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当代书坛〗 查看主题

南方科技大学校名题词浅考

发布者: 书法在线 | 发布时间: 2018-1-8 10:24| 查看数: 373|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南方科技大学校名题词浅考


冯小漠


640.webp.jpg


标题图    南科大建校之初,创校校长朱清时院士(右一)与韩蔚老师(左一)为陈十一院士(左二)等来宾介绍书法收藏。朱清时手指的是《乙瑛碑》拓片,而后面墙上悬挂的是书法家刘正成所书黄石公《素书》选段。陈十一院士后来成为南科大第二任校长,此留影尤为珍贵。

正文:要办一个学校,找名人为校名题词一直是重要的问题。在过往数十年,许多名校的校名都是出自毛泽东主席之手,就算求不到墨宝,也必拼凑出一个集字校名。开放后,各种人物题写的校名百花齐放。有依旧请领导人题词的,也有请书法家题词的,也有集古人墨宝上的字的,各显神通。

一个权威的题词往往能为学校带来更多知名度和资源。而对于公众来说,题词不仅能左右公众对于一所学校的认知,还可以成为津津乐道的校园轶事。总而言之,一幅恰当的题词,可以贵在其作者,贵在其书法,或是贵在其内涵故事。

2015年前后,南方科技大学意欲更改校名英文缩写,引起不小风波,可见校名在师生家长心目中的确占有重要地位。而南科大成立七年来,关于校名题词的故事,也一直纠缠不清,扑朔迷离。笔者意欲一探究竟,为各位热爱南科大的朋友梳理事实。同时也有许多未解谜题,还请方家指教。

【“刘题”与“李题”之别】

南方科技大学的校名究竟出自何人之手?笔者粗略询问了南科大的几位同学,大多脱口而出:李政道。也有少数同学不敢肯定。

李政道题写校名确有其事,而其图案经常出现在公众视野。在南科大,一般学生使用的稿纸、实验报告用纸以及一些笔记本中,李政道题写的校名十分常见。另外,一些部门制作海报时,也会使用这个版本的校名。“李题”校名简洁明了,包含南方科技大学字样以及签名。(图一)

而为何有少数同学不敢肯定呢?是因为现行的校徽校名标准图中,书法字样与“李题”字样有很大差别。(图二)由于差别明显,毋须很高的书法修养,就可以判断出来。
640.webp (1).jpg

图一  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先生为南方科技大学题写的校名。
640.webp (2).jpg

图二  南方科技大学的标准校徽校名图样。校名为书法家刘正成先生所题。


这个与“李题”不一样的字样,是著名书法家刘正成所书。“刘题”只保留了校名,没有落款,因此大家不认得,也是情理之中。在笔者认识的南科大师生当中,有少部分了解情况,知道刘正成题写校名之始末。但是凡谈及校名,都说李政道,大概是李政道更加知名、更有权威性。


【题词的故事】

2009年的3月2日,朱清时在赴京参加“两会”的闲暇,做客松竹草堂,看望刘正成。

2014年秋季,笔者亲历朱清时在南科大的“最后一课”。其中提及了有关的内容:2009年前,各方对于南科大的定位还是不够明确,是否应该使用“南方科技大学”的名字,筹备人员还颇有争议。而朱清时是这个校名的坚定支持者。在2009年初,朱清时与温家宝总理的会晤中,得到了总理的认可,才正式定名。

而在这一次拜访刘正成的时候,朱清时信心十足,请刘正成题写了校名。(图三)

今年一月中,温家宝总理在中南海邀请朱校长等几位教育专家座谈吃饭,朱校长就在会见中直言教育“去行政化”问题,当时就得到温总理赞许。

……刘先生说:温总理的这个“去行政化”讲话可能对各行政、事业单位的改革都有指导意义。朱校长笑着说:“你们书法协会也要去行政化呵!”他说:“学校由不懂教育的行政官员治校搞不好,同样,书法协会由行政官员来掌权肯定也是瞎指挥。大家都去攀比行政级别,专家的权威性和意见就不起不到决定作用了。……”

最后,朱清时校长说这次是专门来请刘先生题校名,刘先生笑着说:你自已也可以题嘛!朱校长说:不行,得请专家题,我是书法票友不能题。刘先生爽快答应,邀朱校长去书房立即就题。同时,朱校长还请刘正成先生抄写一段座右铭,文出黄石公《素书》,他说这是南怀瑾老师今年春节元日授与他的。[1]

