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88|回复: 0

由“李士杰诉曹宝麟诽谤案”谈书法批评及书协主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5 18: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由“李士杰诉曹宝麟诽谤案”谈书法批评及书协主席

原创: 杨吉平 书法报



2018年年终的中国书坛很不平静,11月1日,几乎所有书法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曹宝麟先生身上,等待着这场悬而未决的官司的最后结果。李士杰这个陌生的名字也进入书法人的视野,但不是因为李士杰先生的书法,而是因为他要起诉在当代书坛德颇具声望的曹宝麟教授。恩师柴建国教授得知此事,在朋友圈转发消息并附言曰:“曹先生结局堪忧。”“李士杰购买投票者的作品和贿选是不同的两个法律关系。如曹先生不能提出李士杰贿选的有力证据,就会败诉。”柴先生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国家级律师,他深知官司之输赢与证据的关系,也表现出对曹先生官司的担忧。笔者没有研究过法律,不好对官司本身说长道短,但此事有一个大家都忽视的问题,这就是即便李士杰先生不是通过贿选担任了安徽省的书协主席,单从李的书法水平也不能不引起书界人士的猜疑。这就要涉及到书法批评的问题。

曹宝麟先生是书法史研究专家,长于考据,是宋代书法研究的权威。他长于考据而拙于批评,曾经的几次书法批评举动效果都不甚佳。比如对刘炳森书法的批评,是在刘炳森去世之后,当时他写了一篇短文《我看刘炳森》,文中言刘炳森担任书协主席的手段是“权力寻租”,对刘的学养有非议,说刘的书法“拙劣匠气”,但文章不过500字左右,刘的字如何“拙劣匠气”,文中并没有只字说明。再一个便是对兰亭奖的批评,内容同样简单,是发在朋友圈的500字多一点的评审感言,比较尖锐的语言便是“张继比二十年前写的还差,已走下坡路,是不够排第一资格的”,但同样没有说出张继书法差在哪里,也没有对兰亭奖的评选提出建设性的意见。而对李士杰的发难也是在微信圈中。这次发话,曹先生加了 “陈年烂账 呼吁揭盖” 的标题,内容从中国书法大厦说起,进而谈及李士杰贿选一事。并指出李士杰行贿拉选票的方式是买参会理事的书法作品。曹先生这次发话已经与书法批评无关,而有了仗义执言、揭露腐败的意味。正是这次微信揭露,引来了11月1日的官司,这场官司多数法律界人士认为曹先生可能因为证据不足而败诉,同时也招致书法界正义之士的普遍愤怒。在笔者看来,曹先生作为书家学者,揭露书法界的黑暗面所采用的手段首先应选择专业的书法批评,而不是一时义愤下的片段发言。腐败当然可以揭露,但要像崔永元那样取足证据并向纪检机构和法律机构投诉,这样,法院起诉的应该是李士杰而不是曹宝麟。

书法批评属于艺术批评范畴,具有科学性、艺术性两大特点,专业的书法批评须依据基本的批评理论针对书法作品及书法家客观进行(可参阅笔者所著《书法批评学》)。当前的书法批评多数达不到这个水平,因而批评效果不是很理想。从批评方法而言,书法批评有技法批评法、历史批评法、文化批评法、道德批评法等。如果曹先生能够系统地对刘炳森书法进行专业批评,便不会遭到一些人的误解和非议。笔者批评过刘炳森书法,是在刘炳森生前,刘炳森先生看到过笔者的批评文字,并给编辑写信接受笔者的批评。这篇文字目前还挂在百度刘炳森词条下,题目叫《平正有余刘炳森》。对兰亭奖及张继书法的批评笔者也有相关文章,读者可参阅书法报2018年书法批评栏目及《美术观察》2018年第2期批评栏目。这些批评都是艺术角度的书法批评,被批评对象还是接受或部分接受的。对刘炳森、张继及兰亭奖获奖书家的批评,笔者采用了多种批评方法,因为他们无论水平高低,基本上都达到了专业书法家的水平。而对李士杰书法的批评,仅用技法批评法便可以说明一切。

在此次诉讼案爆发之后,笔者从网上搜到几幅李士杰先生的书法作品,从图片来看,楷书尚有些基本功,而草书则根本还没有入门。其中有两幅草书图片,一为杜牧诗条幅,一为王湾诗条幅。咋一看,作品尚有于右任草书的意味,细审之则线条松垮,如破布败絮;因不会捻管而造成转折处点画忽粗忽细、忽圆忽扁的状况;书作中顿挫的运用也颇为不适,有一个“行”字的竖画忽忽悠悠如死蛇挂树;在用笔的停留方面,该留的不留,该放的不放,该露的不露,该藏的不藏……笔法问题未解决,而结字问题则更大。杜牧诗首字“无”字字形过长,上下脱节;第二字“媒”的“某”字上框过窄……通篇看去,没有一个字不存在结构问题,换言之,李士杰先生一个字也没有写成!另外,其章法的平整刻板则是一目了然的,这显然是对草书精神的无知造成的。最关键的一点则是,李先生的字无一字有来处,基本上是信笔挥洒、信马由缰。而书法艺术的最大特点便是她的继承性,如丰坊所言:“学书者……务使下笔之际,无一点一画不自法帖中来,然后能自成家数。”(《笔决》)。

曹宝麟先生对李士杰先生的非议主要原因应该是觉得李的书法水平不配做中国书协副主席、安徽书协主席。问题是,书协主席只能是书法家才能担任吗?全国各级书协主席副主席真正够得上书法家的又有几个呢?昨天,11月2号,笔者在微信圈恰好看到署名鲁迅生的一篇短文,文章内容主要是为李士杰先生辩解,题目是《其实,最应该彻查的是曹宝麟!》文中第一句话便是“自始自终(应该是自始至终),任何级别的书协也没有明文规定,所谓主席、副主席,或者理事等,必须由书法高手才能胜任。”所以,不是书法家而高居书协主席宝座的情况已经是当下中国的普遍现象,而非李士杰一人如此。我们要感谢鲁迅生先生,他告诉全国人民一个事实,字写不好的都去当书协主席了,字写得好的人都去做书协会员了,由此,区别书法家便变得简单起来:只要是书协主席便不是书法家,只要是书协会员便都是书法家。这样,便不会再有不懂书法的收藏家做赔本的买卖去收藏书协主席的字,而转去收藏书协会员的书法作品。当然,最终还要感谢李士杰先生,正是李先生这位不是书法家的书协主席引起了好较真的曹宝麟先生的愤怒,最终才产生了鲁迅生先生这篇宏文,也才让全国人民明白了什么是书协主席!所以,李士杰诉曹宝麟诽谤案这场官司谁输谁赢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其最大的意义是让我们彻底认清了什么是书法家协会主席。谢谢李士杰先生!谢谢曹宝麟先生!谢谢鲁迅生先生!
发表于 2018-11-6 16: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经理,经理,经理。您读懂了吗。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