矿物质在几十年或者几个世纪,乃至几千年、上万年内绝不可能再生,但今天的地球村民却无节制地狂开乱采,不仅破坏了地球局部的组织结构,而且大有不达绝种决不罢休之势。其所带来的后果何止是资源殆尽,更可怕的是人类将得到大自然毁灭性的报复。象唐山地震与地下煤的采空有直接关系,再像汶川地震与山峡水库也不无关系。前者破坏了组织结构,后者破坏了板块张力的平衡。这磨说资源就不能开采或者啥也别干?这就是极端了。问题是要科学利用,合理开采,决不能盲目无度。一句话资源不可再生,珍惜资源,合理开采,科学利用,把握好度这是整个人类的责任。

       再从资源角度看书法,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自从发现大地弯文字符号到摩崖石刻、甲骨、汉简等等的一路延续至今天,举目放眼,随着时代更替,书法艺术也随之日异发展起来。它的发展势态象金字塔越后越壮大。这其中却不说出现多少王羲之,但每个时期都有其典型代表。正如金字塔一样它不是一块巨石造就,它是由许许多多的石块和泥土堆砌而成。同样书法艺术也不单一都是王羲之,还有张羲之、马羲之等等,当然更有不少滥竽充数的泥沙型书法家。不管怎么说,书法艺术在不断的发展,书法队伍在不断壮大,它不同于资源那样随着开采的加剧日益枯竭。所以我认为书法艺术的发展和矿物资源的开采靠不到一起。书法是中华文明发展中的人文艺术,历朝历代没有书协,书法艺术是在自由的追求中自由成长,他们留下的那些不朽佳作至今让人依然高山仰止。
      然而今天所有的书法人似乎要面对中书协。中书协本身也许没错,错在中书协被贪婪和邪恶掌控利用。可以说中书协越来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真正的书家是不胥于书协的。真正位居书协的权贵能有几个懂艺术的,更别提懂学术了。尤其是近些年完全形同于矿产资源的掠夺者,他们对书协资源进行疯狂掠夺。他们除了对升官发财不遗余力,其他事的确不敢恭维。再说丁剑兄寄希望恢复君主帝制从而找回书法的神圣,且不说你的想法正确与否?首先从形式上是不可能的。再说即使君主帝制也不一定能找回书法神圣,难道君王都是明君吗?昏君、暴君、庸君恐怕也不少。
       因此,我个人认为还是象刘正成、王庸、石开等一大批书法书法家那样:走自己的路,让中书协见鬼去吧!
      老太我原本就糊里糊涂,越说越糊涂。万望丁先生见谅!
六月雪 发表于 2009-1-2 12:38:15

回复 #3 183 的帖子

乱象丛生是一种判断,是一种危机,书坛的这种危机和今天整个社会的危机是对应的,也就是说,这是社会危机在艺术上的体现,如果说你认同这的确是一种危机的话,你是否想过解决之道呢?
而我的这篇文章就是在提醒书坛,书法或书坛只有恢复了“神圣”感,才是正途,才能转危为安。而要恢复“神圣”感,民主是作不到的,民主用的是竞争之法,竞争就是平等,平等怎么会神圣呢?恢复神圣只有君主,也就是说要有敬畏心,从心里敬或者怕,这样才会有神圣感,有了神圣感,有了敬畏心,就不会乱来了,不会乱来了,就不乱了!不乱了也就和谐了,达至和谐,皆大欢喜。
此论让人震惊!建议最好恢复奴隶制,再有萨达姆或朝鲜金氏父子式人物更让人只有畏之心,书法发展更见神圣光明。
六月雪 发表于 2009-1-2 12:39:46
此论让人震惊!建议最好恢复奴隶制,再有萨达姆或朝鲜金氏父子式人物更让人只有畏之心,书法发展更见神圣光明。我靠!
朱中原 发表于 2009-1-2 13:55:44
共产党的老盟友孙中山先生早在上个世纪初就曾提出了享誉世界的“三民主义”,其中之主要精髓则是对“民主”与宪政的阐释。此后,在1940年代,在毛泽东主席的多次报告中,也提到了民主与宪政的问题。
1980年代以后,中国共产党在党纲与宪法里多次提到了“社会主义民主”。也就是说,民主不仅仅是西方国家的东西,而且也是我们国家党、国家和政府追求的基本价值。这已经是得到官方文件认可了的。中共十七届二中全会的报告中,胡锦涛主席也有对社会主义民主的阐发。也就是说,民主是我们党的基本施政纲领之一,自然也是我们国家文艺发展与繁荣的基本方针。
既然如此,那么,文艺体制则当然就应当遵从民主化原则了。可让人震惊的是,我们的楼主竟然却违背党的宗旨,逆潮流而动,倡议什么恢复帝制,难道要学袁世凯?我相信这不仅广大书法家和老百姓不同意,党和政府也不会同意的。
枕流堂 发表于 2009-1-3 11:29:03
任何时候都要知道艺术为谁服务的;;;;写写画画不过小技也。
1234下一页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