640.webp (3).jpg

图三  2009年3月2日,朱清时请刘正成题写南方科技大学校名。

书法家刘正成在中国书坛是一位颇传奇的人物。在资料中可见,刘正成曾任中书协副秘书长,国际书协主席,又是《中国书法》杂志主编,其艺术、学术造诣颇高。而因为一些原因,近年频频传出他被排挤的传闻,其书风也愈发飘逸奇崛,卸下职务后,有遁世归隐的意味。

刘正成与南科大创校校长朱清时院士在很早就结下友谊。早在2007年,就有二人见面的新闻,并且称为“老朋友”:

2007年3月6日下午,在京出席“两会”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院士,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巴蜀鬼才”魏明伦先生和北京荣宝拍卖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尚勇先生做客松行(竹)草堂,与老朋友刘正成先生就书法艺术、书画收藏和书法展览等广泛的话题进行了茶叙。朱清时、魏明伦、刘正成就自已各自的学术研究进行了交流,朱清时院士还应邀为魏明伦先生书写赵翼诗一首横幅相赠。[2]

而在最近,2017年的5月,二人还与友人一同登上峨眉金顶(图四、五),并且有“每年登顶一次”的约定:

成都文殊院碧岩大讲堂开讲结朿,第二天上应意寂大和尚之邀去宝光寺参观其收藏,然后赶到峨眉山。十年前我与朱院士更有约定,每年上峨眉山聚会一次,十年中偶尔也要失约,特别是他担任南方科技大学校校长那几年中。昨天下午回宾馆做一诗赠朱院士,诗中便是昨日登金顶所见所感,正兴亦作一山水扇面。(刘正成微信)[3]

640.webp (4).jpg
图四  2017年,朱清时院士(左三)、刘正成(左一)一行登上峨眉山金顶。

640.webp (5).jpg
图五  两位先生在峨眉金顶亲切合影。

由此可见,刘、朱两位先生不仅相识相知,而且志同道合。南方科技大学的建立需要的“去行政化”理念,不慕权贵、追求学术的精神,是二人的契合之处。加上对于书法的热爱,促成南科大的校名题词。

李政道的题词则是在2010年。2010年10月30日,“创新中国论坛”上,朱清时作为主讲嘉宾,发表了《南方科技大学培养创新人才的教改实验》主题演讲,并且请论坛主席李政道先生为南科大题写了校名。

由于事缘巧合,可信的是现场应该比较匆忙,题词也并非十分严谨。更为遗憾的是没有留下照片。而这一重要的时间点上,深圳商报及时发出了新闻报道。笔者比对当时各媒体的报道,题词的时间地点基本吻合。深圳商报的报道中,新闻稿“通讯员”蓝海,是南科大宣传工作中的重要成员,现任致诚书院副院长一职。

【深圳商报讯】(记者 陈广琳 通讯员 蓝 海)10月30日,以“求答钱学森之问:中国如何培养创新人才”为主议题的首届“创新中国论坛”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应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之邀,论坛主席李政道为南方科大题写校名,并为学校题词:“敬祝成功!”[4]

可惜的是,李政道并未和南科大有很多交集。在后续的建校历程中,刘正成题写的校名成为学校校名的标准题词,并镌刻在校名石上。

【校名题词的细节分析】

根据上面整理的材料,我们基本可以得出结论:目前官方使用的标准校徽上的校名,是刘正成先生于2009年3月2日,在北京松竹草堂所题;李政道版本的,是2010年10月30日,在北京师范大学所题。

在“中国书法在线”论坛上所公布的刘正成题词照片中,笔者发现,题词并非一次完成,而是分开至少两次完成。论坛帖子中仅公布了一张题词正面照。(图六)照片中有南方科技大学字样,从左到右,最右落款“正成”,并有一枚印章(内容不清)。与图二比较,可以发现“大”字与官方校徽中的校名一致,而其他字显然经过置换。

640.webp (6).jpg
图六  刘正成所书南方科技大学校名(二幅其一,笔者定为乙幅)。

640.webp (7).jpg
图七  刘正成(左)与朱清时(右)正讨论书法作品。地上摆放着两张南方科技大学校名,以及一张《素书》横幅。

在另一张照片(图七)上,刘、朱两位先生正对地面上陈放的两张校名指点观看。仔细辨认,可以看出,离二人近的一幅,即是图六所示(笔者定为乙幅)。另一幅(笔者定为甲幅),则除了“大”字以外,基本与现在的官方校名吻合。甲幅的“大”字上方有一点污损。

