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3698|回复: 16

[许宏泉]皇帝”的收藏经——张铁林访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3-28 10: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皇帝”的收藏经——张铁林访谈

采访 | 撰文:许宏泉

  许宏泉:这几天你写字,我忽然感觉到皇帝不同。你最近收了王铎的巨幅作品。好像比其他收藏的人要沾光了,受到了影响,比其他买家要划算。
  张铁林:就当交了一个学费。我之前先收了赵之谦的作品,又收了王铎的作品,他们让我这几年来在学习书法上产生了两次比较大的变化。收藏这东西很难说为什么。过去不收的时候,有机会在博物馆和展览会上看到好东西,现在去拍卖行也时常能看到,自己掏腰包,感受就不一样了。我的老婆可能没有你的漂亮,但我有机会看很多美女,但是一旦把西施接到家里做老婆,那个感受一定是不同的。
  许宏泉:是的。这是一个感情问题。现在的买家,为了经营。而你完全是出乎一种情感,从来不卖,娶回家当老婆。从经营的角度讲,就有矛盾了,某些东西不卖肯定不行。你在买某件东西的时候,除了爱好之外,有没有从投资的角度考虑过?
  张铁林:这个从两方面来说。首先我不是商人,我肯定不考虑投资问题。反过来讲,如果我完全不考虑它的价值、价格以及我所能随的能力的话,那我脑子有病。我的钱是一滴滴血汗赚来的,真是不易。但我买这些东西,下手的果断,连旁边的朋友都觉得非常超乎人之意外。买这件王铎作品的那天,我看了不下三十件。朋友把车开到拍摄基地,后箱打开,里边有文征明、董其昌、李叔同的精品之作,很多,沙孟海的也有,相当好的东西。我都丝毫没有动心。但当我看到这件东西,前后不过一小时,我就决定拿下。而且迄今为止,王铎作品最高拍卖纪录两倍以上的价格。
  许宏泉:但是你仍然觉得值得。
  张铁林:我没有过多地考虑与市场价格的关系,只是想自己有没有承受能力,我知道如果错过这件作品,将会是一个永远的话题,永远的遗憾,当我看到它时,我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我越看越觉得机会难得,此生难遇,这还不同于美人,西施错过了可能还有东施。


 楼主| 发表于 2005-3-28 10: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宏泉]皇帝”的收藏经——张铁林访谈

  

    许宏泉:王铎错过了,不可能有李铎。这么长时间,从你接触收藏到现在,肯定会遇到很多让你很难忘的情景,说个故事吧?
  张铁林:这么跟你说吧,真正动心的大东西近几年没有几件,真让我动心的第一是赵之谦的作品,势在必得,高价拿下。当时,拿下之后,上海人说我“港督”。三个月后秋拍时,价钱已经翻了一个跟头,那些说“港督”的给我鼓掌,说你厉害啊。要么不拿,要拿就是最好的。后来若干人找我,想问我要,这时已经是两个跟头了。我从收藏到今天,就是说比较系统的开始收藏有三、四年,我没有卖过一片纸,一个字。没有用我的收藏去赚过一分钱。身边的朋友知道我收藏,常常拿东西给我看,以拍卖行的水平来说,都是相当好的东西,我都不轻易动心。
  许宏泉:你之所以动心的次数少,是因为要求高,并不是兴奋减少。你不是为经营,是从爱好的角度,所以动心的东西比较少。打个比喻,就是皇帝的风格不是土财主的风格,有钱我就乱买,这是两回事。
  张铁林:我不乱买,我买东西还是很谨慎。
  也许我的运气比较好,我收的东西常常让经商的人觉得很奇怪,我无意中不考虑市场价格的动机反而在市场上的回报率非常高。这说明一个道理,只要东西好,只要东西真,这个价值的空间就大。而在我看来,这个价值的空间是精神的空间。
  许宏泉:这么多年,从赵之谦的作品到现在的王铎的作品,包括你收的大量的尺牍,你的主要兴趣在书法,肯定与你本人爱好书法还是有关的。
  张铁林:我当初开始收手札,是因为喜欢写小字。我有一个习惯,用小楷写日记,很多年了,到现在还坚持,无一日间断。这影响到我对手札特殊品类的爱好和兴趣,而我最初在上海市场上注意到手札的时候,大部分人还不太注意。
  最初在敬华拍手札的时候,场面冷冷落落,稀稀拉拉。价格差不多是三百五百七百八百,三千五千已经是非常高了。如果当时是五千块手札一通的话,在今天就是五六万以上的价格。手札的价格,在近三年之间,起码翻了七、八个跟头。手札的价值暴涨,朋友开玩笑说,跟我有一定的关系,我有一定的责任。我不想说,这有自吹自擂之嫌,有没有我不知道,但是心里面觉得至少上了市场,我还是有一定责任的。
  三年前到崇源拍手札的时候,差不多全场手札我一人包,整拍的时候无不遗漏。前两年我到上海拍古籍善本的时候,开场在上午,很多朋友问我,张先生,你是整拍还是散拍。我说,各位,承认了,很抱歉,我肯定是试一试整拍。很多人就不来了。今天很多手札我已买不起了,我不敢说今天是不是在市场上已经掺杂了很多除了收藏家以外的因素,当商业因素掺杂在里面时,我就不要评论了,我庆幸,但也觉得遗憾。

