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书法在线

搜索
中国书法在线 门户 〖当代书坛〗 查看主题

刘正成|用作品表达对这方土地的真挚感情——在刘正成书法论坛的答谢辞

发布者: 书法在线 | 发布时间: 2017-11-30 10:36| 查看数: 109|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用作品表达对这方土地的真挚感情
——在厦门刘正成书法论坛的答谢辞

刘正成

_DSC0135.jpg


今天让大家耽误了下午这么长时间,非常抱愧。在此我向在座的各位领导、书友,各方面的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

感谢弘德艺术馆、黄道周书画院通过很多渠道从福建到宜兴到北京到兰州找到我,邀请我到这里来做展览,我非常感动,虽然这个展览是一个只有40件作品的小型展览,但是我还是非常用心准备了展览作品。

做这个展览的目的是什么?就给我们闽南的,福建的、厦门的朋友们交流,因为我们见面就谈艺术,我们要提高艺术水平,只有通过艺术的交流,才能得到大家的意见,才能有所进步。

昨天晚上沈惠文和我聊到半夜,我们一直在谈书法。我在中国书协服务了18年,从事书法二三十年,我的所有进步就是与我们当代书法家们交流分不开的。上至启功先生,下至普通的会员,他们既是我工作的同事,也是共同创造当代书法历史的成员。

我给我的书法作品写了一个序言,我对这方土地的情怀,我到这里也敢诗文了,首先把我们的先贤,四个完人,他们的作品,学习了一遍。蔡襄是北宋四家之一,在福建多个地方做官,从福州,泉州,到同安。另外一个是儒学历史上最伟大的转折性人物朱熹,也是福建人,建了书院,一生主要的时间也是在福建生活的。明清两位完人一位黄道周,一位就是林则徐,今天请到了林则徐的后裔刘肇绍先生,虽然他是一个国家电教馆的总工程师,但他的文学的情怀,当年他们家是福建大家,齐白石到他们家去做个雅集,这些人首先感动了我,我首先写他们的诗文,表示对这方土地的致敬。

我的序言用了歌德的一句话,历史给我们最好的东西,就是所它激起的热情。传统文化是我们国家的支撑,只有从传统文化中间才能获得我们国家的发展,同时获得我们个人的精神文化的发展。我写的虽然是很微小的书法,但是我贯彻这种精神,从历史的经验中,从他们的文章中吸收养料,也向我们今天各位后人表示致敬,是你们把这些人的基因传下来的,福建的很多朋友都是非常真挚的,不管我的同辈或者是我的学生辈,一见面谈书法都是非常自然的。所以我的书法作品表现对这方土地的真挚的感情。


我非常感动,没想到王来文书记也来参加今天的论坛,我都是第一次见他,他们对我的书法这么了解,并且做了高度的概括,让我自己出乎意料之外。昨天晚上我和教授交流的时候,我说你明天主持会议的时候注意,不要成为一个歌功颂德的会,当代书法的问题去延伸,我也发微信,请大家多批评。

今天我觉得我是补药吃的太多,昨天郑文天老总吃了潮州菜,其中有一个汤,那个汤里面是松茸汤,下面一片一片的,我以为是松茸,其实大概是党参之类的,补药一吃,我咳嗽了,所以不能光吃补药。大家今天给我吃了很多补药,但是我也很冷静,补药我要平衡一下。

昨天晚上给沈惠文一个要求,让他给我提意见,你说一下我的问题,所以大家可能觉得这个场合不适合说批评的话,下来大家对我的书法多多批评,也包括我在中国书协服务了一二十年的工作,有什么问题,大家都可以客观的,用辩证的方法研究得失。回顾我们今天走过的历史,为了我们以后的道路提供经验教训,我自己对我以前的工作做过一些反省,包括中青展的反省是什么。王来文先生说,我用自己的行动去引导书坛,而不是发布我的工作计划。

这几年,我的创作就进入了文化体现。这个很遗憾,我没有写很多我对这方面的感受,虽然我有评论,但是书法和绘画不一样,他不仅是视觉,他一定还有精神文化的力量,我们当代书法的短板是什么?我们要怎么走?我曾经说,我下次还有机会,我体验,我写出我对土地和历史的感动的诗文。我做了一个普通了展览,写了我自己的诗文。