因此笔者大胆推测,这是因为写甲幅的时候,不慎滴落墨点,严谨起见,重新写成乙幅。最终的字样,是以甲幅为主,并将乙幅的“大”字替换进去的。

综上所述,刘正成先生在2009年与朱清时院士见面时,应邀为南科大题写校名。出于严谨,题写了两幅作品,最终挑选出适合的字样,拼接成校名标准图样。

此外,刘正成所书的黄石公《素书》条幅,内容是南怀瑾先生为朱清时院士讲授的,且又在此契机写成,有重要的纪念意义。

640.webp (8).jpg
图八  刘正成书赠朱清时《素书》横幅。


“贤人君子,明于盛衰之道,通乎成败之数,审乎治乱之势,达乎去就之理。故潜居抱道,以待其时。若时至而行,则能极人臣之位;得机而动,则能成绝代之功;如其不遇,没身而已。是以其道足高,而名垂于后代。”
刘先生即以四尺横幅用行书抄出,并作了一段题款以叙出处。朱校长对校名和横幅表示赞赏和感谢,并说还要请刘先生去学校讲书法,增加学生素质教育。当晚,刘正成先生设家宴招待朱校长,二人饮酒相谈甚欢而散,并相约抽时间再聚。[1]

此书法作品装裱后,挂在朱清时的校长办公室中。在标题图上可以看到,墙上挂着的,正是这幅作品。

【校名真迹下落成谜】

刘正成所书南方科技大学校名成为官方校名,被镌刻在石头上。然而这却留下了一个“未解之谜”,笔者多方求证,目前还没有得到答案。在此与读者探讨:

一般来说,对于学校至关重要的校名题词真迹,应当陈列在学校的重要厅堂中。然而在南科大数年,笔者却从未见过。这些真迹究竟是被束之高阁,还是被陈列在一般师生不能进入的校长室,还是另有他处,尚未知晓。

纪录片《盗火者》中有南科大建校初期的珍贵镜头。[5]镜头当中可以看见旧校区的情况,出现了大堂、会议室和校长室的镜头。在片中,李政道题写的校名悬挂在教学楼大堂的墙壁上,而一并题写的“敬祝成功”书法,则悬挂在会议室中。图中明确看到,李政道仅落款,并没有钤印,与笔者推测其匆忙互相印证。(图九)

640.webp (9).jpg
图九  纪录片《盗火者》截图。上图中,李政道所题“敬祝成功”悬挂在会议室;下图中,李政道所题校名悬挂在教学楼大堂。

640.webp (11).jpg
图十  纪录片《盗火者》截图。朱清时校长的办公室中悬挂了多幅碑拓及书画作品,但是没有出现校名题词。

此外,纪录片中出现了校长室内部的镜头。(图十)画面中,朱清时校长的校长室中悬挂了多张巨幅碑拓作品,与标题图的状况相吻合。而镜头环顾将近一周,墙上没有出现校名书法作品。

对于刘正成先生题写的南方科技大学校名书法,的确需要一些处理的智慧。由于书法有两张,如果都装裱,则有些奇怪;如果装一幅,舍弃一幅,则不仅可惜,而且和校名不吻合。有一种做法,是将选定的字剪贴好装裱,然而这样不仅破坏其原本,而且对装裱手艺要求极高。有一个权宜之计,是用电脑制作的方法,做出高度仿真的作品,镶框陈列。但是依旧不能解决原件的保存问题。

建校之初的南科大,似乎没有闲暇处理这个细节。而2014年,从旧校区搬到新校区之后,上述几件书法则更没有展出过。

不仅是校名题词,南科大临时的“美术馆”也有大批下落不明的书画作品。在《翰墨之妙》这本内部画册中,有韩美林等数十位知名书画家为南科大的成立赠送了字画作品,原本应该陈列在将来的美术馆中。然而至今南科大仍没有美术馆,这些作品也下落不明。对于字画的保存有疏忽的情况,笔者也曾经经历。2017年新生入学期间,致仁书院因为装修,将朱清时手书牌匾闲置在活动室内,经过笔者辨认才得以及时收回,得到保护。(图十一)

因此,南科大校名题词的真迹,以及一众优秀书画作品究竟收藏在何处?而许多场馆中挂上了新购入的,二三流书画家的作品,是疏忽,还是另有原因呢?