  
 楼主| 发表于 2005-3-28 10: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宏泉]皇帝”的收藏经——张铁林访谈



     许宏泉:平时,你是在拍卖会还是在民间成交你的藏品?
  张铁林:好的整批手札藏品还是通过拍卖会。但是在这过程当中,由于我对手札的特殊兴趣,也去过一些地方,去看一些人的藏品。我曾经碰到过一位,在南方的一个城市,我专门从上海到那个地方去看手札。这位先生给我看了一些报纸关于他的手札的介绍,给我讲了很多关于他手札收藏的故事和经历,最后一张手札都没有让我看到,非常之神秘,煞有介事,我觉得是一次很无聊的经验。
  许宏泉:不如在拍卖会上来得直接。随着你对收藏越来越有兴趣,除了手札和书法,会不会转到古代书画上面去?
  张铁林:我没有这种计划。就像我当初收手札也没有特殊收藏动机,因为它不是在商业理论下操纵的行为。只要好并且喜欢,在我力所能及的前提下,我收。如果我不喜欢,再便宜,与我没有意义。我还要补充一点,我收手札是因为手札相对还是很便宜,我收得起。而且在收手札的过程当中,我觉得手札的书法所体现出来的书法精神更贴近书法的本原。我们过去说书法是附属于学问之外的一个工具,在古人都是这样,古人几乎很少是不做学问只写字的,没有纯粹书法家。从来是将学问和文化联系在一起的。今天的书法环境完全不同,因此古人书札里面所传达的精神是非常贴近书法本原。手札是真实的流露,来往书信里面常常说的是鸡毛蒜皮,朋友友情,或是不登大雅之堂的话题,往往从中能看到一些名人在正史上不见经传的性格侧面。
  许宏泉:历史上《兰亭序》、《祭侄文稿》都类似于这种东西。
  张铁林:是的。我们知道宋朝以前大部分都是小件东西,我们在看手札的时候,会发现它比大东西更好玩,手札有各种各样的印花信笺,信笺印刷的工艺考究,用的墨、笔和印。除此之外,谁写的信,在什么历史背景和处境下给谁写的,对方收信的人的状态和心境,谈论什么样的问题,实在是太丰富了。
  许宏泉:除了把玩书法之外,还在把玩历史,把玩文人生活的情趣。手札的书法不再是平面而是立体的东西了。
  张铁林:后来的大字,有了展览的功能,使文字的内容也带有展览的功能与性质,比如说,抄别人的诗,写别人的词,这种东西已经带有二次制作和动机,不如手札来得纯粹、自然、生动,那种真性情的东西反而流失了。
  许宏泉:收藏除了经济实力之外,还要讲缘分,假如你错过了就错过了。再一个就是本人的眼光,你现在买作品,除了你的经验之外,有没有找一些顾问或者有没有过像通常交学费的经历?
  