我要向陈秀卿老师学习,昨天晚上半夜给我发了一首诗,我很感动。她经常发表诗,我又没有精力去和她的诗,真的很遗憾。

通过这次展览,从视觉上来说,从观众的反应上,找到我的问题和前进的方向。这次我到了弘德艺术馆,刘堆来主席说,你的展览怎么在这里办,这么小的一个展厅,我觉得大小都行。这个空间小一点,我的大作品放不下来。下次我可能有机会在美术馆办一个稍微大型的展览。我们从视觉的不同层面来看,书法有一个转换,从《祭侄稿》或者是《兰亭序》这种小作品,转化成今天的条幅作品,是在五百年前发生的,就是明代中晚期挂轴书法的出现。挂轴书法的出现,是近五百年书法历史最大的一个改变,今天挂在墙上的作品和我们古代不一样,就是陈列方式不一样。所以我们今天在探索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五百年前徐渭、王铎他们研究的问题,我们今天继续,其中由碑学到今天的甲骨文、简牍的历史,我要说今古书法是的三个转折点,这中间的晚明六家,我们闽南就占了两家倪元璐、黄道周,后面还有伊秉绶,这些大家对当代书法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我们研究今天的书法是在这五百年来传承的结果。我也在探索,不是说我们要有文化,不是说我们要有文学的情怀,书法不同于绘画就是这个地方,不是要说,而是要自己做,我正在做的过程中间,所以更希望大家下来给我多提点意见,让我活的有进步,每一个展览也是一个新的起点。

再次感谢大家,我非常感谢,我从这里吸取我的精神力量,把我的书法以后做的更好。





历史给我们最好的东西就是它所激起的热情
刘正成



每每来到八闽大地的山海之间,我就要想起中国近古历史上的两位完人,一位是黄道周,一位是林则徐。所谓『完人』就四个字:道德文章。所谓『道德』,就是用生命行动去拥抱人类的崇高精神品质,而不仅仅是口头的词语。面临民族危亡关头,黄道周不太会打仗却带兵赴死,林则徐会打仗并且打胜了还被发配冲军!所谓『文章』,则指其传世的文艺之作。黄道周、林则徐二人又以书法广泛传于后世,足以当此『道德文章』四字,这也就是悲剧的美学。最近应邀来厦门办两个小型书法展,当我濡墨吮毫之际便进入了这个主题,书写他们的诗,评他们的书法与书论。

马克思曾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说过:『历史本身是自然史的一个现实的部分,是自然生成为人这一过程的一个现实的部分。』八闽大地让我心动的风景人物还很多,杰出者还有不能越过的书法家蔡襄和朱熹,他们的业绩和诗文也不由自主地跃入我的笔端。我在预展接受记者采访时,我即谈到了此展览作品的这个选材特点。林则徐也有一个著名的对联『青山不墨千秋画,绿水无弦万古琴』,也是人与自然天人合一的诗意表达。

就北宋四家的蔡襄来说,他生于蒲田,造福于桑梓,是闽人应该永远记忆的乡贤。蔡襄先知福州,然后转任福建路转运使,开发出了当年就名震海内的武夷山北苑龙凤茶,他奉宋仁宗之命撰写《茶录》,并写了《北苑十咏》,用诗歌为北苑茶做广告。想一想,蔡襄给我们不仅留下了物质文明遗产,让武夷山成千上万茶农至今吃着祖宗给的饭,还能读到这样抒写地方风物的好诗,让我们继承着这一份精神文明遗产,又是何等福份。蔡襄还两次知泉州,先后写了《漳南十首》,和《漳南十咏》,将闽南十景纳入诗思,又是为我们今天的旅游开发打了一个大大的广告。我问闽南朋友,你们知不知道蔡襄写的『齐云阁』、『白云亭』、『满月池亭』、『龙台』等名胜在什么地方?可惜没有一个人能回答出来!我想,在被这些诗文感动之余,把它们书写出来,闽南的朋友们庶几去继承这样价逾千金万金的非物质文明遗产,甚至开发旅游资源,重建历史文化名迹,又何乐而不为之!