640.webp (13).jpg
图十一  2017年9月,由于装修,致仁书院牌匾被闲置在活动室,经过笔者辨认才得到妥善保护。

【低调的“第一个”校名】

在上文当中,笔者仅仅提到“刘题”与“李题”两个版本的校名。然而更鲜为人所知的是,早在这两个版本之前,南科大还有一个校名题词。

在一些旧校区的照片当中,新校名石还没有出现时,红色的升旗台前就有“南方科技大学(筹)”字样。(图十二)这时南科大尚未“去筹转正”。明显可以看出,校名是人手题写的书法,并非电脑字体。而在2014年搬到新校区之前,升旗台下就换成了新的,刘正成题字的校名石。(图十三)

因此,新校名石刻成时间应当在2009年到2014年之间。网上出现的教改实验班学生合影,与此两石均有,因此两石的交替时间又很可能在2011年前后。

640.webp (14).jpg

图十二  南方科技大学(筹)校名石及早期校徽。

640.webp (16).jpg
图十三  刘正成题写南方科技大学校名的新校名石。

这一个带有“筹”的校名,想必是南科大的“第一个”校名,它是出自谁手?在2010年初的《中国青年报》报道中,笔者意外地找到了答案。

2010年的2月26日,在南科大校长岗位上工作五个月有余的朱清时召开了一个新闻通气会。中国青年报的记者报道了南方科技大学官网启用的消息,其中顺带介绍了校名题词:“6个字分别选自中国历史上褚遂良、柳公权、颜真卿3位书法大家的作品”。

在新闻通气会召开的当天,南方科技大学(筹)拿到了深圳市编办的批件,这意味着校方可印制印章、开立银行账户,这一天也成为南方科大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天。南方科技大学的官方网站也在这天正式启用,网站上校名“南方科技大学”6个字分别选自中国历史上褚遂良、柳公权、颜真卿3位书法大家的作品,校名书写的独特组合方式也代表南方科技大学(筹)希望能“博采众家之长”的办学精神。[6]

报道中说,这样的选择象征着“博采众长”。当然,这也透露出南科大在时代中独闯的无奈,没有十足的靠山支持,只能求助于古人。而直到今天,对于书法家题词——“刘题”的选择,也没有摆脱这份无奈。不过,却多了几分坚守文人气质的清高与自信。


【总结】

本文从网络及可以接触的文字、图像资料,系统梳理了南方科技大学校名的题词经过。特别厘清了2009年刘正成先生题词,和2010年李政道先生题词的区别,并阐述了相关的一系列事件。相信本文可以纠正很多传播过程中的舛误,也有助于南科大的师生们、好奇者们更进一步认识南科大校史。

当然,限制于笔者自身的能力,不能蒐集更多材料,以至于为读者留下遗憾。也或许文中尚有不足之处,错漏之处,还请方家不吝赐教。


【致谢】

感谢几位参与南科大早期建设的老师为本文撰写提供宝贵信息。
感谢串串科技提供支持。

【参考文献】

[1]朱清时与刘正成松竹草堂聊“去行政化”,书法在线,中国书法在线,2010.
http://www.zgsf.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715&highlight=%D6%EC%C7%E5%CA%B1
[2]朱清时、魏明伦、刘尚勇和李炳南等做客松竹草堂,书法在线,中国书法在线,2007.
http://www.zgsf.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949&highlight=%D6%EC%C7%E5%CA%B1
[3]【刘正成微信】与朱清时院士又登金顶,书法在线,中国书法在线,2017.
http://www.zgsf.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9110&highlight=%D6%EC%C7%E5%CA%B1
[4]李政道为南方科大题写校名,深圳商报,新浪财经,2010.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01102/23293505741.shtml?from=wap
[5]盗火者-第七集 在路上,邓康延,纪录片在线,2013.
http://www.jilupianzhijia.com/vodplayhtml/285-1-7.html
[6]中国高教“去行政化” 南方科大要做试验田,中国青年报,搜狐财经,2010.
http://business.sohu.com/20100303/n270549888.shtml


部分参考文献为内部资料,恕未列出。

最新评论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