 楼主| 发表于 2005-3-28 10: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宏泉]皇帝”的收藏经——张铁林访谈



     张铁林:我交过一次高学费,是在香港的拍卖行,看图录买了东西,没有亲自看东西,托一位著名影星(现在可以说了),托张国荣帮我买。当时我知道张国荣要在那次拍卖会上买一件张大千的作品,看了目录后我就打电话委托张国荣帮我举一下。一年后,我到香港才从张国荣那里拿到,一看原作我就知道交了学费。价格不菲,一个书法,我不能说,说了以后就没有机会把本钱拿回来了。
  许宏泉:看来每一个藏家都会有这样的经历,演艺界有像你这样收藏书画的吗?
  张铁林:在演艺圈,我不知道有第二人。我希望哪一天会出来一个跟我有某种共同语言和爱好的朋友。但现在还没有找到,还不知道。关着门说,估计是没有。
  许宏泉:但如果你是个职业书法家,那有问题了。我们并不希望你转到书法圈子里。
  张铁林:我告诉你们一个现象。我收手札以后发现,现在的书法面貌比较雷同。但我们看清朝的手札,那么多人,写字还真是一人一个个性,一人一个面貌。
  现在年青的书法家写得好的也大有其人,但是你看得多了就发现,他们的字都很像,互相影响,就说流行书风。这是因为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许宏泉:从收藏尺牍到王铎的作品,再到现在你收藏了几十万的吴藕汀作品,都是完全超越市场、超越经营、超越世俗眼光的。
  张铁林:自从你们给我介绍吴藕汀先生之后,就开始有极大的好奇心,一直到见到吴先生,我觉得他对我的影响太大了。我这个画了几十年的速写并已经形成了自己速写习惯的人,连速写的方法都有所改变了,我觉得是从观念的本源上开始改变的。我觉得吴先生给我最深切的感觉就是他所讲的,中国画的精神是写意,我认为国画高于西洋画最突出的地方还是在写意上。
  许宏泉:一个收藏者最终还是靠眼力。眼力的构成有情感方面的,也有学术方面的。
  张铁林:收藏也是有传承的,所以我真心希望能多一些真正爱好这些东西的收藏者来收藏。如果我不是整批地收藏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就会散拍,一旦散拍,也就是说,吴省庵、丁辅之、钱境塘先生几代人辛辛苦苦收拾整理的这批手札就会散于一旦。你两通,他两通 ,我两通 ,十个人中,九个人是商人。再过多少年,散开的东西未必能来个李镜塘王镜塘再把他们再收拾在一起。而且我知道,很多做生意的,一定是把整东西拆开来卖,后果不堪设想。你们看我收的钱境塘包括吴省庵先生整套的收藏,大部分手札上面都有蝇头小楷的题跋,每一幅都是题跋。今天这些手札到了谁手上谁有题跋吗?也许我有时间的时候,我还会在我收藏的信上,请高人去做一些特殊的整理和题跋。
  摘自《大美术2005年2月号》

 楼主| 发表于 2005-3-28 10: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宏泉]皇帝”的收藏经——张铁林访谈

  
张铁林先生藏匾  
 楼主| 发表于 2005-3-28 10: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宏泉]皇帝”的收藏经——张铁林访谈


张铁林先生藏画
发表于 2005-3-29 20: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宏泉]皇帝”的收藏经——张铁林访谈

见情见性——赞~~~~:)
发表于 2005-3-30 14:55:17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宏泉]皇帝”的收藏经——张铁林访谈

那块匾是...? :em14:
发表于 2005-4-17 20: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宏泉]皇帝”的收藏经——张铁林访谈

好东西哪能删啊?!感谢先生参与!
发表于 2005-4-27 06: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许宏泉]皇帝”的收藏经——张铁林访谈

这件绘画的收藏的发布,
可以看出张铁林先生收藏注重艺术水准,
不注重一般的“品相”之类,
很是佩服。
133_14_14.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