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网站导读〗 查看主题

关于当代书坛话题之七——站在历史的交汇点上

发布者: 寒江孤舟 | 发布时间: 2003-8-5 17:19| 查看数: 4396| 评论数: 4|帖子模式



关于当代书坛话题之七
                     

                        站在历史的交汇点上

                                                石竹山人等

    寒江孤舟:我们已经告别了日历上的二十世纪,但仍处在二十世纪“现代性”历史变迁中;我们已经踏上了新千年的路程,当我们回首日渐远去的世纪,我们面对的书坛又该是如何一番景象?跨过一个门槛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吗?一个学人的发问,让我们深思。
    竹下村夫: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风起于青萍之末的书法热潮,持续了近二十年之久。这应当是近百多年,中国书法发展最为波阔壮阔,蓬勃复兴的时期。那些当年的弄潮儿们,或浓或淡地在中国书法艺术发展史上也写下自己的名字。往后,这些人中,有的可能销声匿迹;有的可能也会在所谓的书法“经典”著作出现,或褒或贬;或作为枝蔓,被历史书写不断边缘;或许也将在宏大的主流“叙事”面前,在新世纪开始新的弹奏。但是,不管怎么说,书法发展的一个辉煌时代已经结束,书法发展正面临着重重危机、挑战和机遇;一个一统的官办“书协”组织必将走向衰亡,书坛将迎来一个群雄并起的战国时代,这将是中国书法艺术走向复兴的又一个新时代。
    石竹山人:所以,我们站在这新的历史交汇点,从而也就具有了中心性地反思书法发展所面临的诸多根本性问题。无论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有关书法传统的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抑或是西方艺术观念审美观念在中国的传播、影响、撞碰后的新认识、新觉悟;不管人们为之贴上什么标签,也将开始新的自身的“历史叙事”。为此,我们更应该保持着一种历史的眼光和执着艺术信念。古贤云:“道不同而不相为谋”。对于时下,大不可太多渗入这“非典肆虐”的书圈,在无相似的艺术和学术语境下,也根本无须与之论辩,更不必花太多的精力与病变的或被异化的“书坛怪圈”纠缠日久。应当关注并力求看清历史发展潮流和时代走向,信心十足,集中精力,干更多、更重要的事。
    竹下村夫:当然,我们应当看到,各种思潮、主义、观念此消彼长,载沉载浮,这些也必然会改变着当代人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和感觉方式,从而使当下的书法艺术的发展生态、表现形式等得以多维地展开,其矛盾仍将在传统与现代、本土与外来、精英与大众、自我与他者、物质与精神、技艺与人文之间展开,但社会文化的开放和丰富多元应当使我们必须以更加平和、包容的心态看待新时期涌现的种种书法思潮和流行的种种书风。现在不是也有一个时髦的廉洁,就是书法艺术的现代性构建,或要“解构”。这解构,也就是一个展露无数走向或选择的过程。
    江湖打狗人:在整个二十世纪,我们已经有大量的传统文化现象衰败失落,甚至完全消沉歇绝。其中也不乏为人们极爱而深惜的。抱残守缺,再怎么高喊“弘扬”,也难挡时间的残酷和时代的无情,最多只会扮演一个“文化遗民”的角色,浩叹又有何用?!
    寒江孤舟:其实,环顾时下书坛,这字差不为怪,字丑也不可耻。可耻、可恶的是当今权贵对书法话语权的挥纵,对书法艺术的阉割;以依权位敛财和致富,还时时把自己打扮成“传统正脉”的代表者;在世人面前以“权威自居,将书协变成自己“一统”,使人失去独立人格,盲目服从其调教。