再说闽人儒学大宗师兼书法家朱熹,生于尤溪县,曾为官泉州同安县即今厦门市,后曾任漳州知府,在武夷山主持建阳书院,除短暂任职浙东、江西等地外,一生绝大多数时间均生活、讲学、著述和终老于闽中。我从《四库全书》查录和书写朱熹的《武夷棹歌十首》时,回想我二十年前与首届全国楹联展的评委们曾在武夷九曲漂泛竹筏的故事。当时,我对此漪丽美景却写不出一首诗。而朱熹的《武夷棹歌十首》,他将九曲的风景一处一处生动写来,传神之笔让江山增色,也让我辈汗颜!试想将此十诗的每一曲镌刻在石崖或石碑上,今人游览江山吟诵古人诗句,无异于画龙点晴别开生面!

当然闽中书法家尚多,如张瑞图、伊秉绶等,均是一等一的大家,每每令我神往而未及书写。歌德有句名言:『历史给我们的最好的东西就是它所激起的热情。』这次展览匆忙,假以时日,我将再度优游于闽中,吮吸锻炼山水之灵气,唱和些古人诗文,以记今日之盛况可也。为补此憾,我补充了一些自家诗文的大件作品,与闽中各界同好交流,以倡古人有翰有墨之传统。

厦门不仅是清末『五口通商』率先接近现代社会之区,改革开放以来又是排头兵。在物质文明建设的大好局面下,素来看重精神文明建设的闽南人掀起了一股『书法热』。前几天在我的微书法作品预展的黄道周书画论坛上,厦门书协前主席陈秀卿女士演讲时提到我参与厦门书坛的两件事:一件是一九九三年左右在鼓浪屿召开的全国刻字理论研讨会,同时举办的一个刻字展至今仍是鼓浪屿的一个景点;另一件就是二〇〇〇年在厦门举办的《中国书法》年展,在这里展示了当代一百名优秀书法家的力作,影响仍在。是的,上世九十年代,我在中国书协主持日常业务工作时,漳州地区是我抓的一个重点,从一九九五年福州首届全国楹联展开始,从这个地区走出了柯云瀚、李木教、沈惠文、黄坤生、林仲文等一大批名家,成为当代中青年书法创作的骨干力量。不久前,我应厦门书协主席刘堆来先生之邀,为八闽书法展的书法创作作了一次作品点评和学术演讲,深感厦门书协数以百计的实力派书家在崛起,前景喜人!可以说,这次我在厦门画廊要办的两个小型展览,是一个回旧地、会旧友的活动,与朋友们近距离接触和交流,听取大家对我近期书法创作的批评,以期我获得进取的参考意见,庶几,这就是我的额外收获了。

在这些作品问世之前,我还有一个题外的话题,即如何把高雅的、以展厅巨幅陈列为主轴的书法文化与人民群众居室文化生活衔接起来?自明代中晚期挂轴书法首倡于苏州地区并迅速成为书坛主流以来,五百年间书法从手中把玩的翰札、手卷走向墙面悬挂的作品,小作品退居后台,以至在嘉道时期赵之谦遗信中说自己的翰札并非书法了。当代书法创作的名家,把大型展厅的作品创作作为主要目标。现在每年来北京中国美术馆办个人展者,作品尺幅动辄八尺一丈,极少像《兰亭序》、《寒食帖》这种小尺幅作品,更别说《快雪时晴帖》、《中秋帖》这种翰札式作品了,即使有也是十张八张小纸拼成一件作品装裱的小尺幅作品。而且你大我更大,甚至将一面巨大的展墙设计成一件作品,论尺幅则有成百上千平尺吧?要想让『昔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又何难哉!我两年前曾在宁波办了一个『微书法』展,效果还不错,这次就复制这个模式,办这样两个中小型展览。我希望当代书法审美模式的多元化,除了大型展览会的大空间、多人群的书作品审美,也应该继承五百年以前的古人传统,独处一室,面对一纸,品茗幽赏,静静地寻得一番审美趣味如何?

且代为小序。
           
丁酉季秋月吉日于泥龟梦蝶堂上



最新评论

丁香小院 发表于 前天 15:07
情,功一纸留厦门,何时观得【歌十首】。

客服电话

186183297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3-2017 http://www.zgsf.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NinGuaiX3.3 京ICP备1700878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860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