    石竹山人:在当代书坛,无论是书家,还是书法理论家,在思想上都实际存在向这种“官办”体制和书坛权贵投降的深刻危机,从而造成艺术和理论个性和思想的缺失。究其原因,一是书法活动在新的形势下有迅速致富的可能性,在一个长期贫穷,文化中又缺少强烈精神色彩的社会里,物质的诱惑不容低估;二是封建社会历史漫长,影响持久,人们既然难以摆脱官本位的限制,便悟出了当官的重要;三是长期殖民地历史、弱国的历史、阶级斗争的历史,失败对于抗争意志的摧残,于是便有了向“胜利者”“成功者”的趋附、投靠;同时更容易接受胜利者,“成功者”价值观和世界观;四是长期以来,书法艺术囿于单一学科体系内的隔离研究,这种畸形的专业化研究先天贫血;五是书法理论和学术研究缺乏一种认识论上深刻模式来支持、启发和指导;缺乏一种“争鸣”的学术环境和“多元”的开放、宽容环境等等。我们应该正视和面对这一点。所以,在当今,也在很长时间里,活跃在前台的书法家或书法理论家,或者是有话语权的书法家、书法理论家,往往都是一些放弃批判立场的、机会主义的、平庸的、被“体制”收买的知识分子和艺术家。因此,我们迫切呼唤那些敏感的、有道德的、专业能力强的艺术家知识分子站出来,呼唤批判和独立的分析与批判精神;呼唤能多几个“漫漫长夜守更人”艺术思想者,从而真正营造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艺术局面,推动书法艺术的复兴发展,否则,这书法不仅不能“弘扬”,我看将加速将走向“没落”。
    竹下村夫:我们确实应当看到和正视中国书法艺术面临的深刻危机,深刻分析和认识阻碍书法艺术发展的种种因素,特别是现存社团体制弊端的认识,否则,自然也就失去追求变革和创新的能力。常居“书法正脉”,对“书法正宗”的自负,这本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固有的天朝心态;唱赞歌更会讨人喜欢,但我们最终逃不脱光屁股皇帝的尴尬。
    寒江孤舟:如果一种文化、一种艺术,变为“官方文化”“官方艺术”;我相信,所有的罪恶必由此产生。如果将一种“文化”或一种“艺术”削足适履地使之极力符合今天某些权贵的统一规范,这简直太可怕了。
    江湖打狗人:有人说,艺术家、文学家玩政治,十有九败;那政客玩艺术、玩文化,十有十个,也是扯蛋。而中国的小人,从来多于君子。因此,艺坛悲剧无数、层出不穷。
寒江孤舟:以为为他人制造悲剧,就是在为自己创造福祉。须知,所有的悲剧都不只是某个人的悲剧。想起海明威的一句话“丧钟为谁而鸣?”
    石竹山人:历史从来拒绝情绪。文化自身有其生死规律,任何文化体系,如果不在现代主体文化的普世价值(自由、法制、民主、平等……)的基础上推陈出新,只能走向衰亡,而自身则或迟或早沦为博物馆的收藏品。
    竹下村夫:其实,艺术的生存非常简单,它既不需要金钱助威,也不需要权力保架,它只需要自由和公平。所以,正如朱厚泽先生所呼吁:你真想让科学发达、技术进步,文化发展吗?那就着力营造自由开放的学术生态和社会文化环境吧!那就切实地推进平等竞争的市场经济体制的形成和完善吧!
    江湖打狗人:我看到了徐寒先生关于中国书画市场谈话。徐寒先生提出了许多值得广大艺术家思考的问题。了解关注书画的市场化走向,对于艺术家的创作并非无益处。
    石竹山人:其实,艺术与金钱并非不能结合。过去,人们往往认为,艺术加上金钱,好象艺术便贬了值。不承认艺术的商品化问题。艺术以金钱衡量,好象铜臭味,似乎这对以生命追求艺术的艺术家实在有些太残酷。不过,我倒认为,在商品经济社会里,金钱可以为人格的独立和精神的自由提供一个经济基础。在政治专制社会,就算你有钱,当权者还是可以剥夺你的人格独立和精神自由;但在商品社会里,钱成了普遍的等价物,可以实到生存所必须的一切。因此,你可以为了保持自己的人格独立和精神自由,而拒绝别人的强制、威助和利诱;可以摆脱仰人鼻息、端人家饭碗听人家使唤的屈辱地位,最起码可以保持沉默而不至于失去生存的权利和条件。反之,如果没有金钱,那就或者受制于人、屈从于人,或者仅仅以自己的意志力量来抗拒。在这种情况下,或者你的家庭受到无辜的连累并最终失去家庭(或家庭的幸福与和睦);或者你孑然一身,贫困孤独,沦落于社会底层,遭受身心的双重痛苦,使自己的创造才能压抑和埋没;或者你的个性和激情会异化为某种畸型的、激烈粗暴的、野蛮的反叛。
    竹下村夫:因此,我们提倡艺术家在潜心于艺术创作的同时,也不要轻视、藐视商品经济,应该到市场经济中去改变自己的价值观、思维方式、形象、角色和地位,成为一个独立的社会群体,并在此基础上真正成为社会的良知。
    石竹山人:中国的知识分子,从来都依附于统治阶级,而缺乏自己独立的经济基础——这是农业文明和农业社会的必然产物。在那时,知识本身没有独立的价值,本身不可能带来物质财富。市场经济使知识获得产权,成为独立的财富,因而能使知识分子获得独立的经济基础,并因此获得人格上、精神上的独立和自由。知识分子应当投身到市场中去,接受市场经济的洗礼,清除自己身上的种种弱点和劣根性。知识分子只有通过自我革命和自我改造,形成现代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和新型人格,才能创造出现代文化、现代艺术,为现代社会奠定精神基础。
    竹下村夫:我始终认为,中国的现代化有赖于一次伟大的文化革新和创造,只不过,能成为文化巨匠和文化伟人的,不会是那些书斋哲学家或象牙塔里的艺术家,而是那些经历过市场经济浪波洗礼的,谙熟市场经济规则并能为自己谋利益的,能从市场经济的语言、习惯、精神气质中脱颖而出的知识分子。当然,不见得将来有所成就的文化名人都是经过商的知识分子,但有一点是勿庸置疑的:如果没有知识分子这个社会阶层从整体上进入市场经济,这样的文化巨人是不可能产生的。
    石竹山人:不久前,我在一本杂志上(好象是“随笔”)读到这样一首关于“时代”的诗,诗人这样写道:
              这是最好的时期,
                  也是最坏的时期;
              这是智慧的时代,
                  也是愚蠢的时代;
              这是光明的季节,
                  也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的春天,
                  也是失望的冬天;
              我们的前途无量,
                  同时又感到希望渺茫;
              我们一齐奔向天堂,
                  我们又都走向另一个方向……
    我们跨入了新千年,我们站在历史的交汇点上,我们走到了十字路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转型的历史时期,我们正经历着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阶段。各种利益关系的调整;各种秩序的打破与新制度的建立;各种矛盾的引发、冲突和转变;社会给了我们每个人活动的舞台,各种各样的人都可尽情表演。此时,望大家都能多一些独立思考,自由、独立和理想精神的烛照下寻找对话与沟通,寻找文化艺术的创新和多元互补,寻找自己应有的位置,把握住迎面而来的挑战和机会,走好每一步。祝大家一路走好!
                                                            公元2002年6月2日

最新评论

笑傲江湖 发表于 2003-8-6 22:53:06

关于当代书坛话题之七——站在历史的交汇点上

江湖多石竹,笑傲惧何忧。
艺外学艺 发表于 2003-8-9 22:00:33

关于当代书坛话题之七——站在历史的交汇点上

鞠躬致意!
沁园春 发表于 2003-8-9 22:19:44

关于当代书坛话题之七——站在历史的交汇点上

在竹山人是谁?谢谢他们精采的对话!
九月九 发表于 2003-8-15 20:27:11

关于当代书坛话题之七——站在历史的交汇点上

好才华。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